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7章 好好學習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7章 好好學習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臘八的清晨,張弛早起去鍛煉,在體育場遇到了沈嘉偉,自從上次石碾子村助學活動后,兩人還沒見過面。

        沈嘉偉追上他的腳步,跟他并肩奔跑,招呼道:“回頭一起吃早飯吧,我媽特地去雍和宮打了臘八粥,六點半給送過來。”

        張弛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山寨卡西歐,現在才是五點半,有些奇怪道:“你今兒怎么起這么早?”

        沈嘉偉嘆了口氣。

        張弛一聽他的嘆氣聲就猜到這貨十有仈Jiǔ在追求許婉秋的道路上又遭遇挫折了。

        果不其然,沈嘉偉昨天壯著膽子向許婉秋表白,可許婉秋玩轉地表達了她目前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一份新的感情,所以希望他們還是像現在這樣一朋友關系相處的好。

        沈嘉偉道:“張弛,你說她為什么不接受我?”

        張弛道:“沒接受也沒直接拒絕啊,這不是留下足夠的緩沖余地了嗎?你要拿出竹子的精神,只有今天咬定青山不放松,日后才能立根原在破巖中。”

        沈嘉偉被他一鼓勵頓時熱血沸騰,可仔細一琢磨,他好像說得也不是什么好話,抗議道:“許婉秋可不是破巖,在我心中她就是和田玉。”

        張弛笑道:“得嘞,和田玉就和田玉,你管她呢,你還不是想在她身上日后扎根?”

        沈嘉偉臉都紅了:“你說話怎么這么低俗,我是想在她心里扎根。”

        張弛道:“你懂個屁,談戀愛跟練武功差不多,有練內功的,有練外功的,從心里扎根不是不行,可從身上扎根更容易,由外而內,由淺入深,你得先找準正確的途徑才能把根扎到人家心里,你說是不是?”

        沈嘉偉若有所悟,話粗理不粗,跟張弛在一起總能學到東西,他就快跟不上張弛的腳步,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怎么不用這招對付林黛雨?”

        張大仙人感覺被沈嘉偉一刀子捅在軟肋上,大清早的心情頓時不好了,你大爺的,我差點就用了,得虧沒用,那是我同母異父的妹妹,幸虧我先修煉得是內功,要是由外而內已經遭天譴了。

        沈嘉偉說完就意識到自己揭好友傷疤了,趕緊道歉道:“對不起啊,我無心的。”

        張弛惡狠狠瞪了沈嘉偉一眼道:“你是你,我是我,我才不會干這么下流沒品的事情!”撒開兩條腿狂奔,瞬間把沈嘉偉撇在身后了。

        沈嘉偉放慢腳步,一臉迷惘地望著這廝絕塵而去的背影,不對啊!剛不是你教我那么干的嗎?下流沒品也是你啊!

        沈嘉偉拿了臘八粥專程送到張弛的宿舍里,看到這貨已經弄了一碗五谷道場的方便面,沈嘉偉道:“真生氣了?我不是說要給你送臘八粥的嗎?”

        張弛笑道:“我犯得著跟你一般見識,跑完步餓了,先弄碗方便面墊墊,不耽誤我喝臘八粥。”他去拿了兩個碗,沈嘉偉把臘八粥給倒上,兩人一起喝上了熱騰騰的臘八粥。

        這臘八粥是梁秀媛一大早起來去雍和宮打來的,喝著愛心滿滿的臘八粥,張弛不由得想起了黃春曉,如果自己想吃粥,她也會這樣做的吧?不知她一個人去了什么地方?心中有些酸楚。

        沈嘉偉道:“我媽還問起你呢。”

        張弛道:“你沒幫我給她帶個好?”

        沈嘉偉道:“對了,過兩天蕭九九有部電影上映,你去不去看,想去我就給你弄張首映的票。”

        張弛搖了搖頭。

        沈嘉偉道:“真不去啊!”

        張弛道:“她又不是女主角有啥看頭。”

        “隨便你!”

        沈嘉偉專心喝臘八粥。

        張弛忽然道:“什么時候?”

        沈嘉偉沒搭理他,這貨也夠虛偽的,剛才還說不去的,現在居然又問時間。

        張弛看到沈嘉偉沒搭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問了,蕭九九不是去衡店拍戲了?有陣子沒聯系了,難道她已經回京城了?怎么沒告訴我?

        沈嘉偉這次非常沉得住氣,從頭到尾都沒提首映式的事情。

        最近就要期末考試了,校園的氣氛也變得緊張了許多,為了應付即將到來的考試,多半學生都開始備考復習,張大仙人也不例外。

        雖然他有大學生自主創業這張護身符,可如果考試掛科肯定會被人當成一個笑話。林黛雨走后,感情也進入了空窗期,這貨又煉了顆通竅丹。

        解除丹爐的封印之后,丹爐的靈性被全面激活,煉丹更加得心應手。利用乾坤如意金丹爐煉出的通竅丹就像一顆櫻桃,色澤誘人,氣味芬芳,想起上次在北辰煉制通竅丹,險些把自己給噎死的事情,張弛不禁啞然失笑。

        吞下通竅丹,喝了二兩茅臺催發藥性,張大仙人躊躇滿志地去上學,今天上午沒課,學生自由復習,他直接去了學院的圖書館,開始背書。

        趁著通竅丹的四十九天有效期,他要把效力發揮到最大,先把學院圖書館的專業書啃完,然后再去學校圖書館能啃多少啃多少,就憑我這記憶力,寒假過后,我就是博覽群書,博聞廣記,博大精深的超級學者。

        今天涉獵廣泛的閱讀是為了日后的一鳴驚人做準備,智商高也得努力,通竅丹也不是萬能的,吃了通竅丹還得看書,你不看書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張弛一頭扎進了圖書館里,一上午就把厚厚的一摞專業書給讀完了,人家是看書,他是吃書,跟電腦拷貝似的,不過拷貝進了大腦還需時間消化,有些東西并不是你記住就能馬上理解的。

        通竅丹也有副作用,在將記憶力增強十倍的同時,會降低他讀取他人情商和智商的能力,不過也只是暫時的,過陣子就會恢復。

        張弛很少來學院圖書館,過去他倒是經常去學校的大圖書館,也不是要去看書,都是為了陪林黛雨才過去的,這次過來卻是認認真真地看書,躲在角落里廢寢忘食。

        中午的時候,馬達湊了過來,在張弛身邊的椅子上坐下:“哥,您還不去吃飯啊?”一臉的諂媚笑容,褶子都笑出來了。

        張弛道:“別叫我哥,折壽!”

        馬達道:“張會長,謝謝您啊。”他已經接到通知入選冬令營名單了,認為是張弛在秦綠竹面前幫他美言的緣故。

        張弛道:“小事情。”

        馬達道:“周六考完試,晚上我請您吃飯唱歌。”

        張弛沒啥興趣:“不去!”

        馬達湊近他耳邊低聲道:“我知道一地兒,特別棒,都是烏克蘭的姑娘,金發碧眼,膚白貌美大長腿,您準保喜歡。”

        張弛伸出手臂摟住他的肩膀道:“馬達,別跟我整這個,我這個人拒腐蝕永不沾。”

        馬達嘿嘿笑了起來:“我是好意,這不是看您最近學習太緊張了,所以想找幾個美女幫您放松放松嘛。”

        張弛道:“以后別跟我提這種事,聽著都惡心。”

        馬達不知他真假,不過看起來這貨現在非常像個正經人,點了點頭道:“吃飯去吧,總不能不吃飯,去學院小食堂,我請!”

        張弛的確有些餓了,起身和馬達一起去了,在小食堂又遇到了米小白和同班的一群女生。

        這群女生都知道馬達現在一心巴結張弛,一起圍上去讓馬達請客,馬達也是財大氣粗,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其實在小食堂里就算可著勁讓她們點也花不了多少錢,一群人圍在圓桌旁吃飯。

        米小白坐在張弛對面,她發現最近張弛明顯在躲著自己,估計是把自己當成災星一樣防著,生怕給他帶去麻煩吧。

        米小白道:“你們聽說沒有,生命場升級版就要測試了。”

        這個話題倒是吸引了張弛的注意力,前陣子去研究中心聽韓老太說還在搞研發,想不到那么快就要測試了。

        甄秀波道:“測試也沒我們的事情,肯定還是你和班長。”

        李晶晶道:“米小白,你現在全年級學分第一,肯定是你了。”

        張弛沒說話,馬達卻跟著點了點頭道:“這事兒我知道,是從我們班選拔人員進行測試。”

        所有人都看著馬達,要知道他們是委培班,委培班的四十名學生能力要超出他們這些新生一大截,讓他們去測試升級后的生命場系統好像不太公平吧,最合理的做法應當是讓測試天影系統的同一撥人進行評測。

        這時候梁教授和孟教授也來吃飯,張弛使了個眼色,甄秀波和李晶晶去把他們給請了過來,打聽新系統的事情。

        馬達在兩人來到之前就端著餐盤溜了,生怕他們知道是自己泄了密。

        孟教授笑道:“你們的消息倒是很靈通,這次測試跟你們沒關系,所以你們不用緊張。”

        米小白道:“前兩次測試不是讓我們參加了,為什么這次把我們排除在外?”總覺得這件事有點不同尋常。

        孟教授道:“這不是因為你們馬上要考試了嘛,要抓緊時間復習,不想你們被測試的事情分散精力。”

        老梁及時岔開話題道:“米小白,為什么要把冬令營的名額讓給其他人啊?”

        張大仙人聽出來了,老梁在影射,其他人就是自己,還專門強調了一個讓字,從這一點上來看,老梁的心不大。

        米小白道:“因為我有自知之明,前兩次測試,都是班長故意讓我,其實擊敗守護者的人都是他,學分最高的也應該是他,不是我讓他,而是冬令營的名額本來就應該是他的,別人的東西我不要!”

        張弛都有點不相信這是米小白說的話了,我嘞個擦,這妮子終于良心發現了!

        孟教授感嘆道:“這次冬令營的機會難得,這樣放棄實在是太可惜了。”

        張弛有點郁悶,這兩位教授一唱一和的,根本就是無視自己,我一個大活人坐在這里了,你們兩人這么巴結米小白有沒有考慮我的感受?

        米小白道:“沒什么可惜的,我寧愿回老家過年。”

        張弛好像還是頭一次聽說她還有家,有些好奇地問:“你老家在哪兒啊?”

        米小白防賊一樣看著他,老梁幫腔道:“男生不要隨便打聽女生的隱私。”

        張弛關切道:“梁教授,您身體好些了嗎?”

        老梁的臉黑了,你大爺的,哪壺不開提哪壺,當著那么多女生的面你這是給我難堪,還好這群女生除了米小白之外都不了解內情。米小白也裝得一無所知,張弛夠損,可老梁也太遜了。

        老梁吃不下去了,噎得慌,起身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張弛指著餐盤里剩下一多半的飯菜嚷嚷道:“梁教授,您還沒吃完呢,浪費不好吧!”

        孟教授意味深長地望著張弛,這小子可真夠壞的,以后還真不能得罪他。

        吃完午飯,張弛又往圖書館走去,途經韓老太辦公室的時候發現老太太正在開門,手里拿了不少的東西,張弛趕緊過去幫忙。

        韓老太心情不錯,臉上的表情非常陽光,這和生命場系統升級終于完成有關,最近她都在研究中心,今天才第一天回學院。

        張弛幫著她把東西放下,本想告辭離開,韓老太叫住他道:“坐會兒,我給你煮咖啡。”

        張弛笑道:“韓院長,您那咖啡機也閑了好一陣子了吧?”

        韓老太呵呵笑了起來:“是啊,在研究中心就想著我這邊的古董。”

        韓老太去忙活的時候,張弛幫忙給房間開窗通風,又幫著拖地,他很會來事兒,最近馬達的出現讓他意識到在溜須拍馬方面高手層出不窮,必須加強鍛煉,不然就會落后。

        室內飄起咖啡香味的時候,通風也差不多了,張弛把窗戶關上。

        韓老太道:“我聽說你參加了學校的冬令營?”

        張弛道:“主要是我寒假沒地兒可去,所以才參加。”

        韓老太將一杯熱騰騰的咖啡遞給他:“怎么?老家沒有親人了?”

        張弛道:“還有個叔叔,也不想回去打擾他們一家過節了。”雖然張國富一家對他改變了態度,可張弛總覺得跟他們缺乏那種親近感。

        韓老太道:“一家人有什么打擾的,親情也是需要維護的。”

        張弛喝了口咖啡,贊道:“還是您親手磨得咖啡香,再好的咖啡機都比不上。”

        韓老太笑道:“那是當然。”

        張弛道:“韓院長,我聽說生命場系統升級完成了?”

        韓老太點了點頭道:“完成了,實在是不容易啊!”內心中非常欣慰,總算完成了對哥哥的承諾。

        張弛道:“聽說很快就會評測了?”

        韓老太道:“你們考試當天,由委培班選拔了九名同學參加測試。”

        她知道張弛問話的用意,笑道:“之所以沒有讓你們參加,是安崇光提出的方案,一來是你們要考試,二來他似乎對我們系統的升級也沒多少信心。”

        說著又笑了起來,這次她信心滿滿,就算張弛和米小白參加,也不會那么容易發現系統的漏洞。

        不過老太太也知道安崇光是好意,張弛和米小白創造了太多的意想不到,兩次的系統測試都被他們挑出了漏洞,安崇光提出先讓委培生來測試升級系統,等二次測試的時候再讓新生參加,韓老太當然同意了這個方案。

        張弛道:“新升級的生命場是不是要比天影強好多倍?”

        韓老太太信心滿滿道:“那是自然,可能不如天影花里胡哨,但是教學方面要強太多,更重要是對學生信息的保護。”

        張弛道:“真想體驗一下。”

        韓老太道:“很快就有機會,第一次測試之后一周就會有第二次測試,我已經點名了你和白小米。”

        張弛心中暗忖,這次一定要悄悄放水,就算看到漏洞也不揭穿,老老實實出局,這樣一來就能夠將楚滄海的天影系統徹底踢出局了,韓老太滿意,秦老滿意,林朝龍也滿意了。

        想起林朝龍就又想起了林黛雨,雖然不喜歡老林,可看在林黛雨的面子上還是幫幫他。

        張弛最近都在努力學習,短短幾天的時間內已經將大綱內的所有書籍看了一遍并牢牢記住,只要消化理解之后,整個大學時代的理論課程就全部掌握了。

        通竅丹有效期有限,張弛看書爭分奪秒,就算回宿舍也帶著一大摞書過去。

        如果不是沈嘉偉帶著首映式的電影票來找他,這貨差點就忘了這檔子事事兒。

        除了張弛以外,沈嘉偉還約了許婉秋,張弛明白沈嘉偉不是單純想請自己去看電影首映,主要是想讓自己當電燈泡,擔心單獨無法將許婉秋約出來。

        許婉秋也不是一個人去,特地叫上了文藝部的齊冰,齊冰是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也是學院最優質的美女。

        許婉秋的出發點是想把齊冰介紹給沈嘉偉,她明白沈嘉偉想追求自己,可許婉秋始終無法從過去走出來,而且她對沈嘉偉這個小學弟并沒有那種感覺,兩人相差三歲且不說,沈嘉偉可能是家庭出身的緣故,為人處世非常單純,許婉秋更喜歡成熟沉穩的男生。

        可許婉秋也沒對沈嘉偉說明,沈嘉偉還以為許婉秋要給張弛介紹女朋友,兩人在女生宿舍門口等待的時候,沈嘉偉神神秘秘道:“今晚還有一位女生,特漂亮,你可別錯過機會。”

        張弛道:“我是跟你去看首映式的,沒讓你給我介紹對象。”

        沈嘉偉道:“我見過,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十一文藝匯演人家是領舞,就是跳吳瓊花那個,人超級漂亮,而且學習還特別好,上學期還拿了學校的二等獎學金。”

        張弛沒搭理他,這貨怎么就那么熱情,該不是懷疑自己對許婉秋有想法吧,想要率先將自己這個地雷給清除掉?嘆了口氣道:“你別擔心,我又不跟你搶許婉秋。”

        沈嘉偉道:“我擔心什么?咱們不是好朋友嘛,我看你自從林黛雨走后,心情一直都不好,所以才想給你介紹一位美女認識,好心搭個驢肝肺。”

        張弛道:“得嘞,您的好意我心領了。”

        “回頭對人家客氣點,多陪人家聊聊,也給我創造點機會。”這才是重點。

        張弛道:“我怎么覺得被你給出賣了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