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2章 我應該在車底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2章 我應該在車底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楚文熙給張弛買來了藥,還帶回了不少的水果和食材。

        張弛越發受寵若驚了,他這會兒感覺好多了,量過體溫已經開始緩慢下降,目前回到了三十八度。

        張弛去給楚文熙泡茶,楚文熙讓他歇著,很熟練地找出茶具,洗凈之后端了過來。

        張弛坐在茶海邊,喝著楚文熙泡得老樅水仙,感覺身體正在迅速恢復著元氣,輕聲道:“阿姨,您怎么知道我住這兒?”

        楚文熙道:“我從小雨那里知道的。”

        張弛覺得不太可信,畢竟林黛雨這兩天還在生自己的氣,依著她的脾氣是不可能將他們兩人的這個秘密據點告訴家人的。張弛想了想,決定不再拐彎抹角,單刀直入道:“阿姨,這房子是您的吧?”

        楚文熙心中有些錯愕,抬頭看了張弛一眼,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綻?

        張弛道:“那天咱們在流云居喝茶的時候,您聽到我要租房的事情。”

        楚文熙笑了起來,事到如今她再否認已經沒有意義了,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房子的確是我的,我租給你的目的你應該明白吧?”

        張弛道:“您是想把我們放在眼皮底下方便監控。”

        楚文熙笑出聲來,她的出發點可不是這個,既然張弛猜了,她就順水推舟地點了點頭。

        張弛道:“黃阿姨,您不相信我,還不相信您自己的女兒?”

        楚文熙道:“你這張嘴哪個女孩子能禁得住你騙,小雨不是你的對手。”她喝了口茶,慢條斯理道:“你們發展到哪一步了?”

        張弛有點尷尬,她也問得太直接了,這問題不好回答還不能不回答,要是不回答,黃春曉指不定認為自己怎么著她閨女呢。

        張弛老老實實回答道:“牽手!”

        “發展不快啊!”

        張大仙人感覺黃春曉的套路太深了,啥叫發展不快?您是鼓勵我把您閨女帶到這小屋里來睡覺嗎?天下間恐怕沒有一個當娘的會這么干吧?只要是正常人。

        張弛心存敬畏,畢竟面對得是一位智商高達200的未來丈母娘,如履薄冰,慭慭然,莫相知。

        這貨斟酌了一下,很不要臉地說了一句:“我們彼此非常尊重。”

        楚文熙道:“對女孩子當然要尊重,不過也不能一味地慣著,其實多半女孩子都不喜歡循規蹈矩的男孩子。”

        張弛的三觀有點顛覆,楚文熙這是干啥哩?套路太深了,我都摸不清她的路數了,這是鼓勵我對她閨女犯規嗎?不可能!釣魚執法啊!往溝里帶我。張弛道:“阿姨您放心吧,我不會做過分的事情的。”

        楚文熙道:“其實這個世界上最不可靠得就是感情,年輕的時候把感情看得比天還大,為了感情可以不顧一切地去做任何事,卻看不破感情只是一件用來達到目的道具而已。”

        張弛不好插話,黃春曉這個人太現實了,這句話也太冷酷,難道在她的心中人間就沒有一點真的感情,聽她的意思,難道是被林朝龍利用,所以才傷透了心?

        楚文熙道:“我跟你說這些話是想讓你和小雨都保持清醒的頭腦,因為年輕時根本不懂愛情。哪有什么真正的天長地久,你們覺得彼此都是對方的唯一,是因為你們還沒有遇到更好的人。”

        張弛有點明白了未來丈母娘真正的用意還是拆臺,不過她藏得比較深,看不清她的路數,這才是高人啊。

        楚文熙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繼續深入下去,她認為張弛在這方面應該游刃有余,從他和林黛雨的相處就能夠看出,表面上林黛雨主動,其實在感情上已經處于被動方,張弛這小子在哄女孩方面很有一套。

        張弛也沒繼續這個話題,畢竟和未來丈母娘談論這種事感覺非常的怪異,及時岔開話題道:“這房子雖然不大,可里面的擺設非常珍貴,值不少錢吧?”

        楚文熙道:“我的父親曾經在這里住過一段時間。”

        張弛恭敬道:“黃老先生?”

        楚文熙點了點頭:“前后有三年吧,這里的擺設仍舊維持著原貌。”

        張弛心想如果這房子是黃老先生的物業,那么我師父黃春麗是不是也擁有一半的所有權?他心底深處還是向著黃春麗的,畢竟黃春曉太有錢了。

        楚文熙道:“這房子原本屬于他的一個朋友,我買下來也算是對父親的一個懷念吧。”

        張弛道:“既然意義這么重大,我就不好住在這里了。”

        楚文熙道:“你安心住著,這件事除了你和我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房租你也不用付了。”

        張弛道:“那我怎么好意思。”

        “就當是對你照顧我女兒的報答吧。”

        外面響起敲門聲,張弛和楚文熙對望了一眼,他們都不知道有人來拜訪,張弛高度懷疑這個人是林黛雨。他準備去開門,楚文熙讓他坐著休息,起身去拉開院門,卻見門外站著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

        楚文熙微微一怔,因為這女孩并不是林黛雨。

        那女孩也非常意外,怯生生道:“阿姨,不好意思,請問張弛住在這里嗎?”

        張大仙人在里面已經聽出是蕭九九的聲音,頓時頭皮一緊,腦袋都特么快炸了,蕭九九啊蕭九九你怎么知道我的出租屋的?本來想找個秘密地方煉丹,現在快成公開集會場所了。

        更要命的是,未來丈母娘就在這里,跟自己有點曖昧情愫的蕭九九偏偏就選擇這時候登門了,這不是趕著被人捉奸拿雙嗎?

        楚文熙看到蕭九九拎著一大包禮物就知道這女孩是來探望張弛的,她微笑道:“他在啊,你請進。”

        蕭九九看到楚文熙氣質不凡,心中暗忖她是張弛什么人?我記得張弛父母雙亡啊,柔聲道:“請問阿姨怎么稱呼?”

        楚文熙道:“我姓黃,你呢?”

        “我叫蕭九九,是張弛的朋友!”蕭九九笑著道。她是那種用笑容就能輕易征服別人的美女,就算是異性也會對她產生好感,楚文熙暗嘆這女孩漂亮,和林黛雨春蘭秋菊各擅其場。

        張大仙人躲是躲不過去的,只能硬著頭皮出門相迎,要說那天自己都對蕭九九說那種下流話了,她還能放下成見登門探望,要說她對自己沒點情愫根本不可能。

        蕭九九看到張弛滿臉通紅的樣子,表情頓時流露出了關切,不過當著楚文熙的面她也不好顯露:“聽說你病了,我來看看你。”

        張弛道:“你聽誰說的?”

        “我叔叔!”

        張弛想起她叔叔蕭長源就是系主任,肯定是輔導員把自己病假的事情報上去了。

        蕭九九幾天沒張弛的消息,所以才問了她叔叔,從叔叔那里得知張弛生病沒來學校上課的事情,她沒有直接打電話,先問了沈嘉偉,沈嘉偉說張弛不在學校,蕭九九頓時有些慌了,以為張弛去醫院了,于是給方大航打了電話。

        從方大航那里得到了張弛租房的地址,買了東西過來慰問,她本想著給張弛一個驚喜,想不到家里居然有人。

        張弛擔心蕭九九不清楚情況,萬一說出什么不該說的話來,趕緊介紹道:“蕭九九,這是林黛雨的媽媽黃阿姨!”

        蕭九九知道楚文熙的身份之后,一張俏臉騰得就紅了起來,實在是太尷尬了,怎么會這么巧?

        楚文熙卻非常的坦然,她的表情溫和可親,給蕭九九倒了杯茶道:“九九,喝茶!”

        蕭九九明顯緊張了,雙手接過茶杯,正眼都不敢看楚文熙。

        張弛暗贊,蕭九九的演技還需磨煉,看看人家楚文熙,姜是老的辣,明明知道你可能是她閨女的情敵,人家表現得還是那么淡定從容,這就是修為,不虧是智商高達200的人,張弛暗忖,楚文熙的情商也一定很高。

        蕭九九這會兒如坐針氈,可剛來就走也不合適,暗自調整了一下心態,向張弛笑了笑道:“有沒有去醫院看過?”

        張弛道:“我沒事兒,已經好多了,燒也退了。”

        蕭九九道:“我給你買了些水果和營養品,這是你讓我幫你買的手機。”她把一個手機放在桌上,還是Nubia,不過換成最新款了。

        張弛心知肚明,她那天把自己手機給摔了,所以買了臺新款賠給自己,要說蕭九九也是蠻體貼人的,她摔自己的手機還不是因為自己說了混賬話。張弛道:“多少錢,我把錢給你。”

        蕭九九道:“你給過我錢了,是不是燒糊涂了。”她向楚文熙笑了笑,站起身來:“阿姨,我還有事……”她準備及時告辭了。

        楚文熙道:“九九啊,如果你沒什么要緊的事情,你就多呆一會兒,我是真有件要緊事去辦,張弛病得不輕,身邊最好有個人陪著。”

        “可……”

        “就這么定了!”

        楚文熙向蕭九九笑了笑,抓住她的手握了握道:“很高興認識你,對了,加個電話吧,有時間我約你一起逛街喝茶。”

        媽耶!

        張大仙人天靈蓋都特么快炸了,黃春曉套路太深了,談笑風生中把蕭九九這傻丫頭就給弄進局里去了。

        蕭九九總不好拒絕,跟楚文熙互留了聯系方式,楚文熙先走了。

        蕭九九等她走了之后,總算松了口氣,她指了指給張弛買得手機:“我賠給你了,現在咱們兩不相欠了。”

        張弛點了點頭,真不知道說啥,那天自己在車里說的話實在是太操蛋了。

        蕭九九道:“方大航說你那天吃錯藥了?”

        張弛點了點頭,有點怕再說錯話。

        蕭九九道:“其實吧,你自己想多了,一直以來我都是把你當成好朋友,真沒往別的地方想,而且我最近這個階段根本沒有考慮過感情的事情你明白嗎?”

        張弛還是點了點頭,感覺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

        蕭九九有些郁悶了:“你啞巴了?”

        張弛道:“不是啞巴,是聲音啞了,怕污染你的耳朵。”

        “你污染得還少。”蕭九九說完自己反倒有點不好意思了,拿起手袋道:“我也走了。”

        張弛道:“我送送你吧。”

        蕭九九擺了擺手道:“不用,別然人看見又誤會。”

        張弛道:“還能怎么誤會?”剛才未來丈母娘都遇見蕭九九了,這事兒傳到林黛雨那兒指不定怎么想呢。

        蕭九九也跟他想到了一起去,小聲道:“我來看你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吧?”

        張弛搖了搖頭,真言丹的藥效過了,能說謊的感覺真好,有種雨過天晴的感覺。

        蕭九九道:“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找林黛雨解釋。”

        張弛道:“沒必要吧,咱倆又沒干啥見不得光的事兒。”

        蕭九九覺得自己的確該走了,輕聲道:“你安心養病吧,別胡思亂想。”

        張弛送她出門,到門前,蕭九九停下腳步道:“你回去吧,外面涼,還發著燒呢。”

        張弛道:“那天我失禮了,你別怪我,我這人就是有口無心。”

        蕭九九道:“知道你無心,不然我才不會原諒你。”怎么心里有點酸酸的?蕭九九不想再說話了,擺了擺手,轉身快步向巷口走去。

        走了沒幾步,天下起雨來了,非常的應景,每次看到電影中出現這樣鏡頭的時候蕭九九都會覺得太模式化,太虛假,可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方才意識到上天或許真得能夠感應到一個人的心情的。

        丁香花般美麗的女孩一個人孤獨地走在狹長的雨巷,淡淡的憂傷淡淡的浪漫。

        一把雨傘遮住了頭頂的那方天空,抬頭看了看,是張弛舉著一把萬科地產的贈品追了過來。

        蕭九九伸手接過雨傘:“謝謝!”想離開,卻發現雨傘只有一把,偏偏雨又下大了。

        張弛把傘交給蕭九九準備跑回去,蕭九九道:“你送我到停車場吧。”

        張弛點了點頭,又把傘接了過來,碰到蕭九九柔柔的指尖,蕭九九縮回手,把雙手插在牛仔褲的兜里,俏臉轉向一旁,望著外面淋漓的雨。

        張弛盡量把傘向她傾斜,自己的半邊身體都在外面,蕭九九很快就留意到了這一點,伸出手把雨傘給扶正,身體主動向他靠近了一些。

        兩人站在同一把傘下默默抗爭著,不過都希望能夠多為對方遮住一些風雨。

        蕭九九的車就停在馬路對面,她輕聲道:“我到了!”然后推開雨傘冒著雨向對面跑去。

        一輛汽車飛速駛來,關鍵時刻,蕭九九的手臂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將她拖了回去。蕭九九猛一下就撲到了他寬闊的懷抱中,緊緊抱著他。

        張大仙人有些懵逼了,我特么沒用多大勁啊,你這反應也太夸張了吧。

        剛才看到汽車沖來的時候,擔心蕭九九被撞到,雨傘直接扔在地上了。蕭九九抱著張弛站在瓢潑大雨里,一會兒功夫兩人的身上都淋透了。

        蕭九九放開了張弛,抬起滿是雨水的俏臉,擠出一絲笑容道:“我走了!”

        張大仙人點了點頭,望著蕭九九的身影穿過馬路,上了汽車,蕭九九坐在車內,透過沾滿雨珠的車窗,望著張弛仍然站在原地的身影,忽然感覺到車窗外是另外一個世界,打開汽車音響。

        傳來獅城歌手沙啞的聲音——

        我躲在車底,手握著香檳,想要給你生日的驚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