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8章 自食其果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8章 自食其果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三人分手之后,張弛和方大航兩人回燒烤店的途中經過菊寶源,看到菊寶源門口圍了很多人,都是菊寶源的一些供貨商,他們正在那里鬧事討要貨款,墻倒眾人推,在生意場上更顯得淋漓盡致。

        張弛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就是他剛剛才和呂堅強提過的耿曉冬。

        張弛跟方大航說了一句,兩人悄悄走了過去。

        耿曉冬正混在人群中看著熱鬧,冷不防兩人把他夾在了中間,耿曉冬左右一看,嚇了一跳:“干什么你們?放開我,不然我報警!”

        方大航在后面用手機一頂,咬牙切齒道:“馬蒂歌波依德,你報個警試試,我白刀子進去綠刀子出來,我扎你苦膽!”

        耿曉冬被方大航的氣勢給嚇住了,他認識張弛,張弛摟住他的脖子道:“別怕,哥們跟你聊聊,沒別的意思。”

        耿曉冬道:“你們別亂來,這里都是人,派出所就在前面。”

        張弛笑了起來,一擰他的胳膊,耿曉冬痛得慘叫一聲,感覺左胳膊都快被他從身上撕下來了,張開嘴的時候,被張弛猝不及防地往他嘴里塞了顆東西,捂著他的嘴巴強迫他咽了下去。

        耿曉冬張大了嘴,想把藥丸摳出來,可已經來不及了,他哀嚎道:“救命啊!快救命啊!”

        張弛往他嘴里塞得是真言丹,帶在身上本來是打算找機會給黃春曉吃的,現在先派上了用場。

        一名維持秩序的警察走了過來,表情嚴肅地警告道:“干什么?要不要去派出所談談?”

        耿曉冬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叫道:“警察同志,他們兩個想綁架我,還往我嘴里塞了顆毒藥。”

        方大航在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放屁,根本就是誣告!”

        警察也沒相信耿曉冬的指控,擺了擺手道:“該干嘛干嘛去,別在這兒添亂。”

        耿曉冬道:“我特么想在哪兒就在哪兒,礙你眼了?少跟我在這兒裝大尾巴狼,我爸跳樓的時候你們怎么不管?”

        警察愣了,這小子是不是有病啊,我根本就不認識你,這不是對我無端指責嗎?

        方大航也有點奇怪,這小子腦子有坑,竟在公開場合侮辱人民警察。

        張弛心中明白,這是真言丹開始發揮作用了,他讓方大航把手機打開錄像模式,把耿曉冬接下來的行為錄下來。

        那名警察道:“你別在這胡說八道,再搗亂我把你抓起來。”

        耿曉冬大聲叫囂著:“少特么跟我耍威風,你們怎么不抓路晉強?不就是因為他有幾個臭錢嗎?你們是不是吃了他的喝了他的,拿了他的,所以才向著他?路晉強現在倒霉了,菊寶源關了,你們沒地兒白吃白喝了,是不是心里特別不爽?哈哈哈!”耿曉冬瘋狂大笑起來。

        又有兩名警察覺察到這邊有狀況趕了過來。

        張弛道:“耿曉冬,菊寶源的事情是你干得吧?”

        耿曉冬愣了一下,轉臉看了看張弛,險些就脫口而出,不過看了看周圍的警察,心中最后的防線仍然在掙扎著。

        張弛來了個激將法:“諒你也沒那個膽子。”

        耿曉冬的一張臉因為憤怒而漲得通紅,他的情緒越發激動起來:“我怎么沒膽子?就是我干的!是我找顧大勇往冷庫掉包了過期肉,全都是我干得!”

        這一嗓子把周圍人都吸引了過來。

        張弛向方大航道:“看到沒,這個世界上就有這種自卑到極點的人,為了尋求別人的關注不惜代價,不計后果,他就是一慫貨,根本沒這個本事。”

        方大航明白張弛的意思,馬上配合道:“廢物點心一個,還特么吹牛逼求關注。”

        耿曉冬大聲道:“就是我干得,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策劃的,是我給了顧大勇錢,是我雇他幫我辦事,是我提供的過期肉品,我就是要路晉強身敗名裂,就是要讓他家破人亡!”

        幾名警察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當場就把耿曉冬給控制起來了。

        耿曉冬歇斯底里地大叫著:“路晉強,你害了我爸,你看不起我,我就說過,有一天我一定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方大航聽到他承認,氣得沖上去想抽他,被張弛給攔住,低聲道:“錄下來了嗎?”

        方大航點了點頭,剛才的全過程都錄下來了,越發佩服張弛了,他怎么就知道耿曉冬會承認?

        剛才耿曉冬口口聲聲張弛給他喂了毒藥,好像自己也看見張弛往他嘴里面塞了顆東西,低聲道:“你剛才喂了他什么?”

        “屎!你想吃嗎?”

        方大航居然沒發火,想了想搖了搖頭道:“味道不像!”

        “說的跟你很有經驗似的。”

        兩人跟著警察一起去配合調查,聯合調查組的警方負責人員也很快趕到了地方。

        因為張弛這次給耿曉冬喂了一整顆真言丹,這貨一時半會藥勁過不去,在那不停嘮叨著,把小時候偷看女澡堂的事情都交代出來了。

        負責筆錄的警察愁眉苦臉,這小子坦白得太多了,不看性質,單看這字數感覺都夠槍斃的了,從沒見過這么配合的嫌疑人,都不給他問得機會。

        張弛和方大航坐在連椅上喝著分局提供的免費果汁,方大航眼睛四處不停地搜索,張弛提醒他別亂看。

        方大航低聲道:“我感覺他們分局女警的平均顏值不如你們水木。”

        張弛道:“你丫不是屁話嗎?都不是一個級別的,要比你也把人家總局拿來跟我們比。”

        方大航道:“這不是無聊嘛!”

        罄竹難書的耿曉冬還在匯報自己的罪行,目前已經說到小學階段在學校門口商店偷辣條的事情。

        張弛有點犯困,靠在連椅上打著盹,方大航看到一位金發碧眼的洋妞笑瞇瞇朝他走了過來。

        方大航先朝張弛看了一眼,發現這貨閉著眼睛,那就證明洋妞百分百沖著自己來的。

        方大航眉開眼笑,我就覺著我在京城不受歡迎呢,搞了半天我這種版型屬于對外出口的,符合外國人的審美觀,要說這洋妞長得可真俊呢。

        人家朝自己笑,咱們巍巍中華禮儀之邦可不能失了禮數,方大航也朝她笑,他一笑,洋妞笑得更甜了。

        方大航絞盡腦汁回想著自己過去學過的英文知識,二十六個字母他就認識一個B,這特么怎么交流?

        方大航越發后悔,早知今日,我當初就應該好好學習的,學習不好,連B都裝不好,更別說把這個字母玩出什么花樣了。

        不過記得他看頭條時候蹦出來一條冷知識,說人際交往中,語言只占到百分之三十,其他都可以通過表情手勢啥的表達。

        方大航決定先表達一下,微笑、握手、擁抱,老外交流三件套,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

        笑過之后,方大航主動伸出手去,要跟這洋妞握手。

        洋妞將雪白纖長的右手食指豎起來,方大航一開始看錯了還以為她伸得是中指,定睛一看,她做了個噓的手勢,意思是讓自己別說話,方大航心說我就算是想說也不會啊。

        綠寶石一樣的大眼睛朝他拋了一個風情萬種的媚眼,方大航跟喝了酥油茶似的,酥軟油膩,不用問,直接要跟我擁抱了,電影里我見過,警察同志給我作證,是她主動抱我的。

        方大航微微抬起雙臂準備配合,那洋妞從他身邊走過去了,方大航轉過臉,看到洋妞低下頭,烈焰紅唇在張弛的臉上用力啜了一下。

        方大航把眼睛都閉上了,沒眼看啊,眼里是不是鑲得綠玻璃,你是不是瞎啊!

        張弛正迷糊著呢,感覺臉上灼熱濕糯柔軟,夢中還以為自己被狼狗給舔了,嚇得如同剛上完廁所一樣尿顫了一下。

        睜開雙眼,看到一個風情萬種的制服洋妞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嬌滴滴道:“達令,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張大仙人望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芮芙,馬上就想到了她晃點自己的韓幣。

        張弛眨了眨眼睛,突然伸手把芮芙雪白的手腕就給抓住了:“欠我的錢是不是該還了!”

        方大航一臉懵逼地站在旁邊,剛才的那點遺憾現在沒了,敢情這洋妞也會說中文啊,說得還蠻地道,漢語朋友圈真是越來越強大,張弛明顯跟這洋妞認識。

        芮芙嬌滴滴道:“瞧你小氣的,我現在又沒帶錢,你想讓人家怎么還嘛!”

        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然后一屁股就坐在連椅上了,半邊身子都偎依在張弛的身上,一看就是老相好那種親密。

        方大航不想看了,渣男!特么都渣出國際了!國內市場你占領了,出口你也霸占,好歹也給我這種沒考上大學沒學歷的留口奶喝。

        張弛琢磨著今天真是天賜良機了,既然你芮芙主動送上門來,我就來個寧殺錯不放過,兜里還有一顆真言丹呢,剛好喂喂你,讓你把隱藏的秘密全都告訴我。

        張弛起身道:“你喝咖啡嗎,我去給你拿杯咖啡。”可不是體貼,這貨是想找機會給她下藥。

        金發碧眼的芮芙撅起櫻唇道:“人家還有話跟你說呢。”

        她沒拿方大航當外人,向他甜甜笑了笑,給了個飛吻道:“帥哥,可以幫我們去拿杯咖啡嗎?”

        方大航一臉幽怨地看了張弛一眼,臥槽!我啥時候成服務員了?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我跟張弛在一起每天心靈都要受到一次傷害,我來京城跟他合伙就是找虐的,可他這人就是心軟,見不得美女提要求,去吧。

        張弛摟著方大航的肩膀交代道:“一杯放糖,一杯不放糖。”

        背著芮芙悄悄將一顆真言丹塞到他的上衣口袋里:“別忘了放糖!”

        方大航心中一凜,給我這顆是啥東西?是不是迷藥?這貨太卑鄙了,太無恥了,居然要給人家洋妞下藥,我特么三觀徹底被顛覆了。

        這貨簡直是造孽啊!警局里面都敢這么干,我幫他我就是助紂為孽,沒辦法,誰讓是兄弟呢。

        方大航帶著滿腹郁悶來到咖啡機旁,用紙杯接了兩杯咖啡,默默念,一杯放糖,一杯不放糖,還特么得下藥,感覺自己正在成為一個**犯的幫兇。

        放糖!不放糖!有點復雜,千萬別搞錯了。

        芮芙一臉癡迷地望著張弛,張大仙人卻知道這是一只如假包換的金毛狐貍,低聲道:“厲害啊,十萬韓幣,我說你們外國人是不是都那么不講究誠信?”

        芮芙可憐巴巴道:“你又沒說要用人民幣結賬,當時你說美元我都給你。”

        張弛放開她的手:“拉倒吧你,還國際刑警,小心我舉報你。”

        芮芙一點都不害怕:“你試試看。”

        方大航端著兩杯咖啡回來了,張弛問清楚那杯放了糖,那杯不放糖,然后將放了糖的那杯遞給了芮芙。

        張弛特地問了問,張弛對方大航還是放心的,這貨做事非常周到,他們兩人之間配合得也一直默契,只需一個眼神,方大航就能領會自己的精神。

        芮芙說了聲謝謝,張弛犯不著那么客氣,喝了口咖啡,不放糖的這杯就是苦,應該沒錯。

        這時候有警察過來喊他們進去配合調查,方大航先去了,轉身看了看他們兩個,目前還很正常,怎么有點糊涂呢,我剛才到底是把那迷藥放哪個杯子里了,心里有點沒底,剛才走神了呢。

        張弛問芮芙:“你到底是不是國際刑警啊?”

        芮芙笑道:“你猜啊!”

        張弛暗嘆,真言丹還沒發揮作用,芮芙武力值不低,她是一品追風境的武者,一顆真言丹恐怕藥勁還不夠。

        可今天自己總共就帶了兩顆,這兩顆真言丹原本是給未來丈母娘準備的,目前都派上了用場。

        張弛搖了搖頭。

        芮芙道:“你是不是在調查我啊?”

        張弛想否認:“是啊!”他被自己嚇了一跳,臥槽,我怎么把真心話給說出來了。

        芮芙道:“你找誰調查我?”

        “警察!”

        張大仙人差點就把呂堅強給出賣了,這貨說完趕緊捂住嘴巴,方大航,我操你大爺,我特么讓你把真言丹給放在加糖的杯子里,你丫給我用上了,這個豬隊友啊!

        張大仙人提醒自己要趁著真言丹效果完全發揮之前趕緊離開這里,起身想逃,卻被芮芙挽住了手臂:“別走嘛,那么久沒見,你難道不想我啊?”

        “我最討厭欺騙我的女人!”說的是實話沒毛病。

        芮芙道:“對不起,那你想怎樣啊?”身體在張弛面前晃了晃,這身材真是惹火,近距離看尤其如此。

        張大仙人吞了口唾沫:“你胸真大!”

        臥槽!我的素質怎么突然變成這樣了,我特么是水木的高材生,張弛想逃,芮芙挽住他的手臂,常春藤一樣纏住他,一雙充滿魅惑的綠眼睛望著他:“你喜歡嗎?”

        張弛堅持不說話,可腦袋卻不受控制地點了點,方大航啊方大航,我特么今天被你給坑慘了。

        芮芙湊近他的耳朵,吹氣若蘭道:“想摸嗎?”

        張弛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靜,今天真是玩鷹的被鷹啄了眼,只能依靠自己高尚的道德情操來對抗真言丹的力量了。

        張弛道:“非常想!”被自己的無恥嚇著了,趕緊解釋。

        “這里是警局!我也不是個正經人!”他本意是想說我是正經人來著,居然坦白了。

        芮芙話鋒一轉道:“你后來有沒有見過白小米?”

        張弛搖了搖頭,真沒見過,米小白倒是有一個,可她不是白小米。不能這樣下去了,再多呆一會兒,這洋妞能把他多大尺寸都問出來。

        張大仙人當機立斷,猛地將芮芙的手甩開,頭也不回地向外面走去。

        芮芙一把沒抓住,再看那風一樣的漢子已經跑出門外去了。

        方大航在呆了不到二十分鐘,他又不是什么關鍵人物,該交代的耿曉冬都交代完了,現在案情已經基本明朗了。

        耿曉冬非常配合,把作案的動機過程,進貨的途徑,還有剩余肉制品的貯存地都交代出來。

        被他們掉包的那批肉品,他們沒扔,而是又轉賣給了下家,根據耿曉冬提供的情報,已經掌握了那批肉品的去向。

        調查組現在已經基本確定這次是針對菊寶源的一次商業犯罪,已經展開了抓捕相關人員的行動。

        這時候方大航出來了,他做賊心虛,擔心張弛對那洋妞做出不軌之事,心中實在是有些小內疚,自己剛才不該助紂為虐的,怎么可以做這種壞事呢?

        我內疚了,不可以為了哥們義氣就犧牲原則,歸根結底還是骨子里的正義在作祟。

        看不得張弛用這種手段對付外國姑娘,泱泱中華,大好男兒,就算想對人家下手,也得堂堂正正。

        出來看到張弛已經走了,芮芙還沒有來得及離開,而且好像非常正常。方大航走過去問:“張弛呢?”

        芮芙眨了眨眼睛:“跑了!”

        方大航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仔細回想了一下,他到底是讓我把那顆東西放在加糖的還是不加糖的杯子里呢?

        張大仙人不能不跑,剛才已經差點把呂堅強給賣了,飛快擠進了電梯,電梯里有點擁擠。

        身邊有位濃妝艷抹的年輕女郎朝他翻了個白眼,往一旁中年人懷里靠了靠,那中年人白白胖胖,一看就是養尊處優事業有成,摟住那年輕女郎的纖腰道:“小梅,你最近又漂亮了。”

        “討厭!”

        張弛看了那女郎一眼:“呵呵,這也叫漂亮,整容臉!”我勒個擦,我特么只是心里想,怎么說出來了。

        電梯里所有的男男女女都望著張弛,張弛把臉轉到一邊,馬蒂歌波依德,藥勁有點大。

        “你說誰呢?你說誰整容呢?”那女郎不依不饒道。

        張弛看了她一眼,準備來個打死都不承認,這電梯有點慢耶!

        “你雙眼皮是割得,鼻梁是墊得,額頭也墊過吧,兩個下頜角削過吧,做過豐唇手術,下巴頦尖得能戳死人,胸大可不是真材實料,里面都是硅膠吧。上身長下身短,我說這位大哥,你審美觀是不是有問題啊?”

        張大仙人暢所欲言,實話實說,吃了真言丹只有說真話才暢快,這一連串的話說完心里真是舒坦。

        電梯里所有的乘客都笑了起來,其實不少人都看出來了,不過人家不說,真佩服這貨的勇氣,不過這小子是不是有點二啊。

        那整容女氣得五官都猙獰了,揚起右拳照著張弛的鼻子就是狠狠一拳,張大仙人趕緊往后一仰頭,主要是為了幫她緩沖一下,不然這小細胳膊得斷。

        電梯總算到一樓了,張弛白挨了一拳,知道自己理虧也沒還手,耷拉著腦袋第一個從里面溜了出去。

        那中年男子火了,擋著我的面侮辱我的女人,我特么要是忍了,別人不得當我是韓大川神龜,擠出去一個箭步把張弛的領子給薅住了。

        “你不能走,侮辱我女朋友,我要你給她道歉。”

        張大仙人捂著鼻子,雖然不咋疼,可捂鼻子是為了防止別人記住自己,丟人吶,我太沒口德了。

        整容女也跟著追了出來,指著張弛道:“你給我道歉!”

        中年男子此時男友力爆棚。

        張弛準備認慫:“你女朋友?你得五十多了吧,她二十多吧,雖然丑點,可人家年輕啊,你應該有家有口的,就別禍害人家小姑娘了。”

        臥槽!我特么咋就那么實在。

        中年男子惱羞成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禍害誰了?我花多少錢了,這臉這胸都是我掏錢給做的,我自己花錢我自己享受還不行了,這小子是不是多管局的,管得也太寬了。

        他抓住張弛的領口不放:“小子,今天你必須給我道歉,否則……”

        “否則您怎么著?”

        “我告你,我跟你跟你打官司,告你侮辱誹謗!我要找你要精神賠償!”

        張弛道:“你不敢告,就你們這種關系見不得光。”

        “呃……”

        “我打死你!”整容女瘋了一樣撲了上去,張大仙人看到勢頭不妙,掉頭就跑,他這一跑,那彪悍的整容女就在后面追,整容女一追,她相好的那位中年男子也只能跟著去追。

        這公母倆一追,后面愛看熱鬧的也跟著追。

        《天降我才必有用》無錯章節將持續在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青豆!

        喜歡天降我才必有用請大家收藏:()天降我才必有用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