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5章 我不放心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5章 我不放心字體大小: A+
     
        張弛想起黃春曉前兩天去小屋照顧自己的事情,還遇到了前來探望自己的蕭九九,不知林黛雨是不是清楚這事兒,旁敲側擊道:“這兩天跟阿姨見面了嗎?”

        林黛雨聞言目光一黯,搖了搖頭道:“這幾天都沒通過電話,我總覺她變了,自從我爸媽離婚之后,她對我都冷淡了好多。”

        張弛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不可能啊,黃春曉對自己都那么好,難道不是愛屋及烏?因為林黛雨的緣故才照顧自己?如此說來黃春曉連探望自己的事情都沒跟女兒提過,這個當媽的非常奇怪啊,張弛本來覺得黃春曉厲害,面對女兒的情敵仍然安之若素談笑風生,現在回頭想想真是奇怪,是她的心大套路深還是她對林黛雨這個女兒真得無所謂呢?

        “怎么突然問起我媽?”

        張弛道:“她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問起你的情況。”瞎話張口就來,其實說謊話比說真話要容易得多。

        林黛雨并沒有懷疑,張弛越發驗證說真話的時候沒多少人愿意相信,可說假話的時候通常很容易取信于人,聰明如林黛雨也不例外。

        林黛雨有些不開心:“她不會直接給我打電話?我真是搞不懂她,難道她對我們的家根本不在意?”

        張弛安慰她道:“我覺得她心底是關心你的,畢竟剛剛和你爸分開,心情肯定不好,擔心自己的情緒會影響到你唄。”

        林黛雨覺得張弛的這個解釋有可能,她準備抽時間多陪陪媽媽,其實媽媽也需要人安慰。

        兩人聊得正開心的時候,林黛雨接到了一個電話,卻是馬東海打來的,林朝龍今天在賽車場玩賽車的時候出了車禍,目前正在醫院治療,林黛雨聽到這個消息馬上就慌了,問明了醫院的地點,即刻就和張弛趕了過去。

        林朝龍目前正在明德醫院的貴賓病房里,這家醫院有他的股份。其實他傷得不重,也沒準備告訴女兒,看到林黛雨和張弛趕過來了,才知道馬東海打了電話。

        林黛雨眼圈紅紅地撲了過去,握住爸爸的手道:“爸,您傷哪兒了?傷得重不重?”

        林朝龍笑道:“沒事,很久沒玩過賽車了,以為自己還像年輕時一樣,可畢竟老胳膊老腿的,不行了,就是擦破點皮,你別擔心了。”

        張弛把剛才在門口買的果籃放在一旁,雖然老林比較陰,可畢竟是林黛雨的爸爸,表面功夫必須得做,誰讓咱惦記人家閨女的。不過他高度懷疑老林是故意放消息博同情,老陰貨干這種事情駕輕就熟。

        林朝龍微笑招呼道:“張弛也來了!”

        張弛道:“這么晚了,小雨一個人過來我不放心。”

        林朝龍心說這么晚了跟你一起我也不放心,笑了笑道:“麻煩你了。”

        張弛知道人家爺倆有話要談,笑道:“你們爺倆聊著,我外面抽根煙。”其實這貨根本不抽煙,就是個借口。

        張弛來到外面,馬東海就在外面守著呢,自從李躍進的事情之后,張弛對馬東海的印象就大打折扣,差點把救命恩人老戰友給送進監獄,馬東海也夠狠的,張弛認為現在的馬東海已經徹底淪為資本家的乏走狗了。

        雖然對馬東海反感,可張弛也沒有表露出來,還主動打了個招呼:“馬大哥也來了,傷好了?”

        馬東海明顯有些尷尬,咳嗽了一聲道:“好多了。”

        張弛心說你特么裝吧,李躍進當時對你還是手下留情的,如果不是那樣,至少把你揍個半死,到底是什么原因驅使他下狠手去對付李躍進,當時好像記得是為了一個叫阮梅的女人。聽李躍進話里的意思,好像是馬東海殺了阮梅。

        具體的事情張弛不知道,可他知道一個道理,李躍進當年曾經救過馬東海的命,馬東海卻想把他一手送進監獄,單從這件事來說,馬東海恩將仇報這個人就不厚道,不可交。

        如果不是黃春曉出面,馬東海都不會撤訴,李躍進現在可能都在局子里呆著。回頭想起這件事越發覺得黃春曉對自己是真的好,張大仙人有點想歪了,臥槽,她離婚該不是因為我吧?

        細思極恐,不敢再想下去。

        馬東海覺得跟張弛面對面太尷尬,打過招呼,借口有事下樓了。

        張弛在門口等了二十多分鐘,林黛雨出來了,父親果真只是皮外傷,她也安了心。

        林朝龍讓女兒早點回去,張弛過去跟他道了個別,建議老林最近要安心臥床休息。

        林朝龍本想讓馬東海送他們,可林黛雨沒答應,當著父親的面牽住張弛的手道:“爸,有張弛陪我回去呢,您放心吧。”

        林朝龍笑著點了點頭,看到女兒牽著張弛的手,心里總有些不是滋味,可總不能硬生生把他們的手給掰開,女大不中留,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已經有了更親的人,心念及此,難免失落。

        張弛和林黛雨手牽手離開了明德醫院,張弛攔了輛車,本想說回水木,可林黛雨卻說了另外一個酒店的地址,張弛愣了一下,心中竊喜,難道小妮子**準備帶自己去開房?

        林黛雨將螓首靠在他肩頭,小聲道:“回頭你在酒店大堂等我,我去見見我媽。”

        張弛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提醒她道:“可能趕不回去了。”過了時間宿舍是要關門的。

        林黛雨道:“有些話我必須當面問她。”

        張弛點了點頭。

        楚文熙對林黛雨的深夜來訪有些意外,她將林黛雨請進了客廳坐下,林黛雨打量了一下這間套房的環境,面無表情道:“四季酒店的皇家套房條件不錯嘛。”

        身穿深紫色絲綢睡衣的楚文熙笑了起來,從林黛雨的表情就能看出她絕不是過來跟自己增進母女感情的,應該是興師問罪。

        楚文熙來到酒柜前倒了兩杯威士忌,其中一杯遞給了女兒。

        林黛雨詫異地望著母親:“我從不喝酒。”記得過去自己想要嘗試的時候,母親都會在第一時間阻止,看來她變得越來越不了解自己了。

        楚文熙道:“長大了什么事情都得嘗試一下。”

        林黛雨接過酒杯馬上就放在了茶幾上。

        楚文熙品了一口酒,暗中猜度著林黛雨過來的目的,十有仈Jiǔ和林朝龍有關吧。

        林黛雨道:“我爸受傷了,您為什么不去看他?”她問過馬東海,馬東海通知了母親,可是母親甚至連一個慰問電話都沒打過。

        楚文熙道:“有必要嗎?我們都已經離婚了,這件事需要我再向你強調一次嗎?”

        “離婚了又怎么樣?離婚了就要老死不相往來,就非得要成為陌路人嗎?媽!”

        楚文熙的內心因她的這聲呼喊而抽搐了一下,她端著酒杯,起身來到窗前,俯瞰著燈火輝煌的京城喝了口酒,滿嘴的苦澀。

        林黛雨道:“你和我爸二十年的婚姻,說散就散了?我爸他根本就沒想跟你離婚,是你要離婚,是你要離開他,要離開我,離開這個家!”

        楚文熙沒說話,因為她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林黛雨的指責和質問,唯有沉默以對。

        林黛雨道:“你有沒有想過我爸這些年是怎么過來的?如果不是他在辛辛苦苦拼搏,你怎么能夠過上養尊處優的生活?怎么能夠安心當你的闊太太。”

        楚文熙的手指輕輕在酒杯上敲了敲:“對你爸我無愧于心,如果說這個家里我對不起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你。”她的心情復雜至極。

        林黛雨道:“自欺欺人!那你告訴我,為什么要和我爸離婚,為什么要離開這個家?給我一個理由!”

        楚文熙道:“沒有感情了還需要什么理由?如果你硬要一個理由,我不想別人只把我當林朝龍的夫人,林黛雨的母親,我是一個擁有獨立思想的人,我不是任何人的附庸品!”

        林黛雨抿了抿嘴唇,美眸中噙滿淚水,如果不是親耳聽到這番話,她簡直無法相信這些話是母親說得,他們是一家人,為何要這樣想?她發現自己真是越來越不了解自己的媽媽了。

        林黛雨道:“媽,您有沒有想過,哪怕是您現在的一切都是爸爸辛苦賺來的。”

        楚文熙道:“你爸要是聽到你的這番話一定會非常欣慰的,關于這件事我還是聲明一下吧,我們是協議離婚,我只拿走了一個億,你可以去問問你爸,如果我堅持所謂的公平,他要給我多少股份,他要給我多少錢?”

        林黛雨搖了搖頭,感覺母親變得太陌生了,太冷漠了,從她的身上找不到溫暖,找不到親情,她的確做到了,和爸爸和自己,劃清了界限,清清楚楚,再沒有一絲一毫的舊情。

        林黛雨抓起手袋起身就走,楚文熙沒有回頭,當斷則斷,她不想再繼續扮演一個慈祥母親的角色,讓林黛雨早點心死,對他們都好。

        林黛雨離去之后,楚文熙拿起了電話,撥通了林朝龍的號碼。

        林朝龍的聲音從那端傳來:“喂!春曉!”

        “小雨來找過我,哭著走了。”

        林朝龍沉默了下去,他有些憤怒,楚文熙怎么對自己都可以,但是她不應該傷害自己的女兒。

        楚文熙道:“我是為她好。”

        “不需要!”林朝龍的聲音透著冷漠。

        楚文熙的唇角露出一絲微笑,雖然看不到林朝龍的樣子,她卻能夠想象到他的臉色一定很不好看,這也證明在林朝龍的心中最重要的那個人始終是他的女兒,楚文熙并不嫉妒,反而非常欣慰,林朝龍是有軟肋的,而且不止一處。

        楚文熙道:“那好,晚安!”

        林朝龍臉色陰郁地掛上電話,通話全程,楚文熙都沒有問過他的傷情怎樣,她不關心自己,林朝龍心中僅存的一絲情感也斷裂了,他甚至懷疑楚文熙從未愛過自己,這些年來她對自己只不過是利用。

        林朝龍想了想終于還是放棄給女兒打這個電話,她已經ChéngRén了,有些事必須學會自己去面對,去處理,更何況還有張弛陪著她呢,一想起這件事,林朝龍心里更加不舒服了,換成過去,女兒受了委屈首先想到得肯定是自己,可現在突然就變了。

        張弛對林黛雨含淚出來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看到她的身影出現就第一時間迎了過去,準備好了一雙強健的臂膀和溫暖的懷抱,此時急需安慰的林黛雨馬上撲入了這準備好的圈套里。

        張大仙人在林黛雨進去找媽媽的時候,特地研究了一下四季酒店的房價,實在是有點高,在這里開間房都頂上他小屋一個月的租金了,當然他那小屋也是黃春曉給他的友情價。

        林黛雨的眼淚沾濕了張弛的肩頭,張弛擁著她離開了酒店。

        前臺也有些好奇,本來以為這對年輕人要開房呢,怎么又走了?女孩還哭了,沒錢真可憐,想開房都開不起。

        兩人回到了小屋,實在是太晚了,到地方都凌晨一點鐘了,張弛就提了一嘴,林黛雨也沒反對,全程溫溫柔柔老老實實地靠在他懷里,也不說話。

        張弛知道她在黃春曉那里受到的打擊不小,琢磨著是不是需要慰安一下林黛雨,自己雖然不介意,可林黛雨未必接受自己的好意,看到她情緒低落,張弛也不好意思再生出趁虛而入的想法。

        到了小屋之后,林黛雨馬上就恢復了堅強和理智,她讓張弛先去睡,自己在外面躺椅上呆一會兒。

        張弛道:“那可不行,我不放心。”

        林黛雨紅著眼睛道:“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又不出去,門也鎖著。”

        張弛道:“正因為這樣我才不放心,你要是趁我睡著了對我圖謀不軌怎么辦?”

        林黛雨被他成功逗笑了,伸手打了他一下:“討厭,以為別人都像你一樣。”忽然感覺有點危險呢,芳心噗通噗通地跳。

        張弛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俏臉,柔聲道:“你去睡吧,我守著你。”

        林黛雨紅著俏臉道:“那我還不放心你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