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9章 我想說謊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9章 我想說謊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張大仙人最不怕得就是跑步,離開分局來到大街上,甩開兩條腿向前方奔跑,跑了幾步回頭一看,我滴個天吶!竟然有二十多個人在后面追趕他,其中一大半都是追著看熱鬧的,不少人一邊跑一邊舉著手機抓拍,而且這追擊的隊伍呈迅速擴大的趨勢。

        張弛真是服了,真不知道現在社會怎么那么多的閑人,你們閑著沒事不能去起點看啊,跟我屁股后面亂拍啥意思?

        整容女非常彪悍,把高跟鞋都脫下來了,光著兩腳丫子甩開兩條小短腿沒命的追,把她相好的都遠遠甩在身后了。

        誰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紙的?可腿太短,女追男也不容易。

        奔跑之中講究一寸長一寸強,張大仙人這兩條大長腿又派上用場了。

        看熱鬧的不嫌事大,很多路人看到眼前這場面,都開始議論。

        “那小子干啥缺德事了?”

        “還用問啊,玩弄那女的感情唄。”

        “小伙子長得倒是蠻精神,這女的整得有點多,后邊是她爹不?”

        “不像啊!”

        “廢話,就是對爹媽長相不滿意才整,還像那不是白花錢了嗎?”

        “嗯!這小伙子眼瞎,怎么找一整容的。”

        “臉盲唄!”

        張大仙人越跑越快,這一路倒是收了不少的下昧之火,突然聽到一旁響起了汽車喇叭聲,張弛轉臉看到一輛白色甲殼蟲,蕭九九居然及時出現了。

        張弛想都沒想就拉開車門鉆進去了,向蕭九九道:“開車!”

        蕭九九朝他翻了個白眼,從后視鏡里看了看:“越來越有品味了,什么歪瓜裂棗你都往兜里拾掇。”

        張弛拿起茶杯,咕嘟咕嘟灌了幾口水。

        蕭九九心說那是我的茶杯,問都不問就喝啊,怎么那么不講究衛生。

        張弛道:“開車!”

        蕭九九哼了一聲,等那些人追近了,這才踩下油門一溜煙開走了。

        張弛把座椅調節了一下,一攤泥一樣癱在里面,精神上極度疲憊。

        蕭九九提醒他道:“把安全帶系上!”

        張弛把安全帶扣上,看了蕭九九一眼,夸了一句:“你今天真漂亮!”

        蕭九九被他夸得臉紅了:“我哪天不漂亮?”

        “哪天都漂亮!”

        蕭九九本來還不開心呢,沒想到他今天嘴巴那么甜,唇角不由自主浮現出一絲笑意:“那你夸夸我,我特想聽。”

        張弛道:“你腿長得特好看!”

        蕭九九馬上產生了危機感:“打住嘍,你還是別夸我了。”

        張大仙人默默提醒自己,別亂說話,千萬別亂說話,我現在不是個正常人,一點假話都不會說,痛苦,人要是連假話都不能說簡直痛苦得要死。

        “昨天我喊你一起吃飯,你為什么不去?”

        張弛其實有不少理由的,最充分的理由就是燒烤店出了事情需要處理,可這貨得說實話:“我覺得吧,咱倆得保持點距離,再靠近容易出事兒!”

        哎呦,我的個乖乖,不行了,真不行了。張弛指著前面說:“麻煩在前面靠邊停一下,我下車。”

        蕭九九不但沒停車,反而直接把車開到高架上去了,她的性子有點軸。

        張大仙人意識到自己上賊船了,今天是倒了霉了,方大航可把我給坑慘了,我回頭不把你揍成豬頭才怪。

        蕭九九道:“為什么要跟我保持距離?”

        張大仙人閉著眼睛,把臉緊貼在右側的窗戶上,身體蜷曲在座椅內,背朝著蕭九九,他在痛苦抵抗自己的真誠。

        真言丹的效力太強了,方大航把一整顆都給他下進去了,張大仙人高度懷疑這貨是故意的。

        “我怕小雨多想。”

        蕭九九道:“你自己多想了吧,我從頭到尾都是把你當成好朋友,你是不是對我產生別的想法了?”

        張弛道:“沒有!……要說其實也有點。”

        蕭九九道:“你不是有林黛雨了嗎?怎么還對別人有想法啊,你不覺得自己很渣嗎?”

        張弛道:“我的確覺得這想法不對,不道德,可我這人吧,可能真有點渣,我看到漂亮女孩就喜歡,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也不賴我啊!”

        這種無節操的話都說得出來,張大仙人都佩服自己了。

        蕭九九道:“那你就是想腳踩兩只船,勾三搭四,朝九晚五!最好能三妻四妾!”

        張弛道:“有過那想法,可法律不允許啊!”這貨揚起手給了自己一嘴巴子。

        其實他不打,蕭九九都想抽他,咋就那么不要臉呢?

        蕭九九道:“你什么時候對我產生這種想法的?”

        張弛閉上眼睛頑強抵抗,我意志力挺強的,還不信克服不了一顆真言丹。

        “說!”

        蕭九九跟審犯人似的。

        張弛道:“那次,你開車帶我去吃燒烤的時候,你腿又細又長又白。”

        蕭九九俏臉一熱:“住嘴,要你說!”

        張大仙人哭喪著臉緊貼在玻璃上,一張臉都被玻璃擠壓變形了:“放我下去,我求求你放我下去吧。”

        蕭九九道:“你怎么了?”

        張大仙人想說自己肚子疼要上廁所,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三個字:“我石更了!”

        蕭九九嘴巴張得能塞下一個雞蛋,連紅得像就快下蛋的母雞,這不要臉的家伙,沒有他不敢說的話,她徹底服了,不敢再問了,再問他還不知道要說出怎樣的混賬話,無恥下流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人品。

        蕭九九把車從最近的路口駛下了高架橋,把這貨放在最近的路邊,張弛耷拉著腦袋,推開車門,覺得今天實在是太失禮了,離開前準備跟蕭九九說聲對不起,可目光不知怎么就溜到蕭九九的那雙長腿上了,吞了口唾沫:“我真想摸兩把……”

        蕭九九柳眉倒豎鳳目圓睜:“臭流氓,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張大仙人關上車門,蕭九九一加油門就開走了,可開了沒多遠又停下來了,把一樣東西從車上扔了下去。張弛看得清楚,那是自己的手機,趕緊跑了過去,從地上撿起手機,屏都裂了。

        張弛真是郁悶啊,換個屏得好幾百呢,這蕭九九太能糟踐東西了,你是小明星你收入高,我是個窮學生,我還負債一百多萬呢。怪誰啊!怪自己嘴欠,張弛檢查了一下手機,摔得有點嚴重,連信號都沒了。

        張弛摸了摸身上還有幾個鋼镚,剛好前面就是公交站臺,坐公交車回去便宜,走到公交站臺,看到站臺上黑壓壓的候車人,馬上打起了退堂鼓,就他目前這張破嘴,要是上了公交車還不知道得得罪多少人,現實社會人要是太老實估計活不過三天。

        得嘞,為了免生是非,我自己跑回去,通過運動發發汗爭取早點把體內真言丹的藥勁兒給揮發出去。

        張弛一路小跑,跑了將近三公里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他沒敢回學校,現在最害怕就是遇到熟人。

        可怕什么來什么,來到出租屋門口,就看到林黛雨騎著上好牌照的摩托車過來了,卻是秦綠竹幫忙辦好了牌照,聯系林黛雨把車交給了她,林黛雨總不能騎著摩托車回學校,這車太招眼,再說也沒有停車的地方,思來想去還是給張弛送到出租屋來。

        林黛雨其實剛才給張弛打電話了,結果打不通,反正張弛給了她一把這邊出租屋的鑰匙,于是就親自送來了。

        張弛看到林黛雨嚇得轉身就走,口里默默念,沒看到我,你沒看到我!等丹爐盤得差不多了,得先煉點隱身丹。有了隱身丹,你們全都看不到我。

        張大仙人的愿景是美好的,可林黛雨遠遠就看見他了,一加油門,就超過了他,熟練地一打車把,摩托車在巷子里橫了過來,擋住張弛的去路,長腿撐在地面上。

        張弛目光落在林黛雨的秀腿上:“腿真好看!”

        林黛雨摘下頭盔,望著他道:“看見我怎么轉身就走啊?”

        張弛想說我去給你買瓶水喝,可謊話到了嘴邊無論如何努力嘴巴就張不開。

        林黛雨把車停好,張弛只能跟著她回到小院,提醒自己,千萬別胡說八道,千萬得控制,人家是言多必失,他只要一開口就得惹麻煩。

        林黛雨道:“剛才我給你打電話怎么不接啊!”

        張弛把破破爛爛的手機掏出來晃了晃,我不說話總行吧。

        林黛雨接過他手機看到手機摔成這個樣子,嘆了口氣道:“怎么摔這么厲害?”

        張弛想說不小心掉地上了,嘴一張卻變成了:“蕭九九摔得!”真想狠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我特么就知道得露陷。

        林黛雨看了他一眼,把手機遞給他,張弛去接,可林黛雨中途就一松手,手機啪嗒一下掉在地上,這下Nubia摔成好幾半了,死無全尸!跟誰不會摔手機似的。

        張弛道:“生氣了?”

        林黛雨道:“不敢,她好好的摔你手機干嗎?”

        張弛轉過身左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低頭往門口走,想說要去廁所,可害怕一張嘴又把實話說出來,真想找個膠帶把嘴巴給封住。

        林黛雨哪能讓他這么就逃了,攔住他去路道:“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

        張弛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林黛雨道:“肚子疼啊?”

        張弛堅持不說話,可是卻不由自主地搖了搖頭,我特么太實誠了。

        “想上廁所?”

        張弛又搖了搖頭,明明想點頭的。

        林黛雨道:“那你跑什么?我又不是老虎又不能吃了你。”看到張弛捂著嘴,她伸手抓住張弛的手腕,讓他把手放下:“她摔你手機干什么?”

        張弛十只指張開,咬牙切齒堅持不說話,有生以來第一次說謊那么費勁,從來沒有像今天那么想說謊話,可只要一張嘴就把真話說出來了。

        林黛雨道:“你喜歡她?”

        張弛有種想點頭的沖動,強大的意志力提醒他一定得堅持住最后的防線,在他自己就要點頭的剎那,這貨揚起手照著自己的臉就是一巴掌,我特么狠起來連自己都打!

        其實他只要敢點頭,林黛雨就幫他打這一記耳光了,別看林黛玉笑瞇瞇的,可火力值都燃燒到5000了,右臂已經開始蓄力,就等著他點頭抽他。

        張弛這巴掌抽得這個清脆啊,把林黛雨給整懵了,怎么了這是?是向我懺悔還是發神經?

        林黛雨道:“你別這樣,咱們就是普通同學,你喜歡誰我祝福你。”怎么突然有點想哭呢,她不想留在這里了,轉身想走。

        手被張弛給抓住了:“我愛你!”

        林黛雨轉過身望著張弛。

        張大仙人說得絕壁是真話,吃過真言丹了,不可能不說真話,林黛雨眼圈都紅了,肯定是被自己感動了,張弛準備給她點時間讓她消化一下,可林黛雨忽然揚起手照著他的左臉給了他一記耳光:“你個大騙子!”

        這巴掌雖然響亮但是不重,就算重張弛也不疼,林黛雨的手有點疼,心更疼。

        張弛道:“我真愛你!”

        林黛雨揚起手,這次沒打他,厲聲道:“放開我,你這個謊話連篇的家伙,我根本不相信你。”

        張大仙人很委屈:“我說得全都是實話。”這次真沒撒謊,可林黛雨好像不咋感動呢?為什么女人寧愿相信甜蜜的謊言,都不愿相信真話呢。

        林黛雨掙脫開他的手,轉身向門外走去,忍著眼淚道:“我再也不理你了!”

        “不可能!”

        張大仙人反手給了自己一記耳光,讓你嘴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