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53章 急流勇退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53章 急流勇退字體大小: A+
     
        呂堅強跟隨一身黑色西服的保安走進了曾遠帆的辦公室,曾遠帆的辦公室很大,面積闊達二百平米,辦公室內沒有常見的書架,只有一張桌子,一張給客人坐的沙發,其他都是健身區域,顯得非常特別。

        呂堅強造訪的時候,曾遠帆正在跑步機上鍛煉。

        曾遠帆停下了跑步機,奔跑的頻率越來越慢,跑步機完全停下之后,身穿黑色背心的他走了下來,拿起毛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從助手的手里接過一瓶礦泉水喝了幾口,向呂堅強笑道:“不好意思,我都沒來得及換衣服。”

        呂堅強笑道:“應該是我不好意思,打擾了曾總鍛煉。”

        曾遠帆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呂大隊給我十分鐘時間,我洗個澡換身衣服馬上過來。”

        呂堅強點了點頭,由此判斷曾遠帆對自己的造訪其實并不看重,他接過曾遠帆助理遞來的一杯紅茶,在沙發上坐下。

        紅盾保安公司包下了向陽cbd地標建筑sofu大廈主樓的整個69層,大廈的主體是橢圓形,曾遠帆的辦公室位于東側,三面都是透明的落地玻璃,采光極好,站在辦公室內就可以看到整個向陽區的街景。

        曾遠帆從緝毒部隊退下來之后,并沒有像其他戰友一樣選擇進入警務系統,甚至沒有選擇公檢法的任何部門,而是放棄了編制選擇經商,事實證明他的選擇非常明智,剛好適應了時代的發展,如今已經從一個緝毒英雄搖身變成了成功的商人,從目前來看,他的轉型是極其成功的。

        曾遠帆十分鐘內就洗了澡換好了衣服,穿著一身黑色的運動服,精神抖擻地回到了辦公室內,曾遠帆身高只有一米七二,可長期鍛煉讓他體型保持得很好,走起路來虎虎生風充滿了力量感,他的臉生有不少的麻子,還有燒傷留下的疤痕,這讓他看起來顯得兇悍不易接近。

        曾遠帆笑道:“久等了!”

        呂堅強道:“曾總的辦公室真是氣派!”

        曾遠帆在呂堅強的身邊坐下,屬下把他的軍綠色搪瓷茶缸拿了過來,一看就知道這茶缸有了年月,呂堅強暗忖,曾遠帆至少身家過億,居然生活得那么簡樸。

        曾遠帆道:“我是個粗人,沒什么文化,別人辦公室都是擺滿了書,我喜歡鍛煉,所以就弄得跟個健身房似的。”

        呂堅強笑道:“人活著本來就應該隨性一點,您的地盤當然是您自己做主。”

        曾遠帆哈哈大笑,他舉起自己的搪瓷茶缸道:“這大茶缸子還是我在緝毒部隊時候的,一直跟到我現在,摔了幾次,都掉瓷了,還是舍不得扔,沒辦法,念舊啊!”

        呂堅強借著他的話題道:“曾總和您當年的那些戰友一直保持聯絡嗎?”

        曾遠帆的手停頓了一下,喝了口茶,然后慢慢將茶缸放在面前的茶幾上,輕聲嘆了口氣道:“我記得上次咱們聊過,我過去是在緝毒戰線上的,高山林、李躍進、馬東海這些人全都是我的戰友,也是我一手帶出來的兵。”

        呂堅強道:“在您看來李躍進是個怎樣的人?”

        “好人!”曾遠帆毫不猶豫道。

        呂堅強道:“記得您上次說過,李躍進所在的緝毒小隊是當時你們所在緝毒部隊中最優秀的,戰功顯赫,榮譽無數。”

        曾遠帆點了點頭道:“我這里有份資料,全都是當年關于他們的榮譽,以及小隊的成員資料。”

        他起身去辦公桌內拿了一個文件袋,回來遞給了呂堅強:“我所掌握的一切資料都復印了,這里有他們每個人的出身、籍貫、履歷、榮譽、過失、還有他們的家人資料,上次之所以沒給你,是因為我覺得其他人和這次的案情無關。”

        “謝謝曾總的配合。”呂堅強將文件收入自己的公文包中。

        曾遠帆道:“應該的,本來我也差點進了公安系統,可后來我還是決定從商,在緝毒部隊的那些年,我經歷了太多的生死離別,我的戰友,我的朋友,我一手帶出來的兵,有比我大的,有比我小的,昨天還在一起喝酒,可今天就已經生死相隔。有人說大喜大悲經歷多了感情就會變得麻木。那是沒有經歷過的人臆想出來的,經歷一次心里就多一道流血的傷疤,不管過去多久都無法真正愈合。”

        呂堅強點了點頭,曾遠帆這個人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粗獷。

        曾遠帆道:“高山林失蹤了很多年,我一直以為他死了,他在老家還有一個姥姥,我每年都會給她寄錢,李躍進當年的緝毒小隊執行的最后一次任務以失敗告終,我們損失了八名優秀的戰士,三人重傷,一人失蹤,高山林就是那個失蹤者。這些死者的家屬,我每年都會給他們寄錢,我開安保公司賺錢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助他們,這些老人的兒女不在了,我這個做領導的,做戰友的應當負擔起這個責任。”

        呂堅強道:“當年的那場失敗和李躍進的指揮失誤有關?”

        曾遠帆嘆了口氣道:“其實我應當負主要責任,我已經知道李躍進當時和一個叫阮梅的女人產生了感情,就不應該派他去指揮那次的任務,干我們這行的最怕受到感情影響。”

        呂堅強道:“阮梅是安南人?”

        曾遠帆道:“她是毒販的人,李躍進就是因為信了她提供的錯誤情報,所以才把整個緝毒小隊帶入了敵人的包圍圈,不但任務失敗還導致了我方重大傷亡,損失慘重,事后,李躍進承擔了那次行動所有的責任,他傷好后就離開了緝毒部隊,這些年我們一直都想幫他,可他拒絕了,估計也是因為內疚,始終躲著拒絕和我們聯系。”

        呂堅強道:“據我所知,在李躍進出事的當晚,你和他見過面?”

        曾遠帆點了點頭:“這一點我之前也跟你說過吧,他這次來京城之后,就到處找我,此前我在花城出差,剛剛才回來,我回頭讓秘書提供一份準確的日程給你,我和李躍進之間多年沒有聯系了,我們甚至沒有彼此的聯系方式,知道他在找我,我才主動聯系了他。”

        “當時他上了你的車。”

        “沒錯,我當時乘坐得是一輛蘭德酷路澤,我和李躍進談話的時候司機在場,我們都錄過口供,我想這一點不需要重復敘述了吧?”

        呂堅強道:“李躍進當時的情緒怎么樣?”

        “很激動,他問我關于阮梅的事情,阮梅是毒販的人,在緝毒小隊遭遇伏擊之后,我們重新組織了一場定點行動,阮梅死于那場行動中,而那場行動是我負責指揮的,那場名為鵜鶘的行動非常成功,我們收繳了大量的禁品,抓捕了多名販毒分子,名噪一時的大毒販猜旺也被當場擊斃。”

        呂堅強道:“您的意思是說,李躍進和阮梅有私情,當年感情影響了他的判斷,他向阮梅泄露了行動計劃,所以才導致了任務的失敗和多名戰友的犧牲。”

        曾遠帆道:“相關資料都可以查得到。”

        呂堅強道:“他是不是因為阮梅的死而仇恨你?”

        曾遠帆抿了抿嘴唇,想了好一會兒方才搖了搖頭道:“我相信他不會,李躍進是個正直無私的人,他只是無法接受阮梅毒販身份的事實。”

        “根據您上次所說,李躍進在車內和您發生了爭吵。”

        曾遠帆道:“沒錯,他不愿接受現實,也不想跟我繼續談下去,當時我只能讓司機停車。”

        “停車的位置在神武門附近,而高山林也恰恰在那里出現。”

        曾遠帆道:“我也覺得非常奇怪,怎么會有這么巧的事情,不過他下車后我并沒有追趕,因為他當時情緒非常激動,我就算追上去談也不會有什么結果。”

        呂堅強道:“曾總認為高山林為什么會出現在那里?”

        曾遠帆并沒有因為呂堅強的問話感到不悅,他輕聲道:“這幾天我反復在想,是不是他們兩人本來就在一起,之前就見過面?”

        “應該沒有可能,如果他們見過面,高山林不會見到李躍進就逃走,把他引上了城樓,然后展開攻擊。”

        曾遠帆道:“難道高山林將他們那次失敗的任務全都歸咎到了李躍進的身上?所以才圖謀報復?”他嘆了口氣道:“還是盡快找到李躍進,只有他才能解釋清楚這件事。”

        呂堅強道:“以您對李躍進的了解,他最可能的藏身地是什么地方?”

        曾遠帆搖了搖頭道:“換成當年,我對他還有些了解,可這么多年過去了,人都會改變的,不過李躍進這個人受過嚴格的野外生存訓練,擁有超強的偵查和反偵查能力,在任何嚴苛的環境下他都能生存。”

        呂堅強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如果他犯了法,不管他的能力有多強,我也會將他繩之于法!”

        曾遠帆道:“我相信李躍進,他絕對不是故意殺人。”

        呂堅強道:“這一點您可以相信,因為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證據判斷,李躍進沒有殺人的意圖,一開始就是高山林主動攻擊,他是被迫防衛。”

        “那他為什么要逃?”曾遠帆一臉迷惑。

        呂堅強道:“曾總若是知道他的消息,還希望您能夠第一時間告知我們。”

        曾遠帆苦笑道:“呂隊該不會以為是我藏起了他吧?您放心,如果我知道他的消息,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向警方通報。”

        呂堅強起身告辭:“謝謝曾總對我們工作的支持!”

        曾遠帆起身相送,跟呂堅強握了握手道:“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只管明說,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們一定要查清這件案子,要還李躍進一個清白。”

        送走了呂堅強,曾遠帆來到辦公桌前,從抽屜里拿出一部黑莓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之后,曾遠帆道:“青狼,一定要搶在獵手抓住老虎之前將他找到。”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