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2章 想1個人靜靜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22章 想1個人靜靜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張大仙人頂著正午的陽光等著火氣退散的時候,有人在他背后戳了一下,張弛不回頭都知道是米小白,很厭煩地皺起了眉頭,這種時候適合獨享,適合自我安慰,很討厭別人打擾。

        米小白道:“你可真行,跑得比兔子都快,調查反饋表都沒填。”她拿起調查表在張弛面前晃了晃。

        張弛道:“別煩我,心情不好,火大著呢。”

        米小白從前面繞了過來:“評測的時候你不是玩得挺high的嗎?”她在張弛旁邊坐下,張弛把身體往另外一邊歪了歪,真不是嫌棄她,是怕她看出點啥來,雙腿夾得很緊,坐姿很淑女很保守。

        米小白認為張弛在生自己的氣,用胳膊肘搗了他一下:“真生氣了?小心眼你,我本來真沒想插你,可習慣成自然,手一揮就插進去了。”

        張弛道:“我心情不好,想一個人靜靜。”

        米小白今天身上什么味兒,好像擦香水了?味道有點惹人遐思呢?哎呦喂,不行了,越來越熱了。

        米小白道:“你怎么了?臉這么紅,干什么虧心事了?”

        張大仙人搖了搖頭,再次強調:“我想一個人靜靜。”

        米小白橫了他一眼,一臉的嫌棄:“這里又不是你家,這凳子都是公共資源,我想坐就坐,怎么?你怕林黛雨看到了誤會?”

        張弛嘆了口氣道:“你嘴真碎。”身體往一邊又偏了些,基本上用后背對著米小白了,真心想服軟,可后面的妮子抓住不放啊!

        米小白道:“你今天在回音壁干掉羅士奇的那一招很厲害啊,跟我透露透露,怎么變出來那么多的分身?”

        “我也不知道!”

        米小白道:“別裝傻,你瞞不過我。”

        張弛道:“可能是回音壁的緣故。”

        米小白道:“不懂得能量鏡像,就算是利用回音壁也不可能創造出那么多的能量分身。”伸出手指捅了捅張弛的腰眼。

        張弛道:“我真不知道!”

        這時候安崇光院士在一名女老師的陪伴下從這里走過,米小白趕緊站起了起來:“安院長好!”

        張弛仍然坐在那里,心里郁悶到了極點,米小白啊米小白,你不說話別人能把你當啞巴?

        他只能站起來了,安崇光應該是學院的正牌院長,如果不起身,有對院長不敬之嫌,塌著肩躬著腰,總而言之要盡量掩飾自己的尷尬,今天有點邪門了,到現在還是那么興奮呢。

        安崇光停下腳步,望著低頭哈腰的張弛,笑道:“你們兩個在這里干什么?”

        張弛道:“曬太陽!”

        米小白點了點頭,意思是我跟他一起曬太陽。

        安崇光道:“吃飯了沒有?”

        “吃過了!”

        “沒吃!”

        截然不同的回答。

        安崇光呵呵笑道:“一起去吃點吧,我請你們去食堂。”

        “不了!”

        “好!”還是兩種不同的答案。

        安崇光道:“張弛別那么拘謹,走!”

        米小白在前面陪著安崇光吧啦吧啦地說,張大仙人低頭哈腰地跟在后面,低垂四十五度的目光,看到米小白的兩條腿,線條居然也很好看!

        張弛聯想到了林黛雨剛剛發給自己的照片,難受啊,這樣躬腰走路很不舒服的,可也不好把腰桿挺直,腰桿要是直起來,褲襠就挺了,兩者是聯動的,難怪都說腰好腎就好,女人別想跑。

        張大仙人悄悄把手機鈴聲給弄響了,裝模作樣道:“安院長你們先去,我接個電話就過來。”

        安崇光點了點頭先走了。

        張弛躬著腰裝作接電話的樣子,冷不防一只手把他的電話搶了過去,張弛慌忙抬頭去搶,媽耶!暴露了!

        米小白拿著他的電話,目光看著張弛有點突兀的地方,臉紅了,臉上的小雀斑變得更明顯了,她搖了搖手機,抬頭看了看寧靜高遠的天空,秋高氣爽,萬里無云:“今天天氣不錯!”

        張大仙人被她這一嚇頓時服了軟,伸手把自己的手機拿了過來,沒接她的茬,快步向安崇光追去。

        人不能一直處于緊繃的狀態,該放松的時候一定要放松,松弛下來,這腰就敢挺起來了。

        安崇光帶著他們兩人去了食堂的小包間,本來他是要和兩位院士一起共進午餐的,可是他們都說有事,所以安崇光只能自己來,還好路上遇到了米小白和張弛。

        午餐是事先安排好的三人份量,安崇光不喜歡浪費,趁著午餐的機會剛好可以了解一下天影系統內部測試的細節。

        剛才在路上還絮絮叨叨的米小白現在突然就啞巴了,埋頭吃飯,時不時抽出紙巾擦汗,正眼都不看張弛了。

        剛才那個樣子她都看到了,她認為張弛是因為自己才發生了變化。

        看來自己在連椅上跟他探討測評的時候,這貨腦子里想得卻是烏七八糟的東西,這個家伙實在是太下流太無恥了。

        想起上次評測的時候跟他一起藏身在大鍋的底下,那震動那感覺至今記憶猶新,太無恥了!

        張大仙人這會兒完全正常了,跟安崇光侃侃而談。

        安崇光道:“在你看來兩種系統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張弛道:“安全感!”

        安崇光鼓勵他大膽說出來。

        張弛道:“在生命場系統中,我們只需要全神貫注地投入訓練,不用擔心訓練以外的事情,可是在天影系統中,我總覺得有種危險感,仿佛時時刻刻被人監控被人窺探一樣。”

        安崇光笑道:“可能因為是新系統的緣故,所以才會產生錯覺吧。米小白,你怎么看?”

        米小白還在心里咒罵張弛,被問得有些措手不及。

        “啊?”

        張弛用胳膊肘搗了她一下:“安院長問你對新系統的看法。”

        米小白道:“場景非常漂亮,而且反饋的速度也很快,不過我感覺系統的公平性可能有問題。”

        安崇光道:“公平性?訓練系統對每一個同學都是公平的。”

        米小白搖了搖頭道:“我感覺系統會進行篩選,換句話說系統權衡利弊,它會主動選擇對它有利的對象,打壓對它不利的對象。”米小白的這番話要比張弛更能切中要點。

        安崇光道:“你們回去針對今天的評測好好寫一份報告,寫好后直接傳給我。”他拿出手機主動添加了兩人的聯系方式。

        林朝龍已經知道了評測的結果,他向不遠處打高爾夫球的女兒笑著揮了揮手,繼續道:“如此說來,新世界方面的評測結果很不理想。”

        “是的,不過還會有二次評測,韓院長的團隊已經著手進行生命場系統的升級。”

        林朝龍道:“全力相助,提供給他們一切便利條件。”

        林朝龍掛上電話,陰郁了幾天的心情終于因這個消息而明朗起來,張弛這小子還真是有些本事,沒有辜負自己的期望。

        轉身看到馬東海向自己揮手,林朝龍示意女兒繼續玩,他上了球場車,先回到了休息區。摘下墨鏡,來到遮陽棚下坐了,馬東海將一個大大的信封遞給他。

        林朝龍拆開信封,從中取出一沓照片,照片都是張弛和楚文熙見面的內容。

        林朝龍看了一會兒,著重觀察了一下楚文熙的面部表情,然后將照片全都塞進了信封里。

        馬東海打開雪茄盒,林朝龍取了一只雪茄,剪掉了茄帽,他不喜歡別人代勞,不喜歡任何人碰自己的東西。

        馬東海掏出火機為林朝龍點燃了雪茄。

        林朝龍抽了一口,吐出一團煙霧,低聲道:“他的資料有沒有查清楚?”

        馬東海點了點頭道:“有眉目了。”他掏出另外一份文件。

        林朝龍沒有興趣看:“你說!”

        馬東海道:“他的爺爺張土根是東關小學的鍋爐工。”

        “東關小學?”林朝龍的眉頭皺了起來,東關小學,楚文熙曾經任教的地方,他當時也很不明白,為什么楚文熙一個名牌師范的高材生要去這間普普通通的小學任教,還以為跟自己有關呢。

        馬東海繼續道:“在調查中發現,張土根的二兒子張國富其實是領養的,循著這條線,我們發現了張土根曾經在江城的一家福利院工作過,臨時工,他也是那時候結婚的,大兒子張國士就是出生在那家福利院。”

        林朝龍道:“張國士該不會也是領養的吧?”

        馬東海道:“他的資料我們沒查出來,不過查到了他老婆劉紅梅的資料,劉紅梅在生兒子之前做過宮外孕手術,我們找到了當年為她做手術的醫生,按照她的說法,劉紅梅很難懷孕。”

        林朝龍用力抽了一口雪茄:“她怎么記得那么清楚?”

        馬東海道:“因為劉紅梅的媽媽當時就是北辰工人醫院的助產士,劉紅梅生孩子就是她媽在家里親自給接得生。”

        林朝龍伸手從馬東海那里拿來了資料,他敏銳地覺察到了什么,看了一會兒又道:“血型都是相符的。”

        馬東海道:“你是不是懷疑張弛不他父母是親生的?”

        林朝龍冷冷看了馬東海一眼,馬東海趕緊低下頭去。

        林朝龍道:“我岳父一家生前和張家有沒有過聯系?”他隱約猜到了什么,內心中仿佛正在被毒蛇噬咬著。

        馬東海搖了搖頭道:“根據我們的調查,他們雖然同在北辰,可是從未有過任何交集。”

        “有沒有張土根最近的照片?”

        馬東海搖了搖頭道:“這個人的照片很少,除了證件照以外,連全家福之類的合影都很少,可能老年人都不喜歡照相吧。”

        林朝龍道:“你繼續去查,關于張家的資料越多越好,去江城的福利院,重點調查張土根的資料。”

        馬東海點了點頭。

        此時一位身穿灰色中山裝的中年人微笑向林朝龍的方向走來,熱情招呼道:“林總?真是巧啊!”

        林朝龍將未抽完的雪茄擱下,起身相迎道:“滄海兄!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來人正是新世界集團的總裁楚滄海。

        楚滄海五十六歲,中等身材,稍顯瘦弱,短發灰白,走起路來不緊不慢,讓人感覺他這個人老氣橫秋。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