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4章 家庭矛盾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4章 家庭矛盾字體大小: A+
     
        “張弛,我是去易武的。”

        “我也是!”葉洗眉聽說張弛和自己同行,心中莫名開心,說來慚愧,她真得希望能夠得到張弛的幫助。

        程紫云起身去洗手間的時候,經過張弛身邊,看到那孩子趴在他懷里老老實實地睡著,也感到非常神奇,總而言之這是好事,至少這一路上不要遭受這孩子哭嚎的折磨了。

        張弛抱了一個多小時,等到那孩子睡熟了,方才小心將他放在座椅上,葉洗眉表示要把自己的座位給張弛,張弛笑著擺了擺手表示不用,他在車廂溜達了幾圈。

        葉洗眉遞給他一瓶依云礦泉水:“累了吧?”

        張弛搖了搖頭道:“不累。”結果礦泉水擰開灌了幾口。

        葉洗眉道:“你去易武什么地方啊?”

        “衡店影視基地!”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坐在后面的程紫云聽得清楚,心中一沉,早就懷疑這小子是在跟蹤自己,看來果真被自己猜中了,難道真是一個瘋狂的粉絲?

        葉洗眉道:“去旅游還是去拍戲?”

        張弛笑道:“您看我像演員嗎?”

        葉洗眉道:“你蠻帥的而且很陽光應該是位明星吧?”

        張弛感覺這句話非常入耳,一旁程紫云的兩位助理同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葉洗眉皺了皺眉頭,兩人在此時發笑顯然是對自己眼光的不認同,比葉洗眉更加不悅的是張大仙人,認為這倆貨是在嘲笑他,張弛沒好氣道:“笑得跟土狗二逼似的,污染我的眼睛。”

        男助理氣得站起身來:“你罵誰呢?”

        張弛道:“喲,大過年的還真有撿罵的,哥們,坐下,你打不過我。”

        程紫云朝男助理招了招手,示意他犯不著跟張弛一般見識,畢竟自己是公眾人物,現在想蹭熱點的人太多了,如果真打起來,對方可能就蹭熱度上頭條,自己可劃不來。

        葉洗眉向程紫云禮貌笑了笑,卻遭遇程紫云的冷眼,現在但凡是個明星都有點脾氣,心高氣傲目空一切,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葉洗眉向張弛小聲道:“后面那位看著有些眼熟,好像在影視劇上見過。”

        張弛道:“我不認識,我又不看電影電視。”

        葉洗眉笑道:“你不是演員啊?”

        張弛道:“我上學呢,水木的。”

        葉洗眉驚詫地睜大了雙眸:“水木的?我是你學姐啊!”聊著聊著發現兩人是校友,感情上又拉近了不少。葉洗眉是法學院畢業的,不過她碩士畢業拿到律師牌照之后就結婚選擇做了全職太太。聽聞張弛是新世界管理學院精管系的,葉洗眉雖然聽說過,可她在校的時候還沒有成立這個專業,這并不影響兩人的攀談。

        程紫云雖然不想聽,可同在一個車廂還是被迫接受了不少的談話信息,她意識到兩人都是水木的高材生,心中漸漸失去了一開始的優越感,雖然她現在名氣不小,可才華方面和水木學子相比還是遠遠不夠的,應該是誤會張弛了,人家根本不是什么狂熱的粉絲。

        能夠就讀水木,出行都是商務座估計也不是什么普通人物,程紫云心中暗忖,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得好。

        接下來的旅程還算安穩,陳家成在張弛的座位上老老實實睡了一路,快到易武的時候,才哭了起來,葉洗眉給他換了紙尿褲。

        程紫云聞到新鮮的童子尿味不由得又皺了皺眉頭,兩位助理忍不住開始吐槽關于素質的問題,他們認為葉洗眉更換尿不濕應該去洗手間。葉洗眉也沒搭理他們,下車之后大家各散東西,正值新春佳節,沒必要發生無畏的爭執。

        高鐵到站之后,張弛幫助葉洗眉拿了行李,一直將她送到出站口。

        因為知道葉洗眉也是去衡店,張弛反正也是打車,于是主動提出捎他們母子一程,葉洗眉笑道:“那多不好意思,已經麻煩你一路了。”

        張弛道:“反正我一個人也是走,您帶這么多東西,又抱著孩子也不方便。”

        這時候,一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葉洗眉看到那人臉色倏然一變。

        中年男子來到葉洗眉面前恭敬道:“太太,車在外面等您。”

        葉洗眉冷冷道:“陳天閣的消息倒是靈通,怎么連我回娘家你們都要阻止?”

        中年男子賠著笑道:“太太別生氣了,陳先生也來了,他說要親自送你們回去。”

        葉洗眉道:“不用你們送,我自己可以走。”她向張弛笑了笑道:“麻煩你了,忙你的去吧,接下來的路我自己走。”這句話明顯一語雙關,她是不想張弛插手自己的事情,不想給他帶去任何的麻煩。

        張弛點了點頭,從剛才的對話他也聽出應該是家庭內部矛盾,他和葉洗眉萍水相逢,路上幫忙是一回事,可遠沒到介入人家家庭內部矛盾的地步。

        張弛將葉洗眉的行李箱放下,向她揮了揮手,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卻被一位身穿黑色皮風衣的男子擋住了去路。

        張弛抬頭看了看對方,那名男子表情陰鷙,雖然相貌英俊卻讓人生不出好感,冷冷望著張弛道:“想走啊?你是不是男人?”

        張大仙人聞言一怔,馬上就猜到了對方的身份,此人應當是葉洗眉的丈夫陳天閣,從對方缺乏善意咄咄逼人的這句話就能夠推斷出,此人多疑善妒,而且十有八九是把自己當成了葉洗眉的相好。

        葉洗眉看到陳天閣向張弛發難,趕緊走過來道:“陳天閣,你別在這里發瘋,人家是好心給我幫忙,我們萍水相逢……”

        陳天閣不等她說完就粗暴打斷她的話道:“你急什么?我又沒怎么著他,你就這么擔心,這么關切,呵呵,葉洗眉啊葉洗眉,我當你還有多清高多圣潔,背著我卻做這種骯臟無恥的事情。”

        葉洗眉怒道:“你住嘴!你可以不尊重自己,但是不可以不尊重別人!”

        張弛準備走開,陳天閣搶先一步擋住他的去路:“別走啊,讓我好好看看,葉洗眉喜歡得是什么樣的人物?嘖嘖嘖,葉洗眉,你覺得我是應該稱贊還是應該鄙視你的品味?”

        張弛微笑道:“葉姐,您的眼光確實不好。”從陳天閣刻薄的言辭和無禮的舉止,張弛已經給陳天閣下了定論。

        葉洗眉咬了咬嘴唇道:“陳天閣,你別為難人家,你和我的事情我們自己解決。”

        陳天閣咄咄逼人道:“你居然當著我的面維護一個小白臉?”

        葉洗眉再也按捺不住,揚起右手照著陳天閣的臉上抽了過去,不等她的手落在陳天閣臉上,陳天閣已經抬起左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揚起右手狠狠一巴掌向葉洗眉的臉上抽去,全然不顧葉洗眉一手還抱著孩子,毫無君子風度。

        張弛本不想卷入人家的家事,可看到陳天閣竟然野蠻如此,再也不能坐視不理,他一把就將陳天閣的手腕握住,阻止了陳天閣當眾向葉洗眉施暴。

        陳天閣怒道:“還說你沒有偷人?”

        葉洗眉氣得眼圈發紅,強忍著沒流下眼淚,如果不是張弛及時出手,陳天閣的這一巴掌已經落在了她的臉上。葉洗眉道:“小張,你放開他,讓他盡管出手打我,我就不信法律治不了他。”

        張弛沒有松手,稍稍加大了一些手勁,陳天閣感到手腕劇痛,有些吃驚地望向張弛,張弛向他微笑道:“你既然這么好奇,那么我就跟你解釋一下,我是葉小姐剛剛聘請的保鏢,我的任務是保護他們母子的安全,我不會允許任何人做出傷害她的行為。”

        葉洗眉感激地望著張弛。

        張弛又加重了一些力氣,輕聲道:“現在是你主動放開還是我把警察請來?”

        陳天閣放開了葉洗眉的手腕,張弛也將他的手腕放開,陳天閣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面已經多了五條蒼白的指印,他點了點頭,指著葉洗眉道:“你夠狠,這件事不會這么算了。”

        他轉身離開,全程對葉洗眉懷中的兒子看都沒看一眼,張弛心中有些納悶,是這貨天生涼薄,還是因為葉洗眉懷中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葉洗眉抱著孩子充滿歉意向張弛道:“對不起,你趕緊走吧,那個人心眼太小,他誤會了咱們的關系,肯定會找你麻煩。”

        張弛道:“反正都要找我麻煩了,我躲也躲不過去,葉姐,您去什么地方,我還是送您過去吧,不然我也不放心。”

        葉洗眉嘆了口氣道:“我不能再給你添麻煩了,我弟弟說好了要來接我,可這小子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張弛不喜歡麻煩,可麻煩真找上門來他也不會害怕,他叫了輛出租車,這時候一輛大紅色的賓利添越開了過來,葉洗眉的弟弟葉華程終于來到,他將車停在葉洗眉的身邊,推開車門下來,葉華程身穿褐色皮衣,深藍色牛仔褲,棕色皮靴,一身的奢侈品牌,通體的氣派,不過他個子不高,一米七五左右,棕色皮靴的底兒足有五厘米。

        葉華程欣喜道:“姐,你也不提前通知一聲,怎么就突然回來了?”

        葉洗眉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上車前通知你,這還能晚了,去,把行李給我拿上去。”

        葉華程點了點頭,趕緊拎起行李放在后備箱里。

        張弛看到葉洗眉的娘家人來了,自己也沒必要跟著繼續摻和了,準備上出租車走人。

        葉洗眉道:“別打車了,反正咱們一路。”

        葉華程放好行李回來,看了看張弛向葉洗眉道:“你朋友?”

        葉洗眉將張弛路上幫忙的事情說了,葉華程道:“那就一起走唄。”

        張弛道:“不了,我都叫車了。”

        葉華程笑道:“這還不好辦。”他走過去給司機扔了一百塊,其實這些司機在高鐵站也不缺活。

        盛情難卻,張弛只能跟著上了車,來到副駕上坐了,一看這車就知道葉洗眉娘家肯定是特別有錢的豪門,沒有足夠財力的支撐可支撐不起B字帶翅膀的逼格。

        葉洗眉對剛才丈夫在出站口攔截她的事情只字不提。

        葉華程駛出高鐵站之后,問道:“姐,我姐夫呢?沒跟你一起回來?”

        葉洗眉道:“他忙!”

        葉華程道:“其實不來也好,我特煩他!”

        張弛因為葉華程的這句話對他產生了好感,雖然他和陳天閣只是初次見面,可陳天閣并沒有給他留下任何的好印象。

        葉洗眉抱著孩子坐在后座保持沉默,兒子睡得安祥,葉洗眉對丈夫的性情非常了解,知道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因為車里還有張弛這個外人,葉華程也就沒繼續談這個話題,向張弛看了一眼道:“大過年的,你去衡店干什么?聽你口音也不是本地人。”

        張弛笑道:“我來探望一個朋友。”

        “女朋友?”葉華程笑了起來。

        張弛點了點頭道:“我肯定犯不著為了一個男的大老遠從京城跑過來。”

        葉華程笑得越發大聲了:“你這是憋足勁要給她一個驚喜吧,哥們套路可以啊!”

        葉洗眉忍不住道:“把別人都想得跟你一樣,最近沒少惹爸媽生氣吧?”

        葉華程道:“姐,反正我在他們眼中就是個沒出息的敗家子。”

        “那你倒是干點正經事改變一下他們對你的印象啊!”

        葉華程道:“我需要做什么事啊?老爸老媽賺那么多錢,總得有人幫忙花吧。”

        葉洗眉道:“你倒是沒少花,追女明星沒少揮霍吧?”

        葉華程笑道:“沒辦法啊,君子投其所好啊,現在的女明星就喜歡錢。”

        葉洗眉道:“也不一定,娛樂圈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孩子。”

        “姐,您還別說,真有一個,我最近發現了一個,特漂亮特清純,特清高,我給她花錢都沒用,根本不接受我好意。”

        葉洗眉笑了起來:“還有你追不上的女明星?”

        葉華程道:“算不上明星,新人,剛好在拍高叔叔的戲。”

        張大仙人心中暗忖該不會是蕭九九吧?

        正想著的時候,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從右側加速超了過去,嚇得葉華程猛一剎閘,張弛的身體因為慣性前沖,又被安全帶給扯回到座椅上,賓利添越的性能真不是蓋得,后面也有一輛同樣的邁巴赫將賓利的后路給堵上。

        葉華程氣得停下車就想和對方理論,可看到姐夫陳天閣從前車上下來,頓時就明白了,一定是姐姐和姐夫發生了矛盾,所以才突然回家。

        葉洗眉道:“別理他,別開門!”

        陳天閣走過來敲了敲車窗,葉華程落下車窗道:“姐夫,您什么意思啊?”

        陳天閣冷著臉道:“沒什么意思,我是接你姐跟我兒子回家的。”

        葉華程道:“我還以為您是親自送他們過來呢。”

        陳天閣向車內看了看,看到了副駕上的張弛,恨恨點了點頭道:“你也在啊,葉家的家教果然厲害。”

        葉洗眉聽到他信口雌黃,忍不住怒道:“陳天閣,你趕緊讓路,我已經委托律師向你提出離婚。”

        陳天閣指著車內的葉洗眉道:“你馬上給我下車。”

        葉華程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怒視陳天閣道:“陳天閣,看在我姐面子上我尊稱你一聲姐夫,希望你也懂得自重,那是我姐,你但凡敢動她一根頭發,我跟你沒完。”

        有四名體型彪悍的男子從邁巴赫車內下來。

        陳天閣不屑望著葉華程道:“里面一個是我老婆,一個是我兒子,她嫁到我們陳家就是我們陳家的人,一天沒有離婚,一天就是我陳家的媳婦,我管老婆不可以?”

        葉華程寸步不讓道:“陳天閣,這里是易武,不是你的地盤,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你們全都撂在這兒?”

        陳天閣冷笑道:“小程子,長進了啊,竟敢威脅我。沒有我們陳家,你們家早就完了,跟我耍橫啊?別說是你,就算是你爸都不敢跟我說這種話!”

        “我錘死你丫的!”葉華程被陳天閣觸痛了逆鱗,揮拳向他打去,陳天閣一閃身,抓住葉華程的手臂用力一擰,將他壓在了車身上。

        葉洗眉看到弟弟被制,趕緊抱著孩子下車,怒道:“陳天閣,你混蛋!放開我弟弟,你放開!”

        兩名大漢過來攔住了葉洗眉的去路。

        陳天閣道:“請太太上車,這件事我既往不咎。”

        葉洗眉怒極:“陳天閣,你不是人,我要告你!”此時陳家成醒了,大聲啼哭起來。

        陳天閣點了點頭道:“你不想走可以,兒子我必須要帶走。”

        葉洗眉緊緊抱住兒子,尖聲道:“誰敢,我看誰敢動我兒子?”小孩的哭聲越發凄厲。

        張弛推開車門走了下去,馬上有人過來攔住了他,是那名在車站遇到的中年人,對方向張弛淡然道:“陳先生的家事跟你無關。”

        陳天閣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不是葉洗眉雇得保鏢嗎?這幾個是我的保鏢,不如你們比試比試。”

        張弛道:“我要是贏了你滾蛋嗎?”

        陳天閣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了起來。

        張弛嘆了口氣道:“大過年的真不想打人!”話音剛落就已經出手,右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中了中年人的小腹。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