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5章 家族風云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5章 家族風云字體大小: A+
     
        張大仙人該出手時就出手,絕沒有半點猶豫,只一拳就打得對方捂著肚子蹲了下去,張弛輕輕拍了拍已經失去反抗力中年人的頭頂,然后走向陳天閣:“你現在走還來得及。”

        “小心!”葉洗眉提醒道。

        一名保鏢從身后沖上來揮動橡皮棍照著張弛的肩頭就是一棍。

        張弛不閃不避,硬生生承受了對方的一棍,他已經完成了真火煉體的第一階段堅如金石,這種物理攻擊不可能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反手一肘,猛擊在對方的胸膛之上,隨即右拳揚起甩鞭樣擊中偷襲者的面門。偷襲者遭受兩次重擊之后,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張弛繼續向陳天閣走去。

        能動手就別吵吵絕對是顛仆不滅的真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言辭都是蒼白的。

        陳天閣松開葉華程的手,臉上的表情有些緊張了,從張弛剛才的出手他已經看出,自己帶來的保鏢全都是膿包,就算一擁而上也不可能是張弛的對手。

        即便在此時,陳天閣依然囂張,威脅張弛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張弛笑道:“對我而言你屁都不是。”

        葉華程大聲道:“抽他丫的,出了事我給你擔著。”

        張弛沒信他的話,幫葉洗眉是一時義憤打抱不平,可幫人也要把握好尺度,張弛并不想過多卷入他們的家事。

        遠處又來了三輛車,張弛以為陳天閣又有援手的時候,聽到葉華程道:“姐,爸來了!”

        葉錦堂從正中那輛勞斯萊斯幻影中下來,他今年五十四歲,中等身材,面容慈祥和藹,右手中捻動著一串羊脂玉的佛珠,葉錦堂下車之后,先是瞪了葉華程一眼,葉華程對老爹頗為忌憚,在他的怒視下馬上將腦袋耷拉了下去。

        葉錦堂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來到陳天閣的面前,笑道:“天閣啊,你們一家子來過年也不提前說一聲,我也好有個準備。”

        陳天閣道:“葉叔,您誤會了,我是來接他們娘倆回去過年的。”雖然他和葉洗眉結婚已經三年,可他始終都沒有改口稱呼葉錦堂為爸爸。

        葉錦堂笑瞇瞇道:“應該的,應該的,洗眉,你怎么不在公公家過年呢?”

        葉洗眉咬了咬櫻唇道:“爸,我死都不會回去了,我要跟他離婚。”

        陳天閣怒道:“要離婚也是我跟你離,你走可以,兒子必須還給我!”

        葉錦堂笑道:“你們小兩口也真是,結婚才幾年,剛剛有了孩子,鬧點小別扭也是難免的,別動不動就提離婚,傷感情的。”

        陳天閣道:“葉叔,我們的婚姻完全是你和我爸做主包辦的,您女兒對我根本就沒有感情,如果不是我爸逼我,我不會跟她結婚,更不會有這個孩子,她既然想離婚,我可以答應,不過必須要把孩子還給我。”

        葉錦堂居然一點都不生氣,笑瞇瞇道:“這孩子姓陳,自然是你們陳家的。”

        “爸!”葉洗眉眼中含淚。

        張弛感覺有點無奈,怎么稀里糊涂地卷進這樁麻煩里面了,現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真是有些尷尬,我是來找蕭九九的,又不是來看狗血家庭倫理劇的。

        葉錦堂話鋒一轉道:“可是如果你們離婚了,我就會讓他改姓葉,那就是我們葉家的了。”

        陳天閣道:“葉叔,您什么意思?”

        葉錦堂道:“沒什么意思啊,你們倆訂的是娃娃親,我和你爸包辦了你們的婚姻,你們不幸福,哭著喊著要離婚,可這孫子是我女兒生出來的,總不能白白便宜你們陳家,再說了,孩子這么小就算是法院判決,也肯定歸我女兒,你說是不是?”

        陳天閣道:“我明白了,你們葉家是準備跟我搶兒子?”

        葉錦堂微笑道:“該是誰的就是誰的,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我還是跟你爸說吧。”

        陳天閣怒道:“沒有我爸的幫助你們葉家早就完了。”

        葉錦堂嘆了口氣道:“得人恩果千年記,我葉錦堂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就是因為我注重誠信二字,不然我何以會堅持讓我女兒嫁給你這個紈绔子?”

        “你……”陳天閣的話沒有說完,眼前突然一花,然后聽到啪!的一聲,卻是葉錦堂當著眾人給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這記耳光打得既脆又響,打得陳天閣半邊面孔都紅腫起來。

        張弛看到葉錦堂的出手內心一怔,連他都沒有來及看清葉錦堂出手的具體動作,此人竟然是一位高手。

        葉錦堂道:“從洗眉來說,我是你的岳父,從你爹那里說,我是你的長輩,這巴掌是教訓你不懂尊卑長幼,小陳,你可能誤會了,你爸的確幫過我,可當初想促成你們親事的不是我,是你爸,你可以回去問問老陳,如果當初他不幫我,我不會有今天,可今天我要是跺跺腳,你們陳家會不會抖上三抖?”

        陳天閣怒視葉錦堂。

        葉華程走過來道:“趕緊滾蛋,別讓我再看見你。”

        葉錦堂瞪了葉華程一眼:“沒用的東西,這是在易武,我要不來,你就眼睜睜看著你姐被欺負?”

        葉華程被教訓得面紅耳赤。

        陳天閣恨恨點了點頭道:“你們葉家好樣的!”

        葉錦堂笑瞇瞇道:“幫我給你爸帶個話,如果你們離了婚,咱們兩家就再也沒有半點的瓜葛。”

        陳天閣帶著他的那些廢物保鏢上了車,驅車遠去。

        葉洗眉這才抱著孩子紅著眼睛來到父親身邊,她本以為父親不會向著自己,看到剛才父親的表現,方才知道最疼自己的人永遠都是爸爸,充滿辛酸地叫了聲爸,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葉錦堂伸出手輕輕撫摸了一下女兒的頭頂,柔聲道:“天塌下來我撐著。”

        葉洗眉含淚點了點頭。

        葉錦堂朝張弛看了一眼,欣賞地點了點頭。

        一群人各自上車,葉華程將張弛請上了他的賓利,因為張弛剛才的出手而激動:“哥們,看不出啊,你還真是厲害,陳天閣的兩個保鏢在你手上連一招都過不去。”

        張弛道:“不是我厲害,是他們太膿包。”

        葉華程笑著表示同意,他的電話響了起來,卻是葉洗眉讓他給張弛安排好住處。

        葉華程放下電話,把姐姐的意思說了一下,張弛客氣地表示不用麻煩了,自己隨便找賓館住下就行。

        葉華程道:“你放心吧,這里最好的賓館都是我們家的,就連影視城都是我們葉家的,你只管住,其他的不用操心。”

        “那我也不好白吃白住啊!”

        葉華程道:“你不是我姐雇傭的保鏢嗎?就算是我們家付給你的報酬,就這么定了,我們也不想欠你那么大人情。”

        張弛有些哭笑不得,弄假成真,真被人給當成保鏢了。

        葉華程直接把張弛送進了影視城內最好的酒店,位于粵港街的藍灣國際。張弛算是見識到了葉家的實力,葉華程給他安排了頂級套房,而且送給了他一張內賓卡,有了這張卡,他可以在影視城內的任何地方暢游,等同于內部工作人員待遇,就算是去觀賞正在拍攝的劇組現場也一樣暢通無阻。

        張弛住下之后已經是凌晨了,想了想還是從網上抄了段信息給蕭九九發過去——我想用陽光溫暖你,用星光裝點你,用美酒灌醉你,用美食滿足你,用幸福淹沒你,可我不做神仙很久了,只能用短信遙祝你,祝你除夕快樂!

        叮!

        蕭九九的信息很快就返回——神經病,今天才年二十九!

        叮!

        蕭九九又發來了一條消息——我不缺陽光也不缺星光,更不缺溫暖,我有美酒,可惜沒有燒烤。

        張弛笑了起來,這妮子十有八九是想起當初自己披星戴月跑到淮柔影視基地給她送外賣的事情了。

        叮!

        蕭九九的信息又來了——你是不是在衡店?她應該是猜到了什么,所以說女人的直覺非常可怕。

        張弛回了條消息——一個人孤孤單單冷冷清清,想找個地方抱團取暖。

        信息剛發出去,蕭九九就打來了電話。

        張弛接通電話之后,就聽到她悅耳的聲音:“老實交代,你在什么地方?”

        張弛笑道:“京城啊,你回來了嗎?”

        聽說張弛人在京城蕭九九明顯有些失落,無精打采道:“不是跟你說過了嘛,要拍戲啊,剛剛才結束拍攝,我正回酒店呢。”

        張弛嗯了一聲沒下文了,蕭九九等著他說話,有些不耐煩了:“說話啊你!”

        她這一催,張弛居然把電話給掛斷了,蕭九九發現張弛真是個沒頭沒腦的神經病,大半夜的莫名其妙來這么一出,搞得她心里不上不下的,望著車窗外舒了口氣。

        前面開車的助理劉寶柱道:“張弛的電話?”

        蕭九九朝他身后犯了個白眼道:“你管得越來越寬。”

        劉寶柱笑道:“職責所在不敢馬虎,我姐反復交代讓我一定要照顧好你。”

        蕭九九打了個哈欠道:“拉倒吧您吶,你能把自己照顧好我就謝天謝地了。”劉寶柱雖然做事熱情可畢竟欠缺能力,而且這貨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討人喜,就說最近在影視基地拍攝這段時間,他可沒少得罪人。

        劉寶柱道:“明天想吃什么?我提前幫你準備。”

        蕭九九道:“反正人家都準備了盒飯,我隨便吃點就行。”

        劉寶柱叮囑道:“明天晚上的綜藝影響很大,你一定要認真對待。”

        蕭九九懶洋洋道:“跟我有關系嗎?我就是個小透明,又不是主咖。”

        劉寶柱笑道:“跟其他新人相比你的資源已經很好了,有多少人都想在《飛翔吧》里面混個臉熟,你才出道就能夠參加,已經讓許多人羨慕了好不好。”

        蕭九九參加綜藝節目已經不止一次了,不過這次相對來說影響力最大,她又打了個哈欠,這種綜藝都是有劇本的,跟你是否賣力表現無關,她只是最不起眼的小嘉賓,導演如果不肯多給鏡頭,再怎么努力都沒用。

        看了看手機,發現張弛發了個位置給她,蕭九九放大地圖一看頓時美眸生光,藍灣國際,這廝居然就在藍灣國際。

        蕭九九也住在這里,可她并沒有告訴過張弛,他又是從何得知了自己現在的住處?他還真是無所不能呢。蕭九九不動聲色,畢竟劉寶柱就在身邊,如果讓他知道張弛到了這里,準保第一時間會向梁秀媛打小報告。

        劉寶柱將她送到藍灣國際,蕭九九跟他道了聲晚安,獨自一人來到大堂,然后才給張弛發了個位置。

        張大仙人也沒料到蕭九九和他就住在同一座酒店,馬上把房間號發給了蕭九九。

        蕭九九收到信息后的確有馬上去他房間找他的沖動,可看了看時間,又有些警惕,不僅僅是擔心張弛,也擔心自己,短暫考慮之后,還是決定在外面和他見面,留言在大堂等他。

        張弛沒多久就出現在大堂內,蕭九九看到他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內心暖暖的,他終究還是來了,千里迢迢從京城來到這里其用意不言自明。

        張弛笑瞇瞇來到蕭九九的面前:“怎么不上去?對我不放心?”

        蕭九九被他說中了心事,俏臉微微一熱,黑長的睫毛扇動了一下道:“哪有,我是怕被別人發現說閑話。”

        張弛向周圍看了看:“你紅到這個地步了?居然有狗仔愿意跟蹤你?”

        蕭九九有些不好意思了,啐了一聲道:“你少寒磣我。”

        張大仙人點了點頭道:“那就是沒有,敢情你就是著名的狗不理。”

        蕭九九伸手在他胳膊上擰了一下,并沒有生氣,小聲道:“吃飯了沒?”

        張弛道:“都凌晨了。”

        蕭九九道:“我請你去吃夜宵。”

        張弛道:“算了吧,去我房間,我帶來了不少的熟食鹵菜,還有好酒。”

        蕭九九美眸中閃爍著猶豫的目光,這貨又想套路自己,想用糖衣炮彈引誘自己深入虎穴。

        張弛道:“你是信不過我還是信不過你自己?”

        蕭九九咬了咬櫻唇,小聲道:“你先去,我回去拿點東西再過去。”

        張弛知道她還是想避嫌跟自己分頭行動,本來是千里送溫暖,可到了這里才發現蕭九九顧忌的事情實在是太多,才小明星就這樣,日后成了大明星還不知要謹慎成什么樣,正常的交往搞得跟偷情似的。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