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6章 家還在(感謝lambency0萬大賞)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6章 家還在(感謝lambency0萬大賞)字體大小: A+
     

      房主在電話那頭笑了起來,他讓張弛不用多想,自己馬上就要出國公干,所以就想找個靠譜的人把房子租出去,他壓根就沒想賺錢。

      租房子還有個目的就是想讓找人幫忙看著里面的東西,他相信自己的直覺認為張弛是個善良正直的小伙子,樂意租給他,有什么事情,等半年等他回國再談。

      人家既然那么痛快,張弛也不好說什么了,因為通話的時候開著免提,林黛雨在旁邊聽得清清楚楚,她這下也相信張弛撿到寶了,幫著整理房間的時候又有驚喜:“張弛,這香爐是明朝的宣德爐,噯!這筆洗是宋朝官窯的。”

      張大仙人有點心理壓力了,都說京城富人多,我特么現在算是相信了,隨便一套小宅子就藏著那么多寶貝,感覺有點不現實呢。

      林黛雨感嘆道:“張弛,你走運了,一天內跑車有了,豪宅有了,你的人生是不是到達巔峰了?”

      張弛道:“關鍵在你!”伸手去摟林黛雨的纖腰,被她一把拍開。

      “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的。”

      張弛道:“只要跟你在一起,哪怕是住草棚,哪怕是騎破自行車,哪怕是食不果腹,餐風露宿,我都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就是能夠讓我人生達到巔峰的人。”

      林黛雨望著看起來一臉真誠的張弛,抿了抿嘴唇,好像沒怎么被這番話打動。她輕聲道:“張弛,我準備從現在起不用我爸我媽的錢了,我要像你一樣自力更生。”

      張弛對此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緊緊握住林黛雨的手

      “沒事兒,以后跟大哥混,你吃素我吃肉,讓你知道要奮斗;你騎車我坐車,要你身體健康多;你睡地我睡床,地利人和幫你忙;你花錢請我客,賺錢引擎需預熱;你喝水我喝湯,平淡也有好時光;你勞碌我清閑,光榮傳統你承傳。”

      林黛雨本來還以為他又要說出怎樣的煽情感言,搞了半天來了這個,忍不住笑了起來:“你滾,我要倒過來。”

      張弛道:“什么姿勢都行,我都喜歡。”

      林黛雨紅著臉跺跺腳:“討厭死啦,我幫你收拾去了,晚上請我吃飯。”

      張大仙人嘿嘿望著林黛雨的倩影,小妮子,我最不怕你吃,吃得越多你欠我的越多,休想逃出我的五指山。看到院子里的摩托車,感覺非常拉風,爬上去撅著屁股擺了兩個造型。

      林黛雨在房間內喊他:“別臭美了啊,你先去附近商場買點生活用品,還有,牌照都沒辦呢,給綠竹姐打個電話,晚上請她去吃燒烤,我也好久沒見她了。”

      張弛這才想起謝忠軍提醒他讓秦綠竹幫忙辦牌照的事情,想了想這個電話還是林黛雨打最合適,畢竟她倆也勉強算得上閨蜜了,又想起了黃春曉對自己的警告,要提防姓楚的和姓秦的,她到底什么意思呢?明明說過,為啥又不承認呢?

      秦綠竹聽說是這件事,爽快答應下來,讓他們晚上直接把材料和車都帶過去,自己吃晚飯騎走,等辦好手續再給他們送來。

      林黛雨騎著那輛川崎忍者帶著張弛來到燒肉人生的時候,方大航攜全體四名員工全都到門口行注目禮,軟飯吃到這種地步,這特么才是人生贏家。

      方大航對張弛的財務狀況是了解的,雖然這貨是燒肉人生的大股東,可現在只投入還沒見往回拿錢呢,指望學校的那點助學金顯然是不夠買這輛車的。

      方大航和員工在摩托車方面都是外行,反正看這輛車拉風虎實,尤其是林黛雨開著車過來,跟廣告模特兒似的,不過看到后座上馬猴一樣蹲著的那位就來氣。

      不要點碧蓮,軟飯都能吃得那么理直氣壯,人家幫你買了車,還得給你當司機,更過分得是,你特么還給人家弄一頂綠帽子卡頭上,這孫子太壞了。

      方大航感覺自從來到京城之后自己的三觀都在慢慢顛覆了,他對這位好友的感情非常復雜,欣賞、羨慕并唾棄著。

      不得不承認張弛身上值得自己學習得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可方大航又意識到,他身上正面的東西自己全都學不會,要學只能學習負面的,可那些負面的東西對張弛來說是優點,對自己卻木雕用!

      方大航很殷勤地湊了上去,幫著林黛雨接過頭盔,故意道:“這頭盔跟張弛特別配!”

      林黛雨臉紅了,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說張弛戴綠帽子這不是拐彎抹角地侮辱自己嗎?其實人家方大航腦子真沒那么復雜,就單純地想攻擊一下合伙人。

      張弛道:“怎么說話呢?狗又沒得罪你,你罵狗干什么?”

      方大航被這公母倆雙倍打擊,咧著張大嘴半天不知道如何回應,點了點頭,認倒霉唄,畢竟人家倆才是真親啊!

      方大航嬉皮笑臉地向林黛雨沒話找話道:“買這車花了多少錢?”

      林黛雨沒好氣道:“又不是我給他買的,我怎么知道?”

      方大航心想難道是蕭九九給買得?難怪林黛雨戴了頂綠帽子,這也能忍?

      張弛知道方大航沒往好處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謝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你丫不是一月份生日嗎?”

      張弛道:“提前送,我師父大方,說要把我過去的生日禮物給我補齊了。”

      方大航不屑地撇了撇嘴:“你丫當自己是白馬鴨?”

      走進店里發現里面只有一桌客人,難怪剛才方大航攜全體員工在門外迎接,敢情都是閑的。

      問了問方大航什么情況,方大航也不知道,昨天還好好的,今天生意突然就冷清了,估計是時間沒到,自從開業每天都生意火爆,每個人都連軸轉,所有人都累了,能有一天清閑倒也不錯。

      秦綠竹今天是打車過來的,方大航跟秦綠竹有過一面之緣,那還是張弛在北辰請謝忠軍吃飯的時候,方大航當時沒敢露面,遠遠看了一眼,也就是說他認識秦綠竹,秦綠竹不認識他。

      聽說秦綠竹是張弛和林黛雨的朋友,方大航趕緊把秦綠竹請到1包,秦綠竹看到那兩人都不在,問過才知道張弛在后面親自烤串呢,說話的時候,林黛雨穿著圍裙過來送烤串了。

      秦綠竹笑道:“喲,老板娘親自給送菜了。”

      林黛雨羞紅了臉:“綠竹姐,您也笑話我。”

      “我可沒有。”

      林黛雨解了圍裙坐下,告訴秦綠竹張弛在后面忙一會兒就過來,秦綠竹品嘗了一下肉串,贊不絕口,有些奇怪這么好吃的肉串怎么生意這么清淡。

      方大航也覺得今天有些反常,出去打聽了,沒多久回來了,氣哼哼道:“我表哥那邊出了點事兒,昨晚有人突擊檢查,說他公司用過期肉,咱們又是特地標明了用他們的肉品,我就納悶啊,沒理由今天生意那么差。”

      秦綠竹一聽就知道不是小事兒,這時候張弛也來了,聽說原因之后,馬上決定把從路晉強那里進來的肉品全部封存,食品安全無小事,不管這件事是真是假,在事情沒查明之前,都不能繼續使用了。

      方大航趕緊給表哥打了個電話,路晉強那邊電話繁忙,始終打不進去,估計也是為這件事忙得焦頭爛額。

      張弛讓他別再跟著添亂了。

      方大航道:“我表哥不是這種人,他做生意之所以那么成功就是因為講究誠信,他絕不會賺黑心錢。”

      張弛對路晉強的人品也信得過,而且他對菊寶源肉類的品質也一直都信得過,這件事在沒有得到證實之前還是先采取慎重的態度,他建議先從其他地方進貨。

      林黛雨道:“就算菊寶源那邊出了事,沒理由這么快就傳到這里,一定是有心人在散播謠言了。”

      方大航咬牙切齒道:“要是讓我知道是誰干得,我一定廢了他。”

      正說話呢,衛生監督人員找上門了,因為有人舉報他們的供貨商是菊寶源,現在菊寶源出了事情,他們的店也需要徹查整改。

      張弛剛才已經對肉類進行了封存,他們并不是直接的涉事方,所以衛生監督人員也沒難為他們,當場抽取了部分的樣本,要帶回去進行檢查,不過也給他們當即下了停業通知書,在這件事沒有查清之前,他們不得開業,何時開業等候通知。

      只是這樣一來,原本光顧的幾桌客人也走了。

      秦綠竹勸他們不用擔心,清者自清,如果檢疫結果證明他們店里的原材料沒事,這場風波就能過去,她也會幫忙找人問問情況。

      張弛讓林黛雨先回去,他和方大航準備去路晉強那里看看,畢竟出了這么大的事情,無論是作為親戚還是朋友都應當去安慰一下。

      秦綠竹提出送林黛雨回去,秦綠竹騎著機車,林黛雨坐在她身后,兩人沐浴著秋天的晚風,心情多少都受了一些影響,林黛雨嘆了口氣道:“張弛他們真是不順,生意剛剛才有起色就遇到這種事情。”

      秦綠竹笑道:“你不用為他擔心,他這個人心理素質無比強大,天塌下來當被蓋。”

      林黛雨道:“臉皮厚才是真的。”

      秦綠竹對此表示認同,剛才這頓飯并沒吃飽,林黛雨提出請她吃夜宵,秦綠竹對這一帶非常熟悉,帶著林黛雨到了附近的一家西點屋。

      在臨窗的卡座坐下,秦綠竹微笑道:“張弛對你好吧?”

      林黛雨含羞道:“他就那樣沒心沒肺的,對誰都不錯。”

      秦綠竹從她的這句話中聽出了微妙之處,笑道:“所以你才得看緊這小子。”

      林黛雨道:“我才不稀罕他。”口是心非地向外面看了看,卻看到玻璃上映出自己紅撲撲的小臉。

      秦綠竹道:“叔叔阿姨的事情我聽說了一些。”天宇集團老總林朝龍離婚的事情已經被爆出,這件事也對公司的股價造成了一些影響,不過天宇顯然對這次的離婚事件做足了準備,公關非常及時到位,所以并沒有給集團造成太大的損失。

      “張弛告訴你的?”

      秦綠竹搖了搖頭:“報紙上都登了,你爸這么有名的經濟人物,根本沒什么隱私可言。”

      林黛雨沉默了下去,秦綠竹所說得是事實,其實她需要一位好友去傾吐,雖然有張弛的懷抱可以依靠,但是朋友之間的交談和戀人之間是不同的,前者更為理性和公正,而后者更多是從自己的觀點出發。

      林黛雨道:“他們根本就不尊重我,離婚的事情甚至沒跟我商量。”這件事已經成為了她的心結。

      秦綠竹道:“你有沒有想過他們過于重視你,所以才瞞著你。”

      林黛雨點了點頭,她知道父母一定是出于這個原因。

      秦綠竹道:“我從未見過我的父親,我媽跟我說,我是個遺腹子,我爸在我出生前就死了,我從小就特別羨慕別人家的孩子,我認為這個世界上我是最不幸的那個,曾經有一段時間,我非常渴望知道關于父親的事情,我去問我的身邊人,可沒有人告訴我關于他的一點一滴,因此我還挨了一頓痛打,我媽告訴我,我的父親是個罪該萬死的混蛋。”

      林黛雨吃驚地望著秦綠竹,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實在無法想象。

      秦綠竹即便是說著這件對她影響至今的事情表情仍然平淡如水,這讓林黛雨相信她已經從兒時的陰影中走出來了。

      林黛雨懂得秦綠竹說這件事的苦心,這個世界上自己絕不是最不幸的那個,秦綠竹、張弛他們的命運都要比自己凄慘許多。她喝了口咖啡,輕聲道:“謝謝你。”

      秦綠竹微笑道:“我們這樣的年齡最討厭父母干涉我們的自由,可反過來想,我們又有什么權力干涉他們的自由?我小時候非常恨我的母親,我甚至認為是她奪走了爸爸,是她讓我和爸爸斷絕了一切聯系,我始終覺得我爸爸仍然活著,是她把爸爸藏起來了,等我大了,我才意識到,我從沒有想過她的痛苦。”

      林黛雨陷入深思,在父母離婚的事情上自己的反應太激烈了,其實他們之間的不和由來已久,父親和母親貌合神離已經有許多年了,如果他們不是為了自己,可能婚姻不會堅持到現在,秦綠竹說得對,自己不想他們干涉自己和張弛的感情,反過來想想,自己又有什么權力勉強他們在一起?

      她望著秦綠竹道:“綠竹姐,如果我不是知道你根本不認識他們,我真懷疑你是他們請來的說客。”

      秦綠竹咯咯笑了起來:“人生那么短暫,一家人何必相互折磨呢?其實你不是無法原諒父母,而是無法原諒自己,你認為他們失敗的婚姻你也有錯。”

      林黛雨鼻子一酸,趕緊將臉轉向一邊,秦綠竹的這句話切中了要點,她的確這樣想,她認為父母之所以走到今天,和自己對他們的忽略有關,如果她能夠多和父母交流,多跟他們呆在一起,也許就不會走到現在的地步。家庭的破裂,自己也有責任。

      秦綠竹道:“其實失去家的不僅僅是你自己,你爸、你媽他們同樣失去了過去的家,他們可以斷絕一切的往來,可是他們跟你的關系是永遠割不斷的,這種時候,需要安慰的也不僅僅是你。”

      林黛雨點了點頭,此時已經淚流滿面了,她意識到自己太自私了,也太任性,她想到得只是父母如何對不起自己,卻沒有想過其實他們現在也需要安慰,秦綠竹說得沒錯,他們也一樣失去了家。

      秦綠竹遞給她一方紙巾,林黛雨擦去眼淚,抽噎道:“綠竹姐,對不起!”

      秦綠竹道:“人活在世上,少一些道歉,多幾分感謝,這樣就會活得輕松許多。”她的目光忽然停頓了,不遠處有位身穿灰色西裝白色襯衫的青年微笑望著她,舉起手中的咖啡杯,向她致意。

      秦綠竹點了點頭,表情古井不波。

      那名男子并未打擾這對閨蜜的談話,他向服務生說了一聲,服務生很快給秦綠竹她們這邊送來甜點,林黛雨詫異道:“我們好像沒點。”

      服務生道:“是7號那位先生送的。”

      林黛雨轉身看了一眼:“我不認識他啊!你拿走!”

      秦綠竹道:“放下吧!”

      林黛雨這才知道,這些甜點是送給秦綠竹的,她轉身又看了一眼那名青年,小聲道:“綠竹姐,我是不是耽誤您了?”

      秦綠竹笑了起來:“傻丫頭,你想哪兒去了?”她向那名男子禮貌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林黛雨道:“我還是先走了,不然宿舍都要關門了。”

      秦綠竹道:“我送你!”

      “不用,兩步路就到了,這么多甜點不吃多浪費啊!”林黛雨朝秦綠竹擺了擺手,小聲道:“很帥啊!”

      秦綠竹笑了起來,這妮子終究還是想多了。

      林黛雨拿起手袋走了,經過那男子身邊的時候,那男子向她禮貌地點了點頭,溫文爾雅,標準的美男子,林黛雨馬上把他和張弛比較了一下,發現他長得太標準了,標準得讓人挑不出瑕疵,這種人不真實,讓人感到距離感,哪比得上張弛親切可愛有趣。

      林黛雨在對比之后發現自己完了,徹底中了張弛的毒,連審美觀都因為這貨改變了,朝那男子笑了笑,拎著手袋走了。

      本想結賬,服務生告訴她楚先生已經買過單了。

      林黛雨離開之后,那名青年起身來到秦綠竹的對面,禮貌道:“綠竹姐,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秦綠竹做了個悉聽尊便的表情,輕聲道:“楚江河,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這英俊的青年就是水木前學生會會長楚江河,說起來他和秦家有很深的淵源,他的父親楚滄海就是秦老最得意的門生,按照輩份,他應當尊稱秦老一聲師公,秦綠竹也是他的本門師姐,可是秦老已經將他的父親逐出師門,斷絕了師徒關系,他和秦綠竹之間自然也就沒有了同門之誼。

      楚江河道:“回來不久,特地來這里轉轉,沒想到果真遇到綠竹姐了。”

      秦綠竹道:“的確很巧。”打量著楚江河,看出他的雙目精華內斂,記得楚江河在十五歲就已經進入了一品追風境,現在應該進入二品化雨境了吧,楚家父子二人都是武道奇才,楚滄海那位外公最得意的弟子,在武道的修煉上更是突飛猛進,如今已經進入了五品奔雷境,完全可以與外公平起平坐。

      秦楚兩家恩怨無法化解。

      楚江河道:“師公身體還好嗎?”雖然父親已經被秦老逐出師門,可父親叮囑過他,任何時候對師公都要尊重。

      秦綠竹道:“你還是不要這樣稱呼他了,省得大家都不自在。”

      楚江河點了點頭道:“我爸整天念著他老人家,如有可能……”

      “沒有可能!”秦綠竹打斷了楚江河的話。

      楚江河并沒有因此流露出任何尷尬的表情,如此年輕就擁有如此成熟的心態,讓秦綠竹意識到他在這一年中又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楚江河喝了口咖啡道:“發生過的事情已經無法改變,可人總要往前走,上一代的恩怨是非不應該延續到我們的身上。”

      秦綠竹微笑道:“楚江河,剛剛見到你的時候,我以為你成熟了,可現在發現,你仍然只是一個孩子。”

      楚江河的表情風輕云淡,并沒有因為秦綠竹的這句話而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別忘了你只比我大三個月!”

      “大一天,你在我眼中也只是個孩子。”

      楚江河意味深長道:“可對我來說不是這樣,你記不記得,第一次還是你帶我來的這里?”

      秦綠竹放下咖啡杯站起身來:“謝謝你的咖啡,關于你的問題,我真的不記得了。”

      林朝龍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看信息,來自女兒的信息,很簡單,三個字——我也是!

      林朝龍雙手捧住手機,望著手機上女兒的照片,他的雙目濕潤了,女兒在,家就在!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