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4章 不急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4章 不急字體大小: A+
     
        秦老把手機放在自己面前,故意道:“那回頭我再幫你接幾個電話。”

        謝忠軍腦袋更大了:“爸,我敬您。”

        端起酒杯給秦老敬酒,他朝張弛偷偷使了個眼色,徒弟不該給師父解圍嗎?這混小子,上次的事情我還沒跟他算賬呢,還特么敢取笑我,等老子改天抽出來時間我虐死你!

        張弛端起酒杯:“師公我也敬您。”

        秦老喝了杯酒,氣也順了。

        謝忠軍將張弛剛烤得羊球遞給老爺子:“爸,您嘗嘗,這小子烤羊球一絕。”

        秦老皺了皺眉頭道:“我不吃這玩意兒,給我來根肉串。”老爺子品嘗了一下肉串,感覺味道不錯,贊道:“有一手,比你師父強多了。”

        謝忠軍道:“爸您就是看我怎么都不順眼,當初您就不該養我,讓我流落街頭自生自滅多好。”

        秦老伸手照著他后腦袋瓜子又是一巴掌:“我還真是后悔。”

        謝忠軍討饒道:“爸,給點面子,當著倆晚輩,您給我點面子行不?”

        秦老道:“你還知道要臉啊?別以為你整天干得那些不要臉的事情我不知道,你說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安穩下來找個媳婦,生個孩子,成個家。”

        謝忠軍道:“您老就別操這份心了,您要是真想看孫子,回頭我去把外面的私生子拾掇拾掇,過年帶十個八個過來給您磕頭,您把壓歲錢準備好了就成。”

        秦老揮手又想打他,張弛勸道:“師公,這點我能給師父證明,他絕對有這能力。”

        謝忠軍白了他一眼,臭小子又想害我。

        秦老道:“你可千萬別跟他學,正事兒不干,整天游手好閑的,滿世界坑蒙拐騙,盡賺昧心錢。”

        秦綠竹實在是不忍心聽下去了:“外公,小舅不是挺孝敬您的,您對他也太苛刻了。”

        謝忠軍道:“就是,簡直就是虐待!”

        秦老道:“我就后悔沒虐待你……”手機又響起來了,秦老拿起手機,謝忠軍趕緊道:“打錯了,肯定是打錯了。”

        秦老這次沒接,把手機塞給他了:“滾蛋,別在這兒礙我眼。”

        幸福來得太突然,謝忠軍都有點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遲疑了一下方才反應過來,接過手機,眉開眼笑道:“爸,那我先走了,張弛、綠竹招呼好老爺子。”

        秦綠竹道:“你車留下,喝酒了不能開車。”

        謝忠軍把車鑰匙放下:“得嘞,我打車!”

        張弛起身把他給送出門,來到門外謝忠軍伸手就擰住了他的耳朵,張弛疼得慘叫道:“師父,您放手,您放手啊,您不能遷怒于我啊!”

        謝忠軍在他腦袋上又拍了一巴掌,罵道:“小兔崽子,你就可著勁坑我吧,改天我再教訓你。”

        張弛道:“師公知道您跟舒蘭的事兒不?”

        謝忠軍指著他道:“不怕我殺人滅口你就說!”

        送走了謝忠軍,張弛回到秦老身邊,秦老明察秋毫,看到他紅紅的左耳就猜到他剛才經歷了什么:“挨揍了?”

        張弛也不否認,點了點頭,反正被老謝打也不是什么丟人的事兒。

        秦老道:“趕明我幫你找回來。”

        秦綠竹真是服了這幾位,老中青三個就沒有一個靠譜的。

        當著秦老的面,張弛故意問道:“綠竹姐,今天學院的事情最后怎么個結果?”

        秦綠竹當然知道這小子的用意,輕聲道:“沒結果,學院目前會將這件事放一放,這不馬上就寒假了嘛,認為寒假過去,大家或許就淡忘了這件事情了。”

        張弛道:“擺明了就是想拖,我就鬧不明白了,為什么非得上什么虛擬訓練系統?離開這種系統難道這些教授就不會講課了?”

        秦綠竹朝張弛遞了個眼色,意思是當著外公的面不要探討這件事。

        秦老道:“我就不相信什么所謂的新科技,虛擬的東西永遠是虛擬的,代替不了實戰,韓大川、陸百淵自身的水平和眼光都有問題,他們設計的系統又能好到哪里去。”老爺子一棒子打死一群人,不過從他這句話也能聽出他對這些人沒多少好感。

        秦綠竹還是頭一次聽到外公主動提起學院的事情,她莞爾笑道:“外公,今天學院全體學生出面抗議要求廢除虛擬系統教學,鬧得連安院長都出面了。”她并沒有說是張弛帶頭鬧事。

        秦老端起酒杯抿了口酒道:“今天小韓來家里探望我了。”他口中的小韓就是韓洛影。

        秦綠竹有些錯愕地望著外公,此時方才明白為何外公會主動提起學院的事情,作為神秘局的前任局長,外公在這一領域擁有著無人能及的威望,韓院長登門估計是想請他指點迷津。

        秦老道:“小韓也是現在才明白,生命場也罷天影也罷,只不過是商人逐利的某種形式罷了,發生在你們學院的事情,問題不在學院本身,而在背后。”

        張弛暗嘆秦老雖然表面上不問世事,可他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敞亮。

        張弛道:“關于這件事我多少知道一些,生命場系統是由五維腦域贊助研發,而天影系統是由新世紀科創主推完成,背后存在著兩家大公司的利益角逐,目前有人正在利用評測意外的事情大做文章,其實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真正的用意是要打壓五維腦域。”

        秦老道:“這就是當初我反對資本進入校園的原因,商人逐利,你當他們會真心助學?或為利益買單,或為榮譽買單,真正想要滿足得還是他們自己的私心。”

        張弛道:“我甚至這件事就是一個陰謀,我和米小白參加了前兩次的評測,為何第三次要把我們排除在外?”

        秦綠竹道:“哪有那么多的陰謀論,沒讓你們兩人參加是大家表決的結果,也是出于保護你們的目的,在能力方面選中的委培生要超過你們。”

        張弛有點不服氣,不過想想秦綠竹的身份是委培班的輔導員,也就沒跟她爭論。

        秦老道:“那三個學生的情況如何?”

        秦綠竹道:“應該沒什么大礙了,不過需要進行一段時間的心理疏導。”其實三名學生的靈能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秦老道:“也算不幸中的萬幸。”

        楚滄海此刻正在津門名流茶社的包廂內聽著相聲,聽了一會兒覺得索然無味,不是演員的問題,是他自己的問題,最近不知怎么?他對生活越來越提不起興趣。

        抓了一把瓜子磕了起來,楚滄海想著過去,那時候他可以在這里開懷大笑,什么煩惱都可以暫時拋到一邊,可現在卻只是看著別人在笑,襯托得他越發落寞。

        楚滄海意識到自己已經很難被別人的情緒感染,究竟是自己變了還是這個世界變了?

        陸百淵姍姍來遲,來到包廂內坐下仍然是一臉怒容,他本以為即將馬到功成,卻想不到因學生的抗議而功虧一簣。剛一坐下,顧不上喝茶就憤然道:“真是太不像話了,安崇光竟然支持學生的意見。”

        楚滄海笑了起來,他招呼陸百淵先喝茶,陸百淵來此之前,他已經知道了學院發生的事情。

        陸百淵道:“為什么他們不肯承認自身的不足?天影系統明明要比生命場優秀得多,他們其實心中都明白的,可為什么要設置重重障礙?”

        楚滄海意味深長道:“讓一個人承認自身的不足是非常困難的事情,雖然某些陳舊的東西要退出舞臺是早晚的事情,可他們就像失去行動能力的垃圾,你不伸手去搬開它,它就會永遠留在那個位置上,直到腐朽成灰。”

        陸百淵道:“我們在研究上花費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付出那么多卻得不到認同,真是讓人惱火。”

        楚滄海道:“是金子早晚都會發光,何必苛求別人的認同?”

        陸百淵有些不解地望著楚滄海,他本以為楚滄海會和自己一樣憤怒,可楚滄海的沉穩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究竟是他在偽裝還是他對天影系統能否進入學院根本就無所謂?

        楚滄海發現陸百淵終究還是沒有韓大川身上那種大師的風范,一個人無論學問有多高,境界未必能和學問成正比。

        這也是在韓大川死后,陸百淵始終無法企及他當年威望的原因,即便是他研發出了天影系統,可和生命場當年橫空出世的影響力仍然無法相比,也只有陸百淵自己才堅持認為他的天影系統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創造。

        在楚滄海看來,所謂天影系統有拾人牙慧之嫌,雖然他為此耗費巨資,可那是在韓大川拒絕合作之后才做出得選擇。

        楚滄海和陸百淵之間并沒有太多的共同語言,陸百淵需要得是他的贊助,楚滄海需要得是他的成果,兩人各取所需,不過陸百淵找不到更好的投資商,而楚滄海卻可以找到更好的替代者。

        陸百淵放下茶杯道:“天影系統進入學院要押后了。”

        楚滄海微笑道:“不急。”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