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15章 補髓益元丹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15章 補髓益元丹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張弛本以為秦老還要問什么,可老爺子居然起身去休息了,張弛被秦老搞得不上不下的,眼睜睜看著秦老走后,他向秦綠竹道:“綠竹姐,我是不是惹師公生氣了?”

        秦綠竹嘆了口氣道:“他肯定不會生你的氣,天影系統是新世界集團研發的,后臺老板是楚滄海。

        張弛清楚秦老和楚滄海之間的恩怨,苦著臉道:“綠竹姐,我這次捅了個大漏子,你知不知道制造生命場系統的五維腦域老板是誰?”

        “林朝龍!”秦綠竹早已知道,她自然明白張弛現在尷尬的處境。

        張弛道:“小雨她爸。”

        秦綠竹嘆了口氣,這個小老弟還真是惹出了一個大麻煩。

        張弛道:“我感覺現在自己里外不是人,如果因為我造成系統被更換,給那么多人造成損失,我良心上真過不去,綠竹姐,你幫我出個主意,我該怎么挽救。”

        秦綠竹嘆了口氣道:“我也不知道。”

        “要不,我去求師公幫忙。”

        秦綠竹道:“他才不會管學院的事情,今天叫你來就是想問問這件事是不是和我小舅有關系。”

        張弛道:“就算他們更換新系統,肯定也會提前進行測試,因為我發現了生命場的漏洞,所以百分百會在參予測試的學生之中,只要我找出天影的漏洞就能補救。”

        秦綠竹道:“你既然什么都明白,你還問我干什么?”

        張弛道:“不瞞你說,我心里沒底,生命場系統是五年前設計的,我聽說天影系統是最新設計出來的,不知要比老系統敏感多少倍,精確多少倍,我要是找不到系統的毛病,怎么辦?我這次得坑多少自己人啊?”

        秦綠竹道:“無知者無罪,你當初也沒想到會產生這么大的影響,其實你也不用往心里去,就算沒有你找出系統漏洞,也會有其他人做這件事。”

        她的這句話絕不是安慰張弛幫著他開脫,新世界集團研制天影系統,想要在學院中取代五維腦域的生命場系統絕非一時性起,應該已經籌謀計劃了很長一段時間。

        張弛的這件事只不過是給了他們一個助力罷了,并不是主要原因。

        張弛心情沉重,雖然在林朝龍面前吹了牛逼,可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就算在生命場系統里擊敗銅人也純屬僥幸,更不用說最新設計的天影系統了。

        準備告辭離去的時候,秦綠竹忽然道:“我倒是知道有個人可能有辦法,不過我沒把握說服她幫你。”

        張弛道:“誰啊?”

        “我媽!”

        秦君卿靜靜站在博物館的天臺上,一襲長裙皎潔如月,目光清冷孤傲,仿若和這個塵世格格不入,聽到由遠及近的機車聲,秦君卿已經知道是女兒來了,在這個時候過來肯定有要緊事。

        秦綠竹將摩托車駛入了院子里,摘下頭盔,望著天臺上的母親,母女兩人仿若隔著一個世界,秦綠竹沒有上去的打算,她讓張弛自己進去。

        張弛愕然道:“你不去?”

        秦綠竹搖了搖頭道:“我跟她無話好說,如果我跟著去,恐怕她更不會幫你。”

        張弛點了點頭,剛才在來的路上買了個果籃,張大仙人沒有空手拜訪的習慣。

        沿著樓梯來天臺,張弛前往拜訪了這位神秘的師姑,其實他并非第一次來博物館,上次他跟著蕭九九過來的時候,秦君卿就在,他原本打算拜訪來著,可秦老說沒那個必要,所以才擦肩而過。

        這次專程拜訪秦君卿,因為從秦綠竹那里得知,秦君卿曾經師從陸百淵,她的博士生導師就是陸院士。

        雖然秦君卿博士畢業后并未從事腦域科技的研究,可她對陸百淵研究的方向應該非常熟悉和了解。

        秦君卿年過不惑,可因為保養得當,看起來也就是三十多歲的年紀,長發漆黑如墨,膚如凝脂,臉上連一絲皺紋都沒有,張弛拎著果籃,陪著笑道:“師姑,我是張弛。”

        秦君卿深邃的雙目冷冷望著張弛,她的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笑容,甚至沒有表情,非常冷漠,就算近在咫尺,仍然會讓人產生遙不可及的距離感。

        張弛甚至懷疑她帶著一張假面,難不成這位師姑整容過度,把臉給整僵了,可看起來也不像整容臉啊。

        “找我有事?”

        張弛點了點頭:“有件事想求師姑幫忙。”

        秦君卿道:“我跟你不熟。”

        一句話就把張弛刻意拉近的距離打回原形。

        張弛嬉皮笑臉道:“我跟綠竹姐也是好朋友。”拉關系可是他的強項。

        秦君卿轉身走了,張弛跟了上去,秦君卿回到她的畫室,張弛不請自入,看到桌上有一幅尚未完成的墨菊圖,贊道:“師姑畫得真好。”

        秦君卿向香爐內續了一支水沉香:“說吧!”

        張弛感覺好像有門,于是將這件事說了一遍,力求言簡意賅,來時的路上秦綠竹就告訴他,母親這個人最討厭別人啰嗦。

        秦君卿道:“我有一張藥方你幫我看看。”

        張弛聞言一怔,秦君卿是在提條件嗎?

        秦君卿拿起一頁宣紙,松開右手,不見她有任何推送的動作,那頁宣紙就緩緩向張弛飄了過來。

        張弛大吃一驚,在他所遇的高手之中從未有一人向秦君卿這般高調,出手就顯露出自身的功力。

        以張弛現在的修為根本看不出秦君卿的品級,可他們距離近三米,秦君卿竟然能夠驅動一頁宣紙勻速送到他的面前,猶如一雙無形的手托在宣紙的下方,完全抵御了重力對這張紙的影響。

        張弛只感到脊背發冷,老秦家個個都是高手,忽然想起黃春曉的忠告,讓他遠離秦、楚兩家,也許不是沒有道理的。

        雙手接住那頁寫著藥方的宣紙,定睛一看,心中吃驚更甚,因為這宣紙上的寫著的根本不是藥方而是丹方,補髓益元丹的丹方!

        這金丹乃是三品金丹,主要是針對已經破了童身的修煉之人,效果奇特,練成服用,反補先天。

        張弛看到丹方已經明白為何秦君卿沒有在自己的面前隱藏實力,因為秦君卿早就看透了自己的秘密。

        她知道自己會煉丹,想起上次在博物館發現的乾坤如意金的丹爐,張弛忽然有些明白了,整件事都是一個局。

        他有些無法接受,難道秦老也是做局人之一?如果從秦綠竹和自己的相識到現在如果都是一場有預謀的布局,這世上的人心也太險惡了。

        秦君卿道:“你應該認得這藥方吧?”

        “這不是藥方,是丹方!”

        秦君卿對他的回答表示滿意:“你煉得出來嗎?”

        張弛搖了搖頭道:“此乃三品金丹,我無能為力。”

        既然秦君卿已經識破了自己的底細,他也不妨開門見山:“我上次來得時候,師公送給我一套丹爐,那丹爐乃乾坤如意金所鑄,那爐子的確可煉出三品金丹,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其實張弛得了不少黃老先生留下的藥材靈石,完全能夠煉出此丹。

        秦君卿道:“你不用操心材料的事情,只需告訴我可煉得嗎?”

        張弛點了點頭,在材料齊備的情況下,他可以。

        秦君卿道:“你幫我煉制一顆補髓益元丹,我幫你解決你的難題。”

        張弛琢磨了一下:“我需要時間。”

        “三天,丹藥的材料我已備齊。”秦君卿拿出一個深紅色的漆盒輕輕放在桌上。

        張弛走了過去,打開漆盒,三層漆盒每層分成十八個小格,每個小格中都放好了材料,標注了名稱。由此可見秦君卿準備煉丹已非一日。

        張弛暗忖今天是自投羅網了,看秦君卿的架勢,如果自己不找她,她早晚也會找上自己。

        張弛將漆盒收好了,秦君卿指了指一旁的袋子:“你我之間的事情不得告訴任何人,否則我會讓你后悔終生。”

        秦綠竹和張弛回去的路上,兩人都沒怎么說話,秦綠竹雖然看到張弛來時多了一個背包,可她一句都沒問。

        張弛也沒說話,秦綠竹乃至整個秦家藏著太多的秘密,對他的幫助并非不求回報的,從秦君卿需要補髓益元丹來看,她應該在修煉,因為已婚的緣故,所以遇到了瓶頸,想要突破瓶頸,就得需要補髓益元丹。

        當初張弛就知道乾坤如意金的丹爐絕不是偶然出現在博物館,他本希望秦老幫助自己,乃至送給自己丹爐的初衷是因為他和爺爺之間的舊情,可現在看來,事情果然沒有那么單純。

        秦綠竹將張弛送到了他的租住處,張弛下車之后笑道:“綠竹姐,您也早點回去吧。”

        秦綠竹道:“你等等!”她從口袋里取出一份駕照,這是她動用關系幫張弛辦好的摩托車駕照,張弛甚至沒去聽課考試。

        張弛接過駕照看了看:“謝謝綠竹姐。”

        忽然感覺到他們之間再不像最初相識的時候那么單純,這種感覺從十一去清屏山的時候就開始了。

        秦綠竹當然也有感覺,只是有些話不好說,她揮了揮手,駕駛著摩托車緩緩消失在夜色中。

        秦老獨自站在院落中,抬頭看著夜空中的那闕明月,整個人一動不動,如同一棵行將枯槁的老樹,聽到外面的機車聲,他才低下頭,看到地上有些佝僂的身影,老了,自己已經老了。

        秦綠竹來到院子里,看到外公站在那里,馬上低下頭去,如同做錯事的小學生一樣。

        秦老低聲道:“你帶張弛去見她了?”

        秦綠竹點了點頭:“對不起!”

        秦老嘆了口氣:“冤孽!”

        秦綠竹含淚道:“外公,我錯了,可是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去死。”

        “她早已死了。”秦老充滿憐惜地望著外孫女,伸出手輕輕撫摸了一下秦綠竹的短發,輕聲道:“你沒錯,是我錯了!”

        秦綠竹道:“她會好的,是不是?”

        秦老露出一個慈和的笑容:“你知不知道我的弟子中,第一個達到五品奔雷境的人是誰?”

        秦綠竹首先想到了楚滄海,可是外公既然這樣問,答案就不應該是他,她忽然想到了答案,美眸之中露出惶恐的光芒。

        秦老點了點頭:“武道雙修,若是在道法上完成突破,相輔相成,可望無為,忘情斷意,破碎虛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