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8章 背鍋俠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8章 背鍋俠字體大小: A+
     
        梁教授暗暗感嘆,秦老果真是慧眼識才,這小子應該是二班第一個領悟到真正對手是誰的。

        這些新生都將同學當成對手,卻沒有人想過他們在虛擬訓練場中的存在全都是通過系統來反饋的,如果一個人能夠騙過系統,那么他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

        短暫的遲疑后,訓練場上的廝殺馬上展開了。

        張弛站在角落坐山觀虎斗,看到大胸妹甄秀波和李晶晶兩人激烈交戰,她們最近相互看對方不順眼,在找不到共同的目標張弛之后,馬上就將對方當成了自己的首選敵人。

        甄秀波厲喝一聲手中丈八蛇矛一抖,宛如一條長蛇直奔李晶晶面門扎去,李晶晶左手護盾揚起擋住對方的矛尖。

        噹!火星四射!

        張大仙人以逸待勞,悄悄等待著機會,突然一把匕首飛了過來,這貨嚇了一跳,片刻的能量震蕩讓他在訓練場上現身,還好同班女生們都忙于彼此爭斗,沒人顧得上他。

        張弛迅速控制好心態,重新進入隱形。

        梁教授和蕭長源彼此對望了一眼,心中都感嘆,這小子是個奇才,竟然找到了隱身的竅門。

        他們發現那柄落在地上的匕首緩緩升了起來,升起的速度非常慢,這是張弛在有意控制自身的能量,盡可能不引起系統的注意,所以他的身影在訓練場上若隱若現,不過這廝很快就掌握了最合適的能量震蕩幅度,又能騙過系統,又能隱身潛行。

        和系統交互創造裝備是最損耗能量的事情,張大仙人如果自行造出一口大鍋甚至一根鐵釬子都會因能量劇烈震蕩而在系統中現形,想要在隱形狀態下武裝自己最好的辦法就是借刀殺人。

        刀借來了,這貨將目標放在了距離自己最近的甄秀波和李晶晶兩人身上,兩位女同學裝備齊全,大招頻發,甄秀波將長矛使得如同暴風驟雨,李晶晶在她的強大攻勢下,頻頻后退,處于弱勢。

        張大仙人悄悄靠近甄秀波的身后,走得很慢,必須要隱形,進入攻擊距離,瞄準了甄秀波的后腰,噗嗤!穩準狠地插了進去。

        甄秀波尖叫一聲,紅色的馬賽克沿著腰臀的曲線滑落,又被豐滿的雙臀彈跳起來然后噴涌在了地上,張大仙人功成身退,匕首都沒拿,迅速退到一邊,退得太快原形畢露。被李晶晶看到了,李晶晶還沒看清楚怎么回事,張弛的身影又消失了。

        甄秀波舉起長矛轉身橫掃,找不到人,李晶晶抓住這難得的良機,飛撲而上,一劍從她后心捅了進去,劍鋒穿透胸骨從前面暴露出來,胸口更多的紅色馬賽克噴涌而出。

        甄秀波從胸部開始馬賽克化,李晶晶拔劍,劍還沒拔出來,脖子一涼,張大仙人用撿來的一把刀從李晶晶的脖子上橫削而過。

        刀真快!砍斷李晶晶的腦袋后,頭還留在原位,李晶晶感到疼痛被偷襲之后,轉頭回望,頭沒轉過去,身子轉過去了,腦袋這才掉了下去,如同玻璃一樣碎了一地,斷裂的腔子里紅色的馬賽克如噴泉般沖向半空。

        目睹眼前慘狀的女生全都被下了一跳,不過她們沒看到張弛,還以為甄秀波和李晶晶是同歸于盡。

        張大仙人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在甄秀波和李晶晶被殺出局之后,她們的武器竟然沒有從訓練場中消失,仍然留存在系統中,應該是放開五級管制的結果。

        這下可方便了張弛,這貨在現場搜尋著最合適的武器,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被他撿到了可以發動遠程攻擊的弓箭。

        拎著一張復合弓和滿滿兩袋子的羽箭,這貨溜達到了安全地帶,回頭看看,好像還不夠安全,沿著圍墻爬了上去,因為能量震蕩,他的身影若隱若現。

        他成功來到了觀眾席上,找好隱蔽地點,拉了拉這張復合弓,彎弓搭箭瞄準訓練場內激戰的一位女生。

        咻!

        冷箭射了出去,第一次射箭,不出意料地射偏了,明明瞄準了這名女生,可噗!的一下射進了另外一名女同學的體內。

        還好目標夠多,羽箭也夠多,熟悉了復合弓的使用,精準度也提升了不少,在接連射殺五人之后,現場激戰的女生們終于有所覺察,場外有人在釋放冷箭,米小白高聲道:“大家先停下!”

        沒有人搭理她,都忙著互砍掙學分呢。

        米小白跳出戰圈之外,目力所及并沒有發現偷襲者的存在。

        張弛再度彎弓搭箭,又射殺一名女生,在他發動攻擊的時候,身影短暫暴露在看臺之上,雖然稍閃即逝,仍然被米小白捕捉到了,米小白咬牙切齒,這個卑鄙無恥的家伙,竟然學會了隱形,原來一直都是他在到處偷襲。

        米小白向看臺奔去,張弛本來想把米小白放在最后射殺,可沒想到她竟然發現了自己的位置,一身白色護甲的米小白奔跑速度奇快,就像一只大白兔。

        張弛意識到不妙,也顧不上隱形了,從箭囊中取出羽箭,瞄準米小白就射。

        接連三箭都被米小白用彎刀給磕飛,米小白已經靠近訓練場的圍欄,向前一個大跨步,右腳在地上重重一蹬,嬌軀沖天飛起。

        咻!咻!咻!

        張弛瞄準空中飛升的米小白又是接連三箭,米小白人在空中,仍然精確擋住張弛的三箭,右手彎刀向張弛投擲過去,彎刀如風車般在空中旋轉,直奔張弛而去。

        張大仙人看到彎刀來勢洶洶,慌忙用手中的復合弓去阻擋彎刀。

        噹!的一聲復合弓被彎刀擊中之后竟然碎裂解體,張弛身體后仰,彎刀貼著他的鼻尖飛了過去,只差毫厘。

        米小白右手一抖,利用連接雙刀的金屬鏈條帶動那柄彎刀改變方向,重新向張弛襲去。

        張弛逃得很快,彎刀劈砍在觀眾席上,座椅被擊中嘩啦啦也流淌了一地馬賽克。

        米小白落在觀眾席上,雙目鎖定正逃向后排的張弛冷冷道:“我看你還能往哪兒逃!”

        觀眾席的地面震動起來,米小白一怔,看到一個高大魁梧的銅人出現在她的前方,那銅人直奔她走了過來。

        張弛的行為已經引起了系統的警報,系統啟動了捉蟲程序,換而言之系統將不走尋常路的這廝當成了病毒,啟動了殺毒程序,而米小白因為追殺張弛進入了觀眾席,也被系統認定為病毒。

        觀摩公開課的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一個新生竟然能夠觸發系統的防御機制,這還是第一次。

        米小白手臂一抖,彎刀向銅人飛去,這銅人的穿著打扮有些讓人不忍直視,他竟然光著,雖然是系統殺毒程序,也不至于那么直接好不好。

        張大仙人趁著良機逃到了后排,然后繼續隱形,他也有些納悶,光屁股的銅人什么鬼?

        我靠!夸張,比我還大!

        銅人張開蒲扇般的大手一把就抓住了彎刀,用力一捏,喀嚓!彎刀碎裂,金屬馬賽克掉落一地。

        米小白傻了眼,這銅人刀槍不入,她反應過來了,準備逃回訓練場,可去路卻被銅人封住,只能轉身向后排座椅逃去。

        銅人大踏步追了上去,震得整個看臺都抖動了起來。

        張弛暗叫不妙。

        米小白顯然跑不過身高腿長的銅人,銅人一把抓住米小白的發辮,然后將她的身體掄起丟了出去。

        張大仙人看到米小白直奔自己飛了過來,這倒是一個落井下石的好機會,不過張弛沒這么干,張開雙臂,把飛來的米小白給接住,米小白的沖勁不小,撞在張弛的懷里,兩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這一撞把張弛撞出了原形,米小白的第一反應就是揚起彎刀準備捅下去。

        張弛叫道:“銅人!銅人!”

        米小白反手將彎刀又扔了出去,彎刀以驚人的速度在空中旋轉,形成一道藍色的光弧,米小白的靈力發揮到了極致。

        銅人又伸出手去準備向上次一樣抓住彎刀,可在他出手之后,米小白牽動金屬鏈,彎刀突然改變了方向,轉而向銅人的下身襲去。

        喀嚓!當啷!

        張大仙人目瞪口呆地望著銅人身體掉下來一物,直接將看臺地板砸出了一個大洞,臥槽!米小白夠狠。

        目睹此情此境,張大仙人后庭一緊表達敬意。

        兩人從地上爬起,那銅人繼續奔跑,雖然丟了一樣東西,可沒有痛感,減負之后明顯奔跑更加輕松了。米小白道:“我先走,你斷后!”說話的時候已經先跑了。

        張大仙人這個郁悶,這貨是個銅人,我特么怎么斷后?我現在連口鍋都沒有。

        精神力波動,想什么有什么,系統竟然真發給了他一口大鍋,此時銅人已經逐漸接近,張弛把心一橫,不就是上課嗎?大不了就是出局,老子當一次救美英雄,雖然米小白也不咋好看。

        銅人揚起大錘一樣的拳頭,張大仙人雙手舉起大鍋,倒要看看是你的錘硬還是我的鍋強?

        Duang!

        一聲巨響。

        奔跑中的米小白轉身望去,看到一口大鍋直奔著她飛了過來,定睛一看,大鍋后面還躲著一個人,乍看上去跟忍者神龜飛天似的,上次是張弛接住了米小白,這次是張弛連人帶鍋一起撞在了米小白的身上,米小白尖叫著跟張弛一起飛了起來,然后兩人又一起被扣在了那口大鍋下。

        里面黑漆漆的,米小白躺著,張弛趴著,米小白在下面,張弛在上面。

        米小白尖叫道:“滾開,別壓著我!”

        鍋內的回音效果太強,震得張大仙人腦袋瓜子嗡嗡的,他也不想壓。

        米小白想推開壓在身上的這家伙,還有那口鍋,憑啥跟你一起背鍋,還用這個尷尬的姿勢。

        張弛也想爬起來就跑,可銅人來得太快了,抬起大腳照著大鍋就跺了過去。

        咚!

        大鍋非常堅強,沒被踩碎,鍋內的兩個人身體同時震動了一下。

        咚!咚!咚!咚!咚!咚!

        張弛和米小白隨著節奏一上一下,實在是太尷尬,米小白想死,剛才還不如讓銅人一巴掌拍死呢,也好過困在大鍋里陪著這貨震動摩擦。

        張弛非常郁悶,這銅人是不是一根筋啊,你特么不知道把鍋給掀開,非得讓我們兩人鍋震,雖然米小白長得不怎么樣,身材也干巴,可畢竟是個女的,該有的零件她都有啊,我也是個零件完整的男人啊!我必須控制我自己。

        一根筋的銅人連續踹了十幾腳之后發現這大鍋仍然無法擊破,連癟都沒癟,停了下來揚起右拳瞄準鐵鍋狠狠就是一拳,這一拳用盡了系統之力。

        張弛和米小白的身體同時飛起撞擊在大鍋之上,然后迅速下降。

        銅人的這次重擊仍然沒有把大鍋擊穿,可是看臺的地板卻已經無法承受這次的重擊,轟隆一聲裂開一個大洞,那口大鍋從洞里直接掉落了下去。

        銅人望著大洞懵逼了,病毒呢?

        愣了一會兒,接到系統指令的銅人這才從那個大洞中跳了進去。

        張弛和米小白被震得頭暈眼花,兩人從看臺的大洞中掉了下去,米小白先落地,還沒來得及喘氣,張弛就重重壓了上來,米小白仿佛聽到自己肋骨的斷裂聲,這貨太沉了!這輩子沒被男生這么壓過,胸好痛!

        張弛掀開大鍋以驚人的速度逃了出去,米小白疼得話都沒說出來,準備學他的樣子逃出大鍋,可還沒爬起來大鍋就扣上了,這不要臉的班長竟然留下她自己一個人獨自背鍋了。

        米小白這個郁悶啊,今天是倒了八輩子霉,忍著胸口的疼痛,想要推開這口大鍋,剛剛推起。

        咣!銅人從天而降,雙腳踩在大鍋上了,米小白再度被扣于鍋下,這口鍋她背定了。

        銅人揮動雙拳照著鐵鍋左右開弓。

        嘭嘭嘭嘭嘭嘭,系統之中我最硬,破壞規則絕不行,殺毒捉蟲我樣樣精,誰能比我更強橫,更強橫!

        米小白的身體在鐵鍋和地面之間來回沖撞,她這才想起被張弛壓著的好處,至少在她和鐵鍋之間還能有個緩沖,現在整個人都快要散架了。

        一根筋的銅人認準了那口鐵鍋,大有不把鐵鍋擊穿誓不罷休的盡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