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5章 酒窖藏身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5章 酒窖藏身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馬東海搖了搖頭道:“當年大家都是緝毒戰線上的,我們的仇人就是毒販,我們之間的關系就是生死與共的兄弟。”

        小黎道:“昨晚的死者高山林你也一定認識了?”

        馬東海嘆了口氣道:“認識,他是我們隊最年輕的一個,我們都挺寵他的,班長更是將他當成弟弟看待,可我們都以為他早就死了。”

        小黎和張弛對望了一眼,越發覺得這個高山林出現得不同尋常。

        馬東海道:“如果不是這件案子,我根本都不知道他還活著,我們當年緝毒行動失敗之后,班長退伍,我們幸存的弟兄也各奔東西,彼此之間很少見面,我和班長雖然相隔不遠,可我們也從未有過聯絡。”

        張弛道:“當年發生了什么事情?”

        馬東海道:“過去的事情我不想提,也和這次的事情無關。”

        張弛道:“李大哥這次來京城就是為了要調查當年的事情,馬大哥,你應該知道他想查什么對不對?”

        馬東海沒說話,端起酒杯喝了口酒。

        “他在查阮梅的真正死因對不對?”

        馬東海抬頭看了張弛一眼,因為當初李躍進去拳館打他的時候張弛在場,所以張弛知道這個名字也不足為奇,馬東海垂首道:“其實那是一個女毒販,她接近班長是有目的的,班長被她騙了。”

        小黎道:“她究竟是怎么死的?”

        馬東海搖了搖頭:“不知道。”

        張弛道:“當初你明明說是你殺了她。”他的記憶力向來出眾。

        馬東海苦笑道:“一時氣話,何必當真。”

        小黎道:“就算是一時氣話也不會主動承認自己殺了人。”

        張弛道:“當初你執意躲起來不愿為李大哥作證,是不是要把他送進監獄,真正的目的是不是要阻止他調查這件事?避免他查下去會得罪更厲害的人,招來無妄之災?”

        馬東海被兩人一連串的發問弄得有些緊張了,他將半杯酒喝完:“還說不是審案,你們現在對我就像對待一個犯人一樣。”

        小黎道:“你別誤會,我們真地想幫助李躍進,高山林死了,沒有旁觀者,警方可供參考得只有錄像,監控錄像因為角度的緣故并不能還原當時所有的細節。”

        馬東海道:“班長不會殺高山林,他對小林子就像親兄弟一樣。”

        小黎道:“可這么多年都沒有消息的高山林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又為什么會突然瘋狂追殺一個過去把他當成兄弟一樣的老大哥?他們之間過去究竟有沒有恩怨?”

        馬東海大聲道:“有恩無怨!”

        小黎道:“那你解釋給我聽,為什么?”

        馬東海痛苦地握緊了拳頭:“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小林子為什么會變成了這個樣子,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攻擊班長。”

        張弛道:“李大哥上了曾遠帆的車,如果他不上車就不會到那個地方,不到那個地方就不可能遇到高山林,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曾遠帆安排好的。”

        小黎看了張弛一眼,雖然她也認為張弛的分析有道理,可是證據呢?假設就算在合理缺少證據的支撐也無法還原真相,現在看來曾遠帆是最可疑的那個。

        馬東海道:“你們想多了,事情沒有你們想像得那么復雜,我并不清楚昨晚究竟發生了什么,我和你們同樣迷惑。”他把酒杯輕輕放在桌上:“我該走了!”

        小黎道:“難道你就不關心李躍進的死活?”

        馬東海看了她一眼道:“自從我離開緝毒隊伍,我就認清了一個事實,我已經不是執法者,做好我自己份內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不想管,也管不了。”

        張弛起身送馬東海出門,來到外面幫馬東海叫了一輛車,馬東海道:“看過第一滴血嗎?”

        張弛點了點頭。

        馬東海道:“哪怕是再強悍的人,經歷戰爭和死亡之后都會留下心理創傷,就算你不想承認,那也是確確實實存在的,我們這些年都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擺脫戰場,可大部分人始終無法解脫。”他說完后上車走了。

        張弛一個人站在那里靜靜望著馬東海遠去,馬東海最后留下的這句話讓他深思。

        高山林無法擺脫,最后死于心理創傷之下,李躍進同樣無法擺脫,自從他恢復記憶之后,一直都在調查當年的事情,現在想想,他失去記憶的那些年反倒是他過得最平靜安逸的日子。

        這也是張弛在十一見過黃春麗之后一直沒有打擾她的原因,如果黃春麗恢復了所有的記憶,對她來說未必是什么好事。

        馬東海打車來到了佳林苑,林朝龍最近出國公干,馬東海就負責在這里打理一切,林朝龍對他非常不錯。

        馬東海的臨時住處就位于主樓旁邊的房間,里面也是三室一廳的結構,這里有一間地下室,有通道和主樓的酒窖相連。

        馬東海例行視察之后,關上房門,然后經由地下室進入酒窖。

        打開酒窖的電閘,里面的燈光亮了起來,一個魁梧的男子蜷曲著身體靠在角落中。

        馬東海拎著帶來的食物走向他,低聲道:“班長,我給您帶吃的來了。”

        這藏身在酒窖中的男子緩緩抬起頭,這頭發凌亂,面色憔悴的男子竟然是李躍進。

        那晚李躍進在事發之后逃離了現場,他知道自己如果留下就說不清了,李躍進不敢聯系張弛,不想給張弛帶去麻煩,他想不通,為什么他以為死去多年的高山林還活著,為什么他不認識自己了?這一切是不是都和曾遠帆有關?

        曾遠帆的話提醒了他,在北辰馬東海的所作所為其實暗藏著一顆苦心。

        李躍進找路人借了個手機給馬東海打了電話,他以為馬東海會知道答案,也是馬東海在得知這件事之后,第一時間將他接到了這里,把他藏在了林朝龍的酒窖中。

        在當今的信息系統中,一個人想要逃出警方的搜捕太難了。

        馬東海將帶來的飯菜放在李躍進面前,開了一瓶酒,找了兩個玻璃杯,他在杯中倒滿酒。

        李躍進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想喝,直到現在他都處于深深的自責中,如果自己不去追小林子或許他還活著。

        馬東海道:“為小林子!”他把杯中酒灑在了地上。

        李躍進抿了抿嘴,拿起那杯酒也灑了,雙目中布滿血絲,自從出事之后始終沒睡,猶如大病一場。

        馬東海道:“他的事情怪不得你。”

        李躍進血紅的眼睛盯住馬東海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當初你在北辰想把我送進去是不是要阻止我查當年的事情?”

        馬東海默默將兩杯酒倒上,將其中一杯端起遞給了李躍進,李躍進接過,馬東海跟他碰了一下,先干為敬。

        李躍進也喝了這杯酒,目光仍然盯著馬東海。

        馬東海道:“班長,你救了我的命,我再不是人也不可能害你,有些事過去了就是過去了,我們必須接受事實,人死不能復生,你就算查出真相,阮梅能活過來嗎?我們那些死去的戰友能活過來嗎?不能!”他大吼了一聲,雙目之中泛起了淚光。

        李躍進道:“可是我不能讓他們不明不白的死!阮梅不是毒販,她從來都不是!你知道,你明明知道的!”

        馬東海反問道:“怎么證明?誰信你?”

        “你可以證明的!”

        馬東海道:“我沒有證據,我可以幫你證明,可然后呢?我們仍然改變不了什么?我們非但不能為阮梅翻案,可能我們還會成為下一個小林子。”

        李躍進道:“是曾遠帆策劃了這一切對不對?”

        馬東海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班長,到此為止吧,你追查下去不會有什么結果,而且只會將越來也多的人牽涉進來。”

        李躍進怒視馬東海道:“阮梅白白死了?小林子白白死了?”

        馬東海大聲道:“他們已經死了,可我們還活著,你可以豁出性命不顧一切,可我有老婆,我有孩子!”

        李躍進愣在了那里,怔怔望著馬東海,馬東海應該是知道一些內情的,可是他不愿說,也不愿自己查。

        李躍進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了這個樣子,他明明是一個受害者,他的出發點只是想給當初的戰友一個清白,可他的調查剛剛展開,就導致了小林子的死亡。

        馬東海道:“班長,你吃飯吧,好好休息,這幾天你就呆在這里,他們不會想到你會藏身在這里。”

        “麻煩你了!”

        馬東海內心中暗嘆了一聲,起身準備離去,又想起一件事:“對了,那個叫黎美瑛的女警察來京城了,負責協助調查你的案子,今晚張弛把我請了過去,就是想打聽你的消息。”

        李躍進點了點頭。

        馬東海道:“還是有很多人關心你的,班長,多為活著的朋友想想。”

        李躍進道:“我不想連累任何人,包括你。”

        馬東海道:“我的命是你給的,為你我死而無憾,別多想了,好好休息吧,等風頭平息一些,我會安排你離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