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34章 舔狗1枚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34章 舔狗1枚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其實活動的流程并不復雜,他們準備了一些禮物,初步準備31號那天學院學生會全體成員一起過去,晚上和孩子們一起開個聯歡會,同迎新年,再搞個捐贈儀式。

        目前學生會已經募集到兩百多本書,還有其他的禮物,師生們捐助的款項也有一萬塊了,準備到時候全都捐贈給石碾子村小學。詹明璐已經聯系好了汽車,等到年底那天,把所有東西一起拉過去。

        羅士奇聽詹明璐說完,也不禁有些得意,他始終認為二班能做好的事情,他們一班同樣能做,甚至做得更好,雖然他也接受了院學生會只要出去就是一個團體的事實,可心中還是不由自主將一班和二班區分開來。

        張弛道:“其他院系的學生會也都像咱們一樣嗎?”

        詹明璐道:“其實校學生會每年都會搞這種活動,形式都差不多,就連目標對象也差不多,這些學校都是隨機分配的。”

        張弛道:“你去查查石碾子村有什么養老院孤寡老人之類的嗎?反正是送溫暖了,咱們也不差多送一點。”

        詹明璐道:“可咱們這次的主題是助學不是關愛老人。”

        張弛道:“全校有多少學生會的分會?大家全都助學,到時候都拿著差不多的照片差不多的報道,咱們新世界管理學院怎么能脫穎而出?想出風頭就得整點跟人家不一樣的。”

        羅士奇聽到這里都有些佩服他了,這貨的鬼主意實在是太多了,所有學生會都搞助學,我們不但助學還要搞敬老,這一下就把別人給比下去了。

        詹明璐道:“可是咱們募集到的錢都是以助學名義。”

        張弛道:“接著募集唄,今天不是來了四十個委培生嗎?讓他們捐點,跟他們說助學敬老,既然進了咱們學院,就得跟咱們榮辱與共,就得有集體主義精神。”

        羅士奇跟著點頭道:“對,就得讓他們拿錢,反正榮譽也有他們一份。”

        米小白一旁忍不住笑了起來,張弛瞪了她一眼道:“你嚴肅點,你去跟甄秀波說一聲,多印點條幅宣傳語,必須要把聲勢造起來,宣傳語我都擬好了,你們照著印就行。”

        米小白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張弛這個人實在是太愛出風頭了,這種活動他不參加倒還算了,只要參加就沖著轟轟烈烈去干,他必須要在氣勢上壓所有人一頭,這貨難道不清楚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

        詹明璐仍然有些不放心道:“可人家是委培生,萬一不肯捐款怎么辦?”

        張弛道:“他們不捐就把他們全班都掛出來,身為學院的一份子不積極參加學院活動,我們可以建議學院領導扣他們的學分,加在咱們身上,德評也很重要。”

        羅士奇跟著點頭,這個可以有。

        詹明璐道:“可他們中并沒有學生會成員,我也一個都不認識,不知道聯絡誰。”

        張弛想了想道:“你去找他們班那個叫馬達的家伙,如果有需要可以發展他加入學生會。”

        下午的時候,詹明璐帶來了一個好消息,馬達很好說話,聽說助學敬老捐款的事情馬上就去班里動員了,而且他帶頭捐了一萬塊,要知道他們全校師生總共才捐了一萬多塊,馬達一個人就快趕上了,而且在他的動員下,委培班的四十名學生又共同捐出了五千,人均一百多。

        張弛首先想到的是把他們新生的風頭全搶光了,其次想到的是像馬達這種財大氣粗的凱子必須要盡早把他發展到組織中來,其他幾名成員也跟他想到了一處。

        放學的時候,張弛往宿舍走,后面馬達趕了過來:“張會長。”

        張弛放慢腳步等著他趕上來,馬達來到他身邊笑道:“我才知道你是咱們學院的學生會會長呢。”

        張弛呵呵笑道:“你捐款的事情我聽說了,非常感謝你對學生會的工作支持。”心說這老外有錢,當初在潘家園毫不猶豫地給秦老送了一顆開明獸的牙齒,當時秦老還給了他二十萬呢,估計那二十萬還沒花完吧。

        馬達道:“我這個人吧,有錢但是不會花,助學敬老這事兒特別有意義,我當然要參加。”

        張弛主動拋出橄欖枝:“有沒有興趣加入學生會?”

        馬達忙不迭地點頭,大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

        張弛最喜歡這種積極要求進步又特別有錢的同學,看在馬達捐資一萬的份上,準備提出晚上請他吃燒烤,想不到馬達搶著說了:“張會長,您晚上有空嗎?我想請您吃飯。”

        張大仙人留意到他對自己的稱呼是會長,而且用上了您字,這老外看著跟個二愣子似的其實小心思特別多,他對自己非常恭敬,舉止之中透著諂媚,結合此前這貨變著法子給秦老送禮的行為,不難做出鑒定,這貨應該是舔狗一枚。

        張大仙人馬上就裝出有些為難的樣子,背起雙手用領導的口吻猶豫著:“我晚上還約了其他同學呢。”·

        馬達道:“那就把他們一起叫上,我請,正想認識認識同學們呢,就這么說定了”

        張弛道:“你打算去哪兒吃呢?”

        “我知道一家燒烤店味道不錯,我把地址發給您,咱們晚上六點半不見不散。”

        張弛跟馬達在宿舍區分了手,很快就收到了馬達的信息,張弛剛才聽說他邀請自己吃燒烤就有種預感,很可能是去自己的燒烤店,一看信息果不其然,張大仙人暗自佩服,馬達肯定不是誤打誤撞選中了自己的燒烤店,這貨應該對自己做過了一番了解,拍馬屁相當有技巧,金毛大臉舔功相當了得。

        秦大爺正在宿舍樓前收被子,張弛過去給他幫忙,把用來曬被子的兩把椅子拿回了傳達室。

        秦大爺道:“聽說你們學院新來了個委培班。”

        張弛笑道:“您消息還真是靈通,聽誰說的?”估計是聽米小白說的,張弛認為秦大爺很可能是在默默充當米小白的守護者。

        秦大爺道:“別說你們學院,水木的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我。”

        換成別人張弛肯定會覺得是在吹牛逼,可對秦大爺他就不會那么認為,這老頭藏得很深,做事很有一套。

        張弛道:“秦大爺您知道神秘局的事情嗎?”

        秦大爺點了點頭:“陳米爛谷子的事兒。”

        張弛道:“您老真不知道這委培班是干啥的?”

        秦大爺道:“不是說神秘局要重建?這委培班的學生有部分會成為第一批成員嗎?”

        張弛發現秦大爺真沒吹牛逼,奇怪啊,一個看門的老頭怎么知道那么多的內幕,難不成他也是學院的一份子?張弛道:“這個神秘局是不是很拉風很厲害?”

        秦大爺警惕道:“你套我話呢?”

        張弛笑道:“大爺,您那么英明神武,我想套路您哪有那么容易。”

        “知道就好。”

        張弛道:“我聽說神秘局過去的局長姓秦,跟你一個姓,您該不會就是真身吧?”他是明知故問,秦老才是神秘局的前任局長,門房秦大爺只是姓秦,張弛本來還懷疑秦大爺跟秦老有親戚呢,可跟著秦老去過墓園之后,聽說秦老的大哥秦春秋死了,看起來秦大爺也應該比秦老年輕,也就是六十多歲,不可能是秦老的哥哥。

        秦大爺道:“你以后多照顧照顧米小白。”

        “我好像沒這個義務啊。”

        秦大爺道:“有好處。”

        張弛厚著臉皮道:“什么好處?”

        秦大爺弓腰去床底下拿他的鞋盒子,張弛對他床下的布局還是有些了解的,除了鞋盒子就是二鍋頭。

        秦大爺摸索了一會兒,從中拿出了一個瓷瓶,遞給張弛道:“這東西對你鍛煉有好處。”

        張弛把瓷瓶拿起來,擰開瓶塞聞了聞,聞出里面是烈火融陽丹,二品丹藥,這種丹藥對真火煉體有幫助,上次秦大爺在洗手間走火入魔的時候,正是烈火融陽丹幫助他擺脫了險境。

        張弛知道烈火融陽丹對自己肯定有好處,笑瞇瞇收了,又道:“您老上次的那藥膏還是蠻靈驗的。”

        秦大爺聽出他是在提條件,又躬身去床底下鞋盒子翻了一會兒,找了一瓶藥膏出來遞給張弛,張弛看了看那小瓶子,撇了撇嘴:“有點少。”

        “貪心不足蛇吞象!”

        尋常的傷藥,最多將血止住,愈合結疤要經過一定的療程,生肌復原,不留痕跡,是辦不到的,秦大爺的這瓶藥乃是墨玉生肌膏,只要是皮肉傷,別管多嚴重,涂抹后很快就能愈合。

        張弛把藥瓶收好了,嬉皮笑臉道:“其實她比我厲害,我就算想保護她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秦大爺道:“在學院里可能是,但是走出學院,她和普通人沒什么分別。”

        張弛過去就聽說過他們這些新生在進入學院之后靈能就會被某種特殊方法進行控制,只要離開學院就處于靈能屏蔽狀態,自己因為靈壓為零,不具備學院定義的靈能,所以他才沒有受到屏蔽的影響。

        張弛道:“學院為什么要屏蔽他們的靈能。”

        秦大爺道:“如果不進行限制,這些學生在社會上不知會引來多少的麻煩。”

        張弛又問了一個問題:“我聽說現在擁有超能力的人越來越多,學院明年的新生還會更多?”

        秦大爺道:“不是擁有超能力的人越來越多,而是這個世界正在發生改變。”

        張弛聽出他話里有話,虛心求教道:“能不能說得更明白一些?”

        秦大爺道:“不是這個世界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超能力者,而是因為這個世界發生了變化才造就了越來越多的超能力者。”伸手拍了拍張弛的肩膀道:“你不也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嗎?”

        張弛心說我可不是什么受益者,我是受害者,我是被貶到了凡間,秦大爺還是沒把話說通透:“大爺,到底發生了什么變化?”

        秦大爺諱莫如深地笑了笑道:“這你得去問神秘局,他們又是要重新成立神秘局,又是搞什么新世界管理學院,肯定是有所發現。”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