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1章 惹禍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1章 惹禍了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林朝龍向前走了兩步,來到楚滄海的面前,然后伸出手去,兩人握了握手,林朝龍的手溫暖寬厚,楚滄海的手就像人一樣瘦削骨感,堅硬冰冷。

        楚滄海微笑道:“林總的這個球場很好,我是這里的會員。”

        林朝龍笑道:“滄海兄真是照顧。”他請楚滄海坐下,將雪茄盒拿起。

        楚滄海擺了擺手道:“我不抽煙的。”

        林朝龍吩咐服務生道:“兩杯威士忌。”

        楚滄海道:“給我一杯蘇打水,不加冰,謝謝!”

        林朝龍看了楚滄海一眼道:“滄海兄很注意保養啊。”

        楚滄海道:“沒辦法,年紀大了,有些東西能免則免,不是不想,而是有心無力。”他右手攥起了拳頭,轉過臉咳嗽了兩聲,蒼白的臉色泛起了一絲紅意,看得出他的身體素質并不是太好。

        林朝龍絕不敢輕視眼前的對手,這個看似瘦弱顯得病怏怏的中年人卻是商界實力最為雄厚的人物之一,就算是自己也不敢跟他正面競爭,可有些事是由不得自己意愿的。

        “滄海兄過謙了。”

        楚滄海道:“真不是謙虛,林總,我聽說你的五維腦域近期有上市的計劃?”

        林朝龍笑著否認道:“沒有的事情,小道消息罷了,您應該知道,這幾年五維腦域的發展遇到了瓶頸,選擇在這個時候上市是極不明智的。”

        楚滄海道:“有沒有興趣轉讓給我啊?”

        林朝龍看了楚滄海一眼,然后笑了起來:“滄海兄,您別開玩笑了,新世界科創這兩年在腦域發展方面一日千里,讓我望塵莫及,您怎么會對我的這間小公司感興趣?”

        楚滄海道:“千金買馬骨,我愿意收購就證明有價值。”

        林朝龍對他的比喻有些不爽,五維腦域絕不是馬骨,而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大金礦,你楚滄海如果不看到這一點,又怎會舍得花重金購買?

        “有競爭力才有發展,滄海兄難道不認為現在這種方式更有助于彼此的發展?”

        楚滄海微笑道:“林總是個心很大的人。”

        林朝龍道:“我沒有太大的野心,只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也不瞞滄海兄,當年我曾經答應過要無條件資助生命場系統的研究,韓院士雖然撒手人寰,可我對他的承諾不能變。滄海兄也不是對五維腦域感興趣,您感興趣的是生命場系統,但是生命場系統跟我們公司并沒有什么根本性的關系,所有的核心技術都掌握在韓院士團隊的手里,如果團隊不配合,就算我把五維賣給您,您得到的也只是一個空殼。”

        楚滄海道:“林總真是坦誠,既然這樣我也不繞彎子了,林總對研究的贊助也不是無條件的,這幾年你們公司幾乎壟斷了國內腦科醫療器械高端市場,之所以能夠從那么多廠家中脫穎而出,是因為韓院士過去幫你設計的一套智能醫療程式,你們五維的核心資產就是這個部分,我想收購得也是這個部分。”

        林朝龍的臉上依然帶著平和的微笑,不過心中卻對楚滄海越發警惕起來,他對自己的公司顯然是進行了深入調查的。

        他搖了搖頭道:“既然滄海兄知道是我們的核心資產,就應該知道我不會賣。”

        “為什么不聽聽我的出價是多少?”

        林朝龍微笑道:“我的實力雖然比不上滄海兄,可對我來說金錢的意義已經沒那么重要了。”

        “我就知道錢打動不了你,聽說林總最近家里出了一些變故?”

        林朝龍點了點頭道:“我和太太分手了,滄海兄一定看了我們天宇的公報。”

        楚滄海道:“真是遺憾啊,我以為賢伉儷一直都很恩愛,大家都認為你們是一對神仙眷侶啊!”

        “感情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

        楚滄海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此時林黛雨乘著球場車回來了,她今天心情不錯,跳下球場車叫了聲爸。

        林朝龍為她介紹道:“這是你楚伯伯。”

        “楚伯伯好!”林黛雨乖巧地叫道。

        “我女兒林黛雨。”

        楚滄海贊道:“你女兒真漂亮!”

        林黛雨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小聲道:“您們接著聊,我不耽誤您們聊天了。”

        “你在水木上學吧?”

        林黛雨點了點頭。

        “我兒子跟你一個學校,楚江河你應該聽說過吧?”

        林黛雨笑道:“聽說過,我們學長,他可是我們水木的大名人,一直都擔任學生會會長,現在已經保研了。”

        楚滄海道:“原來你們認識啊?”

        林黛雨搖了搖頭道:“不認識,他站在金字塔尖上,我只是一個一年級的新生,對學長只能仰望。”

        楚滄海和林朝龍都笑了起來。

        楚滄海道:“小雨談朋友了沒?”這話問得就明顯有目的性了。

        林朝龍看了看女兒,林黛雨點了點頭當著爸爸的面承認,臉紅了,她羞澀道:“楚伯伯您們接著聊,我去換衣服。”

        楚滄海望著林黛雨遠去的背影感嘆道:“女兒真好,我一直都想有個女兒,可惜啊!”

        林朝龍道:“可惜什么?有個那么出色的兒子您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女兒再好早晚都是人家的。”最后一句話是發自內心的感慨。

        “有機會讓兩個孩子見見。”

        林朝龍看了他一眼,對楚滄海的用心非常清楚,淡淡笑道:“都什么時代了,早就不興這個了,年輕人感情的事情根本輪不到咱們做主。”

        楚滄海道:“看不出你還是個開明的好父親啊!”

        林朝龍嘆了口氣道:“由不得我啊!”

        張弛來到燒烤店,剛進大門方大航就把他給攔住了,低聲道:“哥們,有個人找你,我看來者不善啊!”他悄悄用手指了指后面,張弛定睛一看,那坐在角落一個人喝悶酒的竟然是李躍進,方大航沒見過他,看到李躍進面相兇惡所以就多了個心眼。

        張弛道:“我李大哥,沒事兒!”他走了過去:“李大哥!”

        李躍進抬頭看到張弛,露出些許笑意,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還是不太好。

        張弛本想請他進包間,李躍進堅持就在外面坐著,不想耽誤他的生意,張弛知道他脾氣倔,只能由著他,讓服務員送來了一瓶百年牛二。

        李躍進等他的功夫一斤光瓶牛二已經下了肚。

        “李大哥,您又不是沒我電話,怎么不先打電話說一聲啊?”

        張弛把李躍進面前的玻璃杯滿上。

        李躍進道:“我怕耽誤你上學,就按照你說的燒烤店地址找過來了。”剝了顆花生塞嘴里又道:“兄弟,哥看到你混成這樣,挺為你驕傲的。”

        張弛笑了起來:“哥,一小燒烤店主有啥可驕傲的?你這次來京城就是為了看我?”

        李躍進道:“我來找我過去的領導,想找他問點事兒。”

        張弛猜到應該和李躍進當年緝毒的事情有關,自從李躍進恢復了記憶之后,整個人就變得消沉了,張弛看到他的狀況也為他感到擔心,陪著李躍進喝了一杯酒道:“哥,您是不是當年有些事沒搞明白,所以想從頭查起?”

        李躍進道:“人都想明明白白地過一輩子,可真活明白了就沒勁了。”

        張弛道:“既然都懂得這個道理了,為什么不糊里糊涂地過?板橋老先生不是說過難得糊涂嗎?”

        李躍進道:“過去不心里的那道坎啊,我要搞清楚我的兄弟是怎么死的!”

        張弛道:“我前兩天見到馬東海了。”這件事必須先給李躍進打個預防針,畢竟這里是京城,如果李躍進遇到馬東海再把他揍一頓,恐怕沒上次那么容易解決。

        李躍進對此表現平靜,看來已經從那件事中走出來了。

        聽說李躍進還沒有住下,張弛安排方大航回頭帶他去景通旅社住。

        正聊天的時候,看到終身品嘗員天才兒童蕭楚南來了,他現在每周都得來一次,跟燒烤店的員工都混得挺熟,過去不是蕭長源就是蕭九九帶他過來,張弛朝他身后看了看:“跟誰來的?”

        蕭楚南道:“我姐!”

        張弛想起有日子沒見過蕭九九了:“她人呢?”

        蕭楚南道:“送我過來就回去了,她說聞不慣燒烤味兒,等會兒再來接我。”

        張弛心說過去怎么沒聽說她有這臭毛病?琢磨了一下,估計蕭九九是在有意跟自己劃清界限的意思,讓蕭楚南自己去點吃的。

        蕭楚南點好菜,湊在張弛身邊坐下了,李躍進沖著蕭楚南笑了笑:“這孩子長得真俊。”

        張弛讓蕭楚南叫李叔叔,蕭楚南叫了一聲。

        李躍進看到他這么乖巧,趕緊從自己的大旅行袋里摸出了一把彈弓當禮物送給他。

        蕭楚南這個開心啊,一雙大眼睛灼灼生光,這也難怪,有哪個孩子不喜歡玩具?

        張弛提醒他,東西可以收了,但是不能拿著彈弓到處亂射,要是傷了人就麻煩了。

        蕭楚南向他反復保證,有了彈弓對羊球興趣都不打了,空拉著皮筋打得啪啪的。

        李躍進看到他姿勢不對,把他叫過來手把手教他應當如何打彈弓,張弛剛好趁著這會功夫去親自動手烤幾串給他們嘗嘗,端著烤串出來的時候,看到這一大一小在哪里聊得投機,嘻嘻哈哈笑著。

        好為人師的李躍進已經很久沒那么開心了,張弛一旁望著,也露出會心的笑容。

        蕭楚南最愛張弛親手烤得羊球,趁熱擼了一串,又向李躍進請教,李躍進也是有求必應,跟這孩子投緣,又送了他一個崖柏的葫蘆。

        蕭楚南今天可謂收獲頗豐,又吃又拿的,不過他的小天才手表也響了起來,卻是蕭九九來接他了,沒進門就在外面打電話讓他出去。

        張弛把肉串給打包了,蕭楚南表示吃飽了不用。

        張弛心說天才兒童畢竟還是兒童,我又不是給你吃的,讓蕭楚南給蕭九九帶過去。

        蕭楚南臨走之前忍不住問道:“哥,你是不是跟我姐鬧別扭了?”

        張弛笑道:“沒有,估計她是真聞不慣燒烤味。”

        蕭楚南點了點頭,走的時候不忘跟李躍進道別,最近這小子長進了不少,其中也有來燒烤店義務打工的功勞,服務行業是非常鍛煉素質的。

        李躍進望著蕭楚南遠去的背影道:“這孩子真機靈,還特講禮貌,到底是大城市的孩子,我們四方坪那里的孩子們都應該走出來多見見世面。”

        張弛道:“家庭條件不一樣。”心中卻想著李躍進是不了解蕭楚南,如果見識過他熊孩子的另一面,肯定不會夸他禮貌。

        李躍進點了點頭道:“是啊!我過去在滇南和鄰國聯合緝毒的時候,見過金三角的童軍,這么大的孩子人還沒有槍高就被毒販子培養成了殺人魔王。”他嘆了口氣。

        張弛道:“大哥,事情都過去那么多年了,你就別想了,發生過的已經無法改變,還是好好考慮考慮如何把以后的日子過好。”

        李躍進知道他說得在理,可發生過的事情沒那么容易忘。

        張弛端起酒杯,酒還沒沾到嘴唇,方大航急火火地跑了過來:“張弛,快出去看看,那小子惹禍了。

        加更是雙倍期的月票加更,章魚算了下,好像是欠了三章,開始還!雙倍雖然過去了,月票還是需要的,大家產生了月票繼續投!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