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2章 我吸我吸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2章 我吸我吸字體大小: A+
     
        張弛聽到韓老太的聲音透著虛弱,看到前方兩人僵持在哪里,聯系兩人的太刀藍光暴漲往返流動,不知究竟發生了什么狀況。

        張弛才不管三七二十一,非但沒有聽韓老太的命令逃走,反而駕駛加速向噬靈者沖去,距離噬靈者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張弛抽出機械弩,左手掌控車把,右手將機械弩架在左臂之上。

        咻!咻!咻……

        一排弩箭向噬靈者射去。

        旋轉縈繞在噬靈者周圍的黑沙瞬間聚攏成為一面黑色護盾,阻擋住射向他的弩箭,將所有高速奔行的弩箭拒之于外。

        張弛加大油門駕駛著摩托車猶如一頭出閘的猛虎,狠狠撞開護盾,連人帶車撞擊在噬靈者的身上,一股無形的氣浪以太刀為中心向周圍滂沱奔涌。

        噬靈者雖然被張弛連人帶車給撞得飛出十多米的距離,可張弛也被瞬間外泄的靈能撞擊,感覺如同被一個大浪拍擊在身上,頓時掌控不住摩托車,連人帶車摔倒在了沙地上,緊接著又因為慣性滑出大段距離。

        不等他從地上爬起,就感覺頭頂風聲颯然,下意識地向一旁翻滾,韓老太那柄失去控制的太刀從天而降,噗!地插入沙地之中直至末柄。

        張大仙人不由得吐出了舌頭,臥槽!差點被這把太刀串成了肉串。

        他抓住刀柄,將太刀從沙地中抽了出來。

        韓老太在剛才的靈能外泄中受到的損傷反而最大,她體內的靈能幾乎被噬靈者吸走了大半,身體處于極度空虛的狀態,靈能外泄的威力不啻于一場爆炸,韓老太瘦小的身體如枯葉般掀得飛起,撞在北側的崖壁之上,噗!地噴出一口鮮血。

        張弛決定先下手為強,舉刀沖向噬靈者。

        噬靈者雖然啟動比張弛稍晚,卻后發先至,猶如一道黑色閃電,眨眼的功夫就來到張弛面前,因為移動的速度太快,在移動的軌跡上留下數道虛影。

        張弛揮刀劈向噬靈者,他并沒有進行過兵器方面的專門訓練,刀法根本就沒有套路可言,劈出的這一刀無論速度還是力量都遠遠無法和韓老太剛才相比。

        噬靈者以不變應萬變,雙手一合又把太刀給夾住了,緊接著就是全力吸取對方的靈能。

        張大仙人現在還搞不清狀況,現在總算看清噬靈者的長相,臉色蒼白,從眼睛到鼻子都用黑色油彩涂著,根本看不清這貨的本來面目,噬靈者聳起雙肩,挺起胸膛,看樣子想發大招,趁著噬靈者沒出手,抬腿照著噬靈者的肚子就是一腳。

        噬靈者全神貫注地吸取張弛的靈能,在他看來只要被他給吸住了,目標就跑不了。

        我吸!我吸!我吸……

        怎么吸不動?

        張弛一腳已經踹了過去,噬靈者被他揣了個屁墩兒。張弛揚起太刀又照著這貨的腦袋砍了過去,噬靈者雙手一合,坐在地上把太刀夾住,雙腿一蹬,踢在張弛的小腿上,張弛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噬靈者接著吸,要說這貨也是一根筋,吸不到靈能誓不罷休。

        還是吸不到,張弛抽不動太刀,放開刀柄準備從地上爬起,一根筋的噬靈者豈能放獵物走掉,棄去太刀,合身撲了上去,竟然面對面把張弛給抱住了,張開嘴直接沖著張弛的嘴就啃了過來,他是準備嘴對嘴吸取靈能。

        張大仙人這個郁悶,這貨要不要臉?他腦袋向后仰了一下,準備用大臉狠狠撞向噬靈者。

        噬靈者死死抱住張弛,臉已經緊貼了上去,張大仙人雖然擁有一張防御力高達10000+的無敵大臉,可在臉貼臉的狀況下無從發力。

        噬靈者嘴巴貼著張弛的嘴巴,張弛這個郁悶,我嘞個擦!老子堅持了那么久的初吻就被一個怪物給強占了,從心底作嘔啊!

        噬靈者鼻孔對著張弛的鼻孔用力吸,胸脯都吸大了,還是吸不到半點靈能,他明顯有點發懵,這小子年齡沒多大,抵抗力太強了,竟然可以阻擋我近距離吸能?

        張弛趁著對方有點懵逼,總算把臉向后挪開了一點,然后向前撞擊在噬靈者的臉上,距離太短,力量無法盡情發揮,可這一撞把噬靈者撞得更火了,把臉重新貼了上去,雖然張弛的嘴巴能閉上,可鼻孔閉不上。幾乎鼻孔貼鼻孔,用力吸!

        張弛從沒見過這么一根筋的對手,他明白對方是想從自己身上吸取靈能,面孔左右擺動,只要一有空隙就在噬靈者臉上撞擊一下。

        噬靈者越來越是焦躁,火冒三丈,怒火值從最初的三千上升到五千然后到一萬、兩萬、三萬……

        張大仙人對噬靈者的怒火值照單全收,胸膛越來越熱,不由得有些惶恐,如果像這樣持續吸收對方的怒火值,自己不知能撐到什么時候,雖然他已經開始真火煉體,可畢竟目前只處于淬骨的第一階段,就算骨骼能夠承受,皮肉筋膜無法承受,如果持續吸收怒火值,最后很可能會被內火燒得只剩下一具骨架。

        卻不知噬靈者比他惶恐得更加厲害,張弛雖然沒有靈能,但是他能吸收熱能。

        噬靈者因為被激怒產生的怒火卻是靈能轉化,他越是吸不到張弛的靈能越是生氣,越生氣體內靈能轉化的怒火就越多,轉化出的怒火馬上被張弛吸入體內,噬靈者產生了體內靈能奔瀉而出的錯覺。

        他吸不到張弛一丁點的靈能,反倒被張弛給倒吸了!根本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一根筋的噬靈者從未見過如此古怪的事情,火大!非要吸回來,四個鼻孔眼都對在一起了,我吸!用力吸!

        流逝……繼續流逝……加速流逝……

        噬靈者的雙目中流露出惶恐的光芒,他以為遇到了同類,一個比他年輕比他健壯比他強大的同類。

        張弛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也看出噬靈者產生了退意,當噬靈者想要放開他的身體的時候,張弛反倒將這貨死死抱住,連韓老太都不是他的對手,自己要是放開了他等于放虎歸山,必須賭一把。

        兩人雖然還是糾纏在一起,可現在彼此的位置互換,張弛變成了主動,噬靈者變成了被動,他想要擺脫張弛,臉也撤開了,張弛等待得就是這個機會,腦袋向后仰起然后狠狠用臉撞擊在噬靈者的臉上。

        蓬!

        撞得噬靈者眼前金星亂冒,火氣再度攀升,張大仙人來者不拒盡數全收。

        韓老太已經從地上爬起,她搖搖晃晃向兩人走去,撿起地上的太刀。

        噬靈者察覺到危險到來,鎮定心神,將靈能集中,驅動一股沙浪向韓老太拍擊而去,損失大部分靈能的韓老太竟然承受不住對方的這次攻擊,被沙浪擊中,身體再度飛出。

        張弛抓住時機再次撞擊在噬靈者的面門,他們身體周圍的黑沙開始變得異常松軟,兩人向黑沙下沉去。終于冷靜下來的噬靈者利用黑沙制造漩渦,試圖將張弛拖進沙面之下。

        張弛不得不放開了噬靈者,可此時黑色的流沙已經淹沒到了他的腰部。張弛暗叫不妙,身體開始緩緩下陷,他不敢用力掙扎,因為他清楚越是掙扎陷落的速度就越快。

        此時摩托車的引擎聲響起,卻是受傷的韓老太奮起全力扶起了那輛摩托車,跨上摩托車向張弛駛來,右手手操縱摩托車,左手伸向張弛,張弛抓住韓老太瘦削的手,依靠韓老太的牽拉和摩托車向前的沖力終于成功脫離了黑色流沙的束縛。

        韓老太不敢停下,繼續駕車拖著張弛的身體在沙地上前行,剛剛來到安全地帶,老太太就再也支持不下去,連人帶車歪倒在了地上。

        張弛沖上去將韓老太抱起,轉身望去,卻見流沙以驚人的速度向腳下逼近,還好他距離出口已經不遠,顧不上多想抱著韓老太太瘦弱的身軀沿著斜坡拼命向上爬去。

        一口氣來到了上面,轉身望去,卻見那輛越野摩托車大半已經陷入黑色流沙之中,外面只剩下一小半前輪。

        噬靈者宛如一縷黑煙出現在流沙之上,一雙陰森的眼睛死死盯住張弛。

        張弛向他豎起了中指,經過剛才的近身相搏,他發現噬靈者也并非不可戰勝。

        噬靈者點了點頭,身軀緩緩沒入流沙中,寂滅之淵重新恢復了寧靜,仿佛一切都未曾發生過。

        張弛載著韓老太返回訓練營的中途,遇到接應他們的秦綠竹和楚江河,看到韓老太受傷,兩人都是大吃一驚,聽說都沒有找到馬達和金選陽,他們都已經明白,所謂定位儀給出的信號只不過是圈套罷了,目的就是將他們引入險境。

        只是秦綠竹一方要比張弛這邊幸運,他們雖然撲了個空,但是沒有遇到任何風險,從目前的狀況來看,今天的這一事件主要是針對韓老太的。

        韓老太此時已經蘇醒過來,趴在張弛的后背上,虛弱道:“回去,有什么事,回去再說……”她悄悄在張弛的腰上拍了拍,張弛明白老太太是要讓他對此前發生的事情絕口不提。

        韓老太只說他們途中遭遇了刺角鹿群,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

        四人回到了訓練營,眾人看到他們空手而歸,韓老太還受了傷都吃驚不小。在他們離開的這段時間,周興榮帶領工作人員和全體學生又將整個訓練營搜索了一遍,居然發現馬達和金選陽原來根本沒有離開基地,兩人都是去洗手間的時候被不明人士給打暈,然后拖到廢棄的C區給藏了起來。

        雖然這一夜驚魂,可慶幸得是所有人都平安無事。

        韓老太讓張弛扶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

        張弛關心老太太的傷勢,建議道:“我看您還是盡快回去接受治療。”

        韓老太擺了擺手道:“我沒什么事情。”她打開自己的醫藥包,拿出三瓶藥分別吃了幾片,張弛幫她泡倒了杯純凈水。

        韓老太吃完藥之后道:“今天發生的事情不得告訴任何人。”

        張弛點了點頭道:“我明白。”

        韓老太道:“訓練營中必有內奸,我已經聯系了校委會,提前結束這次的冬令營。”

        張弛其實在途中已經預料到了,因為噬靈者的出現,證明中州墟內并不像他們想象中那么太平,韓老太絕不可能讓這群學生繼續留在這里冒險。張弛道:“韓院長,我覺得這件事好像針對得是您!”在韓老太遭受攻擊受傷之后,他就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后來看到秦綠竹一組平安無事,馬達和金選陽也安然無恙,就更加確定了這個想法。

        韓老太道:“噬靈者吸走了我體內大部分的靈能。”目前而言,她唯一信任的人就是張弛,這件事她不想任何人知道,如果訓練營中有內奸,知道她喪失靈能的消息,恐怕這些學生面臨的風險更大。

        張弛心中暗忖,究竟是什么人這么狠辣,明明韓老太都已經辭去了名譽主席,還退出了校委會,為什么要對一個花甲老人趕盡殺絕?

        “今天真是要謝謝你了。”

        張弛笑道:“您要是真心謝我,就幫我保守秘密。”

        韓老太愣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張弛要她保密得是噬靈者強吻他的事情,不禁笑了起來,這一笑又觸痛了傷處,痛得皺了皺眉頭。

        張弛恭敬道:“您先休息吧,我出去看看情況。”

        韓老太道:“你把秦老師叫進來,我有話要單獨跟她說。”

        張弛去通知秦綠竹之后,來到了衛生室,馬達和金選陽兩人正在那里接受董醫生的檢查,董醫生初步檢查發現他們兩人的身體并無大礙,只需要休息幾天就能恢復。

        張弛扶著馬達回到宿舍,問起他遇襲的經歷,馬達也沒看清楚,他上廁所的時候遭遇襲擊,然后就暈了過去,等到醒來發現他和金選陽背靠背捆在了一起,他們也不知被關在了什么地方,等了大概兩個小時有人找到他們將他們營救了出來。

        張弛心中暗忖,這次的襲擊十有八九就是他們內部有人干的。

        三個小時后,除了訓練營的三名留守人員之外,所有成員離開了中州墟,冬令營尚未開始就已經結束,這對所有學生來說都是一件非常掃興的事情,馬達和金選陽兩人也覺得內疚,感覺有些抬不起頭來,回去的路上,一向能言善辯的馬達也變成了悶葫蘆。

        張弛遵照韓老太的意思對此保密,就算在秦綠竹面前也沒有透露噬靈者的事情。

        韓老太表面上看起來精神很好,甚至比來時表現得還要好,可張弛卻知道韓老太是避免別人知道她的真實狀況,在被噬靈者吸走了大半靈能之后,韓老太現在的狀況肯定非常糟糕。

        這次的冬令營可謂是去也匆匆來也匆匆,去得時候興高采烈充滿期待,來的時候灰頭土臉垂頭喪氣。

        秦綠竹安慰學生們,這么快回來其實也算不上是壞事,畢竟能趕得上回家過一個團圓年。

        張弛沒有馬上離開,陪著韓老太太到了辦公室,那群學生看在眼里,心中明白難怪韓老太對張弛如此厚愛是有原因的。

        張弛扶著韓老太太在沙發上坐下,關切道:“韓校長,您想吃什么?我幫您去買。”

        韓老太微笑道:“你不用擔心我,我的傷不要緊,只是損失了一些靈能。”說到這里,她嘆了口氣道:“是時候離開了,這里已經不再適合我了。”

        張弛道:“回來的途中,我想了想,有個人的疑點很大。”

        “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說。”韓老太起身道:“我去給你煮一杯咖啡。”

        張弛道:“不了!我還是送您回去休息吧。”

        韓老太道:“不用,我想一個人待會兒,回頭我讓周興旺送我回去,對了,你最好有個思想準備,最近可能會有許多人打聽我受傷的事情。”

        張弛點了點頭,起身向韓老太告辭,離開學院的時候特地向周興旺交代了一聲,讓他多多照顧韓老太。

        雖然只是一天的功夫,水木校園已經變得空空蕩蕩,張弛沒有前往宿舍,而是直接回到了小屋,推開房門,看著空蕩蕩的院子,一顆心也變得空蕩蕩的。

        春節是家人團聚的節日,可對張弛來說春節卻是最為孤獨的階段,本來已經計劃在冬令營過節,可中州墟發生的意外讓他的計劃完全落空。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秦綠竹打來了電話,張弛猜到秦綠竹一定是想了解他和韓老太前往寂滅之淵到底發生了什么,可他既然答應了韓老太,就會信守承諾,對發生過的事情只字不提。

        秦綠竹打電話過來卻是要邀請他一起過年,提出邀請的是秦老。

        換成過去可能張弛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可這次他婉言謝絕了,借口自己準備回老家。主要是覺得如果去了秦家,萬一秦老問起靈墟的事情,不說吧覺得過意不去,可說了就對不起韓老太,索性還是選擇回避。

        剛剛掛上秦綠竹的電話,又接到蕭長源的電話,蕭長源也是詢問冬令營的事情,張弛又用想好的理由敷衍了過去,蕭長源這次居然主動邀請他去家里吃飯,張弛稍一琢磨,十有八九也是想從自己這里問清楚韓老太究竟是怎么受傷的,他馬上謝絕。

        就連米小白都打電話過來表示關切,張弛覺得這件事有點不同尋常了,這么多電話,沒有一個是真正對他表示關心的,所有人都抱著同一目的,都想通過他了解韓老太受傷的真相。

        張大仙人原本是想留在京城過年的,可留在京城,如果過節期間不去給師父師公拜年總是說不過去,正所謂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韓老太的事情,她自己會解釋,用不著他來當代言人,張弛頓時有了馬上逃離京城的念頭。

        回北辰也沒什么意思,琢磨著今天已經是年二十九了,想到九字就想到了蕭九九,這妮子今年在衡店拍戲過年,琢磨著干脆過去看看,一來可以給身在異鄉的她一個驚喜,二來能夠暫時躲開京城的是是非非紛紛擾擾,等過了年再回來的時候,估計韓老太已經將一切全都解決。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