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13章 管殺不管填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13章 管殺不管填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方大航嘆了口氣道:“馬蒂歌波依德,三塊牌子收一萬五,太特么黑了。”本來以為五千,搞了半天五千是一塊牌子,三塊牌子一萬五,交完錢之后就覺得肉疼。

        張弛也覺得性價比不高:“你繳了?”

        方大航點了點頭道:“那么多朋友都來了,總不能現在拍屁股走人,打腫臉充胖子唄,再說了,不是給老謝面子嗎,舒蘭熱心幫忙聯系的事情,總不能現場拆臺。”

        張弛低聲道:“這事兒千萬別讓老謝知道,他愛面子,那個暴脾氣要是上來得把這給掀了。”

        方大航道:“得嘞,聽你的,我找李晶晶去了。”

        張弛把他拉住,友情忠告:“哥們,說實話,那幾個妞都不適合你。”

        “適合你?”

        方大航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臥槽!還特么是不是哥們,好的都讓你霸著了,連口湯都不想讓我喝,不知道有反壟斷法嗎?

        張弛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這貨誤會了,哭笑不得道:“大哥,你誤會了,我是擔心人家騙你感情。”

        “我感情富余著呢,就缺女人騙我感情,我巴不得她們排隊來騙我,我開閘就能放,我大浪滔天。”

        張弛搖了搖頭,自己犯賤我還真攔不住。

        方大航咧著嘴朝李晶晶走過去了,張弛發現這貨藏在背后的手拿著幾朵朵花——雛菊!這個二逼!肯定是從門口花籃里面順來的。

        不出張弛所料,李晶晶看到那朵花就直接翻了白眼:“方大航,你罵人呢?有送菊花的嗎?”

        方大航一臉的委屈:“好意啊,我是說你人比菊花美,人淡如菊。”

        甄秀波咯咯笑道:“李晶晶,人家方大航是好意,拿著唄。”

        李晶晶哼了一聲道:“你那么喜歡菊花,你拿走唄。”

        “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米小白道:“有毛病是不?吃個飯都能嗆起來,你們倆上輩子有仇?”

        方大航笑瞇瞇坐下:“怪我,怪我,你們倆別為了我吵架。”

        李晶晶和甄秀波對望了一眼,這貨自我感覺實在是太好了,這不是質疑我們倆的品味嗎?

        張弛也過來了,拎了一大包花生瓜子過來:“先吃著,估計吃飯還得等一會兒。”

        方大航道:“授牌了,待會兒咱倆上去領。”

        張弛點了點頭。

        許婉秋道:“回頭給你們拍幾張照片,拿到學校宣傳宣傳,張弛,你現在算是咱們學校的創業明星了。”最近張弛的創業扶持申請也報上去了,至于能不能批還是后話。

        劉海余道:“張弛,回頭幫忙介紹幾個餐飲協會的領導認識認識,我想拉點贊助。”他是外聯部的,主要工作就是拉贊助,工作成績全靠贊助多少來考核,他也是開學后才正式主持外聯部工作的,正是干勁最大,最想出成績的時候。

        張弛實話實說道:“我跟他們也不熟。”

        許婉秋道:“拉贊助是你自己的強項啊,你自己去聯系啊。”

        劉海余笑道:“我這不是想通過引見省事嗎?”他今天也是帶任務來的,方大航指著前面的一桌道:“看到沒,那個穿灰色西服的就是餐飲協會的會長崔西峰,也是凱賓的老板,你找他準沒錯。”

        劉海余不怯場,起身過去了,許婉秋向幾人道:“他拉贊助能力挺強的,我們學生會的贊助有一半都是他拉回來的。”

        沈嘉偉道:“我也能拉啊,以后我一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方大航道:“還沒吃呢,別忙著拉!”本以為很幽默的話,卻招來幾個女孩子的橫眉冷對,方大航感覺這些水木的女生普遍不懂幽默,這種時候不是應該笑嗎?我幽默細胞不比張弛少啊!

        張弛知道沈嘉偉肯定有這個能力,只要他老媽動用點人脈關系,何愁拉不到贊助,沈嘉偉這么主動主要還是想討好許婉秋。

        葛文修忽然道:“不太對啊。”

        幾人循著葛文修的目光望去,看到那邊劉海余被兩名保安給拉著往門外趕,劉海余表情顯得尷尬而憤怒。

        張弛和方大航兩人趕緊過去了,攔住那兩名保安道:“干什么呢?”

        其中一名保安望著他們道:“我還問你們干什么的呢?跑來混飯吃呢?”

        方大航一聽就火了:“你特么怎么說話呢?我們是受邀嘉賓,花了錢的!”

        張弛讓那保安把劉海余給松開。

        保安不肯放手:“我們老板讓他出去,他又沒有邀請函。”

        劉海余氣得臉都紫了:“崔西峰太沒有素質了,不就是有倆錢嗎?我都沒說什么就讓人把我轟出去,你們放開,我還真不樂意吃你們的飯。”

        方大航倒還罷了,張弛這口氣可咽不下,我特么花了一萬五,買了三塊破牌子,這頓飯也是我們自己花錢買的,現在要趕我同學出去?憑什么啊!

        張弛道:“方大航,把邀請函給他們看看。”方大航掏出邀請函在倆保安眼前晃了晃。

        保安看到他們真有邀請函也就放開了劉海余,不過態度也非常惡劣,連道歉的意思都沒有,反而甩了一句:“早拿出來不就得了。”

        方大航想理論,張弛讓他先別沖動,又摟著劉海余的肩膀道:“劉哥,今天怪我,您給我一面子,回頭我給您拉贊助,年底菊寶源十桌飯怎么樣?”

        方大航一旁聽著,這貨真是大方,菊寶源不是我表哥的地兒嗎?直接把我表哥給賣了,不過就說張弛之前給表哥幫的忙,別說是十桌,就是三十桌,路晉強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劉海余聽張弛這么說,心里也就感覺好受了點,菊寶源的十桌飯連酒加菜至少上萬,學生會年底聚餐解決了,沖著這十桌飯忍一忍吧。

        授牌儀式總算正式開始了,方大航對張弛還是了解的,知道這貨從來都不是個忍氣吞聲的主兒,剛才在同學面前失了面子,他肯定要找回來,兩人登臺領牌子之前,方大航道:“你是不是想作妖啊?”

        張弛道:“你真了解我,發票給我,回頭我自己上去。”

        方大航道:“沒發票,只有一張贊助費的收據。”

        “收據也成。”

        方大航把收據遞給他,說實話他這會兒也覺得有點心疼,一萬五買了三塊牌子一頓飯,其實以他們現在的生意,要不要這三塊牌子都一樣,這榮譽的性價比太低了,張弛登臺前跟他耳語了幾句,方大航壞笑著點頭。

        一群中小餐飲業主列隊上臺,臉上都露出歡天喜地的表情等待著授牌,可其中多半抱著和張弛他們一樣的想法,本來說好了五千,來到之后,居然是一塊牌子五千,給吧,心疼,不給吧,擔心協會給穿小鞋。

        等會兒由幾位德高望重的餐飲界知名人士為他們授牌,并頒發證書。

        謝忠軍腆著肚子笑瞇瞇望著臺上,今天他本不想來的,可舒蘭非得讓他過來,畢竟是舒蘭給徒弟爭取到的福利,來捧場也是應該的。

        舒蘭心中有不好意思,畢竟這件事沒給辦妥,她打算等活動結束就找崔西峰要錢去。這時候有人請她一起上臺頒發榮譽證書,舒蘭起身過去了。

        身穿灰色西裝的協會長崔西峰笑瞇瞇在一旁等著,見到舒蘭很自然地把手搭在她肩膀上,看似給她引路,可其實是公然揩油啊。

        張弛樂了,本來還琢磨著怎么挑唆謝忠軍鬧事,現在是天賜良機。經過謝忠軍身邊故意碰了碰他朝那邊努了努嘴,謝忠軍小眼睛朝那邊看了看,剛好看到這一幕。

        舒蘭加快腳步,很巧妙又不明顯地閃開崔西峰的手,可沒想到這貨順勢往下一搭,落在舒蘭腰下挺翹滾圓的地方。

        老謝的臉色明顯有點不好看了。

        謝忠軍真是有點生氣了,一個民政局下轄的行業協會的小會長,連個編制都沒有的小商人,居然都有這么大膽子?老謝非常生氣,馬蒂歌波依德,老子揮汗戰斗過的地方,你丫也敢碰!

        徒弟嘆氣是什么意思?分明是瞧不起他。

        老謝怒視張弛,一口惡氣遷怒到他身上了,心說你師父被人栽了面,不是應該當徒弟的第一個沖出去嗎?

        方大航趁著這會功夫溜到謝忠軍身邊坐下了,低聲道:“那個老流氓,都摸蘭姐好幾次了。”配合得非常不錯,故意說給謝忠軍聽的,好幾次純屬夸張,也就是剛才順便揩油。

        這下老謝的火徹底讓激起來了,怒火值都飆到8000了。

        舒蘭已經快步甩開了崔西峰,其實當著那么多人,崔西峰也不敢做得太過,他就是喜歡占個小便宜,也不敢有啥實質性的行動。

        謝忠軍望著身邊的方大航:“你跑過來干啥的?沒上臺領牌子去?”

        方大航搖了搖頭道:“張弛不讓我去,讓我陪著您,怕您壓不住火沖上去打人。”

        謝忠軍呵呵笑了一聲:“我什么素質?這小子看低老子了。”

        “他說要給您出氣。”

        謝忠軍一愣,小眼睛眨了眨,怎么聽著好像要出事?

        臺上已經開始發牌子了,紅光滿面的崔西峰從禮儀小姐手中接過牌子給小業主們授牌,就是利用他們想加入組織的心理,虛榮心害死人,一塊牌子五千,成本費五十塊一個,不過還有一桌飯呢,這幫小業主心里都不舒服,血汗錢就那么被人坑了,有苦說不出。

        崔西峰授牌,握手,舒蘭隨后頒發證書。

        臺下的方大航來了一句:“他倆配合不錯,夫唱婦隨的。”

        謝忠軍鼻眼滴醋:“會說話嗎?瞧你沒文化的雕樣,滾回你自己桌坐去。”

        方大航沒走,又補了一句:“謝叔,您今兒沒戴帽子?冷不?要不我給您找頂軍帽去?”

        老謝臉都氣綠了。

        這時候臺上發生了情況,崔西峰給張弛發牌子的時候,張弛沒伸手,崔西峰以為這小子注意力不集中,拿著牌子往他懷里送,張弛仍然倒背著雙手,抬頭向上沒看他。

        崔西峰道:“小伙子!”

        張弛笑瞇瞇道:“叫我吶!”

        崔西峰把牌子再度遞給他,張弛搖了搖頭,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道:“這牌子能退嗎?我不要了,這是收據,麻煩您幫我退了!”

        周圍一群小業主搞清楚怎么回事都跟著笑了起來,其實他們也不滿,誰也不甘心被坑,看到有人跳出來當然樂得看熱鬧。

        崔西峰愣了,后面忙著發證的舒蘭也愣了,她對張弛并不了解,剛才她也表示過了會幫忙追回他們的錢,可沒想到張弛在頒獎現場就發難了,非得公開這么鬧好嗎?怎么不懂得顧全大局呢?

        舒蘭趕緊過來當和事老:“張弛,拿著!”朝張弛使眼色,示意他給自己一個面子,千萬別把事情鬧大。

        崔西峰兇巴巴望著張弛,咬牙切齒道:“搗亂是不?信不信我讓人把你轟出去。”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敢向自己發難,信不信老子讓你在餐飲界混不下去?

        話沒說完,張弛揚起右手一巴掌就抽了過去,大庭廣眾之下就抽了崔西峰一個響亮的耳光,這巴掌打得那個清脆,崔西峰一個踉蹌,手中的牌子咣當就落地上了。

        現場鴉雀無聲,這怎么回事?多半人都搞不清狀況,張弛指著崔西峰的鼻子道:“老流氓,你特么敢摸我師母,我打死你個老波依養的。”沖上去一腳就把崔西峰給踹倒在臺上了,騎在崔西峰身上揮拳就打。

        現場熱鬧了,一群業主圍了上去,有人趁機跟著踹了兩腳,早想揍這個老流氓了。

        張弛中氣十足嗓門夠大,現場多半人都聽到了,崔西峰摸他師母,在勤行里最講究尊師重道,摸人家師母,這還了得,那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這里畢竟是崔西峰的主場,馬上凱賓酒店的保安成群結隊地往臺上沖。

        謝忠軍樂得眉開眼笑,到底是我徒弟,該!

        張弛揍了崔西峰兩拳之后,馬上跳下頒獎臺,直奔謝忠軍逃去,禍惹完了,善后得交給咱師父,有師父在,我管殺不管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