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39章 江湖會館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39章 江湖會館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幸虧米小白沖上來一把拉住了他,不然免不了掉到河里洗個冷水澡。

        兩人相互扶持著重新爬回岸上,張弛拍了拍米小白的肩膀,算是對她表示了感謝。

        “剛才那些是什么人?”

        米小白搖了搖頭。

        張弛恨不能掰開她的嘴巴給她強行塞進去一顆真言丹,這個米小白實在是太可惡了,張弛拿定主意以后任何活動都不再讓她參加,有她沒我,有我沒她。

        米小白小聲道:“沒事了,回去吧。”

        兩人一前一后向知青宿舍走去,來到大門前米小白方才說了一句:“今晚的所見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否則……”

        張弛背朝她伸出了一根中指,很想罵人。

        米小白望著張弛的背影,一雙大眼睛眨了眨,唇角露出狡黠的笑意。

        這趟活動圓滿成功,張弛還有一個意外收獲,那就是通過昨晚的歷練成功進入了一品追風境。

        米小白善于偽裝,仍然裝得沒事人一樣。張弛知道她的超能力應該沒有被學院屏蔽掉,昨晚親眼看到她隱身,又看到她射殺了三名白袍人。

        那些襲擊者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被殺之后會變成飛灰,而不是像普通人一樣留下尸體?他們到底是不是正常的生命體?

        米小白絕不是尋常人物,通過這件事張弛忽然產生了一個強烈的愿望,他回去就要煉制隱身丹,隱身丹所需的材料并不復雜,這種外門金丹必須多備一些,以后遇到麻煩的時候隨時吞下一顆,老子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回去的路上張弛依然睡得很沉,同學們都在討論著昨晚村口小橋斷裂的事情,因為橋斷,司機不得不多繞了十多公里的冤枉路。

        馬達主動要求坐在張弛的身邊,非常體貼地把自己的大衣給張弛蓋上,細心體貼得像個小媳婦。

        現在大家已經不再用單純的舔狗來形容馬達了,也許這金毛舔狗對張弛是真愛呢。

        許婉秋感冒了,路上不停地打噴嚏,鼻塞流淚,難受極了。沈嘉偉考慮得非常周到,隨身帶著藥。

        許婉秋吃了感冒藥,用紙巾不停地擤鼻涕。

        沈嘉偉道:“等咱們回去我請你吃日料去,弄點芥末一吃,準保鼻塞就好了。”

        許婉秋搖了搖頭道:“我什么都不想吃,對了,你怎么還隨身帶著藥啊?”

        一旁甄秀波道:“人家是做好一切準備,估計連跌打膏藥都帶來了,你要是感冒了伺候你吃藥,你要是腳扭了,人家肯定搶著第一個背你。”

        車內的人都笑了起來。

        許婉秋打了個噴嚏,她怎么會看不出沈嘉偉對自己的心意,輕聲道:“沈嘉偉啊,你別學社會上的不正之風,努力做好工作比什么都強。”

        這是巧妙地化解尷尬,故意偏離主題,沈嘉偉對她好可不是因為她是校學生會會長,更沒有指望得到她的提拔。

        介于許婉秋的身份,其他人也不好開太過火的玩笑。

        雪路難行,進入市內又遭遇堵車,本來上午就能回到學校,通過一番折騰直到下午四點才到地方。

        張弛想起晚上秦綠竹請吃飯的事情,讓司機就在校門口給他停了,馬達殷勤地招呼道:“張會長,晚上咱們一起吃飯唄,我請!”

        張弛笑著擺了擺手道:“我有安排了。”

        昨晚張弛受了傷,不過他回去之后就涂抹了墨玉生肌膏,現在傷口已經痊愈如初,不過衣服爛了。還沾了一些血跡,有同學問起,張弛就說是昨天處理山羊的時候沾上的,倒也沒有人產生懷疑。

        他先走回小屋去換了身衣服,剛換好衣服,李躍進和方大航就一起找過來了。

        張弛沒想到方大航這么快就從北辰回來了,有些奇怪道:“你不是說打算呆一個星期嗎?”

        方大航嘆了一口氣,原本的確是這么想的,可回家沒兩天就跟他老子發生了爭吵。

        在他爸看來家里本來就開著飯店,如果方大航想創業完全可以在北辰再開一家分店,沒必要大老遠跑到京城去,而且還是開一間不起眼的燒烤店,他爸總覺得兒子應該在自己的基礎上發展得更好一些。

        方大航跟老爹說不通,干脆就跑了回來,省得在家里置氣,看來古人說得衣錦還鄉是有道理的,他下定決心不闖出一番天地絕不會去,當然要是能夠找到一位漂亮女朋友也可以考慮回去見見家長。

        燒烤店這段時間生意都不好,幾個伙計在就能搞定。

        雪下得不小,他們三人步行去了附近的地鐵站,乘地鐵前往,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方才來到了秦綠竹請客的地方,方大航已經開始抱怨了,早知那么遠他就不來了,今天地鐵的人特別多,他們三個全程都是站著過來的。

        離開地鐵站后又在雪中步行了半個小時方才來到地方,舉目看到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群,門外的停車場不小,停了不少豪車,像他們這么走著過來的估計不多。

        大門兩側各自懸掛著一串紅燈籠,黑色匾額上寫著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江湖會館。

        門前立著兩尊石獅子,兩名身穿家丁服的壯漢如鐵塔般傲立門前,來到這里頓時有種時空穿梭的感覺。

        張弛回頭看了看停車場,看到秦綠竹穿著黑色貂皮大衣,從一輛黑色大G里走了出來,笑著朝三人揮了揮手,她今天有事情忙,所以比約定時間晚了一些。

        三人跟著秦綠竹來到門前,秦綠竹報上訂好位置,進入大門之后,男士往左走,女士往右走。

        方大航忍不住道:“臥槽,不是吃飯嗎?跑那么大老遠該不是請我們上茅房吧?”

        李躍進哈哈大笑起來:“你懂個屁。”

        “你懂,那你說是干啥的?”

        李躍進道:“應該是汗蒸,現在都流行這個,北辰最近也開了不少的汗蒸館,能洗澡能吃飯。”

        方大航一聽就興奮了,小眼睛冒光道:“男女混浴嗎?”

        李躍進真不知道,兩人都眼巴巴地望著張弛。

        張弛其實也不知道這江湖會館具體是干啥的,可秦綠竹當初都說過了要請李躍進吃飯,肯定不是洗澡,上茅房就更胡扯了,張弛道:“我估計啊可能是換衣服,經營方式,圖個新鮮,跟化裝舞會似的。”

        果不其然,前方有丫鬟裝扮的美女服務員為他們引路,方大航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雙眼睛不停在丫鬟的臉上打卡,笑瞇瞇道:“妹妹怎么稱呼?”

        丫鬟甜甜一笑道:“英雄里面請!”稱呼都透著古風。

        方大航感覺很享受,胸脯挺起老高,所以說男人的優越感都是女人給慣出來的,為了這種感覺花多少錢都樂意,這就是有人愿意在會所一擲千金的原因。

        三人被引到了更衣室,丫鬟途中就告訴他們只要進入江湖會館就要換衣服,這里的經營理念就是懷舊,別人懷舊最多也就是懷到民國,他們是懷到古代,而且所有的通訊工具都不允許攜帶,就算帶了也沒用,只要進入江湖會館的二重門,所有的手機信號都會被屏蔽,賣點就是新奇,就是古韻,就是江湖氣。

        三人進入更衣室,可供選擇的衣服不多,方大航直接挑了員外服,李躍進選了捕快,供張弛選擇的還有太監和家丁兩種服飾,張大仙人只能選家丁裝,蠻新的,太監服就更新了,沒人動過。

        方大航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左邊捕快右邊家丁,他走在中間,主人公的感覺不要太爽,出門后丫鬟把他們帶到了二重門。

        秦綠竹換上一身藍色武士服更顯得英姿颯爽,腰間還懸掛著一柄古劍,感覺跟女俠似的,頭上帶著藍色英雄巾。看到他們過來,笑著向他們抱拳道:“三位英雄,在下久等多時了,請!”

        方大航依葫蘆畫瓢的抱了抱拳,想學古代人說話,想了半天只憋出來一句:“女士先請!”一秒破功。

        挑燈的丫鬟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方大航快步跟了上去,笑瞇瞇望著小丫鬟道:“姑娘身價幾何,本公子想為你贖身!”

        丫鬟小臉都憋紅了,這里可是正當生意,這個肥頭大耳的家伙把她當成什么人了?秦綠竹趕緊解圍道:“方公子,您還是先把欠我的十兩銀子還了,再考慮給他人贖身之事。”

        方大航有點入戲了,瞪圓了眼睛道:“我何時欠你錢了?本公子不差錢!小張子打賞這姑娘十兩銀子。”

        張弛拍了拍方大航寬厚的肩膀:“此地無銀三百兩,現在地主家也沒有余量啊。”

        秦綠竹笑了起來,她向李躍進介紹,這里過去曾經是個小小仿古景點,后來荒廢了,京城武協副會長陳軍民就把這片仿古建筑群給承租了下來,開了這家江湖會館,凡是來消費的顧客都要事先換上古裝,禁止攜帶一切通訊工具。

        總而言之就是要讓大家有種回到古代的感覺,請他們過來就是看個新鮮,感受下古風古韻,并不是因為這里的菜有多出色。

        他們四人被安排在華山派的區域坐下,大廳很大,中心還有一個比武擂臺,上面正有一位古裝女子在舞劍,現場演奏的民族音樂聲中,還有一個激越的女聲畫外音——耀如羿射九日落,驕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周圍的客人也都是身穿古裝,這里營造得氛圍不錯,果然有種回到古代的錯覺。

        秦綠竹招呼他們坐下,方大航一屁股坐下了,一把將想坐在他身邊的張弛給攔住了:“噯,沒規矩,家丁不是得站著嗎?”

        張弛照著他后腦勺就是一巴掌,這貨穿身員外服就嘚瑟的不知東西了。

        方大航向李躍進投訴:“李捕頭,家丁打主子,以下犯上,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李躍進笑道:“該打!”

        “那你倒是打啊!”

        “我是說你該打!”

        ……

        小二送上一壇酒,酒壇古色古香,里面其實裝得是百年牛二,給每個人面前的小黑碗滿上。秦綠竹端起酒碗道:“李大哥,本來早就想給您接風洗塵了,可最近我一直工作繁忙所以拖到現在,您別介意啊。”

        李躍進道:“秦老師太客氣了。”端起小黑碗一仰脖喝了個干凈,李躍進喝酒就是痛快,喝酒跟喝水差不多。

        張弛跟方大航也陪著抿了一口,比起喝酒來說,兩人更喜歡看新鮮熱鬧。

        擂臺上婷婷裊裊出現了一位身穿紅裙的美女,一旁跟著個老頭子,敲著銅鑼吆喝著比武招親。

        秦綠竹慫恿張弛道:“那女孩漂亮吧,上去試試。”

        方大航湊上來:“贏了她能帶回家嗎?”

        秦綠竹道:“活躍一下現場氣氛罷了,不過誰要是贏了,這美女過來陪著喝酒還有禮物贈送。”一聽就知道她此前來過。

        張弛道:“是個練家子吧?”

        秦綠竹笑道:“她叫尚連玉,畢業于星河武校,連續兩屆的星河杯女子武術冠軍,你不是對手。”

        方大航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慫恿李躍進上去試試,李躍進武功非同泛泛,估計贏得面很大,就算不能當真帶個媳婦回去,弄點禮品也不錯。他們聊天的時候已經有一位先行者從武當派的陣營中走上擂臺。

        有膽子走上擂臺的都擁有一定的武學基礎,這小伙子身材高大健壯,孔武有力,不過武力值還不到一百,登臺還沒有三個回合就被尚連玉一腳踹到在地。

        張弛從尚連玉的出手看出她的武力值在300左右,單從武力值方面要在自己之上,畢竟自己剛剛才突破了一品追風境。

        來到京城才知道高手如云,換成自己在北辰那會兒,目前的武力已經能夠稱霸一方了,看了看身邊的李躍進,意識到在北辰自己也排不上號,且不說恢復記憶之后武力值突飛猛進的李躍進,就算是馬東海自己也未必能夠打得過。

        方大航自己不敢上,可卻很想湊個熱鬧,幾杯酒下肚,他舉起手來:“我有個問題!”

        尚連玉剛好又擊敗了一名挑戰者,雙眸朝這邊看了看,微微頷首表示方大航可以上臺。

        方大航大聲道:“是不是擊敗你就能帶你回家啊?”

        現場客人都笑了起來,其實大家都明白這是酒店的助興節目,誰也不會把這種事情當真,比武招親,都什么年代了,你當是拍射雕英雄傳。

        尚連玉沒說話,一旁敲鑼打鼓的老頭雙手抱拳道:“這位公子,如果你能夠擊敗小女,當然就能將小女明媒正娶地帶回家,不過你得先證明自己未婚的身份。”

        現場一片叫哄笑,卻少有客人上去嘗試,剛才上去的幾個里面就有他們自己的人,其實酒店的套路很深,早就想好了應對措施,且不說很少有人能夠擊敗這位兩屆武術冠軍,就算能擊敗,人家還有后招在后面呢,這里是個假武林,當真你就錯了,真想把人帶回家,酒店答應法律也不答應。

        秦綠竹道:“張弛,你上去試試唄。”

        張弛搖了搖頭,秦綠竹道:“玩玩怕什么,上!”揚聲道:“我這位兄弟準備討教討教。”她把張弛給拉了起來。

        哪兒都不缺看熱鬧的,現場響起一片掌聲和喝彩聲。

        方大航和李躍進也跟著起哄,張弛其實本身就是個喜歡湊熱鬧的主兒,玩心很重,反正是圖一樂呵,也沒啥好扭扭捏捏的,他走上擂臺。

        身后方大航高聲叫道:“小張子,給本公子贏個媳婦回來!”

        周圍人都笑了起來,張弛身穿家丁服歪戴著武生帽看上去跟唐伯虎點秋香里面的華安似的,想必這個江湖會館的服飾都是從武俠電影中得來的靈感。

        張弛來到擂臺上向尚連玉抱了抱拳。

        扮演尚連玉父親的那位走上來煞有其事地向張弛抱了抱拳道:“小老兒楊鐵心,敢問公子高姓大名。”

        張大仙人又不是沒看過老金的射雕,臺本非常熟悉,也還了一禮道:“在下完顏康!”

        其實不是這樣寫的,張弛說完就意識到自己中了這老家伙的圈套了,我這不是主動認了個親爹嗎?現場賓客都哈哈大笑起來,有人已經喊起來了:“他是你親爹!”

        那老頭的臉上也露出笑意:“啊!公子原來是小王爺,你乃王室貴族,小王爺還是請回吧,小女高攀不起。”

        尚連玉也笑道:“爹,您瞧他穿得如此寒酸,根本就是個家丁,怎么可能是什么小王爺,我看是個冒牌貨吧。”

        現場氣氛已經被調動起來了,不少客人開始大聲慫恿張弛上,比武招親不分地位高低,管他是家丁還是王爺,打敗對方那就是你媳婦。

        只有方大航的助威聲與眾不同:“小張子,上!打敗她,給我贏個媳婦。”

        馬上遭遇了周圍不少英雄好漢的鄙視眼光,你行你咋不上,還讓人家幫你贏個媳婦,這貨咋那么不要臉呢?

        尚連玉向張弛抱了抱拳道:“那我倒要領教公子的高招了!”

        張弛笑瞇瞇點了點頭,他抱拳行禮,向后退了幾步,尚連玉嬌叱一聲一掌劈向張弛,她出手雖然很快,可是并沒有多大力量,所謂比武招親只是表演助興的項目,和正式比武不同。

        張弛昨晚才進入一品追風境,看到尚連玉出手,右臂向上一格,擋住了來掌,尚連玉應變速度很快,在張弛格擋的時候找到了他中門的破綻,左拳擊中張弛的胸口,她掌握尺度不能讓客人受傷,拳頭擊中張弛胸膛的時候才猛然發力,只是想將張弛擊退便罷。

        可張弛被她一拳擊中之后,身體連晃都不晃,一把扣住尚連玉的右手手腕,剛才的破綻卻是破陣三十六拳中的空城計,真正的用意就是引誘對方出招,一個人在攻擊得手的時候通常是防守最為薄弱的時候。

        尚連玉被張弛抓住手腕,不由得吃了一驚,手腕突然變得柔弱無骨,竟然如靈蛇般翻轉過來,翻腕纏繞住張弛的手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