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1章 隨我啊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91章 隨我啊字體大小: A+
     

      手機徹底消停了之后,張大仙人帶著手機耷拉著腦袋走近了主任辦公室,蕭長源氣得臉色鐵青,不是被張弛給氣得,剛才沒來由被韓老太罵了一頓,非常委屈。

      “檢查呢?”

      張弛看到辦公室里沒有其他人,馬上滿臉堆笑道:“蕭叔叔……”

      蕭長源指著他:“住口,別跟我套磁,進了學院咱們就得公事公辦!沒任何人情可講!”

      張弛道:“得,蕭主任,那咱們就公事公辦,您聽我解釋一下。”

      蕭長源道:“解釋?你還要解釋?你手機里都是什么東西?低俗!下流!無恥!”他氣得重重拍了拍桌子:“身為一個大學生,你就看這些東西啊!糟粕,全都是糟粕!”

      “蕭主任,您覺得我是不是個傻子?這些東西就算我想看,我為什么不背著人看?為什么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看,還開那么大聲?按照您的正常思維,如果是您看這類小電影的時候,您是不是要背著人?”

      “那倒也是……放屁!我就不看,我就不是這種人!”蕭長源憤憤然把出口都爆出來了,差點中了他的圈套。

      張弛道:“蕭主任,您看不看反正別人不知道,以您的頭腦您也不可能讓別人知道。”

      “小子,你再跟我嬉皮笑臉的我處分你。”

      張弛笑瞇瞇道:“我冤枉啊,我是被人給坑了,我記得清清楚楚,我上課之前明明把手機給關了,可上課的時候,突然就開了機。”

      “正常啊,你手機不怎么樣,外國手機后門多,像我用國產就沒這問題。”蕭長源有點小傲嬌,就是愛國。

      張弛給他科普了一下:“我這也是國產,中興的。”

      蕭長源瞅了一眼,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蕭長源嚇了一跳,有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意思了,趕緊道:“關了,你快關了,真要是再播放起小視頻來,隔壁辦公室同事聽到會怎么想?”

      張弛看了一眼,是蕭九九的電話,他也沒經蕭長源的允許,接通了電話,笑道:“九九!”

      蕭長源聽得一愣,九九?莫非是我侄女?肯定是我侄女。

      蕭九九打電話是告訴張弛她已經回京城了,讓他明天晚上在燒烤店給留一桌飯,她請劇組的幾位同事去吃飯,主要還是照顧張弛的生意,張弛樂呵呵答應了下來,蕭九九問他干什么呢。

      張弛看了蕭長源一眼道:“正被你叔叔訓話呢,他要處分我。”

      蕭九九一聽就不樂意了,讓張弛把電話給蕭長源。

      蕭長源本不想接,可張弛把電話都遞到他嘴邊了,只能勉為其難地招呼了聲:“九九啊,回來也不跟我說一聲,啥時候回家吃飯?”

      蕭九九道:“叔叔,您怎么整天就找張弛的毛病,你白吃人家那么多頓燒烤,不知道感恩啊?”

      蕭長源很尷尬:“九九啊,沒事沒事,呵呵,誰要處分他了,開玩笑的,不看僧面看佛面,我知道他是你朋友,我一直都很照顧他的。”咬牙切齒地瞪了張弛一眼,這小子儼然已經打入了我的家庭內部,搞起演變來了。

      張弛笑瞇瞇掛上了電話。

      蕭長源道:“你這個臭小子,我跟你說,回頭咱們把帳算清楚,我把肉串錢給你清了。”我堂堂一個大學教授,系主任不差你那點肉串錢。

      張弛笑道:“您跟我還客氣,您兒子可是我們店的榮譽員工,隔三差五地過去,幫了那么多忙,又沒給他開過工資,說起來,是我欠您的才對。”

      蕭長源越發郁悶了,那個貪嘴的小子,真是吃了人家不少,其實不是什么原則性的大錯誤,可這小子要是借題發揮,說出去自己這張臉往哪兒擱,系主任利用職權帶著兒子侄女去學生創業基地白吃白喝,我勒個擦,丟不起這人吶!難怪這貨那么殷勤地請我,搞了半天坑早就在這兒等我呢。

      張弛接著剛才的話題道:“我覺得有人坑我,利用超能力打開了我的手機,然后把我的手機亂改一通,這就像一個強盜闖到了你家里把你家翻得亂七八糟,最后強盜沒事,我這個受害者卻要坐牢,蕭主任,對我不公平啊。”

      蕭長源拿起張弛的手機看了看,看到電量居然還是百分之百,回頭想了想這件事的確有蹊蹺。

      “你懷疑誰?”

      “米小白啊!”

      蕭長源點了點頭,他讓張弛把米小白給叫過來,如果真像張弛說的米小白利用超能力整蠱他,這事兒必須得嚴肅處理。

      米小白一聽蕭主任召喚就明白自己被張弛給舉報了,一進入主任辦公室馬上就裝成一副可憐兮兮的委屈模樣,和剛才在途中威脅張弛的紀律委員判若兩人。

      蕭長源指了指手機道:“米小白,你解釋解釋。”

      米小白道:“蕭主任,那是他的手機,您憑什么讓我解釋。”

      蕭長源道:“我沒時間跟你們廢話,這事兒很簡單,我只要想查,誰在課堂上動用了超能力就清清楚楚。”

      米小白道:“蕭主任,誰都知道我們班長是通過您的關系進學院的,可您也不能因為是熟人就照顧他,明明是他的問題,非得找別人背黑鍋不是?”

      蕭長源火了,小妮子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過去都沒發現你這么伶牙俐齒的,米小白,你別以為我不敢處理你。”

      米小白道:“您是系主任,您什么不敢啊,在這里您一言九鼎,一手遮天,您說什么就是什么。”

      蕭長源呵呵笑了一聲道:“你這不是挺明白的。”

      張弛道:“蕭主任,她對您不敬啊!還擅自使用超能力,已經嚴重違反了校規。”

      “沒你事!”

      米小白來到蕭長源身邊,把手機掏了出來:“要不您打個電話,讓他把我領回去。”

      蕭長源朝她手機屏幕上瞄了一眼,馬上嘆了口氣道:“你看看你們兩個,同班同學,一個班長,一個紀律委員,又是前后位,都大學生了,還搞得跟小孩子似的,丟不丟人?有意思嗎?今天這件事我念你們是初犯,算了,我也就不追究了,下不為例!”

      張弛一聽就知道蕭長源妥協了,他可不樂意:“別下不為例啊,得還我個清白。”

      蕭長源道:“我說你當班長的還是一個男生,心胸怎么就那么狹窄啊?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手機里的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總是你自己的吧,你非想讓我處理你?”

      米小白得意洋洋地望著張弛:“蕭主任,我先走了,下面還有課呢。”

      蕭長源一臉的和藹可親:“慢走啊!好好聽課啊!”

      張大仙人有點看不起蕭長源了,大小也是個系主任,米小白一亮手機把他給嚇得,一點骨氣都沒有,他剛才也沒看清楚,米小白給蕭長源看得啥人物,不過肯定是個大人物。

      蕭長源看到張弛仍然站在面前:“你不用上課啊?”

      張弛好奇打聽道:“她把誰抬出來了?”

      蕭長源一瞪眼:“滾蛋!”

      老子這個系主任當得真是憋屈啊!

      所有同學都發現他們課程的進度已經加快了,前幾天才將靈壓控制系統調整到三級管控,今天這堂課就已經到了五級。

      梁教授例行做了提醒,因為他們即將迎來第一階段考試,必須要盡快適應整個系統,不過五級管控并非全面放開,已經對系統做出了部分屏蔽,他們沒可能從系統中獲得防具和武器,也就是說,在第一次進入五級管控中,只能赤手空拳地進行貼身肉搏。

      張弛在靈壓控制系統調整到三級之后就失去了過去的優勢,最近幾堂課都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又被同班女生合力虐殺了好幾次。不過他現在已經練成了超強的心理素質,就算在訓練場中死的再慘,都不會留下什么心理陰影。

      梁教授雖然評估不出這廝的靈能,可是能夠確定這貨的心理素質一定是同屆新生中最為強大的,甚至可以說超過了自己,現在梁教授每次見到張弛都會感覺到后庭一緊,雖然不肯承認,但留下心理陰影已經成為事實。

      而且這小子明顯意識到了這一點,每次遇上的時候,目光總會有意無意地打量一下他的屁股,老梁感到很郁悶,這是一種心理暗示,自己之所以心理陰影持續那么長時間,和這貨頻繁的心理暗示有著很大的關系。

      等梁教授介紹完,張弛馬上舉手:“教授,我肚子不舒服。”明知進去要被虐,張大仙人能躲則躲。

      梁教授搖了搖頭,這小子的鬼花樣太多了,想找理由也找個新鮮的,最近一上課他肚子就不舒服。

      梁教授也不能不讓他去,不過他也有了應對的辦法:“如果你真覺得忍受不了就去吧,不過要扣你30學分。”

      “為什么?”

      梁教授不解釋,需要解釋嗎?你小子故意撒謊翹課,我扣你學分還不應該嗎?必須得扣到你心疼,你才能老實,上廁所?給我憋著!

      張弛心中衡量了一下,硬著頭皮進虛擬訓練場受一把虐,無非是零分,以我現在的學分,在班級遙遙領先,哪怕以后的課程中一分未得,我還是班級第一,可如果老梁發起狠來倒扣就不一定了,看來上廁所的套路不行了,以后得換點搞技術含量的借口。

      這時候輔導員胡依琳過來了,她平時很少打擾學生上課,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向梁教授解釋了一下,原來是韓校長讓張弛過去,張大仙人聽到這個消息心中慶幸萬分,韓老太您真是我的及時雨啊。

      他第一時間離開了電教室,臨走時還不忘朝米小白笑了笑,米小白臉上的表情失望極了,本來憋足勁要去虛擬訓練場中很虐張弛一把的,居然讓他逃了,恩將仇報,我樂意,有什么不對?

      張弛來到韓老太的辦公室,看到韓老太正和一位中年男子聊天,那男子竟然是他的師父謝忠軍。

      張弛心中又驚又喜,早就聽說謝忠軍成了這間學院的客座教授,直到今天才見到他出現。

      張弛在門口喊了聲報告。

      韓老太笑著朝他招了招手道:“張弛,你進來。”

      張弛走了進去,謝忠軍笑瞇瞇望著他。

      韓老太道:“謝教授,你們應該早就認識了吧?”

      謝忠軍點了點頭道:“認識,我經常去他燒烤店吃飯。”

      張弛一愣,馬上就明白,一定是謝忠軍不想讓人知道他們之間的師徒關系,穿著黑色中山裝同色褲子的老謝今天居然表現出幾分儒雅之氣,也是難得,進入水木這座高等學府,原來老謝也會露怯。

      韓老太道:“張弛,謝教授是我們學院的客座教授,他想參觀一下校園,點名讓你帶他到處轉轉。”

      張弛當然求之不得,笑道:“那我真是太榮幸了。”

      謝忠軍起身道:“韓校長,那我就不耽擱您的時間了,就讓張弛同學帶我在校園里看看,熟悉一下這里的環境。”

      韓老太道:“我們給你準備了一間臨時的辦公室。”她把房間告訴了張弛,讓張弛帶謝忠軍過去。

      師徒兩人出了門,張弛裝模作樣地帶著謝忠軍參觀校園,一邊走一邊給他介紹著,直到周圍沒人,他方才道:“師父,您怎么來了?”

      謝忠軍道:“你當我想來啊,還不是你師公,非讓我替他過來代課,本來是他答應人家的,現在好了,他反悔不肯來了,讓我父債子償。”他顯得非常郁悶。

      張弛笑了起來,先帶著謝忠軍去了他的臨時辦公室,就在剛才上課的電教室的三樓,經過電教室的時候,張弛特地為他介紹了一下,謝忠軍對此并不陌生,不屑道:“五維腦域的訓練系統,幾年前的東西了,現在已經落后了。”

      張弛道:“師父,這套訓練系統高度仿真,連疼痛死亡都能模擬。”他認為謝忠軍并不了解系統的厲害。

      “有什么稀奇啊,比這更先進的系統我都試過,虛擬系統畢竟是虛擬系統,在虛擬系統中再厲害跟現實社會一毛錢關系都沒有,總不能一個人在游戲中無敵在現實中就無敵吧?”

      張弛認為道理雖然是這個道理,但是虛擬訓練場和游戲中的場景是不一樣的,前者高度仿真,是自身能力的映射,普通的游戲不可能如此真切地將痛苦和死亡的恐懼傳達給你。

      他對謝忠軍前來授課的項目非常好奇:“師父,您來學院教什么的?”

      謝忠軍道:“兩堂課,不過跟你們特異感知班沒關系,都是給特異致動班的學生上。”還是沒告訴張弛他上課的內容。

      來到臨時辦公室,謝忠軍在辦公桌前坐下,翹起二郎腿:“去,給我泡杯茶過來。”

      張弛爽爽快快地答應了一聲,去找了茶杯,拆了包立頓紅茶泡進去,恭恭敬敬雙手奉送到謝忠軍的面前,謝忠軍看了看有點嫌棄:“那么大一學院居然連像樣的茶葉都沒有,這是小旅館的贈品吧,怎么看都像一草臺班子。”

      張弛深有同感地點了點頭:“師父,我這么想,這學院可能是打著研究超能力的旗號糊弄國家撥款的。”

      謝忠軍呵呵笑了一聲:“你對這里很不滿啊。”

      張弛道:“倒也不是不滿,主要是他們對我有點差別對待。”

      謝忠軍道:“歧視你?”

      張弛拉了張椅子在他對面坐了下來:“也算不上歧視,總感覺我在這里是個異類。”

      謝忠軍從兜里掏出一盒香煙,從中抽出一支,然后把打火機放在辦公桌上,張弛心領神會,趕緊拿起打火機,起身幫他點上。

      謝忠軍抽了口煙道:“我也不明白老爺子為什么要推薦你來這個系,你有什么超能力?”

      張弛搖了搖頭意思是自己沒有,老謝也不算真正了解自己,目前來說,最了解自己實力的那個應當是門房秦大爺。

      謝忠軍自問自答道:“你的超能力就是臉皮厚。”

      張大仙人嘿嘿笑了起來,這句話甚得我心,老謝既然能夠來這里當客座教授,證明他也是有超能力的,不然學院為何要請他?老謝對我藏私了。

      “隨我啊!”謝忠軍由衷感嘆著。

      張弛有點郁悶,怎么感覺老謝有事沒事總喜歡占我媽便宜呢?你又不是我爹,你又不是我家鄰居,我憑啥隨你?

      求月票!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