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4章 殘酷真相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4章 殘酷真相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蕭九九跟楚文熙道別之后走了,張弛帶著李躍進和方大航上了黃春曉的賓利雅致。

        李躍進和方大航都是頭一次坐這么高檔的車,李躍進有些手足無措了,心里納悶啊,黃春曉啥時候跟張弛和好了?他此前見過黃春曉,剛才也試圖跟黃春曉打個招呼,可黃春曉仿佛不認識他似的,大概有錢人都是這么傲慢吧。

        方大航看到開車的女司機左紅云,心中暗嘆,人和人果真是不能比的,張弛把軟飯已經吃到了至高境界,未來丈母娘都已經搞定了,怎么感覺這丈母娘比林黛雨對他還好呢?母女……方大航趕緊把這念頭給收了,順便替張弛唾罵了自己幾句,要是讓張弛知道他這么想,保不齊要跟他翻臉。

        楚文熙先讓司機將方大航和李躍進送到了景通旅社,張弛本想下車的,可轉念一想,楚文熙應該沒那么巧去醫院,正常來說哪有晚上去醫院看人的?

        他就說回小屋去住,跟李躍進說了聲,讓他安心在景通住著,這邊的房費方大航會負責。

        重新上了車,楚文熙打量了他一下道:“你好像沒受傷啊。”

        張弛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楚文熙聽完忍不住笑了:“也沒多大的事情,本來就是你們占理,沒必要裝。”

        張弛道:“那小子我認識,他爹是大地產商楊景元。我得留點后手啊,不然萬一他老子出面,找人把我們趕出去,我們的心血就白費了。”

        楚文熙道:“一個燒烤店一年才能有多少利潤啊,好好的上學就是,沒必要那么辛苦啊。”

        張弛道:“這點錢可能您看不上,但是對我已經不少了,萬丈高樓平地起,想賺大錢也得先把地基給夯實了。”他的強項是煉丹,總不能公開煉丹往外賣,別的不說,單單是藥品批號都很難拿下來。

        楚文熙點了點頭,對他的這番話表示認同,她輕聲道:“你和小雨最近還好嗎?”

        張弛道:“一直都很好。”

        楚文熙道:“你林叔叔也不再反對你們來往了?”

        張弛道:“還好吧,他太疼小雨了,所以還是尊重小雨的意思。”

        汽車已經到了他的小屋附近,張弛讓司機在路邊停車,楚文熙雖然很想跟他多說一會兒話,可又怕引起張弛多心,其實自己這段時間的行為已經引起了他的懷疑,楚文熙悄悄提醒自己務必要冷靜,她沒有下車,在車內向張弛揮了揮手。

        張弛站在路邊看著賓利雅致遠去,這才長舒了一口氣,越來越感覺黃春曉奇怪了,她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要這么關心自己?應該不僅僅是因為林黛雨的緣故,從她離婚之后對待林黛雨的態度不難看出,她在刻意疏遠這個女兒。既然如此又為何對自己表現出這樣的照顧和關心呢?難道真是想曲線救國,通過自己去關愛林黛雨?好像沒這個必要吧?

        楚文熙坐在車內表情有些復雜,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通電話聽了一會兒,淡然道:“知道了!”

        掛上電話嘆了口氣。

        左紅云道:“黃總,心情不好?”

        楚文熙道:“這個世上的聰明人多半都是自作聰明,明明糊涂一些可以活得更好,可他們非得不肯,非要將一副好好的牌面打糊,為什么啊!”

        左紅云不明白,只是靜靜地聽,黃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一切包括這條命都是屬于她的。

        楚文熙道:“去佳林苑。”

        “是!”

        林朝龍今天很開心,天影系統在第一次評測中就暴露出那么多的漏洞,讓他更開心得是已經很久沒有和女兒這么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渡過了,女兒已經去休息,林朝龍獨自坐在書房內,點燃一支雪茄,打開馬東海給他的那袋資料,拿起照片一張張看著,特別留意了一下楚文熙的表情,尤其是她和張弛在一起的時候,表情溫暖慈愛,目光中的溫柔根本藏不住。

        他的電話響了起來,林朝龍皺了皺眉頭,他不喜歡這個時間段被人打擾,看了看手機屏,電話是楚文熙打來的,林朝龍感到有些意外,畢竟他提前就邀約了楚文熙,希望她能夠配合自己,給女兒一個一家三口團聚的機會,可楚文熙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這會兒又打電話過來什么意思?

        林朝龍等電話響了幾聲之后,這才慢慢拿起接通:“喂!有事啊!”對楚文熙他的內心是復雜的,自己有太多秘密被楚文熙知道,可以說沒有楚文熙就沒有他的今天,可自己又親手救了她,這已經成為他今生做過得最后悔的事情。

        楚文熙蘇醒之后所做的一切,讓他心中曾有的感情越來越淡,一切都已經改變了,生死天注定,人果然不可逆天而行。

        楚文熙道:“我想見你。”

        林朝龍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呵呵笑了起來,自己放下尊嚴求她不要離婚她不答應,為了女兒,自己懇請她配合哪怕是一起吃頓飯她都不肯答應,現在居然要見自己,真把自己當成了女王,林朝龍道:“很晚了,女兒已經睡了。”

        楚文熙道:“有些話必須當面說,我就在佳林苑外。”

        林朝龍愣了一下,楚文熙竟然登門了,他想了想道:“你進來吧,我在書房等你。”

        十分鐘后,楚文熙出現在林朝龍的書房內,林朝龍沒有起身相迎,仍然坐在那里抽煙,幾天不見,楚文熙好像變得更年輕了,林朝龍打量著她,心中卻在想著黃春曉,他做了一件多么愚不可及的事情,這個女人太精明,也太危險。

        楚文熙優雅地笑了笑:“怎么?不打算請我坐?”

        林朝龍一語雙關道:“我沒把你當成客人,是你自己把自己當成外人。”

        楚文熙點了點頭:“那好,我長話短說,你在調查我!”

        林朝龍望著楚文熙:“有那個必要嗎?我們之間非得通過別人的調查才能加深對彼此的了解嗎?”

        楚文熙微笑道:“有些事不知道真相反而更好,真要調查清楚,最后受傷的那個人可能就是自己。”

        “害怕了?”

        楚文熙道:“沒什么好怕,我只是不想你花費精力和時間去做一件有害無益的事情,至少咱們還算是朋友吧。”

        林朝龍道:“我不會為了一個朋友努力了二十幾年,想盡一切辦法,耗費巨大代價去保護她的大腦,我也不會為了朋友去犧牲自己家人的生命,在我心中,你曾經是我的一切,我救了你,你卻殘忍地毀掉了我的家,我的感情,我的自尊!”他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大,心底壓抑的火山行將爆發。

        楚文熙嘆了口氣:“你不但不了解我,你甚至連自己都不了解,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真正想要得是什么?”

        林朝龍點了點頭,他將雪茄摁滅,在過去的那些年里,他最想要得就是救活眼前的這個女人,他愛她,希望能夠跟她一起幸福的生活,可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可笑且愚蠢的事情。

        楚文熙道:“你認為對我有恩,可當年我同樣救過你的性命,你自己應當清楚,你的天宇制藥之所以能夠成功全都是剽竊了何東來的成果。”

        “住口!”林朝龍憤然站起身來,這是他藏在內心深處的一根芒刺。

        “是不是想用對付黃春曉的手段來對付我?你不敢!”

        林朝龍怒視楚文熙,如同一頭暴怒的雄獅,隨時都能沖上去撕碎眼前的獵物,可他又清楚楚文熙絕非是一只逆來順受的綿羊,她是一條蛇,一條奇毒無比的美女蛇,恐怕自己還沒對她造成傷害,她已經用毒牙咬住了自己。

        林朝龍提醒自己要鎮定,憤怒會讓自己失去理智,他深深吸了口氣道:“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跟我吵架?”

        楚文熙道:“你雇傭了不少人在跟蹤我,嚴密監控我的行蹤,拍攝了我的不少照片,還派人去調查我當年所有資料,順便還調查了張土根一家的材料。”

        林朝龍并不否認,他走到酒柜前倒了一杯酒,只是自己的那杯,拿起喝了口酒道:“你怕了?”

        楚文熙道:“朝龍,其實有什么話,你可以直接問我,何必浪費那么多的金錢和精力。”

        林朝龍呵呵冷笑了一聲:“你會說嗎?”

        “會啊!其實早就想對你說,只是擔心會傷害到你。”

        林朝龍轉過身,冷冷望著楚文熙:“你還能怎么傷害我?”

        楚文熙道:“我今天過來就是要滿足你的好奇心,你有什么話只管問,我會如實回答,如果錯過了今晚,我再也不會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林朝龍將杯中酒喝完,抿了抿嘴唇道:“你和張弛到底是什么關系?”這正是他在秘密調查的事情。

        “他是我兒子!”

        林朝龍的內心如同被人重擊了一拳,他感覺自己雙腿發軟幾乎要坐到地上了,雙手扶著酒柜,好半天方才將這個信息消化,擰開酒塞又倒了杯酒,背身對著楚文熙提醒自己一定要鎮定。

        “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時候的事情?”

        楚文熙道:“我在東關小學的時候曾經有一年病休。”

        林朝龍點了點頭,他知道,當時他還以為楚文熙是因為自己和黃春曉訂婚而傷心選擇逃避,可想不到……這女人騙得我好慘,林朝龍一直以為楚文熙愛得是自己,至少愛得是自己,可現實去把他變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張弛竟然是她的兒子。

        林朝龍喝了一大口酒道:“可張弛的父親是張國士母親是劉紅梅。”他并不相信楚文熙會為張國士這么做,根據他目前掌握的情況,張國士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心高氣傲的楚文熙怎么可能看上他。

        楚文熙道:“我當時的情況不可能撫養自己的兒子,張土根幫了我,他收養了我的兒子,張國士夫婦身體都有問題,他們無法自己生育,如果你去調查就會發現張弛其實是在家里接生的,劉紅梅的母親當年是北辰工人醫院產科助產士,所有的手續都是她一手經辦的。”

        林朝龍道:“孕檢記錄也能造假嗎?”

        楚文熙道:“我懷孕三個月的時候,就和張土根達成了協議,他幫助我解決這件事,他們家里的所有手續都是他在負責。”

        林朝龍點了點頭,他轉身看了看楚文熙,這個女人到現在還能夠表現出如此的淡定,他不得不佩服她強大的心理,林朝龍默默提醒自己,這就是現實,他終于明白為何楚文熙會出現此前的反轉,種種不合理的表現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釋。

        怪不得楚文熙會急于和自己做切割,因為她發現張弛是她的親生兒子,也只有如此才能讓她毫不留情地拋棄自己。

        林朝龍道:“他的父親是誰?”

        楚文熙搖了搖頭。

        “你不是說會如實相告嗎?”

        楚文熙輕聲道:“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就算是悲慘往事也掀不起她心頭的半點波瀾,楚文熙經歷生死,人間的一切都已看淡。

        林朝龍的雙目充滿了悲愴,如果楚文熙說得是實話,那么她也是一個受害者,可這并不足以成為她傷害自己的理由。

        林朝龍道:“楚文熙,你太自私了,你欺騙了我,你傷害我們父女,現在又想讓你的兒子欺騙我的女兒,你做夢!”

        楚文熙平靜望著林朝龍道:“朝龍,你是個理智的人,不要讓沖動毀掉你的生活,我承認我對不起你,可我并沒有讓你殺掉自己的妻子。”

        “住口!”林朝龍抓起手中的酒杯狠狠擲在了地上,酒杯被摔得粉碎。

        楚文熙的表情風波不驚:“我保全了你的事業和你的資產,如果黃春曉還活著,她不會只拿走一個億,你的天宇會元氣大傷。”

        林朝龍指著楚文熙道:“你是不是還想讓我感謝你?你這個騙子!你可以不告訴我這件事,可你當年為什么要說喜歡我?你明明已經嫁給何東來了,為什么要欺騙我的感情?”

        楚文熙道:“因為你是黃老的女婿,因為我想利用你。”

        林朝龍點了點頭,他終于明白楚文熙剛才所說的傷害到他是什么意思了。

        楚文熙道:“你跟何東來一樣都認為自己很聰明,卻同樣犯了以自我為中心的毛病,女人絕不是你們的附庸品。”

        林朝龍喉頭發干,他抓起酒瓶灌了幾口酒:“張弛,他知不知道?”

        楚文熙搖了搖頭道:“你很想讓他知道嗎?”

        林朝龍緩步走向楚文熙,楚文熙望著他的目光中有些憐憫。

        林朝龍一字一句道:“我要讓你付出代價!”

        楚文熙道:“你不敢。”

        兩人的目光對望著,林朝龍的目光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楚文熙的目光像亙古不化的堅冰。

        楚文熙道:“我既然敢告訴你真相就有了充分的準備,你膽敢對我兒子動手,你的女兒就會付出十倍的代價。”

        林朝龍點了點頭,他低聲道:“讓你的兒子離開我的女兒。”

        “為什么要讓上一代的恩怨影響到下一代?”

        “夠了!你不要假惺惺地裝出一副圣母的面孔,你騙了我,還想讓你兒子騙我的女兒,霸占我的家業,你是不是太殘忍,太過分!”

        林朝龍已經出離憤怒了,得知真相之后,他絕對無法容忍張弛和自己的女兒在一起,無論他是否優秀,無論女兒是不是喜歡他,楚文熙欺騙了自己,玩弄了他的感情,害得他家破人亡,現在就連他最珍貴的女兒也想奪走,這女人實在是太狠了。

        為了女兒他可以付出任何代價,哪怕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楚文熙道:“你最大的毛病還是容易感情用事,成年人了,為什么不能淡定一些,冷靜一些,非要把自己逼到死角,為什么不能尋求一個兩全齊美的辦法?”

        林朝龍內心深處第一次產生了要遠離楚文熙的想法,這是一個做事充滿目的性的女人,她不但聰明而且冷靜過人,每件事都計算得非常細致精密,她太了解自己,清楚自己的短板,而自己對她卻知之甚少。

        林朝龍越發覺得自己可笑,怎么會被一個蛇蝎心腸的女人蒙騙了那么多年?他很想問問楚文熙,到底有沒有愛過自己?他不敢,生怕自己最后的自尊也被她無情揭下狠狠踐踏。

        楚文熙道:“我和張弛的關系無法公開,不然你會顏面掃地,在公眾面前抬不起頭來。”

        林朝龍知道她說得都是事實,嘴里卻強硬地反駁道:“我什么都不在乎!”

        楚文熙笑了笑,他怎會不在乎。

        “我雖然喜歡小雨,可是我無法做到每天都面對她,與其長痛,不如短痛。”

        “你想干什么?”林朝龍充滿了警惕。

        楚文熙道:“你又想顧及面子,又想當個好父親,所以惡人只能讓我來當,你繼續當你的好父親,為了女兒忍辱負重的好父親,是我告訴她真相還是你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