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5章 天上掉餡餅(感謝lambency0萬大賞)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5章 天上掉餡餅(感謝lambency0萬大賞)字體大小: A+
     

      “吹哪都行!”

      林黛雨看到這廝一臉的壞笑,知道他肯定又琢磨著把自己往溝里帶,抬腿照著他身上踢了一腳:“怎么沒把你打死!”

      張弛笑著逃走,林黛雨追過去打他,不知不覺被他引到了樹林深處,張大仙人突然就不逃了,一把抓住林黛雨揮起的粉拳,用力一帶,把她緊緊抱在了懷里,非常順利,證明擁有一定武力值的林黛雨配合了,不然還真沒那么容易搞定。

      林黛雨俏臉通紅,吹氣若蘭,緊張地眼睛都閉上了,黑長的睫毛宛如風中蝴蝶翅膀一般扇動著。

      張弛的目光越過她筆挺的鼻梁落在她花瓣般鮮嫩的柔唇上,花開折時直須折,莫等無花空折枝。今天林黛雨可沒喝酒,看來也不準備反抗了,天時地利人和,張大仙人緩緩低下頭。

      手機響了起來。

      林黛雨睜開雙眸:“你電話!”

      鈴聲喚醒了意亂情迷的小妮子,差點就被他得逞了。

      張弛暗罵,這是哪個不開眼的東西打電話過來了,掏出手機看了看,是他師父謝忠軍,老謝真是個坑貨,今天上午把自己坑了一身傷,現在夕陽西下,我跟佳人相約黃昏后,剛準備深入探討一下,您就給我來電提醒,這么不省心的師父,張弛連退出師門的心都有了。

      鈴聲一響,醞釀了半天的情緒都沒了,浪漫氛圍整個被破壞了,張大仙人情緒倒是高漲,只要林黛雨愿意,他肯定樂意重來一次,可人家林黛雨明顯恢復了理智,掙脫開他的魔爪,跟他迅速保持了兩米多遠的距離。

      謝忠軍打這個電話是特地兌現承諾的,說過了要給張弛買衣服,要送他摩托車,既然答應了說話就得算話,尤其是在徒弟面前,當然也因為謝忠軍坑了徒弟心中有愧。

      謝忠軍就在宿舍區門口等著,足見他的誠意,新買的保時捷帕莎梅拉GTS就停在路邊,騷紅色,符合老謝一貫惡俗的品味。

      謝忠軍看到張弛和林黛雨一起過來,不由得笑了起來,一雙小眼睛瞇縫成了一條縫,這徒弟隨我,我就喜歡香車美女。

      林黛雨在北辰的時候就和謝忠軍見過面,不過當時她和張弛還不是目前的男女朋友關系,因為知道謝忠軍是張弛的師父,這次見面就有了點見家長的性質了,俏臉有些發熱,正眼都不敢看謝忠軍,恭敬道:“謝叔叔好。”

      謝忠軍笑逐顏開地點了點頭:“小雨啊,呵呵,上車,上車!”

      張弛拉開車門,和林黛雨一起在后座坐了,里面還是新車的味道,老謝真成保時捷代言人了,張弛道:“師父,這車不便宜吧?”

      謝忠軍淡淡然道:“辦齊也就二百來萬。”

      張大仙人心中暗嘆老謝無時無刻不再裝逼,啥叫也就二百來萬,普通人辛辛苦苦干上一輩子也未必能夠賺到這么多。

      他發現自己的周圍有錢人多,大個子多,比如老謝,他個子不如自己,可錢比自己多太多,又比如李躍進,錢可能還不如自己多,但是個子比自己高,再比如路晉強,人家不但比自己錢多個子也比自己高不少。

      想想還真是有些郁悶呢,自己好歹也是一下凡的仙人,在凡人世界居然一點優越感都沒有了。

      林黛雨主動牽住他的手,張弛握住林黛雨柔軟的小手,剛才的那點郁悶頃刻間不見了,我女朋友有錢,我女朋友漂亮,只要我想吃軟飯,幾輩子都吃不完,咱只是不屑于吃。

      他有些嫌棄道:“二百多萬的車就四個座位。”

      謝忠軍道:“你懂個屁,越是好車座位越少。”

      張弛道:“也是啊,師父,改天我孝敬您一輛童車,我推著您。”按照老謝剛才的邏輯,童車最名貴。

      林黛雨咯咯笑了起來,可馬上又忍住笑,覺得現在笑不禮貌,抓住張弛的胳膊,偷偷擰了一下,他可太壞了,剛才在小樹林里差點就被他得逞了。

      謝忠軍強忍著沒爆粗口,可想想林黛雨在場就算了,念在他女朋友在,且讓他口頭上占點便宜。

      謝忠軍帶著兩人去了位于前往國際機場的中途的一片別墅區,謝忠軍也有日子沒來了,因為別墅物業托管,所以打理得還算整潔,外面的游泳池因為長期無人使用,已經抽干了水,里面落了一層樹葉。

      謝忠軍答應送給張弛的摩托車就在車庫里扔著呢,嶄新的川崎Ninja  250  ABS,惡俗的綠色,張弛發現老謝對大紅大綠情有獨鐘。

      這輛車動都沒動過,包裝膜都沒撕,是謝忠軍買這輛帕莎梅拉的時候車行送給他的,當時謝忠軍就非常嫌棄,他沒騎過摩托車,本想送給外甥女秦綠竹的,可秦綠竹嫌棄他這輛車檔次太低,她的摩托車都是二十萬起步,這車還不到五萬。

      謝忠軍于是就把這輛車扔在這里了,在訓練館的時候苦思冥想怎么能夠激發張弛的斗志,突然就把這輛車給想起來了,于是就拿著一輛摩托車來利誘,這個徒弟雖然滑頭可畢竟是三線城市出來的,沒啥見識,眼光肯定不能像秦綠竹那么高。

      摩托車顏色雖然惡俗,可張弛喜歡,抬腿跨了上去,屁股自然撅起,看上去非常騷氣。

      謝忠軍道:“車是你的了,你有駕照嗎?”

      張弛搖了搖頭,買車根本不在他近年的計劃內,所以沒考駕照。

      謝忠軍道:“沒駕照你開個屁?”

      張弛認為老謝有賴賬的意思,趕緊道:“沒駕照我可以學啊!我們學校旁邊就有駕校。”感覺不錯,現在就想推走,好像有點遠呢,我辛苦挨揍贏來的獎品,我今天必須得帶走。

      林黛雨道:“我有駕照。”

      謝忠軍眨了眨小眼睛:“摩托車駕照?”

      林黛雨道:“C照和D照我都有。”

      她已經知道張弛今天被揍得烏紫爛青就是為了這輛摩托車,雖然覺得有點不值,可關鍵時刻必須站在他的一邊,她也感覺老謝想要賴賬。

      謝忠軍看到這夫唱婦隨的架勢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該不是真覺得自己要賴賬吧?

      我謝忠軍好歹也是身家幾十億的人,我會在乎一輛摩托車?謝忠軍找出摩托車辦證的資料和臨牌一并扔給了張弛:“我回頭跟綠竹說一聲,讓她抽空幫你把車牌給辦了,臨牌快過期了。”

      張弛點了點頭,非常開心,今天這頓揍沒白挨,車有了,連頭盔都是現成的,一個綠色的一個紅色的,張弛想都沒想就把綠頭盔卡林黛雨腦袋上了,男人帶綠犯忌諱。

      謝忠軍道:“那邊油桶里有汽油,你們自己加,我還有點急事,就不送你們回去了。”跟自己徒弟也沒啥好客氣的。

      張弛雖然擁有一定的理論知識,可面對這輛摩托車還是無處下手,幸虧林黛雨在,林黛雨指導他給油箱加滿油,騎上摩托車順利啟動。

      師徒二人望著林黛雨跨上機車優美的腰臀曲線,同時眼睛一亮,謝忠軍小眼睛只是亮了一下,馬上就意識到徒弟正以鄙夷和唾棄的目光在自己的臉上打卡,謝忠軍老臉一熱,非禮勿視,身為師父,我不該看,特么的,我有點想舒蘭了。

      張弛也上了車,后座有點高,當著謝忠軍的面,雙手規規矩矩扶在林黛雨的纖腰上,林黛雨向謝忠軍道:“謝叔叔,我們走了!”

      謝忠軍點了點頭:“路上開車小心點!”朝張弛擠了擠眼,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知道了!”張弛道。

      林黛雨加油緩緩駛出了車庫,謝忠軍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大聲道:“張弛,抓緊點啊!”

      張大仙人還用得上他交代,一出車庫,雙臂已經將林黛雨的纖腰摟住了。

      林黛雨道:“你摟那么緊干嗎?我又不開快。”

      張弛道:“反正我把自己交給你了,你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到底是謝叔的得意門生啊!”林黛雨一棍子橫掃師徒倆。

      林黛雨雖然有照,可駕駛技術和林黛雨不能比,駕駛風格非常溫柔,摩托車在她手里開得比小電動車快不了多少,被雅迪、小牛之類連超多次。

      張大仙人不在乎,坐在二等座上很開心,美女騎著機車,我摟著美女騎著機車,這感覺不要太爽。遇到紅燈剎車啥的,張大仙人就非常夸張,前胸就整個貼在了林黛雨的后背上,順理成章地擠壓著她的乘坐空間。

      林黛雨知道這貨是存心故意,趁著等紅燈的空隙,轉身照著他的頭盔上拍了一巴掌。

      張弛拍了拍她的翹臀:“專心開車,注意安全!”

      林黛雨脊梁下意識地挺直了,得寸進尺的家伙,我覺得他今天弄了輛機車那么興奮,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過張弛適可而止,不能讓林黛雨覺得我米青蟲上腦,占了便宜之后馬上裝得一本正經:“小雨,你等等啊,我查查看看前面什么地方限行。”現在開摩托車必須要跟有關部門斗智斗勇,保不齊就闖了禁區。

      林黛雨對他的狡猾感悟至深,剛摸完我這就轉移話題,想稀里糊涂地把這事兒翻篇,壞蛋!可在心中罵這兩個字的時候感覺心里暖暖的,一點都不討厭。

      張弛拿出手機煞有其事搜索路線的時候,他的電話響起來了,是有人看到他在網上發布的求租廣告,主動聯系他說有房子租給他,房子的條件非常符合張弛的要求,距離燒烤店和學校都不遠,而且是平房帶小院,聽說這個消息,張弛讓林黛雨先帶著自己去看房子。

      林黛雨開始開動腦筋了,總覺得張弛正在處心積慮的一步步把她往溝里帶,不過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我是有原則的,哪怕我再喜歡你,也不能輕易放棄自己的底線。

      女孩子如果沒有底線,毫無保留地奉獻自己,反而不會得到對方的尊重,人對太容易得到的東西不懂得珍惜。

      林黛雨忽然想起了父母,想起他們的話,這個世界上只有父母的愛是不求回報的。

      兩人來到約定的地點,這里距離燒烤店也就是一千米的距離,因為剛好位于一座市重點保護建筑的旁邊,所以這一帶的房屋普遍低矮,兩人根據門牌號來到院門前,看到院子里已經有位中年男子在等著了。

      張弛走了進去,笑道:“您是房主陳先生吧?”

      那人笑著向張弛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手道:“你一定是小張了。”

      他帶著張弛簡單參觀了一下,院子有十幾個平方,房屋有兩間,加起來也就是二十個平方,這房子有年頭了,不過維護的還不錯,里面有些老家具,過去都是房主的父親在住,老父親過世之后就閑了下來。

      要說也不是十全十美,沒有衛生間和洗澡間,不過出門左拐五十多米就是公共廁所,附近二百米的范圍內就有兩家澡堂子。

      本來是等拆遷的,可問過規劃部門,這附近十年內都沒有拆遷計劃,閑著也是閑著,所以就想著租出去,房主也不缺錢,所以對租戶非常挑剔。在網上看到張弛的條件,感覺非常合適,于是主動聯系了一下。

      張弛感覺這房子的格局和他在北辰租黃春麗的那套差不多,只是小了點,可他又沒打算在這里住,主要是煉丹,所以感覺滿意,詢問了一下價錢,對方開價不高,每月三千。

      張弛跟他又談了談,沒想到對方很好說話,聽說張弛是水木的大學生,主動又降了一千塊,張弛都沒想到那么順利,看到對方這么爽利,本來打算只租半年的,干脆一咬牙租了一年,租金押一付三,兩人私下就達成了協議。

      張弛付錢之后,房主就把鑰匙給了他。

      林黛雨全程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當一個旁觀者,這家伙一肚子花花腸子,你打什么鬼主意以為我真不知道?

      張弛從林黛雨警惕的目光就知道她這次肯定想偏了,他征求林黛雨的意見道:“感覺怎么樣?”

      林黛雨道:“不錯啊,剛才還替你發愁去哪兒停摩托車呢,這下好了,連停車場都有了。”

      張弛道:“你幫我琢磨琢磨,咱們應該怎么布置?”

      林黛雨道:“你自己住的地方你怎么喜歡怎么布置。”防范意識非常強。

      張弛道:“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審美不行,品味不行……”

      馬上遭遇林黛雨憤怒的小眼神,張大仙人言多必失,說自己審美品味不行,那不是變相說林黛雨的不是嗎?趕緊補充解釋道:“你別誤會啊。”

      林黛雨道:“我沒誤會,你這句話是說我的,說我審美不行品味不行,這么就看上你這個渣男了。”

      張大仙人哈哈大笑,這倒是,我外表雖然差了點,可內秀啊,我男友力爆棚啊!渣男?我受之有愧啊,我雖然有過渣的想法,可從來都沒有什么實質性的渣舉動啊。

      林黛雨;“這方面您可別妄自菲薄,你品味挺高,尤其是在女性審美方面,我都比不上您。”

      張大仙人心說這倒不假,我對女孩的審美眼光那可是一等一,臉上卻裝得非常委屈:“任何人的審美觀都有極限,我吧也就那樣,到你已經是極限了,你已經是我審美的最高標準了,再高也高不上去了,沒有任何提升空間了。”

      林黛雨被他夸得心花怒放,咬著嘴唇,忍著笑,插著兜走近了小屋,她剛才一直都在外面,以為小屋也就是普普通通,可走進去一看卻發現里面收拾的得干干凈凈,雖然和奢華挨不上邊,可處處都能夠見出主人的細致。

      窗明幾凈,室內一塵不染,外面房間里有一張茶海,有年頭了,家具雖然不多,可都是上好的紅木,林黛雨驚喜道:“張弛,你可撿到寶了,這小屋的主人應該不是一般人。”

      “何以見得?”

      林黛雨道:“家具全都是紅木的,這茶海是金絲楠的,墻上掛得這幅字是李秋元的,我對書法沒什么研究,不過如果是真品,單單這幅字就得值幾十上百萬。”

      張弛一聽來了興趣,剛才只是跟著房主隨隨便便掃了一眼,并沒有仔細看,現在一看還真是,李秋元是當代書法大師,掛著的這幅字有署名有印章,這四個字是丹鼎飄香。

      張大仙人感覺這事兒有點玄妙了,我想租房煉丹的事情跟誰都沒說過,這四個字好像好像跟我要干的事情有點牽連呢?難道那房主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個二傻子,憑什么把那么大便宜送給自己?

      兩千一個月,這該不會是個坑吧?現在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比神仙下凡還稀有呢,林黛雨也懷疑這件事有貓膩,哪有那么大便宜就讓張弛給遇上了?

      張弛給房主打了個電話,房主那邊倒是馬上就接了,張弛也沒直接問,拐彎抹角提起房子里家具和墻上那幅字的事情,暗示房主這些家具比較名貴讓他給拉走。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