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9章 你干嗎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9章 你干嗎字體大小: A+
     
        電話那頭的林朝龍從心底罵了一聲虛偽,如果不是燃眉之急他才不會放低姿態主動給這小子打電話。

        林朝龍道:“最近過得還好嗎?”說完這句話,連他自己都覺得虛偽。可總不能開門見山地打聽楚文熙的下落,上次去水木宿舍找張弛的時候,林朝龍發現楚文熙很可能沒有向張弛攤牌,說出他們事先約定的事情。

        張弛也暗嘆林朝龍虛偽,假惺惺道:“謝謝林叔叔關心,我最近過得還好,您找我有事?”

        “沒事,就想著你一個人在京城,我剛好也一個人,如果你有時間來我家的話,咱們剛好可以一起吃頓年夜飯。”

        張弛意識到林朝龍一定遇到大麻煩了,不然絕不可能向自己釋放這樣的善意,張弛道:“不了,我沒在京城。”

        “回北辰了?”林朝龍語氣慈和得就像是一個寬厚的長者關心著他的晚輩。

        張弛道:“沒有,我在外面玩呢,林叔叔,給您拜個早年,祝您身體健康,工作順利。”闔家幸福就不說了,現在老林已經是妻離子散,其實也不容易。

        林朝龍道:“謝謝啊,張弛,其實我一直都很欣賞你,你和小雨的事情我也非常遺憾。”

        老陰貨打起了感情牌,張大仙人越發覺得詭異,自己和林黛雨之所以分手就是因為他們是同母異父的兄妹,老林不可能不知情。

        身為林黛雨的父親,他在這種時候還打感情牌,是不是有點沒底線了?又或是自己和林黛雨之間的關系另有玄機?

        張弛道:“林叔叔真這么想何不把小雨的聯系方式告訴我。”

        林朝龍面對張弛的將軍無動于衷,他嘆了口氣道:“對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最近你黃阿姨情緒不好,你能不能打個電話問候她一下?”

        到底是老奸巨猾,他沒有直接找張弛要楚文熙的聯系方式,而是旁敲側擊進行詢問。

        張弛道:“沒問題,林叔叔可以先把她的聯系方式給我嗎?”

        林朝龍聽他這么說,心中頓時失落,看來張弛也沒有楚文熙的聯系方式。

        “你黃阿姨沒有跟你主動聯系過?”林朝龍一直寄希望于楚文熙對張弛母子情深,應該不會跟他斷了聯系。

        張弛道:“林叔叔說笑了,黃阿姨為何要跟我聯系?”他能夠斷定林朝龍是在旁敲側擊地從自己這里詢問黃春曉的聯系方式。

        老林實在是太狡猾了,可他的確沒有,黃春曉在通過蕭九九轉送給自己那封揭示真相的信件之后就離開了京城,從此再也沒有跟他聯絡過。

        林朝龍心中暗嘆,楚文熙做事決絕,通過張弛的話他可以得到兩個信息,一是楚文熙并沒有留下聯系方式,二是楚文熙很可能沒有將張弛和林黛雨的關系告訴他。

        這女人真是歹毒,所有的痛苦都讓自己的女兒獨自承受,換成往常,林朝龍說不定會讓張弛也分擔一下女兒的痛苦,可他現在沒有那樣的心情,楚滄海帶來的危機已經迫在眉睫。

        張弛道:“林叔叔,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煩?”

        林朝龍笑道:“沒有。”

        張弛道:“林叔叔,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一定全力以赴。”

        不知為何,林朝龍竟然因為他的這句話有些感動,雖然知道張弛不應該也不可能對自己這么好,可想到女兒,他又認為張弛的這句話還是有幾分真誠的。

        楚滄海是他有生以來遭遇得最強大的對手,他第一次沒有了取勝的把握,林朝龍笑道:“沒什么事,可有你這句話,我非常欣慰,好好過年吧。”

        林朝龍掛斷電話,馬上聯系了馬東海:“東海,發動一切關系尋找黃春曉的下落,二十四小時內必須要找到她。”

        因為林朝龍的這個電話,張弛晚了五分鐘才到餐廳,葉華程正在抬起手腕看著時間,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張弛快步走了過去:“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葉華程笑道:“沒事兒,我也是剛到。”

        張弛在葉華程對面坐下。

        葉華程道:“晚上有什么安排啊?”

        張弛實話實說道:“暫時沒什么安排。”

        “那就去我家吃飯。”

        張弛道:“那怎么好意思,今兒是年三十,你們家人團圓的日子。”

        葉華程道:“我是帶任務過來的,我們家老爺子非要請你過去,我姐也是這個意思,你幫了那么大的忙,我們請你吃頓飯總是應該的。”

        張弛道:“我是來看朋友的。”

        葉華程想起他此前說過的話,笑道:“女朋友吧,那剛好一起過來,哪個劇組的?該不是我認識的大明星吧?”

        張弛道:“新人,小透明一個。”

        正說著話呢,蕭九九的電話打來了。

        張弛接通電話,不等他開口說話,蕭九九的指責就連珠炮般從聽筒中攻了過來:“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還說來看我,嗬!我等你整整一個上午,都不見你一個電話……”

        張大仙人心中暗樂,蕭九九終究還是沉不住氣,這一點上她就不如林黛雨沉穩。

        張弛捂住送話器,向葉華程小聲道:“哥們,幫我一忙,你就說打錯了。”

        葉華程點了點頭,接過張弛的手機,兇巴巴來了一句:“你特么的打錯了!”

        蕭九九正義憤填膺地數落著呢,被對方一聲吼嚇了一大跳。

        張弛也被嚇了一跳,握草!我讓你說打錯了,可沒讓你加特么的,這個葉華程蠻會潤色增彩,估摸著蕭九九被罵懵了。

        蕭九九那邊確認了一下電話號碼,然后重撥了過來。

        葉華程一臉的壞笑,小聲道:“我再幫你接?”

        張弛提醒他道:“別罵人。”這貨懷有一顆憐香惜玉的心。

        葉華程再次幫忙接通電話。

        “喂,張弛……”

        “打錯了?你有毛病啊?”葉華程掛上電話,還別說女孩的聲音蠻好聽,看了一眼來電顯示99,什么鬼?難道這貨到處留情,把女朋友從1號編到了99,看不出比我還渣,倒是個好辦法,我應該活學活用,過去經常搞錯,葉華程竟然得到了啟發。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張大仙人將蕭九九的脈號得很準,等到懷疑人生的蕭九九打來第三個號碼的時候,先沒有說話,那邊葉華程已經把手伸過來了,很主動,幫忙虐別人女朋友這種感覺相當得不錯,可惜張弛不再給他機會了。

        蕭九九的聲音透著底氣不足:“喂!”

        張弛沉默了一揮方才回應道:“喂!”

        聽到熟悉的聲音蕭九九這才松了口氣,柔聲道:“張弛,你手機怎么回事啊?我打了幾次都是別人接的。”

        張弛道:“我就接到你一個電話啊,這手機不是你給我買的嗎?”

        葉華程聽到這話,內心一震,雙目中流露出羨慕的光芒,在他的記憶中,從來都是自己給女朋友花錢,好像沒有哪個女朋友主動給他花過錢,反正他花得都是老爹的錢,也沒覺得心疼。

        蕭九九道:“我今天可以提前收工,五點就能回酒店。”

        張弛道:“對了,晚上我答應去朋友家吃年夜飯。”

        蕭九九心情頓時不好了,這個混蛋不是說好了專程從京城跑來陪她過年的嗎?怎么突然就變了。

        隔著電話張弛都能感到她那邊的低氣壓,大過年的也不想壞她心情了,馬上道:“一起去吧。”

        “我去不好吧?”

        張弛笑道:“我跟人家都說了,我帶女朋友過去。”

        “誰是你女朋友,神經病。”

        “給個面子!”

        蕭九九沉默了一會兒,嗯了一聲就算是同意了。

        張弛掛上電話,全程旁聽的葉華程向他豎起了拇指,他撩妹是靠錢,人家撩妹是靠技巧,葉華程感覺和張弛很投緣,跟這種人交朋友能學到不少東西,就剛才的這一套欲擒故縱,足夠他消化一陣子的了。

        中午兩人簡單吃了點,葉華程還有其他事匆匆走了,他告訴張弛,晚上六點派司機過來接他。

        張弛回到房間想起林朝龍的那通電話,越想越是奇怪,找出林黛雨此前跟他通話的號碼打了過去,打過去之后還是不在服務區,看來林黛雨已經將那張手機卡棄用了。

        蕭九九下午五點的時候準時回到了酒店,找了個借口把劉寶柱給支開,省得他時刻跟著,如果讓他知道張弛來了這里,肯定會馬上向梁秀媛匯報。

        蕭九九做賊一樣來到張弛的房間門口,摁響門鈴,張弛剛一開門就溜了進去。

        張弛望著帽子口罩墨鏡全副武裝的蕭九九,不禁有些想笑,調侃道:“明星范兒挺足。”

        蕭九九摘下墨鏡口罩道:“我是防著湯米,太討厭了,整天影子一樣地跟著我,真不知道他是我助理還是我的影子。”

        張弛笑道:“你這種段位的能混上助理的不多。”

        蕭九九白了他一眼,明顯是在說自己段位不足,拿起張弛的手機道:“打開!”

        “什么意思?”張弛心知肚明,蕭九九是對中午的電話產生了疑心,所以想查通話記錄。

        蕭九九道:“我讓你打開。”

        張弛點了點頭,把手機解鎖,蕭九九看了看通話記錄,一片空白,這個滑不留手的大滑頭,氣得蕭九九拿起手機照著張弛腦袋就很拍了一下。

        張弛捂著腦袋,一臉委屈道:“你打我干什么?”

        “騙子!你個大騙子,明明接到我電話了,故意讓別人接是不是?”蕭九九又不傻,短時間的懵逼之后馬上想透了其中的道理,張弛這種人什么事情干不出來。

        張弛道:“做人要善良,你別總是用有色的眼睛看我。”

        蕭九九冷笑道:“對你這種人不能善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來想干什么?”

        張弛向她湊近了一些,呼吸出的熱氣都噴在蕭九九的臉上了,蕭九九的身體下意識地向后躲,張弛盯著她的一雙明眸道:“那你說我來是想干什么?”

        蕭九九紅了臉,伸出右手的食指戳在張弛的心口,將他傾斜的身體給頂了回去:“你反正不是好人。”

        張弛又湊了上去:“我好像對你沒干過什么壞事?”

        蕭九九道:“沒干過不代表你不想干……”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