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8章 毒雞湯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8章 毒雞湯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沈嘉偉道:“也就是你不知道領情,換成方大航都得感激得痛哭流涕。”

        張弛忍不住笑了起來,沈嘉偉看到許婉秋她們過來了,趕緊提醒張弛道:“來了,對了,她叫齊冰!”

        張大仙人道:“騎兵?誰找了她不是注定一輩子做牛做馬?哥們你可真夠狠。”

        沈嘉偉提醒他道:“客氣點,別滿嘴胡說八道。”

        說話間許婉秋和齊冰已經來到了他們面前,兩位女孩都打扮過,都是水木的頂尖美女,男生矚目的焦點人物,許婉秋笑著介紹道:“沈嘉偉,齊冰你認識吧!”

        張弛一聽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許婉秋是想給沈嘉偉介紹對象呢,沈嘉偉直接來了個移花接木,把自己叫出來真正的目的可不是為了看蕭九九的首映式,是要自己幫忙頂雷,兄弟果然就是用來出賣的。

        沈嘉偉笑道:“我們早就認識了,都是文藝部的。”

        許婉秋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我都忘了。”目光轉向張弛,不等她介紹,沈嘉偉已經搶著把張弛帶到齊冰的面前:“齊冰,這是我好朋友張弛,新世界管理學院的。”

        齊冰膚色白皙,體型絕佳,樣貌清秀,畫了淡妝,眼角微微上揚,清雅中透著些許的嫵媚,看到張弛雙眸猛然一亮,淺笑道:“我見過你,十一跳《青春舞曲》的那個對不對?”

        張弛點了點頭道:“瞎跳!”

        齊冰道:“瞎跳就跳個一等獎,我們辛苦練了那么久還不如你一個瞎跳的。”

        沈嘉偉道:“張弛喜歡開玩笑,走吧,咱們別晚了看電影。”

        許婉秋本想跟張弛走在一起,可張弛主動湊齊冰身邊了,她總不能表現得對沈嘉偉過于疏遠,只好跟沈嘉偉并肩走了。

        四人成雙成對地離開宿舍區,在大門口遇到了米小白和甄秀波,相互打了個招呼,兩人看到眼前的情形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目光追逐著四個人的背影,甄秀波道:“班長什么時候跟齊冰好上了?”

        米小白道:“一起走也不一定是談戀愛。”

        甄秀波道:“肯定是,他跟林黛雨不是分了嗎,以他那個流氓相,能耐得住寂寞?”

        米小白咬牙切齒道:“渣男!”

        甄秀波聽到這從牙縫里擠出的聲音也被嚇了一跳,冷森森的全都是殺機,眨了眨眼睛道:“你這么恨他?”

        米小白道:“我是為林黛雨感到不平,她是我好朋友!”

        甄秀波心說我怎么不知道你們是好朋友?林黛雨去歐洲之后好像就斷了聯系,好朋友會不留個電話給你?也就是心中想想,不敢說。

        在二班,她最不敢惹得就是米小白,威懾力比捏爆她好幾次的張弛還要大。

        沈嘉偉叫了輛快車,到學校門口的時候車已經到了,是一輛奧迪A6,開這種級別的車出來跑快車的人也是閑的。

        本來張弛想主動去副駕坐,可沒想到許婉秋搶先去坐了,還口口聲聲說她容易暈車,真正的用意是想和沈嘉偉拉開距離。

        沈嘉偉在許婉秋后面坐下,他是絕不放過一個接近許婉秋的機會,不能在旁邊,就在背后也行。

        這下張弛和齊冰沒選擇了,只能坐在一起。齊冰做了個手勢意思是讓他現金去坐,張大仙人很紳士地謙讓了一下,女士先請。

        齊冰道:“你總不能讓我夾在你們中間吧。”

        張弛想想也的確如此,于是主動坐在了中間,齊冰最后上車,能考上水木的都是人精,她怎會看不出許婉秋叫她一起來的目的,許婉秋顯然是想把她介紹給沈嘉偉,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擺脫沈嘉偉鍥而不舍的追求。

        沈嘉偉卻又想把自己推給張弛,齊冰心中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別說在新聞與傳播學院,就算在整個水木她也是諸多男生仰慕追求的對象,可今天卻有種被人當成乒乓球推來擋去的感覺。

        車內誰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有些尷尬,齊冰掏出手機刷起了頭條,被沈嘉偉和齊冰夾在中間的張弛從一上車就開始看手機,不是玩手機上癮,他是真在讀書,最近時間寶貴,趁著通竅丹還在有效期抓緊補充點書庫。

        沈嘉偉眼里只有許婉秋,他身體向前面傾斜了一些:“婉秋姐,今天首映式導演和主要演員都會來。”

        許婉秋嗯了一聲,雖然男女主演都是她特別喜歡的,可在沈嘉偉面前也不能表現得特別興奮。

        許婉秋的回應讓沈嘉偉多少有些尷尬,他朝張弛的手機上瞄了一眼,驚奇道:“你看得是人體解剖學嗎?你又不學醫。”

        張弛道:“我對人體結構非常感興趣。”

        開車的司機樂了,顯然是因為張弛的話想歪了。

        沈嘉偉道:“不是你專業啊!”

        張弛笑道:“沒規定學什么專業就得看什么專業。”

        齊冰放下手機道:“那是,根據調查畢業后從事和本專業有關的人只有百分之四十,還有一多半都改行了。”

        沈嘉偉道:“哪里的調查,我怎么覺得可信度不高呢?拿師范學院和醫學院為例,畢業后改行的連百分之五都不到吧。”

        開車的司機跟著插話道:“其實都不叫改行,不管你們是大學生還是初中生,一旦走上了社會就只有一個專業,那就是賺錢,不管干什么最后還得為了個錢字,萬變不離其宗,歸根結底還是為了錢。”

        沈嘉偉道:“司機大哥,您這話我可不認同,人活一輩子不能只為了錢吧?人生還有更高的追求,比如理想,比如愛情,比如事業!”

        司機道:“你們都是水木的大學生,大道理我說不過你們,在我年輕的時候,曾經以為金錢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現在我老了,才知道的確如此!”

        車內的四名乘客集體沉默,高手在民間,裝逼者無處不在,人家司機也是讀過書的人,王爾德的名言拿來就用,而且用得恰到好處,非常自然。

        沈嘉偉原本認為司機非常庸俗,可聽到人家說出逼格滿滿的這句話居然無可反駁。

        張大仙人打破沉默道:“一個人把賺錢掛在嘴上的時候他就是在謀生,一個人把花錢付諸于行動那才是生活。”

        司機深吸了一口氣,感覺遇到了一位對手,馬上道:“我不想謀生,我想生活,可我生活在陰溝里,只能仰望星空。”繼續引用王爾德。

        幾位水木高材生的目光再次確認了一下司機師傅,然后其中三人將目光再次投向了張弛。

        張大仙人淡然道:“生活是世上最罕見的事情,大多數人只是存在,僅此而已,即使你能在陰溝中仰望星空,可這輩子也無法觸摸到其中的一顆星辰。”

        王爾德對王爾德,司機對大仙,兩個喜歡裝逼的貨竟然碰在一起了。

        司機暗叫過癮,好久沒有這種酣暢淋漓的感覺了,竟然有人對王爾德的研究和自己旗鼓相當,從后視鏡里觀察了一下對手道:“奚落是庸才對天才的頌歌!”

        “人是理性動物,但當他被要求按照理性的要求行動時,可又要發脾氣了。”

        司機哈哈大笑,他搖了搖頭道:“現在我很快樂,所以我肯定,我的人格已經蕩然無存了。”

        張弛道:“我敬佩簡單的快樂,那是復雜的最后避難所。”

        司機穩穩將車停靠在曙光影院的門前,棋逢對手將遇良才,恨不能這段路程再遠一些,不過又擔心繞遠路,人家向平臺投訴。

        被兩人灌了滿滿一肚子毒雞湯的三位同車人爭先恐后地下了車,都有點懷疑人生了,我們也是讀水木的,怎么連一個司機都比不上,難不成我們上了個假學?

        沈嘉偉準備付車費,人家司機卻爽快地擺了擺手道:“不用了,我很久沒遇到那么能談得來的人了。”主動下車遞給張弛一張名片道:“有機會經常聯系。”

        張弛也掏出名片,他的名片還是方大航幫忙印制的,畢竟也是燒烤店的小老板。看了一下對方的名片上寫著梵山佛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范釋茗,笑道:“范哥要是有空可以去我的小店坐坐。”

        范釋茗道:“你有空也可以來我的中心喝茶。”他擺了擺手,驅車遠去。

        幾人看著那輛車遠去,沈嘉偉不禁贊道:“哥們,厲害啊,你這是背了多少雞湯文?”

        許婉秋笑道:“下那么大的苦功,背這些,估計是用來哄女孩子的吧?”

        張弛道:“從來都是女孩子哄我。”

        許婉秋笑得越發開心了:“自戀狂!”齊冰跟著點了點頭,深表贊同。

        張大仙人仍然沉浸在裝逼的世界中不能自拔:“一生的浪漫從自戀開始。”

        許婉秋和齊冰對望一眼,兩人同時笑著抗議道:“受不了了,喝雞湯都喝一路了。”

        沈嘉偉卻發現她們口是心非,明明受得了,還很享受,明明知道張弛說得都是王爾德的雞湯段子,可聽得都津津有味。

        張弛的身上就是擁有這樣的魅力,他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拿得起放得下,就算是裝都裝得那么自然,自己恰恰做不到這一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