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1章 血氣混元丹(感謝9點)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301章 血氣混元丹(感謝9點)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培元丹講究筑基培元,血氣混元丹,又在培元的的基礎上有所提升,前者如同改善堤壩土壤,后者則起到清淤導流的作用。

        吸足三枚真火的吸火蓮子先開始發紅,然后變成了半透明的紫紅色,進而蓮子的內核顏色開始轉淡,紫紅變成粉紅,粉紅又變成了明黃,明黃變成淺黃最后已經完全發白透亮,色彩幾度變幻之后,白色的部分透出了淺藍,蓮子開始分出纖細的藍色縫隙,一朵潔白的蓮花在爐膛內綻放開來。

        這白色的蓮花并非真正的花朵,而是三昧真火的火焰,火焰邊緣泛出藍色,燃燒十多分鐘后,白蓮先變成了藍蓮又變成了青蓮,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張弛將事先準備好的血氣混元丹的材料逐一加入丹爐煉室之中,配比2g精金。

        如意乾坤金丹爐內有乾坤,三昧真火的火焰在其中形成一朵青蓮,青蓮緩緩轉動在丹爐的底部,均勻加熱,確保所有藥材全部融化,彼此相融。藥材液化之后,三昧真火自動調節大小,催發丹液,將縷縷丹氣升入上層丹室。這一過程非常的漫長,一品丹藥通常需要十二節的試煉,循環進聚氣結露的過程。

        經過五個小時的反復循環,總算搜集夠了煉丹需要的丹液。

        調整丹爐,將三昧真火慢慢減弱,隔絕其中的中昧之火和下昧之火,單以上昧之火輔佐金丹成形。

        又經歷了三個小時,丹爐由熱轉溫,由溫變涼,那朵青蓮的花期已過,重新歸于沉寂,變成了一顆深紅色不起眼的蓮子。

        丹室內,一顆櫻桃大小朱紅色的金丹已經成形,丹藥的周圍彌散著一圈淡金色的丹氣。

        張大仙人吸了口氣,丹氣辛辣,直沖天靈,真正的血氣混元丹就是這個味道,有了黃老先生留下的那些珍貴材料,有了秦老給他的煉丹三件套,再加上他前期煉制外門金丹的鋪墊,這次煉制一品血氣混元丹的過程非常順利。

        丹藥根據出爐的成色也會分成三六九等,張弛目前煉制得這顆血氣混元丹絕對是上品,上品的典型標志就是籠罩在丹藥周圍的金色丹氣,這是他此前利用烏殼青煉丹從未達到過的高度。

        時間是凌晨五點,張弛將金丹服了下去,剛出爐的金丹丹氣最盛,隨著時間的推移,丹氣也會漸漸轉淡,所以最好選擇在丹氣最盛的時候服用,才能讓金丹發揮出最佳的效力。

        張弛這次沒用酒來催化金丹,此前煉制的金丹成色太低,所以采用茅臺酒催化,這次不一樣,這顆血氣混元丹煉制得堪稱完美。

        張弛也準備了一瓶飛天茅臺,這是為了以防萬一。

        吞下那顆縈繞著金色丹氣的血氣混元丹,感覺辛辣刺鼻的氣息直沖鼻腔,此丹可補充血氣,赤陽辛熱,藥性霸道,金丹入喉伊始并沒有太強烈的感覺,還未飲水就已經順著喉頭滑入胸腹。

        張弛舒展了一下雙臂,以打坐的方式靜坐,沒多久就感覺到胸口泛起暖意。這股暖意從心口沿著動脈血管輸送到全身,隨著體循環的進行身體越來越熱,肺循環又將血液送回心臟,在血液循環往復的過程中,張弛感覺身體的溫度越來越高,如同發燒一般。

        這種感覺和真火煉體有點類似,只不過血氣混元丹的作用并非是修煉體魄,而是改善基元之不足,真火煉體是讓身體變得堅不可摧,而血氣混元丹卻是從根本上提升身體的能量。

        通常血氣混元丹要和培元丹混合使用,普通凡人就算服下培元丹也只能發揮出培元丹的三成藥性,在血氣培元丹的催化下,過去服用的金丹在體內的殘留藥性都會被重新激活。

        張弛表現出的直接癥狀就是高燒,這貨在渡過藥性反應最強烈的兩個小時候,先去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就像個紅臉關公,現在他的血氣處于最旺盛的階段,血液循環加速,心跳加速,熱血澎湃血氣上頭。

        量了下體溫,已經在三十八度五,而且還有往上繼續走的趨勢,張弛被燒得迷迷糊糊的,他知道這都是服用丹藥產生的反應,因為現在這具肉身是凡人之軀,所以反應比預想中還要劇烈一些。

        其實張弛在磕丹之前就有了心理準備,畢竟過去每次磕丹身體都會產生或多或少的不良反應。

        趁著意識沒有糊涂,先給輔導員打了個電話請假,這貨記憶力好著呢,只記得一個號碼怎么可能?

        胡依琳聽說他發燒了,也沒有強求,新世界管理學院雖然校規校級嚴明,規定不能曠課,可沒說不能請病假。胡依琳讓他好好養病,她手頭的權限只能批一天假。

        張弛在電話里說話的時候牙關都打顫了,胡依琳隔著電話都能聽出他燒得不輕,詢問他身邊有沒有人照顧,張弛說自己在醫院呢,很快就掛上了電話。

        他本以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丹藥的反應會有所減輕,可情況卻越來越重。

        張大仙人知道自己有些冒失了,因為這次金丹的煉制太成功,他對金丹的效果充滿了信心,所以直接一顆吞了進去,應該先小劑量服用的,循序漸進才是王道。

        上午九點,這廝的體溫已經到了三十九度,這種情況下不能去醫院,去了也沒用,醫生根本不知道他發生了什么情況,如果照實說,肯定給他洗胃灌腸一套常規處理方法,這顆辛苦煉成的金丹就白費了。

        想要降低體溫必須消除內火,目前他的身邊就有吸火蓮子,可吸火蓮子吸取得是三昧真火,目前吸火蓮子正處于煉丹后的極度空虛狀態,如果掌控不當,可能把他體內所有的三昧真火抽吸干凈,一旦出現那種狀況可能得不償失。

        張弛考慮了一下還是用真火煉體的方法消耗部分體內的真火,希望自身能夠在煉體的同時消耗熱能。熱能損耗的同時自然帶來體溫的降低,當然物理治療不可少,他先利用酒精擦身。

        多措并舉,折騰到快到中午的時候,體溫總算開始有些下降。

        張弛就像大病一場,喝水的時候,手機響了,拿起一看,竟然是黃春曉的號碼,張弛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她的電話:“黃阿姨!”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張弛都不相信是自己的聲音,嘶啞干澀,完全聽不出本來的聲音了。

        “張弛?”楚文熙顯然不敢確認這聲音屬于張弛,不過她馬上反應過來了:“張弛,是你嗎?”

        “是我!”

        “你怎么了?生病了嗎?”楚文熙非常的細心。

        “沒……”張弛差點把真話說出來了,還好把后半句我就吃了一顆血氣混元丹咽了回去,后遺癥,按說吃真言丹已經過去兩天了,可血氣混元丹的效果之一就是將過去服用過那些金丹的殘留藥性給激發出來,所以才會出現這種狀況,不過真言丹畢竟是外門丹藥,藥性殘余量不大,還在張大仙人的可控范圍內。

        楚文熙關切道:“你去醫院了嗎?你在什么地方?”

        張弛道:“我沒事兒,就在……沒事兒,您放心吧黃阿姨,您找我有事?”

        楚文熙道:“也沒什么事情,你休息吧。”

        張弛禮貌地說了聲再見,放下電話就回到床上躺著了,什么都不想干了,渾身發熱,難受啊!這次嗑丹又要大病一場,還有三天就是學校秋季運動會了,自己報了七個項目,如果無法恢復,那么這次不知要被多少人看笑話了。

        張大仙人變成凡人之后功利心也變重了,得失心也有了,其實反過來想想也是好事,仙人什么都看淡,吃啥無所謂,喝啥無所謂,看到漂亮女人跟一頭豬沒啥分別,活著就是為了磕丹修煉升級,那種生活的意義何在?

        張弛暗忖自己還是喜歡接地氣,人間最有滋味的就是煙火氣,有功利心得失心才有上進心。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就要睡去了,手機又響了起來,張弛拿起電話,還是黃春曉的,接通之后,聽說她就在外面。

        張弛有點糊涂了,黃春曉怎么會來?她怎么知道自己住在這里?張弛趕緊起來穿好衣服,又跌跌撞撞收拾好房間,確信房間內沒啥破綻,這才去給黃春曉開門。

        楚文熙看到張弛滿臉通紅的樣子也是吃了一驚,第一反應就是要送張弛去醫院,張弛連忙擺手說不用,有點后悔給她開門了,自己目前這個狀態的確不適合接待客人。

        出于禮貌還是請未來丈母娘進去坐了,感覺雙下肢無力,走起路來跟踩棉花似的。

        楚文熙道:“張弛,要不我給你叫個家庭醫生過來看看。”

        張弛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別,千萬別,阿姨,我真沒事兒,休息休息就好,您工作那么忙……”

        楚文熙道:“我不忙。”看了張弛一眼,嘆了口氣道:“你還沒吃飯吧,我去廚房給你弄點吃的。”

        張大仙人受寵若驚:“阿姨……”

        楚文熙已經起身去了。

        看她輕車熟路的樣子張弛已經基本斷定,這小房子一定是她找人轉租給自己的,要說黃春曉對自己可真是不錯,真把自己當成女婿看了,張弛有點感動,人生病的時候通常是心理最為脆弱的時候,他現在跟大病一場也差不多,所以特別容易感動。

        回想起來黃春曉對自己態度的轉變是從得知他是張土根的孫子開始,看來爺爺當初對她的恩情真不小。

        不一會兒,就有香氣傳過來了,張弛吸了吸鼻子,口水都流出來了,他從昨晚到現在一口飯都沒吃,應該是餓了的緣故。

        楚文熙端著一碗雞蛋面走了進來,廚房食材不多,她只能利用現有的食材給張弛下了碗雞蛋面,來到張弛身邊柔聲道:“來,先吃了!”

        張弛接過那碗面,總覺得香氣有些熟悉,吃了一口面條,這普通的面條味道卻一直順著他的味覺神經傳達到了他的內心深處,他竟然被這簡簡單單的一碗面感動了,眼睛突然有些濕潤,鼻子也有些酸了,張大仙人從沒想過自己會這么脆弱。我今兒是怎么了?難道這種感覺就是母愛?

        張弛低下頭生怕黃春曉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狼吞虎咽地吃著面條。

        楚文熙望著張弛眼圈竟然有些發紅,她同樣擔心自己的表情被張弛看到,轉身出門道:“我去給你買點藥。”

        “不用!”

        張弛抬起頭看到黃春曉的背影已經走到了門外。

        林朝龍總算見到了女兒,一陣子沒見,感到女兒清瘦了一些,林朝龍向飯店的經理交代了幾句,讓她去準備一些可口的飯菜,女兒的口味他最清楚。

        林黛雨無聊地看著手機,沒多久又放下,目光通過一旁的落地窗投向外面的庭院,宴林苑內楓葉全都紅了,火紅色的楓葉投影在平靜無波的水池上,仿佛水面燃燒了起來,又像是一方火燒云染紅了天空的一角。水中五顏六色的錦鯉在怡然自得地游動著,飄逸的長尾讓人產生了一種它們在空中飛翔的錯覺。

        林黛雨的心情卻并不平靜,好幾天了,那個可惡的家伙就發了一條信息,然后再無后續,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發了一條同樣的信息給蕭九九?

        一輩子都不想見他,林黛雨的確這么想,可她知道自己沒有決心做到,真要就此和他劃清界限,那不是等于把他推向蕭九九的身邊?林黛雨骨子里是個不服輸的人,好勝的人,可最關鍵的是,她在意張弛。

        “學校的伙食不好啊?”林朝龍的睿智已經察覺到了女兒現在惡劣的心情,不過他還不能確定,女兒是因為家庭的變故還是另有原因。

        “挺好的。”

        林朝龍笑道:“對了,我讓你和張弛一起來,你沒跟他說。”旁敲側擊,探察女兒心情惡劣的真正原因。

        “不想提他!”

        林朝龍心情有點復雜,看來兩人鬧矛盾了,換成過去他應該高興,可現在看到女兒的樣子證明張弛在她心目中分明非常重要,其重要性甚至超過了自己和楚文熙的離婚**,失落啊!本來以為自己的離婚會是對她最大的打擊呢,好像還不如她跟張弛的感情重要。

        女生外向的道理林朝龍早就明白,可是真正輪到自己身上的時候還是有點接受無能,這頓飯還以為女兒要開導自己呢,想不到自己還要幫她疏導心理。

        林朝龍道:“根據調查發現,女人心情不好的時候,有利兩個方法最有效,一是大吃一頓,二是花錢購物買買買。”

        林黛雨明澈的雙眸望著父親道:“您什么時候也無聊到去看這些自媒體的推送了,不覺得矛盾啊,這兩件事的本質是一樣的,都是花錢。對我沒用,因為我是花您的錢。”

        林朝龍笑道:“傻丫頭,花我的錢治愈效果更好啊。”

        林黛雨搖了搖頭:“我有負罪感,這么大了還不能自己賺錢,張弛都……”不知不覺又把這個名字給說出來了。

        林朝龍在心底偷偷嘆了口氣,我的傻閨女啊,你這是中了那小子的毒了。他笑道:“都說賺錢趁早,我卻從來都不這么看,一顆種子想要破土而出,必須積蓄足夠的能量,你是我的女兒,你站在我的肩膀上,已經是金字塔的頂端了。”

        林黛雨道:“站在塔尖還是站在下面還是一樣花您的錢。”

        “天經地義!你根本版不需要去賺錢,因為老爸我已經替你賺夠了,你要做得就是充實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林黛雨望著父親,雙眸閃爍著星光,父親的這句話好暖,不知道他會不會言行一致,現在是不是可以接受張弛,我怎么又想起他了?林黛雨努力趕走張弛的影子。

        “爸,您為什么沒叫媽一起吃飯?她也在京城的。”

        提起楚文熙,林朝龍的內心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已經不愿去想這件事了,他也承認在楚文熙的事情上自己栽了跟頭,一個很大的跟頭,因為這件事林朝龍徹底看淡了感情。

        他知道,那個在校園中奔跑的窈窕身影,那個在奔跑中向他回眸一笑的單純女孩已經徹底在這個世上消失了,無論他付出怎樣的努力和代價都回不來了。

        “她最近很忙。”

        林黛雨點了點頭,其實母親對她明顯疏離了不少,雖然自己在秦綠竹的開導下想開了這件事,也給媽媽傳遞了信息,可并沒有得到預想中的回應。

        林朝龍讓女兒吃菜,想了想終于還是提起歐洲留學的事情,他想看看女兒的態度。

        林黛雨道:“您不是說不急著讓我答復嗎?”

        林朝龍從女兒這次沒有直接拒絕的態度已經確信她和張弛發生了矛盾,淡淡笑道:“跟你媽分開之后,我想通了,你怎么選擇我都會尊重。”

        林黛雨俏臉上浮現出一絲欣喜。

        林朝龍知道她開心的真正原因,張弛!這小子跟黃家到底是什么關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