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57章 隱身丹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57章 隱身丹字體大小: A+
     
        馬東海頹然坐了下去,雙手捂住頭,痛苦地揉搓著頭發,過了一會兒道:“阮梅是李躍進的戀人,她向我們提供了情報,我們的那次任務絕不是阮梅泄密,因為李躍進提前申請讓阮梅去了春城,他愛那個女人,所以不想她有任何的閃失,他答應過,任務完成之后,就和阮梅結婚。”

        呂堅強點了點頭,掏出火機。

        馬東海抽出一支煙點燃,用力吸了一口,吐出一團煙霧:“我們中了埋伏,死傷慘重,等我們逃回去的時候,被告知阮梅逃離,后來我們才知道阮梅是被人騙走的,她落在了猜旺的手中,被猜旺折磨致死。”

        呂堅強此前從曾遠帆那里聽到得卻是完全不同的版本,看來曾遠帆說了謊。

        馬東海道:“翻不了案了,過去了這么多年,一切都已經定性,誰也不知道真相究竟是什么?”

        呂堅強道:“你們后來的鵜鶘行動收繳了多少禁品?”

        馬東海道:“有檔案記錄,您可以去查。”

        呂堅強道:“阮梅提供情報的時候,猜旺的毒巢大概有多少存貨?”

        馬東海搖了搖頭道:“我當時只是一個普通的狙擊手,太機密的情報我接觸不到。”

        呂堅強道:“以你對李躍進的了解,他會不會認為一切都是曾遠帆策劃?”

        馬東海道:“曾遠帆雖然是鵜鶘行動的指揮者,可阮梅其實是死在猜旺的手里,老李要找那個殺死阮梅的人。”

        “猜旺已經死了!”

        馬東海道:“我知道得只有這么多,我們的隊員都知道老李是被冤枉的,可又有什么辦法?任務失敗了,總得有人出來承擔責任。”

        呂堅強起身離開了審訊室,來到外面,看到小黎還在外面等著,她迎上來道:“怎么樣?有沒有進展?”

        呂堅強:“水庫方面已經找到了那輛車,不過車內并沒有發現李躍進,周圍也沒有發現尸體,我想他大概率逃走了。”

        小黎等得就是這句話,暗自松了口氣。

        張弛已經有陣子沒回小屋了,林黛雨走了,黃春曉也離開了,回到這里只會勾起對往事的回憶,打開院門,望著滿院子的月光,心中暗自惆悵,不知李躍進是否已經脫險?

        真心希望這位老大哥能夠化險為夷,忽然感覺墻角傳來微弱的動靜,循聲望去,卻見一個身影正站在陰影中,張弛心中一驚,定睛望去,那人竟然是李躍進。

        張弛趕緊關上院門,關門之前,向外面看了看,確信無人跟蹤自己,關上院門,來到李躍進身邊,李躍進靠在墻角,如果不是依靠院墻的支撐他可能就要坐倒在地上了。

        張弛攙著李躍進先進入了自己的小屋,李躍進受了傷,肋骨斷了三根,身上也有多處深可見骨的傷口,他全憑著強悍的意志方才逃了回來。他本不想連累張弛,可是他的身體狀況已經無法支撐下去,在京城也沒有其他可信的人。

        李躍進低聲道:“我有件東西給你,你收好了,幫我轉交給你的警察朋友,我馬上就走。”他將一個日記本遞給了張弛,這才是他冒險回來的主要原因。

        張弛摁住他的肩膀道:“你去什么地方?就留在這里,哪兒都不需要去。”

        李躍進道:“我會連累你的。”

        張弛道:“你又沒犯法,你這樣根本逃不遠。”

        李躍進道:“我沒想過逃!”

        張弛嘆了口氣,他幫助李躍進處理了一下傷口,先用酒精幫他消毒,然后又用秦大爺送給他的墨玉生肌膏涂抹在傷口上,這種藥膏對外傷擁有奇效,涂抹之后馬上就止疼,一個晚上傷口就能夠愈合。

        張弛給李躍進下了一盒速凍水餃,李躍進吃飯的時候,他專門去檢查了一下院子和外面,確信李躍進沒有流下血跡。

        李躍進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大碗水餃,感覺精力恢復了一些,他起身準備離開。

        張弛攔住他道:“你只管放心在我這里呆著,我自有辦法幫你藏身。”

        李躍進嘆了口氣道:“好兄弟,你的心意我領了,我必須得走,萬一讓警方發現我在你這里,會影響你前程的。”

        此時外面已經傳來警笛聲,兩人都是一驚,李躍進意識到自己逃已經來不及了,他叮囑道:“兄弟,你別怕,他們來了,你就說是你勸我自首的。”

        張弛將一顆丹藥塞到他的手中:“趕緊吃了!”

        李躍進愕然道:“什么?”

        張弛道:“隱身丹,你吃完之后,脫光衣服藏到小床下面,他們絕對發現不了你。”自從上次助學行動遇到危險,張弛回來后就開始煉制隱身丹,這種外門金丹可以隱身兩個小時。

        李躍進匪夷所思地望著張弛,這位好兄弟莫不是被嚇昏了頭?什么隱身丹?你當是拍西游記嗎?

        已經來不及猶豫,張弛催促他吃了隱身丹,外面已經傳來敲門聲。

        李躍進來到衣柜前,朝穿衣鏡一看,竟然沒有看到自己的臉,只有一身衣服虛浮在空中,把他自己嚇了一跳,臥槽!真得隱身了,張弛道:“趕緊脫光衣服,快!鉆床下去。”

        李躍進也顧不上多想,把衣服脫了個干干凈凈,連滾帶爬地鉆到了小床下面。

        張弛把李躍進的衣服弄成一團,扔到了臟衣筐里,再用自己的臟衣服蓋上,想燒都來不及了。

        張弛走出院子去開門,一邊走一邊不耐煩道:“有完沒完?還讓不讓人睡覺啊!”打開院門,看到呂堅強親自率隊走了進來,小黎也在隊伍之中。

        張弛展開雙臂攔住呂堅強的去路:“呂隊,什么意思?該問得不是問完了嗎?我可一直配合你們的工作。”

        呂堅強道:“讓開!”

        張弛道:“有搜查令嗎?”

        呂堅強道:“是不是想我把你銬起來?”

        小黎道:“我們懷疑你有窩藏兇犯的嫌疑。”這句話更像是給張弛提醒。

        張弛嘆了口氣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得嘞,公事公辦,鐵面無私,六親不認,你們搜吧!”

        呂堅強揮了揮手,一群人進入了房間內,這么小的房子基本上一眼就能看透,柜子里床下都搜查了一遍,根本沒有看到李躍進的人影。

        小黎也跟著四處查看,她檢查了一下臟衣筐,敏銳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移開上面的衣服,看到下面的那堆衣服,小黎抿了抿嘴唇,又輕輕放下,她的舉動并沒有瞞過張弛的眼睛。

        一名警察向呂堅強回報道:“奇怪了,剛才明明有人發現可疑人物進入了這條巷子。”

        呂堅強朝張弛招了招手:“你小子該不是有什么瞞著我吧?”

        張弛道:“呂隊,我要是想瞞著你,今天就不會主動去提供情報,小黎這不都救回來了,你們非但不給我記功,還懷疑我包庇嫌犯?是不是有點過分啊?”

        呂堅強點了點頭:“你怎么不回學校睡?”

        “您把我留到凌晨,我倒是想回去,可進不去大門啊!我求求您了,明天我還得考試,我到現在都沒合眼呢。”

        呂堅強道:“好吧,有什么消息,馬上通知我,收隊!”

        一群人離開了,張弛把他們送出去就關了門。

        呂堅強轉身看了看緊閉的院門,向小黎道:“總覺得這小子哪里不對。”

        小黎道:“都搜過了沒人。”

        呂堅強安排兩名警員在附近守著,嚴格監視這里的人員進出。

        李躍進等警察走后,方才光著屁股從床底爬了出來,雖然已經知道張弛看不到自己,可仍然覺得羞恥,看到小床上的褲衩,伸手去拿。

        張弛提醒他:“那是我的。”

        李躍進壓低聲音道:“我穿什么?”

        張弛找了身自己的衣服扔給他,讓他去床上睡,自己則去外面的躺椅上湊合一夜,這一夜就快過去了。

        李躍進此時已經失去了隱形能力,他這一晚也沒怎么睡,坐在小床上發呆。

        張弛今天還要考試,向李躍進反復交代讓他千萬不要出門,李躍進點頭答應下來。

        張弛離去之前,留下了一個瓷瓶,瓷瓶里裝有兩顆隱身丹,供李躍進急用。

        李躍進望著桌上的瓷瓶心中暗忖,我這兄弟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擁有隱身丹,有了這隱身丹,我就可以躲過警方的監控去找曾遠帆,我要讓他將一切全都交代出來。

        不過隱身丹只能持續兩小時的隱身效果,張弛又只給他留下了兩顆,其實也是想到如果留下太多,李躍進會擅自離開。

        李躍進身上的傷口在涂抹墨玉生肌膏之后已經完全愈合,他進抓起面包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他準備填飽肚子就離開這里,已經給這位小老弟帶來很多的麻煩了,不可以繼續再連累他,可他目前這個樣子也走不出太遠,這小子也不多留下幾顆隱身丹給自己。

        此時外面忽然傳來動靜,李躍進湊在窗前望去,卻見有人帶著開鎖師父進入了小院里,李躍進認出那人是小黎,心中吃了一驚,慌忙脫下衣服,光溜溜藏到了床下。

        卻是小黎趁著張弛不在,帶著開鎖師傅過來檢查他的房間,其實昨晚小黎就對張弛產生了疑心,也在臟衣筐里發現了李躍進的衣服,懷疑李躍進來過這里,只是當時因為呂堅強他們都在場,所以沒有揭穿。

        那開鎖師傅幫忙打開了門鎖之后,小黎跟他說了聲謝謝,將他打發走了,獨自來到小屋內。

        李躍進在她進入小屋之后趕緊將隱身丹給吞到了肚子里,心中有些懊惱,這妮子好端端地跑來干什么?害得我白白浪費了一顆隱身丹。

        李躍進屏住呼吸趴在床下,忽然感覺身體有異,伸手一摸這才意識到自己少脫了一件衣服,褲衩竟然還套在身上。

        李躍進腦袋嗡!得就大了,我怎么這么疏忽?隱身丹應該脫光光才有效果,萬一她來到床下檢查,看到一個飽滿的褲衩不得認為活見鬼了?李躍進趕緊動手脫褲衩,一不小心腦袋碰在床底下了。

        臥槽!

        這動靜顯然把小黎給驚動了,腳步聲向小床接近。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