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54章 跟蹤追擊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54章 跟蹤追擊字體大小: A+
     
        馬東海驅車駛出佳林苑,在他離開佳林苑不久,一個燃氣公司的檢修人員來到小區門口,她帶著口罩,出示了燃氣公司工作證。

        門口警衛看了一眼就為她放行,檢修人員拿著檢修記錄的文件夾大搖大擺走進了佳林苑。

        這位檢修人員就是小黎所扮,自從那天晚上和馬東海見面之后,她對馬東海就產生了懷疑,不過她并未將自己的懷疑告訴任何人,獨自一人對馬東海展開了跟蹤,隨著跟蹤的進行,她發現馬東海身上的疑點越來越多。

        小黎在a18棟別墅前先觀察了一下監控攝像頭的位置,她并沒有直接進入的打算,只是先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被酒窖內的李躍進通過監控看得清清楚楚。

        李躍進正在從手中的平板電腦中看著外面的情況,平板電腦是馬東海給他的,連接了別墅的安防系統,他可以通過平板觀察外面的情況,一旦有風吹草動可以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其實李躍進已經考慮離開了,這里并非久留之地,他也不想拖累自己的戰友。

        小黎的行為已經引起了李躍進的注意,放大畫面之后,從小黎的眉眼辨認出她的身份,此前馬東海就已經告訴他黎美瑛來京城配合調查他的案子,想不到她這么快就查到了這里。

        李躍進以為小黎會破門而入,不過這種狀況終究還是沒有發生,過了一會兒,小黎在畫面上消失,李躍進縮小了畫面,進入全景從小窗內尋找小黎的身影,過了一會兒,看到小黎進入了地下停車場。

        佳林苑的所有地下車位都是相通的,小黎進入地下停車場的目的是要全面觀察這棟別墅的周邊環境。

        李躍進意識到自己的藏身之所應該已經暴露了,小黎既然能夠找到這里,其他人也一定會想到這里,看來馬東海被懷疑了,自己必須在她進入這里之前離開,避免馬東海被連累。

        小黎前往別墅后門查看情況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從她身后的立柱后沖了出來,一把就將小黎給摟住,用沾滿乙醚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嘴,小黎連吭都沒吭就暈了過去。

        李躍進根本沒有料到會發生這樣的變化,他趕緊調節攝像頭的角度,發現在對面的停車位上,停了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那名男子將小黎塞到了車內,然后從車內又下來三名男子,他們向別墅的后門走來。

        李躍進知道這些人是沖著自己來的。

        三名男子在下車后戴上了頭罩,其中一人熟練地打開了別墅后門。經由別墅的地下室潛入室內,一人拿著手電筒照亮這間豪華的地下室,尋找開關的時候,藏身在暗處的李躍進沖了上去,揮動棒球棒狠狠擊中了那人的頭部,手電筒掉在了地上,黑暗中傳來乒乒乓乓的搏斗聲,搏斗聲停歇之后燈光亮起,李躍進將三人盡數擊倒,他從其中一人的身上搜出了一把軍刀,一部手機。扒下衣服換上,戴上頭罩,然后迅速離開了地下室。

        李躍進緩步走向那輛商務車,要趁著對方司機沒有發現之前救下小黎。

        可沒等他走近,那輛商務車突然加足油門向他撞了過來,李躍進不知自己是何處露出了破綻,慌忙向一旁閃避,商務車一個急轉彎向地下停車場的出口駛去。

        李躍進發足急追,他不可以這些歹徒在自己的面前帶走小黎。騰空一躍抓住了商務車后面的車頂,商務車接連幾個急速轉彎沒能將李躍進甩掉,發瘋一樣沖出了地庫,不等欄桿抬起,就撞斷了欄桿沖了出去。

        小區保安被嚇了一跳,看到那輛瘋狂沖出的商務車,發現商務車的后方還掛著一個人,他們慌忙打電話報警。

        商務車來到了大路上,一個幅度極大的甩尾動作,將李躍進從車上甩落下去。

        李躍進落地時翻滾了幾周,迅速從地上爬起來,沖向一輛停在路邊的出租車,拉開副駕的車門就坐了進去:“師傅,幫我追上前面那輛商務車!”

        出租車司機看到這廝的樣子被嚇了一跳,李躍進還沒有來得及摘下頭罩,出租車司機嚇得從駕駛位推門就逃了下去。

        李躍進來到駕駛位坐下,發現司機逃得匆忙連鑰匙都沒有來得及拔下,李躍進啟動出租車,朝著商務車離去的方向全速追去。

        張弛接到李躍進這個電話的時候,正在往宿舍走,聽到李躍進的聲音又驚又喜,他擔心自己的電話受到監聽,搶先道:“您別急啊,租金我這周一定給您送去。”

        李躍進卻沒有領會他的意思,大聲道:“張弛,我是李躍進,小黎被人給劫持了,我正在追,目前還沒有找到那輛車,一輛黑色的別克商務車,車牌號是……”

        李躍進打給張弛的目的是讓他抓緊時間報警,只有警方介入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那輛車,保證小黎的安全,為了救人,他根本顧不上考慮自身會不會暴露的問題。

        張弛聽到這個消息也大吃一驚,顧不上問李躍進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趕緊聯系了呂堅強,把這一狀況通報給了他,讓他組織營救小黎。

        呂堅強聽說小黎被人劫持也嚇了一跳,馬上通知相關部門調查車輛資料,讓他失望得是那輛車是套牌車,和李躍進提供的車輛信息不符,看來那群綁匪在行動之前已經做足了準備。

        張弛趕去了呂堅強那里,呂堅強查了一下李躍進打給他的號碼,機主也不是李躍進,不過通過這個電話,應該可以搜索出李躍進目前的位置。這手機應該沒有gs定位功能,不過還是能夠查到他通話時附近的基站。

        撥打小黎的手機處于關機狀態,由此可以推斷她大概率出了事。

        呂堅強把目前的情況上報領導,申請更高的權限,必須展開全局監控,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小黎。

        迅速協調好技術部門之后,呂堅強讓張弛按照上面的號碼打給李躍進,只要李躍進接聽電話,他們就可以進行精確定位。

        電話雖然打通了,可是李躍進并沒有接通電話,看得出李躍進非常的謹慎,曾遠帆所言非虛,李躍進的確擁有高超的反偵查能力。盡管找到李躍進未必代表能夠找到小黎,可目前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李躍進開著出租車行駛在滾滾車流中,突然手機響了起來,他瞄了一眼電話號碼,接通了電話,一個陰沉的聲音道:“西河鄉北亭山馬蹄泉,兩個小時后,你不來,我殺了她,你敢報警,我一樣殺了她。”

        李躍進抿了抿嘴唇,猛一打方向,調轉車頭向北亭山的方向駛去。

        在呂堅強的要求下,張弛又打了個電話,這次李躍進竟然關機了。

        呂堅強氣得狠狠在辦公桌上拍了一巴掌,怒道:“混蛋!”他并不是罵李躍進,是因為目前的狀況始終無法取得進展而生氣。

        此時他的手下過來回報了解到的最新情況,根據他們目前掌握得情況來看,李躍進很可能是從佳林苑離開的,佳林苑的監控顯示小黎在一個多小時之前去了那里,有一輛商務車野蠻沖卡離開,車輛的外部特征和車牌號都和李躍進告訴張弛的相符,不過那輛車應該已經更換了號牌。

        另一件在相同時間發生在佳林苑附近的搶車案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呂堅強判斷出搶車人很可能就是李躍進,他把出租車的號牌通報出去,尋求兄弟單位的配合,在全市范圍內對這輛出租車進行搜索。

        呂堅強組隊出發的時候,張弛提出想跟他一起過去,呂堅強拒絕了他的要求,畢竟是警方的統一行動,不可能讓一個外人參予其中。他讓人將張弛留在分局,在行動結束之前不許他離開這里。

        呂堅強率隊離開沒有多久,馬東海也被警方帶到了這里,之所以找他,是為了針對李躍進出現在佳林苑進行調查,警方高度懷疑是馬東海將李躍進藏在了佳林苑。

        張弛和馬東海兩人被安排在一個房間內,外面有警察看守,室內有攝像監控。

        張弛懷疑警方是故意把他們兩人放在一起的,他和馬東海彼此對望了一眼,然后同時朝攝像頭看了看,誰都沒說話,心知肚明,他們現在的每個舉動每句話都在警方的嚴格監控下。

        張弛已經能夠確定是馬東海幫助了李躍進,由此可見當初在北辰的時候,馬東海想要將李躍進送進監獄,并不是恩將仇報,而是出于對李躍進的保護,到底是經歷過戰火考驗的兄弟情,不過這同時也證明馬東海知道內情,他不想李躍進去調查當年的事情,早就意識到調查會給李躍進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張弛起身去飲水機接了兩杯水,其中一杯遞給了馬東海。

        “謝謝!”馬東海道。

        張弛道:“剛才李大哥給我打電話,說小黎姐在佳林苑被人劫持了。”他主動透露一些情況給馬東海。

        馬東海點了點頭:“希望他們沒事。”

        張弛喝了口水:“可惜咱們幫不上忙。”

        馬東海嘆了口氣道:“到了現在這種地步,能幫助他們的只有他們自己。”他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窩藏殺人嫌犯,就算警方不對他進行處罰,林朝龍得知這一消息后也不會輕饒他。

        呂堅強并沒有花費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那輛出租車,出租車被隨隨便便棄置在東郊的某個加油站內,嫌犯已經人去樓空,所有線索到此中斷。

        呂堅強聯系了分局,張弛那邊也沒有再接到李躍進的電話,看來李躍進已經提前意識到警方會根據出租車的線索追蹤他的行動軌跡,所以及時選擇棄車。

        馬東海被帶到了審訊室,負責審訊的警察一臉嚴峻,開門見山道:“馬東海,我希望你能如實交代,你何時跟嫌疑人李躍進聯系,又是通過何種方式把他藏匿在佳林苑a18棟別墅內的?”

        馬東海處變不驚,淡淡笑了笑道:“我跟李躍進沒有任何聯系,他何時藏匿在佳林苑a18棟別墅我也不清楚。”

        負責審訊的警察重重拍了拍桌子道:“你給我放老實點,現在證據確鑿,由不得你抵賴。”

        馬東海笑瞇瞇道:“小同志,注意你的態度,我在緝毒部隊待過,我審訊犯人的時候,你恐怕還沒有小學畢業吧,什么叫證據確鑿?拿出來給我看啊。”

        “有錄像為證!”

        馬東海道:“錄像?那你放給我看看,我是何時把李躍進藏進了佳林苑?有沒有我和他在一起的畫面?”

        警察被馬東海的反擊給問住了,在經驗豐富的馬東海面前,他畢竟還是稚嫩了一些,他大聲質問道:“那你怎么解釋嫌疑人李躍進為什么會出現在佳林苑?”

        “這不是你們警察應該去查得事情嗎?有人闖入了佳林苑,林先生將房子委托給我,我屬于受害方,你們為什么不首先考慮,嫌疑人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潛入佳林苑,有沒有給我的委托人造成損失?”

        “你認識他,你和他還是戰友。”

        馬東海道:“我給你一個建議,你好好去了解一下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在北辰他野蠻攻擊了我,把我毆打至重傷住院,戰友不一定就是朋友,你怎么不懷疑他這次潛入佳林苑是為了報復我呢?”

        “你……”

        李躍進打車來到了西河鄉北亭山,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四十七分,距離他和綁匪約定的時間還差半個小時。這座小山并不高,海拔大概在三百米左右,李躍進向當地村民打聽了馬蹄泉所在的位置,開始向山上攀爬。

        李躍進并沒有打開手機,他覺得沒必要,他甚至已經聽出是誰打來了電話,不是他不相信警方,而是有件事必須他親手去解決。

        呂堅強從局里同事那里得知,對馬東海的審訊沒有取得任何進展,他氣得都想罵娘了,從小黎失蹤到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小時,還是杳無音訊。

        最先通報這一情況的人是李躍進,可李躍進也失去了消息,唯一能夠確定得就是李躍進在追擊那些劫持小黎的歹徒。最開始他給張弛打電話,應該是想通過張弛得到警方的援助,可現在為何又突然改變了主意?

        呂堅強根據經驗判斷,李躍進很可能已經聯系上了綁匪,綁匪對他進行了威脅,存在威脅他不許報警的可能。這個李躍進真是糊涂,從他在誤殺高山林的事情上就能夠看出他一直缺乏對警方的信任,在小黎的事情上又是這樣,正是他的獨斷獨行,才把事情變得越來越糟。

        呂堅強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他第一時間接通電話。

        “西河鄉,北亭山,馬蹄泉!”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