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1章 最親的人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1章 最親的人字體大小: A+
     
        張弛目送林朝龍走遠,秦大爺叼著一支中南海來到他身邊,跟他并排站著,瞇起雙眼望著遠去的林朝龍道:“這是什么人?”

        張弛簡單介紹了一下林朝龍的身份。

        秦大爺道:“此人很不簡單,你離他遠些。”

        張弛看了一眼秦大爺,難道這老頭觀察他人雙商的能力比我更強大?

        秦大爺道:“聽說你們學院出事了,韓洛影這次可能惹了一個大麻煩。”

        “您聽誰說的?”

        秦大爺用力抽了口煙,一臉傲嬌道:“別說你們那間破學院,這學校里任何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我的眼睛。”

        張弛點了點頭道:“大爺,二樓廁所堵了,麻煩您聯系疏通人員過來掏掏。”

        秦大爺被一口煙給嗆著了,接連不斷地咳嗽了幾聲,老臉都憋紅了,這混小子,一點面子都不給我。

        秦大爺的這句話提醒了張弛,他決定去學院看看,平時韓老太總喜歡在辦公室里研磨咖啡消磨時光,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也許還會去那里。

        來到學院,啞巴校工周興旺正在校園里巡視,空蕩蕩的校園里只有韓老太的辦公室亮著燈,看到張弛過來,周興旺給他開了門,指了指韓老太太的辦公室,給張弛比劃了幾下。

        張弛明白,他的意思是韓老太心情不好,希望自己能夠去勸勸她。

        張弛向周興旺笑了笑,舉步來到亮著燈的辦公室前,輕輕敲響了房門。

        “進來!”韓老太的聲音透著前所未有的疲憊。

        張弛推門走了進去,韓老太看到是他顯得有些意外:“這么晚了你來學校干什么?”

        張弛笑著揚起手中的兩袋咖啡豆:“剛好有朋友送給我兩袋咖啡豆,我又沒有咖啡機,琢磨著給您送來,白天怕別人看到說閑話,所以只能趁著月黑風高再過來。”

        韓老太的臉上總算露出些許笑意,結果張弛手中的咖啡豆,看了一眼道:“哥倫比亞中度烘焙,你是在星巴克門店里買的吧?”

        張弛笑了起來,老太太是心理學專家,瞞不過人家,點了點頭道:“遇上促銷了,有便宜我不占打心底難受。”

        韓老太呵呵笑了起來,她拿著咖啡豆向咖啡機走去:“不能辜負了你的一片苦心,得嘞,那就嘗嘗。”

        室內研磨咖啡香氣的時候,老太太若有所思。

        張弛望著她的背影,能夠感覺到她此刻所面臨的巨大壓力,不知她瘦弱的肩膀能否支撐得住。

        韓老太道:“今天系統評測并不順利,有三名學生受傷,其中有一人到現在都沒有蘇醒。”

        張弛沒料到這件事會這么嚴重,輕聲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么事情會百分百成功,一次失敗也代表不了什么,還有機會的。”

        韓老太道:“沒有機會了!”說完這句話她陷入長久的沉默中。

        張弛也默默坐著,他已經意識到韓老太因為這件事深受打擊。

        他親自參加了兩次系統的評測,表面上是新舊兩套教學系統之爭,可背后卻是學院兩種不同勢力的角力,韓老太想要阻止天影系統進入學院的目的是為了最大限度保護學生的隱私,她的行為已經觸及了某些勢力的切身利益,這次的意外事件肯定會被人所乘。

        張弛雙手接過老太太遞來的咖啡,喝了一口,味道有些苦澀。

        韓老太自己也品了一口,感覺味道不太對,和咖啡豆本身的品質無關,主要是自己的心情影響到了研磨的過程。

        張弛道:“今天下午天宇集團的林朝龍去找過我。”

        韓老太點了點頭道:“我認識他,他非常關心這次系統升級的結果。”

        張弛道:“五維腦域和新世界科創是競爭關系,他和楚滄海在這方面相互對立,我看他非常擔心對手會利用這件事制造文章。”

        韓老太嘆了口氣道:“我今天已經正式辭去了名譽院長的職位,得到了校委會一致通過。”

        張弛義憤填膺道:“他們怎么可以這樣?天影系統上次評測不也遇到了問題,為什么陸院士就不用擔責呢?”

        韓老太淡然笑道:“不是別人要我承擔責任,而是我愧對學院,愧對那些受傷的孩子,是我的爭強好勝,才導致如今的局面,如果我在多用一些時間完善系統,可能就不會出現今天的問題。”

        張弛道:“是系統的原因嗎?”他并不相信,因為韓老太絕不是一個拿學生性命當兒戲的人。

        韓老太抿了口咖啡,打量著眼前的年輕人,她從心中感到欣慰,在他們的學院中還有這樣充滿正義感和愛心的青年,他們有能力有熱情,他們才是學院的希望。

        她忽然明白秦老因何不愿出山,是因為秦老早已看透,無論是神秘局還是學院,都沒有那么單純,這其中包含著太多人的利益。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不再抱有初心。

        張弛道:“生命場系統雖然沒贏,可并不代表著天影系統能夠勝出。”

        韓老太輕聲道:“你只是一個學生,很快就放假了吧,這些事情不要你去過問,好好享受你的假期。”

        張弛喝完那杯咖啡,他起身道:“韓校長,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失去希望,咖啡真好!”

        蕭長源也是徹夜難眠,直到清晨,方才得到三名學生全部脫險的消息,只是經過昨天的測試,三名學生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創傷,他們的靈能大幅減弱,這三人本來都是委培班中的優秀生,原本可以毫無疑問地入選神秘局,可現在這件事已經成為疑問,如果他們無法恢復昔日的狀態,很可能就此止步。

        無論怎樣,沒有出人命總是不幸中的萬幸。蕭長源回學院的途中就將學生的狀況報告給了校委會,同時他也得知了韓校長引咎辭職的消息。

        身為學院中的一員,蕭長源知道韓老太的退出就意味著生命場系統的徹底落敗,名為天影的新系統很快就會進入學院,同時也意味著陸百淵在腦域科技上的成就超越了已故韓大川院士。

        蕭長源心情非常復雜,他雖然是系主任,可在學院中的地位并不高,他甚至沒有進入學院的校委會,在校委會成員的眼中,他更像是水木校方的代表,只是一個符號性的標志。

        蕭長源的存在主要是平衡學院和水木之間的關系,自從開學以來他一直做得很好,可沒想到上半學期即將結束的時候,竟然遇到了這么大的一次挫折,希望這件事能夠將影響限制在最小的范圍內。

        蕭長源還沒有回到學院,就接到了院長安崇光的電話,安崇光在電話中非常生氣,他讓蕭長源去關注一下新聞,現在關于五維腦域vr教學系統造成學生腦損傷的新聞滿天飛。

        蕭長源大吃一驚,掛上電話打開新聞,發現果真有不少關于學院的新聞,確切地說是丑聞,難怪安崇光表現得如此憤怒。

        和這條新聞相對應得是五維腦域的鄭重聲明,林朝龍已經連夜設計了緊急預案,發布了一條求生欲滿滿的聲明。

        在聲明中強調,五維腦域從未參與過韓大川研究中心的vr教學系統的研發,更沒有參加過所謂的升級,水木新世界學院精管系發生的事情和他們五維腦域沒有任何關系。如果有人以訛傳訛,故意打壓并抹黑五維腦域,他將會追究造謠傳謠者的責任。

        蕭長源沒想到這件事會這么快被傳播出去,昨天校委會還特地召開了特別會議,強調一定要控制輿論,所有教職員工和本學院的學生不得擅自向外透露并發布任何關于這次評測的消息。

        蕭長源的電話一個接著一個,都是想對他進行采訪的,蕭長源在一次次不厭其煩地解釋之后,干脆關上了手機,他在學院里從沒有像現在這么有存在感。

        林朝龍正在云鼎大廈的辦公室內,他又如一頭受傷的野獸一般來回踱步,雖然他在第一時間發布了聲明,可事件仍然在不斷發酵著,越來越多關于他們和韓大川院士當年合作的消息被人有目的地放了出來。

        天宇集團的總經理孫東滿已經是今天清晨第三次打電話過來了。

        “林總,事情不妙啊,現在新聞輿論滿天飛,我們的許多大客戶都打電話過來詢問,我已經應接不暇了。”

        林朝龍怒吼道:“我不是告訴你,無論花多少錢也要把輿論先平息下去,別人既然能把熱搜買上去,我們就能把熱搜撤下去,他花多少,我們就花雙倍,我就不信做不到!”

        孫東滿道:“可是他們準備的很充分,我擔心天宇今天開市后的表現。”

        林朝龍道:“我已經讓人申請停牌,有人在惡意放出消息做空我們!”

        孫東滿道:“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付給你高薪給你職位不是聽你跟我說這些的,這種情況下你首先想到得是幫我分憂,而不是一味地請示!”林朝龍說完就毫不猶豫地掛上了電話。

        手機又響了起來,他看了看號碼,搖了搖頭,拿起電話,調整了一下情緒方才溫和道:“喂!”

        電話是林黛雨打來的,遠在歐洲的她也看到了那些關于父親公司不利的新聞:“爸,您沒事吧?”

        林朝龍聽到女兒關切的聲音,心中一暖,他笑道:“你又看那些無聊的新聞了吧?新聞媒體,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喜歡捕風捉影胡說八道,我沒事兒,打高爾夫球呢。”

        林黛雨在電話那端嗯了一聲,過了一會兒方才道:“我不在您身邊,您自己多多保重。”

        林朝龍笑道:“傻丫頭,我身體好得很吶,最近怎么樣啊?有沒有找男朋友?”

        林黛雨有些不悅道:“爸,我掛了!”她說完就干脆利落地掛上了電話。

        林朝龍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現在是清晨八點半,女兒所在的地方還是凌晨半點,她怎么還沒睡啊?是因為關心自己還是因為其他……

        蕭長源來到學院大門口的時候,就遇到愁眉苦臉的梁教授,梁教授向他抱怨道:“你怎么才來啊?學生鬧事了!”

        蕭長源一聽頭就大了,這都什么時候了,學生還敢在這當口鬧事,老梁指了指學校的運動場,包括培訓班學生在內的一百多名學生全都站在那里,他們手中扯著條幅,拒絕虛擬教學,保護大腦,捍衛隱私,回歸傳統!

        蕭長源怒道:“胡鬧!誰組織的?誰組織的?”

        他怒氣沖沖地來到運動場上,向全體學生道:“現在是上課時間,我命令你們全體學生馬上回教室,不得在這里聚眾鬧事!”

        人群中一個響亮的聲音道:“蕭主任,我們不是聚眾鬧事,我們是集體表達訴求!”

        蕭長源一聽就知道是張弛在說話,他大聲道:“張弛!你給我出來!”

        張弛道:“蕭主任,我們要求跟安校長直接對話!”

        所有學生齊聲道:“我們要求和安校長直接對話!”

        蕭長源本想說什么,可是被學生異口同聲的訴求給震住了,他想了想,決定不再將矛盾當場激化,先回辦公室,至少這些學生目前是非常控制的,他們并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為。

        蕭長源把班級的兩個輔導員都找了過來,胡依琳和秦綠竹兩人都是一年無奈。

        蕭長源指著她們兩人道:“你們帶得好學生,搞什么?不要告訴我你們對學生鬧事并不知情!”

        胡依琳和秦綠竹兩人異口同聲道:“我們的確不知情。”

        蕭長源怒道:“那就是不作為,趕緊出去,把你們班級的學生都給我領回去。”

        秦綠竹嘆了口氣道:“我們試過,他們不聽,非得嚷嚷著要見安校長。”

        胡依琳道:“他們愿意站著就站著唄,反正也沒什么過激行為,我看也就是理性表達訴求,不算鬧事。”

        “還不算鬧事?”

        秦綠竹道:“至少沒有舉著標語去學院外面游行示威吧?這些學生都血氣方剛年輕氣盛,我們也不敢采用太強硬的手段,萬一把他們惹火了,拿著標語沖出去,不是搞得更下不來臺?”

        蕭長源朝秦綠竹點了點頭,他算看出來了,這倆輔導員都站在學生那頭的,他語氣嚴厲道:“出了事情你們也要負責的。”

        馬達悄悄從隊列里溜達到張弛的身邊,低聲道:“哥,咱們打算站到什么時候?”

        張弛道:“必須要等到校委會派人過來談話,最好是安校長親自前來。”

        馬達跺了跺腳道:“太特么冷了。”

        米小白瞪了他一眼道:“我們開始建議去階梯教室靜坐,不是你們班要求來運動場上站著的嗎?你還嫌冷了。”

        馬達苦笑道:“本來覺得有太陽呢,誰能想到突然就陰天了,風還那么大。”

        張弛道:“回去站著去,得讓學院領導知道咱們的態度。”

        馬達趕緊回去了,這次的操場靜站示威是張大仙人的主意,他高度懷疑是新世界科創采取不光彩的手段陷害了韓老太。

        韓老太的引咎辭職黯然離場讓張弛義憤填膺,以他個人的能力想要為生命場系統扳回一局可能性不大,可昨晚和老太太談話之后,他忽然想到,就算生命場系統出局,也不代表天影系統就能如愿以償地進入學院。

        他要發動集體的力量將兩套系統全都踢出學院,這樣一來,無論韓老太還是陸百淵都不是最后的勝利者。

        張弛開始只是將想法在學生會成員內部之間進行了溝通,想不到一呼百應,所有成員都對這種虛擬系統教學深惡痛絕。

        昨天發生了三名學生在評測中遭遇意外的事情,更成為他們抗拒虛擬系統教學的催化劑,一個晚上,所有學生就達成了共識,至于委培班的學生就交給了馬達去動員。

        今天清晨他們就悄悄帶著條幅和標語來到學院,發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抗議行動。

        秦綠竹和胡依琳兩人并沒有撒謊,她們來校后看到這一幕也是吃了一驚,沒有任何學生在事先跟她們進行過通報。

        張弛的手機響了起來,本以為是哪個說客,可看了看號碼好像是海外來電,接通電話,聽筒中傳來熟悉輕柔的呼吸聲,一顆心頓時怦怦跳動起來,林黛雨!一定是她。

        林黛雨沒有說話,她只想知道張弛是否平安,雖然從母親的口中知道了他們之間的關系,她也下決心要跟張弛永世不再相見,可當她得知新世界學院教學事故的時候,滿腦子里想得都是張弛的樣子,她感覺自己就快瘋了,如果不知道張弛確切的狀況,她會寢食難安。

        張弛知道林黛雨打來這個電話的目的,她心中和自己一樣都在默默關心著對方,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道:“放心吧,我沒事,我沒參加這次的評測。”

        林黛雨聽著他低沉溫和的聲音,鼻子一酸,眼淚滑落下來,這個混蛋,為什么要走進自己的內心,又突然以這種殘酷的方式從自己的世界中消失?

        張弛道:“你也好好保重身體,無論什么時候,咱們都是……最親的人!”這話說得艱難。

        林黛雨還是沒說話,望著滿天的繁星用力吸了口氣,然后掛上了電話,最親的人?我不要!

        張大仙人失魂落魄地拿著電話,聽著嘟嘟嘟的斷線聲,自己也如同一只斷了線的風箏,一顆心從云端悠悠蕩蕩掉落在地面上摔了個稀巴爛,人生如此操蛋!生活如此狗血,我卻要堅持著道德的底線,日夜遭受良心的拷問,馬蒂歌波依德,真想大醉一場。

        點開手機相冊,想看看林黛雨如畫容顏,卻不小心又劃出了她那雙白嫩誘人的修長美腿,良心再次受到譴責,雖然內疚還是沒舍得刪,留著吧,就當是對自己道德的考驗,人生不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考驗中得到升華嗎?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