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3章 立案調查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3章 立案調查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張弛上午的課程結束后找到了胡依琳,問起冬令營的事情,胡依琳倒是知道這件事,不過這次冬令營的名額有限。

        學生一共有十個名額,而且其中委培班占了一多半,因為他們是新生的緣故,所以一班和二班只給了兩個名額,平均分配就是每個班級一個。

        按照目前的學分排名,二班應該是米小白,張弛在兩次的系統測試中都被米小白給絕殺了,本來他還是應該占優的。

        張弛一聽也就斷了念想,沒必要因為一個冬令營的名額去跟米小白爭。

        離開胡依琳的辦公室,看到馬達觍著一張諂媚的笑臉朝他走了過來:“張會長,中午去食堂嗎?我請您。”

        張弛沒好氣道:“不去!”

        “那我去買回來給您。”

        張弛真是服了這貨,老子過去在天庭的時候也沒巴結誰到這種低聲下氣的程度,向他招了招手,馬達湊近:“會長請指示。”

        張弛道:“馬達,你想干什么?說!別弄得低三下四的,我這個學生會會長沒啥權力,真的,沒那個必要。”

        馬達道:“張會長,我可不是想找您辦什么事兒,就是純粹被您的人格魅力感召,我就樂意幫您辦事。”

        張大仙人第一次感覺有人比自己臉皮還厚,還不要臉,這貨該不是真對自己有啥想法吧?

        細思極恐!

        張弛道:“你是不是有事兒?”

        馬達道:“沒事兒,不過要說也有點事兒。”

        張大仙人暗笑,總算把狐貍尾巴露出來了,在潘家園見到這貨的時候就感覺他不是個好東西,巴結秦老都能整出那么復雜的套路,要說沒有任何目的根本不可能。

        馬達撓了撓腦袋上的金毛道:“其實吧,本來我也不想說的,有點難為情。”

        張弛道:“你愛說不說,不說我可走了啊!”

        馬達趕緊拉住他的胳膊:“說,我說,這樣,寒假不是有個冬令營嘛,我本來以為自己肯定入選的,可沒想到輔導員沒報我的名字,張會長,您看是不是能幫我跟她說一聲。”

        張弛指了指馬達,馬達笑得卑微:“我真是羞于出口。”

        張弛道:“羞于出口還不是說出來了?你這陣子鞍前馬后地忙活,就是為了這事吧?”

        馬達被張弛當面戳穿他的動機仍然笑容可掬,這臉皮也是沒誰了:“我這不剛剛才知道您和我們輔導員的關系嘛。”

        張弛道:“我們什么關系?”

        馬達壓低聲音道:“誰不知道她是您馬子!”

        我嘞個擦!

        張大仙人真不知道,被馬達突如其來的這句話給嚇了一跳,揚起手照著這貨的腦袋上就是一巴掌:“胡說什么?”

        馬達一臉壞笑道:“我不說,我堅決不說,其實我在街上看到她騎車帶著您,您兩只手還摟得特別緊,還摸啊摸啊的……”

        張弛仔細一想,估計是前陣子跟秦老一起去墓園那會兒,秦綠竹剛好去接他們,怎么這么巧就被這貨給看見了,可我特么沒摸啊,秦綠竹什么人?她便宜可不是隨便占的,他非常警惕:“你是不是還有什么沒說?”

        馬達搖了搖頭:“絕對沒有,我向毛爺爺保證。”

        張弛道:“你大街上看到就敢胡亂猜疑,亂拉郎配?”

        馬達道:“你們的關系可不是我說的,反正我們班里有不少人都在傳。”

        張弛真是有些納悶了,這些委培生還真是無聊,居然傳起自己和秦綠竹之間的緋聞。

        馬達發現張弛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他哭喪著臉解釋道:“跟我沒關系。”

        張弛道:“你幫我查查是誰在傳謠言,我幫你問問,不過冬令營連我都沒份兒,我不能保證一定能把你弄進去。”

        馬達道:“您只要幫忙就行,成不成我都不怪您。”

        張弛道:“還有,以后別再叫我會長,你叫我名字。”

        馬達道:“我還是叫您哥吧。”

        “你多大?”

        “二十三!”

        “臭不要臉的!”

        秦綠竹答應得倒是痛快,其實她還沒最后定下這個名單,馬達在委培班里的成績一直都處于中上水平,讓他去也說得過去。

        張弛道:“秦老師,這個馬達好像很不簡單呢。”

        秦綠竹道:“能進來的都不簡單。”包括張弛在內,沒點本事沒點后臺想進學院,門兒都沒有。

        張弛道:“知道我當初怎么得罪的師公嗎?”

        他把在潘家園的那場經歷從頭到尾說了一遍,秦綠竹還是第一次聽說當初讓外公花二十萬買了一顆牙齒的小販居然是馬達,她點了點頭道:“難怪啊,我覺得外公怎么把他推薦進了神秘局。”

        張弛這才意識到馬達送禮的最終目的是進神秘局,敢情目的已經達到了,要說這些人套路都夠深的,馬達送禮,秦老收禮,還裝得義憤填膺似的,敢情背后有內幕交易,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了。

        秦綠竹又提起李躍進的事情,張弛嘆了口氣道:“我也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反正呂堅強說挺嚴重的,現在李大哥也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秦綠竹道:“逃了還好,如果被人抓住恐怕麻煩更大。”

        張弛其實心里也是這么想,可沒像秦綠竹這樣直截了當地說出來,無論李躍進是否無辜,畢竟現在已經成了殺人嫌犯。

        這會兒胡依琳也走進了辦公室,目前她和秦綠竹一起辦公,看到張弛道:“張弛,你不是要去冬令營嗎?剛好,米小白主動放棄,你補上!”

        秦綠竹笑道:“可遂了你的心愿了。”

        張弛道:“無所謂,本來我也不太想去。”

        秦綠竹和胡依琳對望了一眼,這貨什么時候能不裝逼?

        傍晚的時候呂堅強聯系張弛讓他過去一趟,張弛現在挺擔心李躍進的,希望李躍進千萬別被他們抓到。

        來到呂堅強辦公室外,敲了敲門,得到呂堅強應允之后才走了進去,看到呂堅強正和一個女警說話,那女警背影有些熟悉。

        張弛叫了聲呂隊,那女警轉過身來,居然是小黎。

        張弛愣了一下,呂堅強能耐啊,居然把小黎從北辰弄來協助調查了。

        呂堅強道:“都認識吧,不用我介紹了吧。”

        張弛笑道:“黎警官,您怎么來了?”

        小黎道:“出公差。”

        呂堅強道:“黎警官是北辰方面派來配合我們調查昨晚的兇殺案的。”

        張弛道:“呂隊,您這話好像有點不對,目前案情并沒有定性,怎么能夠確定就是兇殺案?作為一個從事刑偵多年的老手,您說話應不應該再嚴謹一些?”

        小黎聽到張弛毫不留情地指出呂堅強話里的漏洞有些想笑。

        呂堅強道:“你少跟我雞蛋里挑骨頭,嫌犯跟你聯系了沒有?”

        張弛搖了搖頭道:“沒有,你們肯定監聽我手機了,還有必要問嗎?做人就不能真誠一點?”

        呂堅強把手中的簽字筆給扔下:“嗬,你小子懂得還挺多。”

        小黎道:“張弛是我們燕南省的文科狀元,非常了不起。”

        呂堅強點了點頭道:“得,小黎同志,你還沒吃飯吧,這樣吧,你先去金盾賓館住下,回頭我請你吃個飯。”

        小黎道:“不用麻煩了,我還是自己吃吧,我這次過來,領導特地交代,一定要配合上級部門的工作。呂大隊工作那么忙,就別費心了。”

        張弛道:“我帶黎警官去吧。”

        呂堅強道:“帶小黎同志去金盾賓館,直接報名字出示身份證就行,我已經讓人安排好了。”

        張弛和小黎一起出門,隔壁就是金盾賓館,小黎讓張弛在大堂等著,她辦好入住手續,去房間把行李放下,換了便裝馬上就回來了。

        張弛建議去他的燒烤店嘗嘗,小黎答應了下來,兩人走著過去,路上剛好談談李躍進的事情。

        小黎道:“呂堅強是專案組組長,他們調查出過去李躍進在北辰有過毆打戰友馬東海的經歷,循著這個線索找到了我,局里認為我對李躍進的案子比較了解,所以派我過來幫忙調查,也提供了一些資料。”

        張弛道:“李大哥不可能殺人,他不會知法犯法。”

        小黎向周圍看了看道:“根據現在掌握的情況,應該是誤殺,不過李躍進為什么要逃啊?其實他留下來,把事情說清楚反而更好,現在把事情給弄復雜了。”

        張弛道:“那種情況下換成誰不逃啊?難道留下來等著被當成殺人犯給抓起來?”

        小黎道:“死者叫高山林,是李躍進過去的戰友,不過很奇怪,這個人在李躍進退伍之前就失蹤了,不知為什么會突然出現?”

        張弛道:“馬東海那里調查了嗎?”

        小黎點了點頭道:“張弛,你有沒有覺得馬東海當年做事有點奇怪?”

        張弛其實也開始考慮這個問題,馬東海當初的反轉實在是太突然也太出乎意料,拋開他和李躍進的戰友之情不談,李躍進曾經救過他的性命,而他卻恩將仇報要將自己的救命恩人送入監獄。

        在張弛最初和馬東海的接觸中這個人好像不是這樣。是他天生涼薄背信棄義還是他處于某種苦衷故意而為呢?

        如果在北辰的時候,馬東海將李躍進送入監獄,或許就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

        小黎也和張弛產生了同樣的想法,現在回頭想想當初馬東海恩將仇報的做法可能是另外一種方式對李躍進的保護。

        張弛道:“馬東海也被調查了?”

        小黎道:“和李躍進有關系的任何人都要被調查,呂隊是個有能力的人。”停頓了一下道:“他和你是朋友?”

        張弛笑道:“這和案子沒關系吧。”

        小黎道:“他應該看出咱們也是朋友。”說完之后她自己都笑了起來,其一個人只要活在這個世界上,一舉一動都會留下痕跡,對警方來說尤為如此。張弛指了指前面,不遠處就是燒烤人生了。

        小黎道:“對了,你把小雨叫過來啊,我很久沒見她了。”

        提起林黛雨張弛難免尷尬,捂著嘴巴咳嗽了一聲道:“那啥……我們已經分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