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4章 賽場稱王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4章 賽場稱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米小白揮舞了一下手臂,全體啦啦隊員做好準備。

        隨著發號員的一聲槍響,運動員們開始奔跑。

        美女啦啦隊也開始助威行動:“班長班長,遇強則強,喜歡姑娘,取向正常!”

        現場笑聲一片,蕭長源真是無語了,現在的女孩子真是放得開,這場萬米比賽成了她們啦啦隊的狂歡了,觀眾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啦啦隊身上了,看美女多養眼,誰想看那幫傻小子在賽場上跑圈兒。

        張大仙人從一開始就落后了,對,誰都沒看錯,這貨落后了,他根本就不想跑,落在隊伍最后一個。

        “班長班長,烤串最香,燒肉人生,歡迎品嘗!”

        啦啦隊不但喊著,還把條幅打出來了,上面還標著地址電話。

        張大仙人一邊跑一邊樂,我嘞個擦,有創意,我怎么就沒想到呢?我的比賽我當然要給自己的小店打廣告啊!這誰的主意,太機靈了,我得送她幾根大烤腸。

        不過啦啦隊喊著喊著漸漸沒勁了,因為看到他們的班長始終落后,現在就快被羅士奇給落下整整一圈了。

        羅士奇其實本來專門制定好了戰術的,張弛的表現引起了他的足夠重視,本來準備仗著人數的優勢,利用同伴干擾張弛的比賽,可現在看來沒啥必要,這貨根本就沒可能贏自己,跑起來沒精打采得跟一只瘟雞似的,估計是此前的多場比賽已經嚴重透支了體力。

        啦啦隊看到這場面也有點無精打采了,一旁還有看熱鬧的說:“你們接著喊啊,你們怎么不喊了?”

        “我看你們班長也不怎么強啊!”

        米小白把雙手圈起在嘴唇前,大聲道:“班長,你看誰來了!”

        張弛打了個哈欠,朝啦啦隊望去,看到林黛雨居然出現在米小白的身旁,俏臉有些紅,不過眼睛非常明亮。

        張弛大聲道:“你說的是真的?”

        林黛雨點了點頭。

        張大仙人抓住小背心的吊帶,雙手一用力,嗤啦!

        現場女生都發出一聲尖叫!這貨竟然當眾把小背心給撕開了,敞亮著一身古銅色的腱子肉,的確健美,難怪敢當眾露肉。

        林黛雨這才想起白小米說他要裸奔的事情來,嚇得花容失色,這個不要臉的家伙發起瘋來什么事情都能干出來,顧不上矜持了,大聲道:“張弛,你再脫,我就不理你了。”

        啦啦隊沒說話,圍觀的外系同學來勁了:“脫掉!脫掉!脫掉!”

        蕭楚南擠在人群中也跟著叫:“脫掉!脫……”

        耳朵被揪住了,他爹蕭長源找到了這小子,難為情地苦著臉,這混小子要是敢在這種場合裸奔,必然要遭到校方的嚴格處理,好不容易才爭來那么多榮譽,一個不檢點的行為就能全部抹殺。

        張弛做了個脫褲子的假動作。

        女生們齊聲尖叫,可沒有一個捂眼睛的,林黛雨倒是捂眼睛了,手指縫都能塞進核桃了什么鬼?

        張大仙人是個有道德底線的人,決不能因為部分圍觀群眾的惡趣味而招來院方的處理,他開始奔跑,以跑八百米的配速在奔跑。

        “班長班長,水木最強,張弛張弛,不可一世!”

        羅士奇本來以為已經勝券在握了,可是轉頭一看,一個赤裸著上半身的家伙宛如開足馬力的汽車一般狂奔上來,臥槽!這貨剛才根本就是保留實力啊,到最后五圈,還剩兩千米的時候發力。

        現場開始沸騰了,這種后來者居上的反超場面最為刺激也最為好看。

        他超了一個,他又超了一個,他又又超了一個,他又又又超……

        “班長班長,賽場稱王,跑道滑翔,蕩氣回腸!”

        胡依琳跟隔壁一班的王輔導員站在一起看著,胡依琳道:“王老師,張弛的凝聚力還可以吧。”

        王輔導員臉色有點青:“呵呵……”

        不到最后,誰知道誰是最終的勝利者?

        羅士奇還剩下二百米,可是張弛已經加足馬力追了上來,這貨跑不死啊,一邊跑一邊還向羅士奇笑著點頭,送給他一句話。

        “沒有人敢跟我爭!”

        張弛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到了終點,全班女生站在賽道的兩旁,同時用憋足氣的可樂迎接班長的到來,張大仙人沐浴在兩旁激射而來的可樂雨中,可樂在他的身上流淌,徹底濕身了!

        旁觀的師生們算是見識到了,這新世界管理學院真能折騰,跑個一萬米跟世界汽車拉力賽奪冠似的,太夸張!

        林黛雨在不遠處俏生生站著,咬著櫻唇朝他矜持笑著,看到張弛朝自己走了過來,她似乎預感到要發生什么,俏臉已經紅了起來,這可是在體育場里,在全校師生的面前,他想干什么?

        一個身影擋住了張弛的去路:“這位同學,你剛才的成績無效!”

        “啥?”

        張弛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咱們賽會有規定,必須按照學校要求著裝,衣衫不整,嘩眾取寵,視情節輕重可給予不同程度的處罰,嚴重者可以取消比賽成績,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你自己主動撕爛了自己的衣服,影響很不好。”

        林黛雨松了口氣,剛才真怕他沖上來抱住自己就啃,他瘋起來六親不認的,謝謝這位及時挺身而出的裁判了,可聽說張弛被取消了比賽成績,馬上就抱不平了。

        林黛雨道:“為什么取消成績,他脫衣服是因為熱啊!”關鍵時刻毫不猶豫地站在張弛身邊。

        一幫穿著清涼的啦啦隊女生全都圍上來了。

        裁判看到那么多女生氣勢洶洶地圍上來也有點心虛:“干什么?你們干什么?聚眾鬧事啊!”要是被這群女生暴揍一頓可就丟人了。

        蕭長源趕緊過來了,先讓學生們退后,他過去跟裁判交涉,交涉了一會兒很快就回來了,張弛的成績還是被宣布無效,不過沒關系,反正第二名羅士奇也是他們學院的,對團體成績沒有任何影響。

        蕭長源一說,二班女生集體就炸了,圍著蕭長源七嘴八舌的理論,質疑他的公正性。

        蕭長源瞪著眼睛道:“吵吵什么?這里是運動場,全校師生都看著呢?能不能注意點形象?你看看你們一個二個穿得,還像是學生嗎?出來就代表學院的整體形象。”

        張弛走過來道:“蕭主任說得對,你們都這么漂亮了,還打扮成這樣,能不能給別的院系女生們一條活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蕭主任不知道好看嗎?可好看的東西咱得留著自己看,不能便宜別人,是吧蕭主任?”

        蕭長源被這貨憋得滿臉通紅:“是個屁!”

        張弛摟著蕭長源的肩膀:“主任,注意形象,公共場合。”

        蕭長源指著張弛的鼻子道:“你活該被取消成績,還脫衣服,你怎么不裸奔呢?”

        張弛道:“我倒是想呢,可是我思想純潔,并不能保證全場觀眾思想都純潔。”

        蕭長源道:“你怎么不脫光啊?你脫啊,你以為有人樂意看?”

        女生啦啦隊齊聲回應道:“我們看!”

        蕭長源氣得甩了甩手:“你們還有沒有點女孩子的樣子,哎呦喂,真愁死我了。”

        張弛笑道:“大家別爭了,這個第一咱們讓給一班了,反正都是自己一個學院的。”

        羅士奇他們那群人也沒走遠,張弛的聲音又洪亮,頓時不樂意了,羅士奇指著張弛道:“怎么說話呢?什么叫讓給我們?你自己犯規還怪我們了?”

        大胸妹甄秀波沖了上去:“怎么?你第一不是撿來的?不是我們二班讓給你們,你們吃灰都趕不上。”

        “你說什么?”

        蕭長源怒道:“都閑著沒事是不是,別在這兒給我丟人,全都給我散了。”

        本來奪得團體第一的喜悅全都被這幫毛孩子給攪和了。學院總共就一個系兩個班,好嘛,還在大庭廣眾下鬧不和,本來秋季運動會的目的就是通過競賽來弘揚集體主義精神,強調團隊精神,他們居然內斗起來了。

        張弛也無所謂,趁著現場亂糟糟一團,牽著林黛雨的手兩人先走了,林黛雨的手被他抓得黏糊糊的,畢竟他身上都是可樂,糖分特別大。

        張弛道:“我今天能拿那么多第一全都是在你的鼓舞下,你今天真好看。”

        林黛雨發現他可能是被噴多了可樂的緣故說話格外甜,拿出紙巾幫他擦了擦臉上的水珠,紙巾居然黏在了他臉上,看到張弛的樣子,林黛雨不由得笑了起來:“你趕緊回去洗澡吧,回頭水木的螞蟻都得被你給招來。”

        張弛道:“不生我氣了吧?”

        林黛雨道:“我生自己的氣!”

        忽然發現自己挺不爭氣的,明明說過再也不理他了,可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還是鬼使神差地來到體育場給他加油了。

        她才不管張弛是不是績優股,如果有一天她成了股東,寧愿這只股票徹底退市,她要掌控百分百的股權,一點都不讓流通出去,不過現在看起來好像收購起來也不容易,已經多了好幾個競爭者。

        林黛雨因自己的想法有些害羞,自己什么時候那么在意他了,想起當初那個臃腫的小胖子,那時候自己可沒那么緊張,感覺最近為他操心勞肺的。

        跟他在一起久了,見證了他一天天的成長和變化,有種玩養成類游戲的感覺了,張弛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自己對他的影響也是不小的,主動退出,便宜別人的事情我才不會去做。

        張大仙人回到地下室洗了個澡,真從身上發現了不少螞蟻,可口可樂害死人。換好衣服清清爽爽地走出小地下室,經過傳達室的時候,探頭朝里面看了看。

        秦大爺帶著老花鏡擺弄著他的收音機,收音機雜音很大,老頭兒擺弄了半天信號都不清晰。

        張弛招呼道:“秦大爺!”

        秦大爺一雙眼睛從老花鏡的上緣看著他:“又出去啊!你幾天都夜不歸宿了。”他對張弛車行蹤掌握得清清楚楚。

        張弛笑道:“前兩天生病了,晚上我早點回來。”

        秦大爺嗯了一聲,繼續低頭擺弄他的收音機。

        張弛來到和林黛雨約定的地點,等了一會兒,看到穿著灰色衛衣,藍色牛仔褲的林黛雨走過來了,張弛發現她今天穿得比較樸素,原來林黛雨以為張弛要帶自己去燒肉人生吃飯,所以特地換了身普通的衣服,到時候也好幫忙干活。

        張弛今天沒打算去,畢竟現在小店已經上了軌道,他在不在對生意影響都不大,而且方大航的眼睛還青著呢,林黛雨過去見到難免尷尬,他只說要換個口味。

        林黛雨想了想道:“咱們去吃甜品吧,那天綠竹姐帶我去了一家甜品店,挺好吃的。”

        張弛點了點頭,跟著林黛雨去了那家名為時光小站的甜品店。張弛對甜品的興趣不大,不過跟林黛雨在一起吃什么都無所謂,今天的主要任務就是要討她的歡心,畢竟前兩天吃了真言丹之后說得那通真話有點傷人。

        林黛雨點餐之后,兩人面對面坐著,四目相對,突然同時笑了起來,林黛雨佯怒道:“你笑什么笑?”

        張弛道:“看到你笑了我才配合啊,不然你多尷尬。”

        林黛雨道:“手機給我!”

        張弛把手機遞給她,心中有點忐忑,我特么剛買的榮耀青春版,上次Nubia就被蕭九九和林黛雨先后暴力拆解,難道林黛雨上次沒摔過癮,打算再來一次,幸虧我沒把蕭九九買得新機子帶出來。

        林黛雨拿著他的手機道:“只記得我一個人的號碼對不對?”

        張弛道:“那天的確是,可后來發現我通訊錄存卡上了,莫名其妙得又回來了。”

        林黛雨望著這個大言不慚的騙子,又產生了摔他手機的沖動,不過忍住了。

        張大仙人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你再摔一次,反正蕭九九送的那臺Nubia最新款還在我抽屜里躺著呢。

        林黛雨直接就把他的手機給關了。

        張弛沒反對,看來小妮子氣還沒消呢,跟我手機較起勁來了,關了清靜省得別人打擾。

        林黛雨接著把張弛的手機給放一邊,然后又從手袋里拿出一臺沒拆封的手機遞給了張弛。

        張大仙人定睛一看,媽耶!最新款的Nubia,玄鐵黑色,跟蕭九九給自己買的一模一樣,萬萬沒想到啊!摔了一個回來倆,倆都是高配,連機身配色都一模一樣,早知道我就不買榮耀青春版了。

        林黛雨幫著張弛將手機卡取出來,讓張弛把新手機換上。

        張弛道:“你這是逼著我吃軟飯啊!”

        林黛雨哼了一聲道:“你愛吃不吃!”

        張大仙人道:“你給我什么都吃,只要是你的。”

        林黛雨紅了臉:“你怎么就這么不要臉。”

        “我心都能給你更何況這張臉皮。”

        張弛把sim卡裝在手機里,點亮,非常熟練,其實已經拿蕭九九的手機練過了,這下安心了,我可以心安理得地用Nubia,林黛雨和蕭九九都認為是自己給我買的,完美!毫無破綻!怎么感覺自己有點渣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