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4章 另有隱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4章 另有隱情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分手了?為什么?”小黎感到非常詫異,在她眼中張弛和林黛雨可不僅僅是青梅竹馬,還是天造地設的一雙。

        張大仙人心說為什么我不能告訴你,天下間還有比我跟林黛雨的關系更狗血的事情嗎?談戀愛談出一個同母異父的妹妹,得虧沒來得及下手,不然得遭天譴。

        張弛昧著良心說了句感情不和。

        小黎才不相信,可聽說林黛雨已經去了歐洲留學,也知道短期內兩人或許沒有了復合的可能,安慰張弛道:“其實你們還年輕,現在把精力用在學習上也沒什么不好,不過我覺得你還是要努力挽回一下,這么好的女孩子錯過實在是太可惜了。”

        張大仙人假惺惺地點了點頭,帶著小黎進了燒烤店,發現今天生意火爆,不但包間,連大廳都滿座了。方大航迎了上來,跟小黎打了個招呼,小黎去北辰人家吃過飯,他們也認識。

        張弛讓方大航把他們院子里的小休息室騰出來,臨時支起了一張桌子,都是朋友也沒什么好客氣的,先弄了個羊肉鍋,他知道小黎酒量好,拿了一瓶百年牛二。

        小黎喝了一杯酒,忽然想起和李躍進拼酒的情景了,再聯想起現在李躍進因為惹上兇案而亡命天涯,不禁心中感慨,放下酒杯道:“我看過當時的監控,那個高山林跟瘋子一樣攻擊李躍進。”

        張弛道:“那就是正當防衛了。”

        小黎搖了搖頭道:“僅憑著監控也不能完全說明問題,李躍進武功高強,當時從高山林的手中奪下了那把刀,他完全有能力制止高山林的行為。”可能是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多了,小黎低頭吃菜。

        張弛道:“我給了呂隊一個車牌號碼,不知他調查的情況怎么樣?”

        “什么車牌?”小黎并不知道這件事。

        張弛找到那張照片發給了小黎,小黎看了看,低聲道:“回頭我去問問呂隊,你有沒有馬東海的聯系方式?”

        張弛把馬東海的電話也給了她,畢竟小黎是警察,以警察的身份找馬東海談話更有說服力。

        小黎道:“如果李躍進跟你聯系,你千萬要勸他回來,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他至多就是誤殺,如果繼續潛逃下去麻煩就大了。”

        張弛信誓旦旦道:“小黎姐,李大哥真沒有跟我聯系過,我現在也在擔心他。”

        小黎道:“他應該還沒有離開京城,就是不知躲在什么地方?張弛,你知不知道他平時都去過哪里?”

        張弛道:“小黎姐,咱們別談這事兒了,我是真不知道。”

        這時候方大航過來了,示意有人找,來人是星河武校的校長郭寶城。

        張弛讓方大航把郭寶城請過來,對這位高手張弛心存敬畏,昨天如果不是李躍進在場,或許郭寶城會給自己一個教訓,畢竟是自己將他的寶貝徒弟趙松原一手送進了監獄。

        郭寶城知道這家燒烤店就是愛徒趙松原折戟沉沙的地方,剛才進來的時候已經觀察了一會兒,感覺這里生意不錯,方大航認出他過來招呼,他說要找張弛,方大航這才把他給帶過來了。

        張弛起身相迎道:“郭先生來了,請坐!”

        郭寶城道:“不了,我說兩句話就走。”

        張弛看他不肯坐,只能跟著他來到了外面,郭寶城道:“你朋友殺了人?”

        張弛一聽就猜到郭寶城也被調查了,淡然道:“目前警方正在調查,這件事尚無定論。”

        郭寶城道:“警察也找過我,他上了曾遠帆的車。”

        “曾遠帆?”

        郭寶城點了點頭道:“緝毒英雄,后來辭職下海,開了京城最大的安保公司。”

        張弛感覺郭寶城對曾遠帆還是有些了解的,可郭寶城過來跟自己說這件事又是為了什么?

        郭寶城道:“我希望你們能去說明一下情況,我和李躍進的事情無關,當晚我并沒有和你們發生沖突。”

        張弛在警方調查的時候專門提起過郭寶城跟蹤他們的事情,因為郭寶城的徒弟趙松原和張弛發生過沖突,當時那件案子就是呂堅強負責,所以呂堅強也將郭寶城列為本案的嫌疑人之一。

        郭寶城頗有些無奈,他后天在外省有個武術交流會,因為李躍進的事情,他也被警方要求短期內不得離開京城,真可謂是無妄之災了。

        張弛搞清楚他來得原因之后,答應去向呂堅強說明一下,不過能不能起到效果他可不敢保證。

        郭寶城把事情說完就走,張弛特地把他送到了大門外,郭寶城停下腳步向張弛道:“別送了,你還有客人。”

        張弛道:“郭先生慢走。”

        郭寶城又想起了一件事:“當初趙松原就在前面的停車場找你的晦氣嗎?”

        張弛頓時警惕了起來,難道郭寶城還沒有咽下當初那口氣,要替他的徒弟討回公道?以郭寶城的武功自己顯然無法望其項背,不過張弛并沒有感到郭寶城的火力值,也沒有從他身上感到任何的戰意,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郭寶城畢竟是在京城武道中擁有相當聲望的人物,應該自重身份不會對一個晚輩出手。

        張弛點了點頭道:“是!當時他們一共有四個人,趙松原直接對我出手,兩人斷后,還有一人潛伏在那棟樓上,利用復合弓對我進行狙擊。”

        郭寶城順著張弛的目光看到了當初箭手藏身的小樓,低聲道:“路晉強當時先去小樓上鏟除了那名箭手,然后幫你清除了后路。”

        事情過去了那么久,張弛也沒有否認的必要。

        郭寶城道:“以我觀察,你進入一品追風境好像沒有幾天吧?”

        張弛暗暗佩服郭寶城的眼力,看來在江湖會館自己上擂臺比武招親的時候,他一直都在觀察自己的出手。

        郭寶城說完轉身離去,心中納悶之極,一個剛剛進入一品境的小子,他是如何擊敗了自己的愛徒趙松原?要知道趙松原的武功可即將突破一品進入二品化雨境,難道這小子隱瞞了實力騙過了自己的眼睛?

        郭寶城沿著當初張弛所走的路線走了一遍,趙松原因何要伏擊一個大學生?在武校的時候,他能夠了解這些學生的思想和抱負,可是在走入社會之后,這些昔日的徒弟和學生就會發生或多或少的變化,自己管不了,也不想管了。

        想起謝忠軍當初在雨夜驚人的表現,心中頓時不舒服起來,吊兒郎當的謝忠軍竟然也能夠達到四品裂云境,他比自己進入三品要晚,郭寶城認為自己在武道上下得苦功要比謝忠軍多得多,可卻不如人家取得的進境大,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有太多想不通的事情,也許這就是稟賦吧。

        張弛將郭寶城提供的線索也告訴了小黎,小黎有些生氣:“這個呂堅強讓我配合他調查,可他卻什么都瞞著我,根本就是沒有誠意。”

        張弛道:“這不是很正常嗎,人家讓你過來配合調查,又不是讓你幫著辦案。您就當這趟公費旅游了,千萬別跟著瞎摻和,呂堅強那個人我了解,很有能力,而且有正義感,我相信他能夠把這件案子查個水落石出。”

        小黎道:“我覺得咱們還是應當做點事,比如馬東海,我覺得馬東海就是一個突破口,不過我現在身份敏感,他未必肯跟我見面。”

        張弛也不能對李躍進的事情無動于衷,他點了點頭道:“我約他試試。”他當即就給馬東海打了個電話。

        馬東海接到張弛的電話,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跟他見面,聽說張弛就在燒烤店,就說改日不如撞日,他距離張弛的燒烤店不遠,等會兒就過來。

        張弛和小黎都沒想到馬東海會那么痛快就答應見面,由此可以推斷出他對李躍進還是關心的。

        半個小時后,馬東海來到了店里,張弛已經更換了包間,又專門準備了幾道涼菜,雖然和馬東海有過不快,可現在人家是為了李躍進的事情登門,還是要表現出待客之道。

        馬東海并不知道小黎在場,看到小黎微微錯愕了一下,不過還是禮貌地打了聲招呼。

        張弛邀請馬東海坐下,開門見山道:“馬大哥,黎警官這次是特地來京城配合調查李大哥的案子的。”

        馬東海道:“其實警方都找過我了,我該說的也都說了。”

        小黎道:“您別誤會,今天咱們見面是因為大家都是李躍進的朋友,我也不是以警察的身份過來的,就是希望坐在一起商量商量,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怎樣才能幫得上他。”

        張弛給馬東海倒了杯酒道:“昨天我和李大哥一起去吃飯,出來的時候一輛車跟了上來,李大哥和車內的人認識,就上了他的車,其實我應該阻止他上車的,不然也不會發生這件事。”

        馬東海道:“車里的人是曾遠帆,我和班長在滇邊緝毒那會兒他是我們的領導。”

        張弛剛才已經從郭寶城那里聽說了這個名字,看來李躍進沒有回避問題。

        小黎道:“為什么李躍進見了他之后就出了事?他和曾遠帆過去有沒有什么矛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