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7章 我知道你干了什么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7章 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字體大小: A+
     
        秦綠竹道:“我勸過了,可她就是不肯,不來也好,省得聽那些記者胡說八道。”

        最近關于楚滄海的負面新聞有不少涉及到了他們家,剛才門前的那些記者就是為了采訪新聞過來的。

        謝忠軍怒道:“太不像話了,大過年的都不讓人清凈,回頭我跟派出所打聲招呼,再有記者敢來打擾,直接拘了就是。”

        秦綠竹笑道:“行了,您就別發牢騷了,他們又不敢進來,我去哄哄外公,您負責準備年夜飯,要是有女朋友,喊過來哄外公開開心也行啊。”

        謝忠軍呵呵笑了一聲:“你怎么不把張弛給叫來?”

        “你這個當師父的話他都不聽,還會聽我的?”

        謝忠軍被懟的無言以對。

        秦綠竹道:“小舅,最近那些報道您都看了嗎?”

        謝忠軍點了點頭:“捕風捉影的事情誰會當真。”

        秦綠竹淡淡笑了笑:“不跟你聊了,我去看外公。”

        秦老回到書房點燃了一支檀香,坐在窗前,上午的陽光透過花格窗灑在他的身上,老爺子嚴峻的表情并沒有被陽光溫暖。

        秦綠竹悄悄走了進來,手中拿著給外公買的新衣服,嫣然笑道:“外公,我給您買了件衣服,您試試合不合身?”

        秦老沒好氣道:“我不喜歡穿新衣服。”

        “喲,脾氣不小。”

        “我哪敢發脾氣?我老了,在你們眼中已經成了累贅,誰也不在乎我,誰也不聽我話,既然如此你們還過來干什么?假惺惺地陪著我多別扭?”

        秦綠竹笑道:“一定是張弛把您給氣得,回頭我幫您好好罵他一頓,等他回來我揪著他到您面前給您磕頭賠罪。”

        秦老道:“少跟我岔開話題,他又不是我親孫子,不來也是應該的,我平時要求過你們什么?連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吃個團圓飯都不行嗎?”

        秦綠竹當然知道外公是生母親的氣,這件事她也非常不解,就算母親的性格再孤僻,今天也應當來一趟,陪老人家吃頓飯,畢竟外公年事已高,這樣的機會不多了。

        秦綠竹將唐裝取出,在外公身上比劃:“真好看,您老穿上準保精神,走在大街上肯定得有一群小老太太追你。”

        秦老終于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笑容:“你這丫頭何時變得那么伶牙俐齒了,跟張弛學得吧?”

        秦綠竹道:“還說不是他氣你,張口閉口都是他。”

        秦老道:“這小子鬼得很啊。”在外孫女的勸說下,試了試衣服。

        秦綠竹用手機給他拍了張照片,拿給他看。

        秦老看到穿上新衣精神抖擻的自己心情稍好了一些。

        “比起他們兩個你還是有良心的。”

        秦綠竹笑道:“其實他們也都孝敬您,只是不善于表達罷了。”

        秦老長嘆了一口氣,想起自己四個親生兒子死了三個,還有老二秦君實不知所蹤,如果他尚在人間,應該不可能三十多年都不肯露面,想來也是兇多吉少了。

        唯一的女兒秦君卿卻變成了六親不認的冷漠性子,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遭到如此報應?

        秦綠竹道:“安院長明天一早會來給您拜年。”

        秦老道:“我什么人都不想見,就想一家人安安生生的團聚,沒興趣跟這些人假客套。”說到這里他停頓了一下道:“張弛不肯來,是不是和冬令營的意外有關?”

        秦綠竹道:“我看他應該是對我產生了戒心。”

        自從帶張弛見過母親之后,秦綠竹和張弛之間的距離感就越來越深,雖然張弛掩飾得很好,可她仍然能夠看出來,張弛并不喜歡被人利用。

        至于這次冬令營的事情,韓老太對外宣稱沒事,可秦綠竹總覺得一定發生了什么,張弛不肯過來,一定和中州墟的事情有關。

        秦老道:“你回來之后,有沒有見過韓院長?”

        秦綠竹搖了搖頭道:“沒有。”

        秦老道:“幫我給她打個電話,請她明天過來坐坐。”

        林朝龍這個新年很孤獨,女兒在歐洲留學不肯回來,他和楚文熙也已經徹底劃清了界限,如今真有點孤家寡人的感覺了。

        水木新世界管理學院升級生命場系統失敗,直接導致他的五維腦域受到重創,對手利用這件事制造輿論,無所不用其極地攻擊他的公司,不僅給五維腦域造成了重大的損失,也嚴重影響到了他天宇集團的股價。

        等到節后開市天宇的走勢不容樂觀,林朝龍從來都不是逆來順受之人,只要是人都會有缺點,在楚滄海對他出招之前,他就開始調查楚滄海,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商場如戰場。

        選擇在這個時段發動反擊也是他深思熟慮之后的決定,既然決定和楚滄海一決雌雄,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容許絲毫的懈怠。

        林朝龍對楚滄海的深厚實力是清楚的,正是處于這個原因,他從一開始就考慮防守反擊,盡量避免和楚滄海的正面沖突,他希望通過這次的反擊讓楚滄海意識到兩人斗爭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

        林朝龍既沒有收到楚滄海的報價,也沒有接到他談判的要求,看來自己的反擊打得楚滄海還不夠疼,他還有后招,想化被動為主動,就必須要讓對手認識到自己真正的實力。

        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林朝龍拿起電話看了看,只是一個尋常的電話號碼,林朝龍考慮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

        聽筒中傳來一個男子的呼吸聲,可是他并沒有馬上開口說話。

        林朝龍道:“說話,不說我就掛了。”

        “我知道你干了什么!”

        林朝龍的雙目中閃過一絲惶恐,從這個聲音他判斷出了對方的身份,林朝龍站起身,快步來到窗前,拉開窗簾向窗外看了看,外面沒有任何人。

        自從馬東海將李躍進私藏在佳林苑的酒窖之后,林朝龍重新升級了這里的安防系統,哪怕是一只鳥飛入,都會第一時間觸發警報。

        林朝龍深深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情緒:“你是誰?”

        對方冷笑了起來:“你不會聽不出我的聲音吧,你竊取了我的研究成果,毀掉了我的家庭,毀掉了我的一切,現在你居然聽不出我是誰?”

        林朝龍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我只想告訴你,你的好日子到頭了,提前給你拜個早年!”對方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林朝龍感到雙腿發軟,拿著電話的手都是顫抖的,他來到座椅前緩緩坐了下去,對方應該是何東來無疑,他忘不了這個聲音。

        每人心中都有陽光照不到的角落,林朝龍一直寄希望于不斷地攀升能夠避開陰影沐浴陽光,可隨著身份和財富的不斷攀升他卻發現內心的陰影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何東來是他這一聲都無法躲開的陰影。

        林朝龍坐在桌前,沉思良久,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段時間他感受到了家人眾叛親離,感受到了對手趁虛而入,而何東來的出現又讓他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電話鈴聲響起,把林朝龍嚇了一跳,看了看屏幕上顯示的號碼,這個電話來自于楚滄海。

        林朝龍暗自松了口氣,拿起電話,開口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坐看閑云起的淡定:“滄海兄!”

        楚滄海的聲音不急不緩,給人的感覺似乎有些中氣不足:“林總在家嗎?”

        林朝龍給予了肯定的答復。

        楚滄海道:“我現在過去登門拜訪,不知是不是有些冒昧?”

        林朝龍的頭腦迅速運轉,何東來剛剛打來電話,楚滄海接著就登門拜訪,不能不讓林朝龍多想,難道他們兩人已經悄悄達成了聯盟?如果真是這樣,形勢不容樂觀。

        楚滄海并非空手而來,他給林朝龍帶來了一座紫禁城的紫檀萎縮模型。

        隨行司機將模型放下之后離開,林朝龍看到楚滄海帶來的禮物也不禁暗嘆,楚滄海的出手真是闊綽,這套微縮建筑模型至少要三百萬以上,慌忙道:“這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楚滄海笑道:“我和林總一見如故,寶劍贈壯士,貂裘送美人。聽說林總喜歡紫檀收藏,所以我送這套模型給你當新年禮物。”

        林朝龍道:“既然如此,我卻之不恭。”禮下于人必有所求,楚滄海今天前來應該是先禮后兵。

        兩人落座之后,楚滄海道:“選在今天拜訪的確是有些冒昧了,可我這個人是個急性子,明天就是新的一年,總不想把今年的事情留到明年去辦。”

        林朝龍微笑道:“滄海兄做事的風格讓我佩服。”

        楚滄海道:“你也是一樣啊,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

        林朝龍道:“我可不敢和滄海兄相提并論。”

        楚滄海哈哈笑道:“過謙了,我上次的提議林總有沒有考慮過?”

        林朝龍明白他說得是五維腦域的事情,嘆了口氣道:“滄海兄應該知道五維腦域目前的狀況。”

        楚滄海道:“既然狀況不妙,何不忍痛割愛,我可以給林總一個滿意的價格。”

        “滄海兄難道不清楚,生命場的核心程式都不在我的手中?”

        楚滄海道:“韓大川院士為貴公司設計得那套智能腦域醫療程式。”

        林朝龍望著楚滄海送來的那套微縮模型,輕聲感嘆道:“可惜這只是一套模型。”

        楚滄海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如果自己給他帶來一套真正的紫禁城或許他會考慮出售五維腦域的核心科技,否則一切免談,楚滄海道:“林總這個春節就一個人嗎?”

        林朝龍道:“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好處。”

        “如果我沒記錯,天宇集團的發展壯大是在R型肺炎肆虐的年代吧?林總研制出了特效藥,從那以后在醫藥界聲名鵲起,方才奠定了今日的地位。”

        林朝龍的內心越發警惕,神情不變道:“在我看來一個人能否成功,自身的努力之占一小部分,運氣和背景更重要一些,我出身貧寒,沒有滄海兄的背景,一路走來實在是承蒙上天的眷顧。”

        “有一點你我很像。”說到這里楚滄海故意停頓了一下。

        林朝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靜靜等待著楚滄海的下文,這是一個空前難以應付的對手,稍有不慎就會全盤皆輸。

        楚滄海道:“你我都得罪了老師,被斷絕了關系。”

        林朝龍道:“無論師父怎么看我,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從未動搖過。”

        楚滄海微笑道:“所以說我們很像,兩個很像的人通常不可能成為朋友,因為性格上缺少互補。”

        林朝龍笑瞇瞇道:“滄海兄的門檻太高,在下從未有過奢望。”

        楚滄海話鋒一轉道:“就算不能成為朋友,也不應該成為敵人,殺敵一萬自損五千的事情我很少去做。”很少去做并不代表不會去做,他在給林朝龍一個明確的信號。

        林朝龍道:“兩百億!”

        楚滄海愣了一下,雖然他知道林朝龍最終會屈服,可并沒有想到這一刻來得這么快。兩百億的價錢真是獅子大開口,楚滄海道:“只要物有所值,林總就是要一千億也不多。”

        林朝龍笑道:“看來我的價格開低了。”

        楚滄海道:“韓大川院士的研究成果雖然珍貴,可其最大的價值也不會超過二十億。”

        林朝龍毫不客氣地說道:“滄海兄若是覺得太貴可以不買。”

        楚滄海道:“據我說知那套智能腦域的醫療程式,能夠將生物體的腦波信號轉化為數據通過編譯軟件完美地呈現在計算機上。”

        林朝龍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在他了解對手的同時,楚滄海也一直在了解他,這一點毫無疑問,從楚滄海的出招來看,他對自己的了解應該更多。

        楚滄海道:“對了,新世界科創剛剛成立了一所個人實驗室,那個人你認識的。”他遞給林朝龍一張照片。

        林朝龍接過照片看了看,上面是楚滄海和秦博士握手的場景,兩人手**同托著一塊金屬銘牌,上面鐫刻著——秦子虛腦域科技實驗室。

        釜底抽薪!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