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1章 噬靈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71章 噬靈者字體大小: A+
     
        張弛望著那綠色的星星點點舒了口氣,感嘆道:“韓校,它們不是吸取了靈氣的仙鹿嗎?怎么連十五米都跳不過來?”

        他的話剛剛說完,一頭健壯的刺角鹿就騰空一躍跳躍了山崖,不等那刺角鹿落地,韓老太已經沖了回去,揮動手中寒光凜凜的太刀,一刀就將鹿頭砍斷,失去頭顱的刺角鹿墜入山崖下,那顆鹿頭掉落在山巖上,沿著坡度嘰里咕嚕地滾落到張弛的身邊,張弛低頭望去,卻見那鹿頭生著一雙枝杈交錯的黑角,尖端銳利如矛。心中暗暗發寒,這些刺角鹿應該有凌越山澗的能力。

        韓老太用太刀挑起那刺角鹿的腦袋全力一揮,如同扔球一樣將鹿頭扔了回去,鹿頭掉落在對面的山崖上,斬首示眾,以儆效尤。那群刺角鹿果然有靈氣,被老太太這一手嚇得再也沒有一頭敢嘗試跳過山崖。

        張弛想起老太太剛才告訴他的第一條法則,看來在中州墟內沒有野生動物保護法。

        兩人繼續前行,經過這次的波折,張弛也從心底謹慎了許多,還好接下來的路程有驚無險,一個半小時后,他們抵達了寂滅之淵。

        寂滅之淵就是造成中州墟靈氣泄露的裂縫,裂縫最早被發現的時候只不過有一米多寬,現在迅速擴展,已經成為近百米寬三十公里長度的巨大縫隙,最深的地方為中間地段,經探測應該深達五千米。

        這些年有關部門也想盡辦法阻止裂縫的擴展,可惜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而靈氣的迅速衰落,讓中州墟的內部環境和外界在迅速接近,根據專家的預估,年內中州墟就會靈氣消耗殆盡,完全成為廢墟,而這里依托靈氣而生的生物也會因環境的改變滅絕。

        這些生物是絕不可以運往外界的,一旦正常世界的生物平衡被打破,其后果不堪設想。

        韓老太根據定位儀的顯示鎖定了馬達的位置,馬達就在寂滅之淵的壕溝內部,從他們現在立足的地面到下方的距離大概在五十米左右,雖然有一定的深度,不過在北側五百米就有斜坡可以下行,斜坡的角度不超過四十五度,對他們來說毫無難度。

        兩人將摩托車就停在斜坡的入口,沿著斜坡向下方走去。

        斜坡上寸草不生,裸露出的是血紅色的巖土,越往下走,顏色越深,到了寂滅之淵的最底部已經完全變成了松軟的黑色沙土地

        韓老太詢問了一下張弛目前的情況,張弛一切正常,雖然寂滅之淵是目前靈墟靈氣含量最為豐富的地方,可對靈壓值為零的張弛來說,仍然不可能吸收到一星半點。

        張弛道:“這里還有沒有其他人?”

        韓老太搖了搖頭道:“除了咱們自己的人之外沒有其他人。”沿著底部一路向下,來到定位儀標注的地點,眼前的所見讓兩人吃了一驚。

        因為那里沒有人,只有馬達的衣服和背包。

        韓老太拿起東西檢查了一下,確信是這些東西屬于馬達無疑,喃喃道:“人呢?”

        張弛感到了凜冽的殺機正在逼近,他取出機械弩,低聲道:“肯定是個圈套,要么是調虎離山,要么是引君入甕!”

        韓老太揚起大砍刀和張弛背靠背站著,她也感覺到有危險正在向他們迫近。

        秦綠竹和楚江河沿著鐵軌也來到了定位儀顯示的地點,他們同樣沒有發現金選陽,只是在那里發現了金選陽的裝備。

        秦綠竹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壞了,我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她馬上聯系韓老太,卻發現韓老太目前處于盲區。

        楚江河的通話器也是一樣,和訓練基地同樣無法聯系得上。

        秦綠竹馬上做出決定,他們要盡快趕回訓練營,眼前的所見證明,有人是在故意利用這件事來引開他們。

        蓬!地面上的黑沙炸裂開來,一只長滿白毛的手探伸出來,單手抓住張弛的右腿,全力向下牽拉。

        韓老太以驚人的速度沖了上去,手中太刀向地面刺去,那只手又閃電般縮了回去,拽著張弛的足踝將他的右腿拖下去,黑沙已經掩住了膝蓋。

        韓老太手中刀向下直刺,刀氣透入黑沙之下,那只拖住張弛的手不得不松開。

        張弛感到足踝一松,趕緊往外拔腳,腳拔出來了,一只李寧運動鞋卻被那黑沙下的怪物抓走。

        韓老太在張弛脫困之后,方才敢將注入刀身的靈能完全外放出來,地底宛如爆炸一般,黑色沙柱沖天而起,剛才白毛大手出現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兩米直徑的大坑,只是那怪物逃得及時并未看到它的身影。

        張弛不但鞋子沒了,連褲腿也被扯掉了半截,小腿肚子上也被抓住三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韓老太從馬達的背包中找出急救噴霧,對準張弛的傷口噴了幾下,噴霧很靈,瞬間止血止痛,韓老太道:“這噴霧有消毒殺菌的作用,皮肉傷三天就可愈合,你不用擔心。”

        張弛這次沒帶墨玉生肌膏出來,否則半天就能夠完全愈合,由此可見學院的傷藥和門房秦大爺的靈丹妙藥效果還有很大一段距離,不過的確沒啥可擔心的,只是皮外傷,并不影響行動。

        韓老太剛才的靈能外放雖然沒有把怪物炸出來,可是把張大仙人的鞋子給炸出來了,張弛撿起了鞋子,還好沒爛,重新把鞋子穿好了,發現鞋子上多了幾根白色的長毛,捻起那長毛看了看,有些好奇道:“韓校長,這白毛怪是什么東西?”

        韓老太道:“沙猿,一種生活在寂滅之淵的生物,外形像猩猩。食素,性貪玩,剛才的行為并不是為了捕食,而是想跟你玩耍,可它的這種行為對別的生物卻是致命的。”

        張弛道:“這玩意兒居然會土遁之術。”

        韓老太道:“應該算沙遁吧!寂滅之淵的底部大都是這種黑沙構成,不過沙猿很少會在這一片區域活動,而且它們基本不會攻擊靈能超過它們的生物。”

        張弛聽懂了老太太的意思,敢情剛才那只白毛怪認為自己還不如它,覺得自己好欺負,所以才想把他拖到黑沙地下好好玩一玩,瑪德!感覺受侮辱了呢。

        可張弛心中仍然感到危險,他懷疑白毛怪還沒走遠。

        韓老太輕聲道:“盡快回去吧,可能真是調虎離山之計。”

        兩人一前一后沿著原路返回,地面上的黑沙卻突然緩緩流動起來。韓老太內心一凜,提醒張弛加快速度馬上撤離。

        短時間內地面上的黑沙聚攏成形,變成了一個正常人一般大小的黑色沙人,那沙人邁開步子,以驚人的速度向兩人追逐而來。

        張弛舉起機械弩,瞄準那沙人咻!咻!咻!射出一排弩箭,弩箭全都射中了沙人,可造不成任何傷害,沙人在奔跑中黑沙不斷補充壯大著它的身體,很快它的身體就增長了一倍。

        以韓老太的奔跑速度完全可以在沙人追上之前將之擺脫,可是她必須兼顧張弛,在平凡世界跑起步來一馬當先的張弛,進入靈墟之后居然變成了龜速。

        韓老太大聲道:“弩箭對它沒用,你先上去,我攔住它!”她轉身向沙人沖去。

        不等韓老太靠近,沙人揚起右拳照著韓老太瘦小的身軀砸去,和沙人高達三米的龐大身軀相比,韓老太顯得太弱小了,雙手擎刀,虛空劈斬,靈能貫注刀身,一道長達兩米的藍色刀焰脫離刀身飛出,劈中沙人的拳頭,沙人如同常人腦袋一般大小的拳頭被刀焰劈開,勢如破竹,將沙人的整條右臂一分為二。

        聚攏成形的粗壯臂膀被刀焰所破,立刻變成了散落的黑沙,隨著夜風四散飄揚。

        沙人奔跑的速度不變,它的身體不斷吸收著地面上的黑沙,剛剛被斬斷的右臂重新開始生長,韓老太長刀揮舞,刀焰交織,猶如一道道疾電輪番斬落在沙人的身軀之上,沙人的身體在短時間內被割裂成數十部分,轟然崩塌,一時間沙塵四濺。

        韓老太準備脫身之時,卻發現周圍黑沙滾滾,轉瞬之間已經多出了四名常人大小的沙人將她圍在中心,黑沙既無智慧也無靈能,即便是聚攏成形,也不過只是外形的改變罷了。她知道這些沙人根本沒有任何的意識更不會主動攻擊自己,背后一定另有操縱者,能夠操縱黑沙聚攏成形的人,其靈能必然非常強大,韓老太內心越發感到不安,重啟中州墟之后,他們已經對這里進行了全面搜索,除了他們內部之外,不可能有其他超能者存在,難道此人一直潛伏在中州墟內?

        張弛奔跑的過程中,身后黑沙平地拱起,在黑沙底部高速拖行,以驚人的速度追趕著張弛的腳步。張弛聽到身后的動靜已經知道自己無法擺脫,索性轉過身來,揚起機械弩,瞄準了沙面下那急速移動的目標,接連射出一排弩箭。

        弩箭沒入沙面,兩只生滿白毛的手出現在張弛的身后,試圖從后方摟住他的足踝,還是那只欺軟怕硬的沙猿,張弛騰空跳起,沙猿撲了個空,張弛跳起的同時已經重新裝滿箭倉,瞄準下方又是一排弩箭射了進去。

        這次沙猿沒能逃過,一只弩箭射中了它的肩膀,沙猿受傷后不敢繼續追擊拖著羽箭向后方逃去。

        韓老太原地轉身,手中太刀以自身為軸心劃出一道雪亮的光環,從四名沙人的腰間斬過,沙人被刀氣擊中,逐一炸裂。

        那頭沙猿繞過了戰場的位置,繼續在沙下急行,黑色沙面因為它的狂奔形成一條類似于快艇奔行于水面的沙線。

        可突然沙面平靜了下去,短暫的平靜后,一顆生滿雪白色長毛的頭顱從黑色沙面下鉆了出來,爆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沙猿的樣子介于人猿之間,丑怪的面部扭曲變形,雙目中充滿了惶恐。

        慘叫聲中,沙猿的頭顱齊根斷裂,猶如一顆炮彈向韓老太當胸射去。

        韓老太雙手揮動利刃以刀身一側磕在沙猿的頭顱上,噹!的一聲,那碩大的頭顱被她拍落在黑沙之上,沙猿的腦袋滾出一段距離。

        韓老太轉身準備離開,卻見身后黑沙迅速升騰而起,在她和張弛之間形成了一堵黑沙之墻,將她和張弛分隔兩旁,韓老太的表情變得越發嚴峻,大聲道:“你先走,我來斷后!”目光四處搜索著在暗中操縱一切的超能者。

        沙猿的腦袋在隆起黑沙的承托下緩緩升起,黑沙旋轉凝聚,形成了一具健碩的身體,黑沙聚成的身體結合沙猿遍布白毛的頭顱形成了一個白首黒身的怪物。

        韓老太朗聲喝道:“見不得光的小人,只會用這種手段嗎?”她向那猿首沙身的怪物大踏步奔去,靈能貫注到長刀之上,寒光凜凜的刀身刀焰暴漲,乍看上去猶如舉著一支燃燒著藍色烈焰的火炬。

        黑色沙墻遮住了張弛的視線,他已經來到斜坡的下方,一個體型和他相仿的沙人已經封住了他上行的通路。

        張弛抽出環首刀大叫著沖了上去,狠狠一刀砍在沙人的腰上,雖然用盡全力,這一刀仍然沒能將沙人劈成兩半,沙人重重一拳擊中了張弛的面門,張弛被這記重拳打得飛出去足足二十多米,身體落在了紅色巖土的斜坡上。

        這一拳雖然沒有給這貨造成重創,卻讓張弛明白,現在自己是在靈墟,在這個特殊空間內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值一提。

        沙人大踏步奔跑過來,張弛抬頭望去,距離摩托車所在的地方目前還不到三十米了,剛才沙人的那一拳成了他逃跑的助力,張弛爬起身沒有選擇繼續和沙人戰斗,而是快步向摩托車奔去,搶在沙人追上自己及之前就來到了摩托車上。

        黑色沙人追趕到中途就突然崩塌散落,張弛看出這沙人無法離開寂滅之淵的地步太遠,只要超出一定的距離,沙人就無法繼續維系人形,重新變成一盤散沙。

        韓老太反手一刀劈中那猿首沙身的怪物,然而刀身剛一觸及怪物的軀體,那猿首沙身的怪物就爆炸開來,黑沙四處散射,一股氣浪席卷著黑沙將韓老太瘦小的身體籠罩。

        韓老太手中太刀插入黑沙地面,身體被這股強大的氣浪向后推出,雙腳在黑沙上拖曳出足足十米的軌跡。

        黑沙飄蕩在寂滅之淵,中州墟的黎明已經到來,爆炸過后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色破舊長袍的怪人,他的身體周圍旋轉縈繞著黑沙。

        韓老太將太刀緩緩抽離了沙面,雙手握住刀柄橫亙在身體的前方,右腿微屈,左腿繃直,調動周身的肌肉隨時已經進入了戰斗狀態。

        黑袍人右手揚起,在韓老太的身后,黑沙已經聚攏成為一只巨大的拳頭,這拳頭悄聲無息地向韓老太接近。

        摩托車的引擎聲響起,張弛駕駛山地摩托車,沿著紅色巖土的斜面沖了下來,轉瞬之間來到寂滅之淵的底部,車輪轉動激起的黑沙在他的身后拖曳出一條黑色長龍。

        原本攻向韓老太的巨拳掉轉方向朝著張弛正門攻去,張弛雙手一提車把,摩托車前輪離地,僅靠后輪的轉動繼續高速前行,前輪和黑沙凝聚成的巨拳撞擊在一起,高速轉動的前輪如同輪鋸一樣將那巨大的拳頭一分為二,離心作用讓黑沙四處飛散。

        韓老太怒斥一聲,刀光霍霍猶如急電,刀芒的殘影交織在空中,形成一道寒光凜凜的刀網向黑袍人兜頭蓋臉籠罩過去。

        黑袍人站在那里一步未退,突然伸出雙手,穩穩夾住了太刀。

        韓老太全力爭奪竟然無法將太刀從他的雙掌之間抽出,更讓她惶恐得是,她突然感覺體內的靈能如大河決堤一般向外傾瀉而出,韓老太這才意識到對方竟然擁有吸取他人靈能的能力。

        噬靈者!

        一個讓韓老太心寒的名字浮現在她的腦海中,她馬上決定放棄手中的太刀,她雖然是神秘局的早期成員,可她也只是聽說過噬靈者的名字,并沒有見過,更沒有和噬靈者交手的經歷,只知道噬靈者擁有著超能者中極為可怕的能力,正常的超能者可以吸收自然界中的靈犀之氣,而噬靈者無法從自然界中吸收靈氣,卻能夠通過掠奪超能者的靈能達到壯大自身的作用,可以說噬靈者就是超能者中的強盜和掠奪者。

        韓老太想要棄去太刀抽身撤離,卻發現自己的雙手如同被萬能膠黏在刀柄上一樣,體內的靈能通過太刀源源不斷地被噬靈者吸走。她無法擺脫噬靈者,雙方的實力此消彼長,用不了多久,她的靈能就會被對方全部吸走。

        此時聽到摩托車的引擎聲越來越近,韓老太暗叫不妙,生死關頭她想到得并不是個人的安危,用盡全身力量高呼道:“張弛,不要過來!”就算自己拼上這條老命也要保住年輕人安全離開。

        
    高速文字手打 天降我才必有用章節列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