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5章 送站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5章 送站字體大小: A+
     

      陸百淵感到無趣了,本來他從京城大老遠來到這里就是為了一吐胸中郁悶,可和楚滄海見面之后卻讓他生出一種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感覺,心情越發惡劣了。
      商人以利益為先,也許楚滄海根本不在乎天影系統是否被認可,生命場系統升級評測的意外對他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喜訊,五維腦域因這一則被放大的新聞聲譽受到極大影響。
      林朝龍今天一整天都沒有離開辦公室,生命場系統升級評測意外事件給他造成的影響遠超想像,有人利用這件事制造文章,新聞媒體也在不停推波助瀾,雖然林朝龍耗費巨資進行滅火,可起到得效果微乎其微。
      關于五維腦域的不利消息仍然在迅速擴散,甚至有人在學術期刊上質疑韓大川院士生前的研究成果,不僅僅是針對生命場系統,也針對韓大川生前幫助五維腦域研發得腦科智能醫療系統,許許多多的病例被報道了出來,尤其是重點報道了接受手術治療后的死亡病例,輿論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
      林朝龍知道是誰在出手,面對越演越烈的事態,他反倒冷靜了下來,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內,望著落地窗外的夜景,抽著雪茄。
      楚滄海這個人果然不打無把握之仗,在出價購買五維腦域被自己拒絕后,他竟然從學院入手,打響了一場全面圍攻。
      商場上無所謂手段,只在乎成敗,林朝龍抽了口煙,電話響了起來,他已經將手機關機,能在這個時候打進電話來的全都是公司內部的人。
      拿起電話聽到孫東滿道:“林總,現在我們的許多大客戶都已經提出退貨。”
      林朝龍道:“我們的產品沒有任何問題,他如果想退,就給他們退。”區區一個五維腦域,他賠得起!楚滄海想利用這件事將自己打垮,讓他屈服乃至將五維腦域拱手相讓,簡直是白日做夢。
      孫東滿道:“林總,現在天宇的股東也人心惶惶,您看明天是不是要召開一個董事會,穩定一下大家的情緒。”
      林朝龍淡然道:“沒那個必要,分紅的時候怎么不見他們人心惶惶?怎么不需要安撫他們激動的情緒?股東如果沒有同舟共濟的精神,要他們有何用?你替我通知他們,任何人想要退股,我都答應,可股票只能轉讓給我,誰敢違規套現,我會告到他們傾家蕩產!”
      孫東滿內心咯噔一下,他也是公司股東之一,林朝龍的這番話也是對他的警告。
      林朝龍掛上電話,將雪茄熄滅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雙臂,那些股東在他眼中算不了什么,一個個連搖尾乞憐的狗都比不上,自己高興了賞給他們幾塊骨頭,可現在只是遇到一點點的風浪,他們就萌生退意,退出不是不可以,吃了我的就必須要給我吐出來!
      即便是知道是誰在背后對自己下手,林朝龍也沒有找楚滄海求和的意思,戰爭剛剛打響,我就要看你如何出招,等你的三板斧用完,我才會開始反擊。
      林朝龍很久沒有遇到過像樣的對手了,楚滄海無疑是一個強大的對手,強大到林朝龍甚至沒有取勝的把握。
      一山不容二虎,在腦域科技方面兩人早晚都會刀槍相見,只是林朝龍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么快,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妻子,也許只有這樣的交鋒才能讓他重新找回存在的意義,林朝龍望著遠方燈火輝煌的皇城,唇角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半夜的時候下起了一場好大的雪,學生們開始放假,在這一天里,宿舍樓在喧囂中迅速歸于冷寂。
      張弛提前就在宿舍樓前張貼了告示,讓大家注意公共衛生,可能是他的告示起到了作用,13號宿舍樓的男生們在離校的過程中表現得井然有序。
      門房秦大爺一早就出來鏟雪,張弛出來的時候,看到宿舍樓前的道路已經基本清掃干凈,他拿了一把笤帚出來幫忙。
      秦大爺道:“都放假了,你不回家?”
      張弛搖了搖頭道:“我參加了學院的冬令營,還有三天就開始了,沒必要一來一回的折騰。”其實不回家的主要原因是無家可歸,雖然北辰還有位叔叔,可畢竟沒什么歸屬感。
      秦大爺道:“過節也不回去?”
      張弛道:“冬令營。”
      秦大爺搖了搖頭,把鐵锨遞給了張弛,讓他幫忙把剩下的那段路給清理干凈,背著手悠哉游哉地返回傳達室聽小愛同學讀新聞去了。
      張弛賣力清理積雪的時候,沈嘉偉和葛文修一起過來了,葛文修還拖著行李箱,遠遠就招呼道:“張弛,要不要我幫你捎什么東西回去?”他之前跟張弛聯系過,本想跟張弛結伴回去,可張弛決定留下來參加學院的冬令營,他也只好一個人回去了。
      張弛笑道:“不用,你大包袱小行李的帶著麻煩,我直接快遞了。”他已經提前將送給叔叔一家的禮物寄回去了。
      葛文修跟他們道別之后,拖著箱子走了。沈嘉偉道:“你要是沒地兒去跟我回家吧,反正我們家地方大,一起過年,我媽又喜歡你。”
      張弛道:“不去了,省得大家都不自在。”
      沈嘉偉道:“跟我還客氣。”
      張弛問起他跟許婉秋的事情,一提起這件事沈嘉偉就嘆了口氣道:“我就不明白了,她總是躲著我,過去還愿意跟我說說話,現在連話都懶得跟我說了,難道我在她眼中就這么討厭?”
      張弛道:“躲著你也未必是壞事,證明她對你有感覺了,開始逃避了,如果心里沒鬼躲你干什么?”
      沈嘉偉發現總是能在張弛這里找到鼓勵,他笑道:“聽你這么一說我就有動力了,對了,上次我給你介紹齊冰之后你們又聯系了沒有?”
      張弛搖了搖頭道:“別跟我瞎扯,我跟她根本就不來電。”
      說話的時候,齊冰的電話就打過來了,張弛有些納悶,怎么這么巧?他也沒跟沈嘉偉說,不然沈嘉偉指不定又誤會他跟齊冰有什么,除了上次一起看開幕式,他們之間真沒有什么聯系。
      他走到一旁接了電話,沈嘉偉也急著回家,朝他擺了擺手趕緊走了。
      齊冰道:“張弛,你忙嗎?”
      “忙著呢!”
      齊冰那邊咯咯笑了起來:“你別害怕,我找你是想你幫忙送我一趟。”
      張弛聽說這事兒,人家女孩子既然開口了也不好拒絕,他爽快地答應下來。
      按照約好的時間來到女生宿舍樓下,齊冰已經提前在一樓門廳等著了,看到張弛出現朝他揮了揮手,可能是放假的緣故,這棟樓的宿管大媽態度相對和藹,居然順順當當給張弛放了行。
      張弛走過去一看,齊冰大包袱小行李的真是不少,難怪她向自己求助。
      張弛打趣道:“你這是逃荒呢還是遠嫁?”
      齊冰笑道:“不管是逃荒還是遠嫁都得選富貴地方,我放著大京城不呆,上哪兒逃荒去?”
      張弛道:“去哪兒啊?”
      齊冰道:“我老家晉西的。”
      張弛還真沒關心過她家是什么地方的,走過去把兩個大旅行袋給拎起來,齊冰自己拖著兩個行李箱,小碎步跟在張弛后面。
      “你幫我送到學校門口就行,我打車直接去火車站。”
      張弛有點納悶,按理說長得那么周正的女生不缺獻殷勤的柴可夫斯基,怎么就選中了自己?
      齊冰很快給出了解釋:“剛才我看到你在那邊掃雪,才想起讓你幫忙,真怕你拒絕我呢。”
      張弛哈哈笑道:“把我想得那么冷漠。”
      齊冰道:“我家里親戚多,每次會去都得給他們帶東西,真是煩死了。”
      張弛道:“親戚多好啊,不像我孤家寡人的,過年連個吃團圓飯的地方都沒有。”
      齊冰道:“聽你這么一說還怪可憐的,真沒地兒呆跟我回老家過年去吧。”
      張弛笑道:“那你跟你們家親戚怎么介紹我啊?”
      齊冰道:“就說你是我男朋友唄,省得租了!”她笑道:“你別誤會啊,從去年暑假開始,我每次回去,我家人都催我找男朋友,頭都大了。”
      兩人在校門口停了下來,門口出租車不少,出租車司機在這方面的商業嗅覺非常敏感,成群結隊地來做學生的生意,這兩天是學生放假返家的高峰期,多半都是往車站機場去的。
      等了十多分鐘方才排上了車,張弛看到齊冰一個人也不容易,就算乘出租車到了高鐵站,帶著這么多行李也不好進站,于是主動提出把她送到火車站,齊冰客氣了一下,本想到地方找小紅帽就行。
      可到了高鐵站才意識到春運期間人山人海,想找小紅帽都不容易。
      張弛在手機上買了張一個多小時后的短途票,先把齊冰給送進去,回頭出來再退票,高鐵不賣站臺票,只能用這個辦法,反正也就是幾塊錢的事兒。
      齊冰都不知道還有這樣的操作,真是佩服他靈活的頭腦。
      張弛一直把齊冰送到了候車區,向齊冰笑了笑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我就送到這里了。”
      齊冰道:“我這都不好意思了,等我開學回來請你吃飯。”
      張弛道:“一言為定,我走了啊,祝你一路順風。”
      揮手準備離開的時候,有人在后面撞了他一下。撞得很重,張弛身體微微晃動,轉身望去,卻見身后站著一名皮膚黝黑身材高大的青年,望著張弛目光中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