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1章 相逢1笑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91章 相逢1笑字體大小: A+
     
        西區已經建好了一部分,張弛沿著兩旁懸掛紅燈籠的青石路面走了進去,目前街區不大,十分鐘就能走個來回。過年的氣氛并不熱鬧,現在年輕人越來越不重視春節了,親人朋友之間大都是相互發個祝福信息了事。

        張大仙人不喜歡網絡,雖然網絡的確可以提供不少的便利,可總覺得因為這東西的出現讓人和人之間變得越來越淡漠,凡間竟因此產生了類似天庭的疏離。

        張弛想起了林黛雨,不知身在異國他鄉的她今年這個春節是如何度過?抬起頭看到漫步街頭的林朝龍,林朝龍也在同時看到了張弛,兩人都以為自己看錯,確定了一下,然后同時露出了笑容。

        張弛恭敬道:“林叔叔,新年好!”

        林朝龍點了點頭:“你回來過年了?”他曾經邀請張弛一起在京城共同過年,可被拒絕了。

        張弛笑道:“今天中午才到了北辰。”

        林朝龍道:“吃飯了沒?”

        “吃過了!”

        “我還沒吃,陪我喝兩杯?”林朝龍這次的邀請不帶有任何的目的,他的確想找個人陪,在這里遇到張弛居然生出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張弛沒有拒絕,點了點頭道:“您想吃什么我請。”

        林朝龍笑了起來:“還是我請你吃日料吧。”看到張弛勉為其難的表情,知道他并不喜歡,而且放眼北辰就沒有任何正宗的日料。林朝龍道:“要不還是你請。”

        張弛笑道:“您要是不嫌棄,我請您吃燒烤。”他也有點存心故意,老陰貨越是高高在上,越想帶他去這種貼地氣的燒烤攤去感受感受。

        林朝龍道:“今天還有燒烤?”

        “有,剛我在葵河旁邊就看到了一家。”

        林朝龍居然點了點頭,跟著張弛一起朝河邊的燒烤攤走去,到了地方發現人家已經收攤了,只有旁邊的羊肉拉面還在營業。

        張弛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腦勺:“剛才還有。”

        林朝龍道:“就這家吧,拉面也行。”

        兩人進去,張弛點了一份調羊肚,一份水煮花生米,燒了個羊肉,炒了個綠豆芽,兩人吃飯用不著太奢侈。

        林朝龍看了看酒水,羊肉館也沒什么好酒,他起身出門到隔壁煙酒批發買了兩瓶夢九手工班,茅臺、五糧液雖然也有可他不敢買,假貨太多。

        張弛道:“林叔叔,說好的我請,您怎么買酒去了?”

        林朝龍笑道:“你請我吃菜,我請你喝酒,我這輩子不喜歡欠別人的。”

        張弛擰開那瓶酒,往玻璃杯里倒滿,端起酒杯道:“林叔叔,我敬您!”

        林朝龍道:“敬我什么?”

        “祝您身體健康。”

        林朝龍笑道:“不祝我財源滾滾了?”

        張弛道:“您都這么有錢了,反正都花不完,再多就是累贅了。”

        林朝龍大笑起來,他跟張弛碰了碰酒杯,一仰脖將杯中酒喝了個干干凈凈。

        張弛在林朝龍面前不甘示弱,也一口將杯中酒干了,要說這酒味道真不差。

        林朝龍嘗了嘗羊肚,他已經不記得上次吃這種蒼蠅館子是什么時候了,還別說,味道比日料過癮,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他骨子里還是愛這一口。拿起桌上的大蒜剝起了蒜瓣兒,吃一口羊肉就一口蒜。

        張大仙人發現林朝龍居然放下了以往的精英人設,笑道:“林叔,您過去是不是常來這種地方?”

        林朝龍道:“小時候想來,吃不起,等我能吃起的時候,又沒時間來了。”人生真是矛盾啊。

        張弛道:“您不是沒時間,主要是您的身份不適合來這種地方。”

        林朝龍道:“身份都是別人眼里的,如果沒有其他人只剩下你自己,金錢地位根本就沒有意義,都不如喝杯酒吃口肉來得暢快。”他又端起了酒:“來,咱爺倆兒再來一杯。”

        張弛敏銳地覺察到林朝龍肯定遇上了事兒,還不是小事。想起年前生命場升級失敗帶給他公司的影響,旁敲側擊道:“我們學院發生的那件事是不是影響您生意了?”

        林朝龍點了點頭:“有點影響,不過算不上大,你不是說了,反正我那么有錢,就算損失一點還是花不完,少點累贅還是好事呢。”

        張弛笑道:“透徹!我再敬您一杯。”

        端起酒杯敬酒的時候,林朝龍看到他的手表,居然跟自己同款,林朝龍產生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貨可能從站西鐘表城買來的高仿,多看了一眼肯定是真的,林朝龍道:“表不錯!”

        張弛看了看林朝龍的鸚鵡螺:“喲,跟您一樣。”

        林朝龍道:“這表炒得很熱,超官價都快一倍了,我當時買的時候可沒現在那么熱。”

        張弛神神秘秘道:“我這是假表。”

        林朝龍何等眼力,這小子明明戴了一塊真表居然跟自己說是假的,難道這塊表是楚文熙給他買的?林朝龍生性多疑,認為只有這個可能,以張弛目前的能力肯定是買不起的。

        因為手表,林朝龍又想起黃春曉的好處,當年就是她送給自己這塊表,如今物似人非了,他給了楚文熙第二次生命,可楚文熙卻沒有給他任何東西,離婚之后,還以黃春曉的名義從自己這里拿走了一億。

        張弛道:“林叔叔,這兩天跟小雨聯系了嗎?”

        林朝龍看了張弛一眼,看來楚文熙真沒有把那件事告訴他。林朝龍道:“她很好!”

        張弛道:“黃阿姨跟您聯系了嗎?”

        林朝龍心說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節前我特地詢問她的下落你來個一問三不知,現在反倒問起我來了,林朝龍搖了搖頭道:“我們分開之后就沒了聯系,張弛,你真不知道我們離婚的原因?”他故意這樣問,試圖從張弛的反應看出楚文熙到底有沒有跟他說過。

        張弛笑道:“林叔叔的家事我這個做晚輩的怎么好過問,對了,我倒是收到黃阿姨的問候了。”

        林朝龍驚喜道:“真的?”距離楚滄海給他最后通牒的時間越來越近,林朝龍雖然動用方方面面的渠道,可仍然沒有楚文熙的消息,想不到從張弛這里居然得到了楚文熙的信息。

        張弛把楚文熙的手機號碼給了林朝龍,他無法保證這個電話能夠打通,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可能母親不愿接自己的電話,未必不愿接林朝龍的。

        有些話林朝龍并不方便當著張弛的面說,借口有事,先行離開。林朝龍按照號碼打了過去,電話雖然暢通,可對方并沒有接聽,林朝龍發了個信息過去,始終沒有得到回應。

        林朝龍獨自一人沿著街燈漫無目的地走著,路燈昏黃的光芒下,有幾朵飛絮在飄蕩,落在他臉上感到些許的沁涼,林朝龍這才意識到下雪了,沒有感到寒冷,酒精讓他的身體暖融融的。

        他悄悄問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楚滄海雖然實力雄厚,可正大光明的競爭自己未必會輸,光明?林朝龍抬頭望著漆黑如墨的夜色,他更喜歡黑暗,只有在夜色中他才感到安全,不用擔心有太多人認出自己,可以放下所有的束縛,自由地走在這尋常的街道上,做一個普通的人。

        林朝龍鬼使神差地來到了昔日黃家的舊宅,火災之后,他讓人重新翻建了這里,年前就已經竣工,只是林朝龍還從未來過一次,來到院門前,卻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站在那里,呆呆望著院門。

        林朝龍吃了一驚,很快就從背影判斷出那是誰,輕聲道:“春麗?”

        黃春麗緩緩轉過身,目光淡漠地在林朝龍的臉上掃了一眼,她認識林朝龍,也知道他是自己的姐夫,可關于林朝龍的記憶實在少之又少,平靜道:“姐夫!”

        林朝龍忽然想起今天是年初二,這才是黃春麗回來的真正原因,這里是她的娘家啊!

        林朝龍擠出一個笑容道:“我也是第一次來,讓人換了密碼鎖,你姐建議密碼就用你的生日,這套房子本來就是屬于你的。”

        黃春麗沒說話。

        林朝龍建議道:“進去看看。”

        黃春麗點了點頭,來到門前,摁下了自己生日編成的密碼,院門打開了,里面建筑的格局和過去一般無二,只是已經全部變成了新的,院子的景觀重新設計,過去的兩個單獨院子被連通起來。林朝龍根據自己對這里的記憶畫了張草圖,而黃春麗恰恰失去了十多年的記憶,她記憶中的院子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魚池中養著幾條碩大的錦鯉,它們現在已經成了這里唯一的住戶。

        黃春麗去參觀房子的時候,林朝龍就站在魚池旁欣賞著錦鯉,七彩錦鯉在水中游來游去,浮光掠影,擾亂了池水,也擾亂了他的心境,他擁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秘密越多,破綻也就越多。

        這些秘密已經成為內心中逆向生長的毒刺,戳得他鮮血淋漓千瘡百孔。

        晚上十點,楚滄海至今沒有跟他聯系,距離楚滄海的最后通牒只剩下兩個小時了。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