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1章 男兒有淚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41章 男兒有淚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李躍進劃亮了火柴,晚上的風很大,他右手宛如握杯,食指和拇指圈住火柴,利用手掌護住火苗,雖然是一個不起眼的點火動作,卻要控制得非常精確,點火、護火、擋風動作一氣呵成。

        郭寶城深邃的雙目流露出欣賞的目光,他左手夾住香煙噙在唇間,右手擋住迎面夾雜著大雪吹來的冷風。

        火苗在兩人的共同回護下竟然沒有受到寒風的一絲影響,平穩燃燒著。

        郭寶城吸了一口,將煙點燃,然后撤開右手,獵獵冷風猛然吹了過去,火苗微微波動了一下,卻仍然沒有熄滅。

        李躍進左手將火柴塞入口袋,順勢掏出香煙,輕輕一抖,一支香煙準確無誤地彈入口中,利用仍然未熄的火柴點燃香煙,這才輕輕抖了一下,熄滅火柴隨手扔進了雪地里,虎目炯炯盯住這位實力強大的長者。

        兩人雖然沒有直接交鋒,可郭寶城卻看出李躍進已經進入了二品化雨境,而且已在巔峰層次,應該不久就會完成三品的突破,內心中不由得暗自驚嘆,此人也不過三十出頭的年齡,和自己當年進入二品的年齡差不多。更生出長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的感慨。

        郭寶城道:“謝謝!”

        “不用謝!”李躍進聲音鏗鏘有力,雙目之中戰意凜然。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可以隱藏自身的實力。

        郭寶城卻精華內斂,從不輕易在人前顯露自身的真正實力。

        張弛走了過來,微笑道:“您是郭校長了!”

        郭寶城點了點頭,其實他趕上來并不是要對張弛出手,只是對謝忠軍的這個徒弟感到好奇,一個二十歲不到的毛頭小伙子怎么能夠擊敗自己的得意門生趙松原?

        郭寶城道:“老謝收得好徒弟啊。”

        此時一輛黑色的蘭德酷路澤在一旁停下,車窗緩緩落了下來,一個中年人向李躍進招了招手道:“躍進,你一直都在找我嗎?”

        李躍進望著那中年人,點了點頭,他望著郭寶城道:“這兩個是我兄弟。”

        郭寶城的唇角露出一絲笑意:“在我眼中他們只是孩子。”他的意思是你不用擔心,以我郭寶城的身份犯不著跟孩子一般計較。

        李躍進舉步上車,張弛感覺有些不對,一把抓住李躍進的手臂道:“李大哥,這么晚了干什么去?”

        李躍進道:“遇到一位老朋友,你們先回去,不必等我。”他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張弛默默記下了車牌號碼,他還是覺得不對,等車輛啟動之后又對準車尾拍了一張照片。

        那輛紅旗車緩緩遠去,張弛有些不放心,方大航道:“走啦!”

        郭寶城站在原地抽著煙,仿佛眼前發生的一切跟他都沒有半點關系。

        李躍進坐進溫暖的車內,身上的落雪很快就開始融化成水,中年人掏出一盒煙遞給他,李躍進搖了搖頭。

        “你一直在到處找我?”中年人的聲音不緊不慢,他的臉藏在陰影中。

        李躍進道:“找你可真不容易。”

        “其實這些年我一直都在關注你,看到你過得一直平平安安,我就沒有打擾你的生活。”

        李躍進道:“你的意思是我打擾了你的生活?”

        中年人點燃一支煙,抽煙的時候,他的面孔在煙火的明滅中若隱若現,他的皮膚很差,坑坑洼洼,就像是油發的豬皮。

        “事情過去了那么多年,你又何必執迷不悔呢?”

        “我只想知道阮梅是怎么死的!”

        “她是毒販!”

        李躍進怒吼道:“她是我的線人!”

        “就是因為她,你們小隊的行動才會失敗,才會死了那么多的兄弟。”

        “他們是我的兄弟,不是你的兄弟!”

        中年人點了點頭:“已經定案的陳年舊事你再翻出來沒有任何意義,到頭來只會讓大家連朋友都沒得做。”

        李躍進道:“你在威脅我?”

        中年人抽了口煙,這封閉的車內已經煙霧繚繞。

        “我從不威脅自己的朋友。”

        李躍進點了點頭:“誰下令殺了阮梅?”

        中年人道:“你只是一個普通人,我不可能向你透露這些絕密檔案。”

        李躍進道:“我會查到底。”

        “作為曾經的上級和朋友我給你一個忠告,離開這里,就當任何事都沒有發生過。”車緩緩停了下來。

        李躍進冷冷看了他一眼,推開車門,一股冷風卷著雪花撲面而來。

        “不是每個人都會像馬東海一樣對你手下留情。”

        李躍進重重關上了車門,黑色越野車拋下他向漫天風雪中駛去。

        李躍進魁梧的身軀佇立在風雪中,他在風雪中辨明了方向朝著遠方的城樓走去。

        一個身影就站在不遠處看著他,李躍進愣了一下,皺了皺眉頭,他覺得這身影有些熟悉,定睛一看,大聲道:“小林子!是你嗎?”

        那人一動不動站在被冰雪包裹的大樹下,李躍進又向前走了一步,他看清了那人面部的輪廓,激動道:“小林子!我還以為你犧牲了!”站在樹下的那人正是他過去的戰友,高山林。是他們緝毒隊中最年輕的一個,也是所有人都疼愛的小老弟。

        高山林仿佛被冰封凍了一樣,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可就在李躍進即將接近他的時候,他突然動作起來,以驚人的速度向城樓的方向逃去。

        李躍進大吼道:“你給我站住!”他邁開大步向高山林追了上去。

        高山林來到城樓下方,竟然沿著城墻向上攀爬,雙手如同鐵鉤一般,摳住墻磚的縫隙,雙手雙腳交替行動,像一只壁虎般爬上城樓。

        李躍進豈能讓他在自己的眼前逃掉,緊跟著高山林向城墻上爬去,以他現在的武力,飛檐走壁如履平地,可是他印象中的小林子根本沒有修煉過武道,沒想到幾年不見竟然修成了如此敏捷的身手。

        高山林爬上城樓,李躍進雖然比他晚一刻啟動,可是速度絲毫不次于他,幾乎和他同時來到城樓之上。

        高山林站在風雪中望著李躍進,目光冰冷無情,仿佛看著一個陌生人一樣。

        李躍進大聲道:“小林子,是我!我是李躍進,你李大哥!”

        高山林望著李躍進艱難道:“李大哥?”

        李躍進點了點頭,欣喜道:“你想起來了是不是?小林子,我一直都以為你死了,當年你就在我身邊中槍,我還以為你死了……”看到故友無恙,李躍進喜極而涕。

        高山林生硬地重復道:“李大哥……”

        李躍進道:“是我!是我!”他向高山林走了過去,高山林向后退了一步:“你不要過來!”

        李躍進停下腳步:“小林子,你別害怕,你忘了咱們一起緝毒的時候了?我、馬東海、孫兆義、王滿倉……”李躍進說出這一個個戰友名字的時候,感覺心頭一陣陣酸楚,他們多半都已經犧牲了,就算有人活著也再不是昔日的樣子。

        “班長……”小林子喃喃道。

        李躍進欣喜地點了點頭:“是我,我是班長!”他來到不再逃避的高山林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高山林望著他:“李大哥……”

        李躍進心疼地望著高山林:“小林子,我太高興了!兄弟,別怕,天塌下來,我跟你一起扛!”

        高山林左手拍了拍李躍進的肩頭,緊握的右手露出一截刀鋒,猛然向李躍進的腹部扎去。

        在這樣近的距離下,李躍進仍然第一時間反應反應了過來,他對危險的反應出自本能,腰部向后躬起,高山林手中的軍刀沒有戳中要害,橫向一劃,將李躍進的棉服畫了一個大口子,李躍進腹壁的肌膚也被劃出一個血口,他悲吼一聲,一拳擊中高山林的面門,迅速后退。

        兩人的距離拉開到三米左右,高山林右手握著軍刀,寒光凜凜的刀鋒已經染血,躬下身去,如同一頭蓄勢待發的惡狼。

        李躍進大聲道:“小林子,你醒醒!”他發現高山林的意識并不清醒,甚至根本沒有認出自己。

        高山林的喉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揮動手中的軍刀瘋狂地向李躍進刺去,李躍進看準破綻,抓住高山林握刀的手腕,擰轉后一個大背將他摔倒在雪地上,用力擰動高山林的右腕,試圖將刀從他的手中奪下。

        可高山林似乎根本不怕疼痛,強行和李躍進對抗,喀嚓!他的右臂硬生生被李躍進折斷。

        李躍進內心一沉,他的本意不想傷害戰友,更沒有想折斷他的手臂,搶下軍刀。

        高山林也趁著他遲疑的功夫,一腳踹在李躍進的胸口,李躍進踉蹌著后退了幾步,手握軍刀表情復雜地望著高山林道:“小林子,你醒醒,我是李躍進!”

        高山林仍然頑強地向他沖了上去,他的右臂已經折斷,可臉上的表情麻木冷酷根本沒有任何的痛苦,左拳攻向李躍進,李躍進躲過他的拳頭,一腳將他踹倒在雪地上。

        李躍進大吼道:“你瘋了!”

        高山林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向李躍進點了點頭,然后再度向李躍進沖了過去,李躍進抓住他的左臂,用軍刀抵住高山林的咽喉道:“停下!你給我停下!”

        高山林的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望著李躍進道:“李大哥……”

        李躍進還以為他終于恢復了理智,百感交集道:“是我,是我,李躍進!”

        高山林的頭向后仰了仰,突然他向軍刀撲了過去,李躍進怎么都不會想到他會主動求死,想要撤刀已經來不及了,鋒利的軍刀穿透了高山林的咽喉,鮮血如噴泉般噴射出來,噴了李躍進一頭一臉。

        李躍進腦海中一片空白,足足愣了五秒方才反應過來,高山林緩緩跪倒在他的面前,李躍進抱住了高山林,悲吼道:“小林子……小林子……”一雙虎目熱淚盈眶。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