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9章 最近還好嗎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9章 最近還好嗎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甄秀波道:“我就看不慣他們班的那些人,平時榮譽沒少分,一旦有事兒馬上就往咱們這推,他們不是學生會的?他們沒腦子?什么都不會做?一點主動性都沒有。”

        張弛道:“別那么小家子氣,都是一個集體,學生會代表得是整個學院,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輔導員胡依琳這時候過來通知張弛去開會。

        張弛趕緊跟了出去,看到胡依琳新換了發型,不禁調侃道:“胡姐,這發型好看啊,特別有女人味,我驢哥喜歡吧?”

        胡依琳沒好氣道:“你別跟我提他,聽到他我就來氣。”

        “喲,怎么了這是?”

        胡依琳怒氣沖沖道:“還記得那演唱會的票嗎?”

        張弛點了點頭,當然記得,是呂堅強托他親手送給胡依琳的。

        胡依琳道:“他沒去,說臨時有任務。”

        張弛笑了起來,最近心理有點不正常,怎么聽到別人鬧別扭心里還有點歡樂呢。

        胡依琳不滿地看了一眼這個幸災樂禍的小子。

        張弛趕緊解釋道:“當警察的就是這樣,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有突發事件,您既然選了他就得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

        胡依琳道:“誰說我選了他?我為什么要選一個經常放我鴿子的人?”

        張大仙人沒插話,胡依琳顯然還在氣頭上,自己要是多說話誰知道是不是火上澆油。

        兩人一起來到了主任辦公室,里面有不少人,蕭長源、梁教授、孟教授,還有一班的班長羅士奇,他和張弛兩人是作為學生代表被叫來參加會議的。

        蕭長源招呼大家坐下,笑道:“其實也算不上什么正式的會議,我就是叫大家過來商量一下關于分班的問題。”

        根據學院最初的意思是要在這個學期結束之后,兩個班級合并為一個班,一班現在還剩下38名學生,二班還有41名學生,可現在有了變化,學校內部產生了許多不同的意見。

        蕭長源讓胡依琳先說,畢竟她目前是兩個班的輔導員,對班級情況相對了解。

        胡依琳道:“如果讓我說,我覺得合并為一個班級也挺好,畢竟都是一個集體,而且兩班的男女配比不合理,合并有助于平衡。”

        梁教授道:“有什么可平衡的?又不是相親,談什么男女配比。”

        胡依琳的臉紅了,她只是一個小小的輔導員,在大教授的面前的確沒多少發言權,連反駁都不敢。

        孟教授道:“我倒是同意合并,雖然一個是特異致動班,一個是特異感知班,可在實際的教學中,兩個班級學生的差距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大,合并為一個班級,可以更好地整合教育資源。”

        蕭長源點了點頭,指了指羅士奇道:“你說說看法。”

        羅士奇有點拘謹:“我覺得目前就挺好的,我們都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班級劃分,而且這樣的劃分有助于學生之間相互競爭,而且兩個班合成一個班人數會不會太多?”

        張弛笑了一聲,羅士奇不滿地望著他。

        蕭長源道:“你有意見?”

        張弛道:“蕭主任,我是覺得這個會議我們不該參加,分班不分班我們都無所謂啊,我是學生,你們把我們放小河溝里我們能活,放湖泊里也能活,放大海里一樣能活,誰活不下去誰淘汰唄,跟分不分班關系真不大。”

        連羅士奇都認為張弛說得有道理,的確,今天的會議跟他們兩個學生關系真不大。

        蕭長源道:“你這小子,我們不征求你們意見吧,你們學生就說我們老師獨斷專行,不夠民主,現在征求你們意見,你們又表現得這么消極。”

        張弛道:“真不是我們消極,其實您心里準保已經想好了主意,就是讓我們過來走個過場。”

        蕭長源干咳了兩聲,這貨怎么就那么討厭呢?非得把話說得那么明白。

        蕭長源道:“根據院領導的一致意見,還是覺得維持現在的狀況不變對教學有好處,現在看來大家和學校領導的意見基本一致。”

        孟教授和胡依琳對望了一眼,什么叫基本一致,我們剛剛明明建議合并來著,敢情還真被張弛說對了,蕭長源就是搞個形式,讓大家過來走個過場的,慚愧啊,當老師的還不如學生看得透徹。

        蕭長源道:“我找大家來還有一件事要宣布,下周開始,我們學院會補充一些新同學。”

        梁教授道:“這不合規矩吧?就算招生也要等到明年暑假吧?”

        蕭長源道:“新來的同學是委托培養的,梁教授也應該認識其中的不少人,兩位教授都給他們上過課。”

        孟教授道:“你是說在學院成立之前,那些專門為神秘局成立選拔出來的預備生。”

        蕭長源點了點頭道:“就是他們。”

        在學院成立之前,他們就已經在秘密訓練預備力量,拿梁教授來說,這些年他親自訓練的預備生就有近四十人。

        說起來這些預備生應該算學院的早期學員,之所以在今年正式成立了新世界管理學院,根本的原因是擁有特殊能力的學生越來越多,按照過去的訓練模式已經無法滿足要求了。

        蕭長源道:“這40名委培生會被分配到你們兩個班級之中,他們的能力要遠勝于你們這些新生,所以你們提前要做好思想準備,無論你們分不分班,按照校委會的意思,一年級結束根據考核成績只保留80名學生。”

        張弛和羅士奇對望了一眼,他們兩個班加起來目前是79人,算上40名插班委培生,就是119人,意味著到暑假之前會淘汰39名學生,競爭空前變得嚴峻了。

        孟教授道:“這些人不是已經開始實習了嗎?為什么要回校和一年級新生一起接受訓練呢?”

        蕭長源道:“校委會的決定。”不想解釋的時候就祭出尚方寶劍。

        張弛和羅士奇一起離開了主任辦公室,兩人心里都產生了一些危機感。

        如果這些委培生到來,他們這些新生明顯會處于弱勢,學院的淘汰機制非常殘酷,如果繼續末位淘汰制,就會有大批的新生被淘汰。

        張弛道:“知道哪些委培生是什么來路嗎?”

        羅士奇搖了搖頭,他不清楚,只清楚哪些委培生全部都是他們的競爭者。

        張弛道:“我現在明白老蕭為什么要征求咱們的意見了,他是準備把咱們兩個班淘汰掉一半啊。”

        如果合并,就在他們內部進行淘汰,如果不合并,就把那幫委培生均勻分配到兩個班里,然后再進行淘汰,總而言之這些新生要面臨的壓力空前強大。

        羅士奇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他低聲道:“你去問問韓院長。”

        “為什么我去?”

        羅士奇道:“你不是跟韓院長有親戚嗎?”

        張弛不爭辯不解釋,現在整個學院都已經達成了共識,基本上都認為他和韓院長有親戚,更有甚者直接說他就是韓院長的孫子,張大仙人認為這種誤解對自己沒有任何壞處。

        韓老太最近很忙,聽說專注于生命場系統的升級,這段時間都不在學院,想找她只能去研發中心。

        這座研發中心其實是韓大川院士生前工作的地方,由五維腦域出資贊助,研發中心位于水木的科研區,平時這里是不允許學生入內的。

        張弛來到外面通報了自己的名字,由門衛聯系了韓老太,方才或許入內。

        進入大門,乘坐專用的電瓶車,由保安將他送到了韓大川研發中心,韓大川院士雖然已經去世,可這座研發中心仍然以他的名字來命名,以表示對他在腦域科技領域突出貢獻的紀念。

        張弛在門口韓大川院士半身銅像前停步,恭恭敬敬向老院士鞠了三個躬,雖然沒有機會和老院士見面,不過從了解到的信息也知道這位老院士無論人品和學識都是讓人敬仰的。

        此時有人從研發中心內走了出來,卻是身穿灰色大衣的林朝龍,他今天親自來到研發中心是特地視察一下生命場系統的升級進展。

        這次的升級計劃,所有硬件仍然由五維腦域提供,在這件事上林朝龍信守對韓大川院士生前的承諾,除了無償提供資金和硬件援助,五維腦域也沒有對研發進行任何的介入。

        自從林黛雨去歐洲留學之后,張弛和林朝龍也沒有過任何的聯系,在這里相逢純屬巧合。

        張弛表現坦然,主動招呼道:“林叔叔好!”

        林朝龍向他點了點頭,張弛讓他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看到張弛就不由得想起了楚文熙對自己的欺騙,張弛的存在對他簡直就意味著恥辱,當面提醒他楚文熙欺騙了他那么多年的事實。

        林朝龍本來想馬上離開,可經過張弛身邊的時候卻改變了主意,停下腳步道:“你最近還好嗎?”

        張弛道:“很好啊!”林朝龍肯定知道了真相,他對自己不會有什么好感的。

        林朝龍道:“小雨在歐洲也很好。”

        張弛還以為他不會主動提起林黛雨,笑道:“那就好,有機會幫我問候她。”

        林朝龍微笑道:“沒機會的。”

        張弛暗罵了一聲老陰貨,悄聲無息地展開反擊。

        “林叔叔有沒有黃阿姨的消息?”

        林朝龍搖了搖頭道:“我正想問你這件事呢。”心里有點不舒服了。

        張弛道:“也許她去陪小雨上學了吧。”

        林朝龍心中暗想怎么可能?楚文熙和自己的女兒根本沒有一丁點的血緣關系,她怎么可能關心自己的女兒,她心中最看重得是眼前的這個孽種!

        一想起這件事林朝龍就怒火填膺,張弛的父親究竟是誰?楚文熙究竟和哪個無恥之徒生下了這個小王八蛋?

        張弛敏銳察覺到了林朝龍的怒火值,他和林朝龍之間沒有半點關系,如果黃春曉沒有和他離婚,還勉強算得上自己的后爹,可現在大家就是毫無瓜葛的陌生人,惹你生氣就對了。

        張弛也不打算在這里礙他的眼,恭敬道:“林叔叔,我還有事先走了。”

        林朝龍點了點頭,望著張弛的背影直到他走近了研究中心,雙目中方才露出森森的寒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