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0章 意外事件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60章 意外事件字體大小: A+
     
        有人給警方秘密送來了一份材料,全都是曾遠帆的黑料,無論送這份材料的動機如何,可這份材料已經將曾遠帆的罪名落實,同時也為李躍進當年的行動昭雪,證明當年李躍進的行動失敗并非是指揮失誤,也非是阮梅泄露,真正泄露行動計劃的另有其人。

        李躍進和呂堅強的內心都不輕松,反而變得異常沉重,因為他們都清楚,曾遠帆變成了一顆棄子,在他背后還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指揮。

        呂堅強讓李躍進放寬心,他會將所有的證據匯總之后向禁毒總局進行匯報,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李躍進非但無過反而有功,不但可以恢復名譽,還應當歸還給他應有的編制和地位。

        張弛和小黎兩人都在分局等著,李躍進的事情讓他們憂心不已。

        呂堅強審訊結束之后,得知他們仍然在外面等著,于是來到外面,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

        張弛道:“您是說,李大哥沒什么事?”

        呂堅強:“放心吧,不會有什么問題,這不還有小黎同志幫助他作證嘛。”

        小黎不好意思地笑了。

        呂堅強道:“我就是有些納悶,光天化日之下,他是怎么躲過監控,混到了紅盾的地下停車場?難道他會隱形?”

        張大仙人當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這種事不能說,相信李躍進也不會出賣自己,不過小黎應該有所發現,張弛向小黎看了一眼。

        小黎道:“他畢竟過去是緝毒戰士,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他的強項。”她對自己潛入張弛小屋之后的遭遇只字不提。

        呂堅強道:“無論怎樣這件事暫時告一段落了,結局雖然不理想,可也算是惡有惡報,你們放心吧,我會盡早幫他解決這件事,讓他恢復自由身。”

        張弛道:“我可以去看看他嗎?”

        呂堅強搖了搖頭道:“我看還是給他時間讓他冷靜一下吧,曾遠帆死了,他心里也不舒服,一直認定得罪魁禍首竟然只是一個小頭目,心中難免失落。”其實他何嘗不是一樣。

        張弛點了點頭,知道李躍進不會有什么大事也就放下心來,他準備離開,呂堅強叫住他:“我讓你幫我送的東西送過了沒有?”

        張弛道:“送了,怎么?她還沒搭理你?”

        呂堅強尷尬地笑。

        張弛道:“我說你這人也是,她不搭理你,你不能主動給她打電話啊?約她出去看電影吃飯啥的不會啊?真是夠笨的。”

        小黎一旁聽著忍不住笑出聲來。

        呂堅強道:“我這陣子不是忙著案子嘛,哪有時間啊,你有空就幫我說幾句好話。”

        張弛搖了搖頭,感嘆道:“真是笨死了!”他把小黎送到金盾賓館,小黎進去之前,問道:“張弛,你跟我說實話,李躍進的事情你到底清楚多少?”

        張弛知道小黎幫忙隱瞞了一些事,他笑道:“小黎姐,他的事情我不清楚,反正他這次也是逢兇化吉,大難不死,你可以直接問他啊。”

        小黎道:“整個公安系統都知道我被他給劫持的事情了,丟死人了,我饒不了他!”

        張弛發現小黎說這句話的時候,臉紅紅的,聯想起小黎在自己的小屋里被李躍進給擊暈,當時李躍進那可是光溜溜一絲不掛,那莽貨應該不會對小黎做什么過分的事情,不過小黎該不會看到什么不該看的東西吧?難道小黎因為這次生死劫難對李躍進產生了感情?

        小黎在張弛的目光下顯得不好意思了,輕聲道:“對了,明天我就回去了。”

        “這么急?”

        小黎點了點頭道:“本來就是公差,配合呂隊調查的,結果弄得那么難堪,先讓歹徒綁架,又讓李躍進挾持,我都無顏去見江東父老了。”

        張弛笑道:“等李大哥出來您找他好好算賬,我來安排一酒局,把他喝到滿地找牙。”

        小黎咯咯笑了起來:“好!這可是你說的,咱們一言為定。”

        張弛跟小黎擊了一下掌。

        回去的路上,接到了秦綠竹的電話,她也問起李躍進的事情,張弛簡單向她說了一遍,秦綠竹聽說李躍進沒什么大事也放下心來。

        張弛又給方大航和馬東海去電話報了個平安。

        馬東海接到張弛電話的時候正準備去向林朝龍認錯,林朝龍今天專程從國外飛回,因為馬東海在酒窖窩藏李躍進的事情被警方調查。

        馬東海走入佳林苑,看到林朝龍正坐在客廳抽著雪茄,煙霧繚繞,看不清林朝龍此時的表情。

        馬東海將早已準備好的辭呈放在林朝龍面前的茶幾上:“林總,這是我的辭呈!”

        林朝龍看了他一眼:“好好的為什么要辭職?”

        馬東海道:“林總,我辜負了您的信任,這次給您帶來了那么大的麻煩。”

        林朝龍呵呵笑了起來,他拿起辭呈看都沒看就扔在了垃圾桶里,起身來到馬東海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東海啊,我沒覺得是麻煩。一直以來我都把你當成兄弟,朋友!你我之間不是什么雇傭關系。”

        他去酒柜前倒了兩杯酒,其中一杯遞給了馬東海。

        馬東海有些受寵若驚。

        林朝龍道:“如果你可以毫不猶豫地出賣你的戰友,你將來同樣會這么對我,我也會看不起你,東海啊!人要是不懂得感恩,那就不能再稱之為人,我不了解你們的事情,可李躍進救過你的命,你冒著風險保護他也是理所應當,這里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馬東海不安道:“可是我給林總帶來了麻煩,我實在是愧對林總的信任,我無顏繼續留下工作了。”

        林朝龍搖了搖頭道:“那就是你沒把我當成朋友,如果你認為我是你的朋友,就不要有這樣的想法,其實我不怕麻煩,一個人有什么好怕的?”他跟馬東海碰了碰杯,兩人一飲而盡。

        “安心工作吧,不過我希望同樣的事情不會再有下一次。”

        馬東海向林朝龍深深一躬:“林總放心,我馬東海今生今世絕不會做損害林總利益的事情。”

        林朝龍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個人還是不把我當朋友,說實話,我真是有些嫉妒那個李躍進,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讓你為他如此死心塌地?”

        蕭長源看到考試成績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漏題了,因為理論成績考試中有一位新生竟然全部滿分,這個人就是張弛,雖然這小子經常可以創造奇跡,可這次的成績還是讓人大跌眼鏡。

        胡依琳對此卻覺得正常,因為張弛最近都在用功讀書,無論是學院圖書館還是學校的大圖書館里面經常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蕭長源道:“全部滿分,你能相信嗎?”

        胡依琳笑道:“怎么不相信,人家是燕南省的高考狀元,成績本來就出色,而且他還是您推薦進入了學院。”

        蕭長源哭笑不得道:“這件事還真不是我的功勞,是秦老,他是秦老親自推薦的。”

        胡依琳道:“韓院長也非常喜歡他。”

        蕭長源點了點頭道:“這小子的確有些能力。”

        學院內突然響起了警報聲,蕭長源霍然站起身來,他和胡依琳同時向外面沖去,今天不僅僅是期中考試結束的日子,還是升級后的生命場進行評測的日子,因為要負責考試的事情,所以蕭長源并未參加升級評測。

        從警報聲來看,這次車評測又出現了問題。

        已經考試結束的新生們也聽到了警報聲,這在他們學期生活中還是第一次。正在圖書館看書的張弛也跑了出來,沒過多久,就聽到了救護車的聲音,前來急救的醫護人員急匆匆向教學樓的方向奔去。

        張弛來到他們班級的同學中,用胳膊搗了搗米小白:“發生什么事了?”

        米小白道:“具體情況不清楚,老師們不讓我們過去,聽說是升級后的生命場系統評測出了意外,有三名學生受傷。”

        兩名輔導員過來讓各班的學生返回教室,顯然不想他們繼續在外面觀望這場意外事件,救護車載著三名受傷的學生離去之后,學生們方才獲準放學。

        整個學院都籠罩在一種壓抑低沉的氣氛中,教授們一個個表情凝重,他們全都去研究中心召開緊急會議。

        張弛帶著滿心的迷惑回到了宿舍,還沒有來得及開門居然就接到了林朝龍的電話,這對張弛來說非常意外,不過聯想起剛才學院中發生的事情,也就明白了林朝龍的動機,如果不是這場意外,林朝龍應當是不會主動跟自己聯系的,看來他也不清楚具體的情況。

        出于禮貌,張弛還是接通了他的電話,恭敬道:“林叔叔!”

        林朝龍的語氣又恢復了昔日的溫和:“張弛,我有件急事想跟你當面談談。”

        張弛猶豫了一下。

        林朝龍道:“我就在你們學校,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

        張弛說了自己現在的住處,沒過多久林朝龍就來到了宿舍,秦大爺經過一番盤問,才給林朝龍放行,其實剛才張弛已經給他打了招呼。

        林朝龍敲響109的房門,張弛開門將他迎了進去,讓林朝龍來宿舍見面也有故意的成分在內,畢竟上次在研究中心林朝龍就對他很不客氣,張弛委托老林幫忙問候一下林黛雨,居然都被他毫不客氣地懟了回來,山水有相逢,你上次對我不客氣,難道就沒想到會有今天?

        張弛雖然心中對林朝龍不喜,可表面上仍然顯得非常恭敬:“林叔叔,您好!快請坐,我這里條件簡陋,實在是失禮了。”

        林朝龍環視了一下這件宿舍,條件的確不怎么樣,采光不好,大白天都得開燈,不過還好一個人住著清凈。

        林朝龍在唯一的一張椅子上坐下,張弛去給他倒茶,林朝龍擺了擺手道:“不用了,我來是有件事想問你,說完話就走。”

        張弛發現林朝龍有點擺譜,明知道他想問自己什么,看來老林只是聽說了風聲,并不清楚學院內部具體發生了什么,張弛還是給他倒了杯水,你愛喝不喝,我禮數上得周到了,不是給你老林面子,我是給林黛雨面子,想起林黛雨心中有些發酸呢,好好的,就差臨門一腳了,就這么黃了。

        林朝龍道:“我聽說你們學院的生命場升級系統評測遇到了一些問題。”

        張弛道:“林叔叔是為了這事兒啊,我還以為小雨回來了。”

        林朝龍一聽他提自己女兒,臉色頓時有點不好看了,小兔崽子,還惦記我寶貝閨女呢,看來楚文熙沒有按照約定騙他,楚文熙這個女人真實歹毒,憑什么一切委屈和傷心都讓我女兒承受,她兒子卻置身事外仍然逍遙自在地上著學?林朝龍陰暗的心理再度失衡,雖然他也明白即便是謊言,越少人知道越好的道理。

        林朝龍道:“小雨沒跟你聯系過嗎?”意在提醒張弛,我女兒如果愿意跟你聯系早就聯系你了,我也攔不住。

        張弛搖了搖頭道:“沒有,我都不知道她為什么要走,林叔叔給她不少的壓力吧?”

        林朝龍意識到張弛是故意岔開自己的話題,他沒耐心陪張弛繞彎子,直接將話題粗暴地拉了回來:“張弛,你們學院在升級生命場評測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聽說有學生受傷了,嚴不嚴重?”

        張弛道:“這事兒我真不知道,因為我沒有參加評測!”

        林朝龍愣了,他本以為張弛也參加了這次的評測,可沒想到他居然在評測名單之外,林朝龍向來多疑,眨了眨雙目道:“你沒有參加?上次不是你找出了生命場的漏洞?”

        張弛笑道:“林叔叔不相信我?我沒有入選評測名單,不過我只知道今天的評測遇到了一些問題,有學生受傷,現在學院的院士和領導都去了研究中心開會。”

        林朝龍的表情明顯有些緊張了,他追問道:“多少人受傷?傷得重不重?送去了哪家醫院?”

        張弛搖了搖頭道:“林叔叔,我只不過是一個學生,又沒參加評測,這些都屬于學院的機密,您不如直接去找韓院長,她具體負責這個項目,應該可以回答您的這些問題。”

        林朝龍意識到再問下去也不會有什么結果,他起身離去,張弛送他離開,在宿舍門口問道:“小雨春節回來嗎?”

        林朝龍搖了搖頭:“她不會回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