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9章 從來套路得人心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9章 從來套路得人心字體大小: A+
     

      張大仙人心說我也買不起,等我啥時候發達了,有錢了,再弄一箱孝敬您。他也沒有馬上走的意思,搬了張凳子在秦大爺身邊坐下,笑得明顯有點諂媚。

      “有事?”秦大爺看出這廝送禮的動機不單純,可能還有事求自己。

      張弛道:“大爺,您跟韓院長很熟啊?”

      秦大爺翻了個大白眼:“干你屁事!”

      張弛道:“您不說我問她去。”

      “你敢!”秦大爺火了,這年頭當個隱士也不容易,必須做好時刻殺人滅口的準備。

      張弛笑道:“那咱不聊這個,您對我們學院有多少了解?”

      秦大爺呵呵笑道:“你們學院,就那幫自以為是不學無術的家伙能教出什么好學生。”打量了一下張弛道:“那套狗屁靈壓系統是不是判斷你的靈壓值為零呢?”

      張弛想問得就是這個,畢竟跟學院簽了保密協議,他不能主動提,可既然秦大爺提起了,就證明他知道內情,也就算不上泄密,張弛點了點頭道:“可不是嘛,那幫教授看我就跟看一個癡呆兒似的。”

      秦大爺道:“他們才是白癡!一幫自命不凡,自以為是的白癡!”

      張弛發現秦大爺對學院的怨氣不小,試探道:“您老知道他們的教學方法嗎?”

      秦大爺打量著張弛道:“我怎么覺得你小子在旁敲側擊想從我這里套話呢?說!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張弛苦笑道:“大爺您是不是有些多疑啊,我就一孤兒,在京城無親無故的,不然還能被人給擠兌到地下室住去。”其實誰也沒規定他永遠都住在地下室,以他現在宿管部成員的身份,想找間宿舍還不容易,只是他現在一個人住地下室住出感情來了,有點樂不思蜀。

      秦大爺道:“你們學院的事情,我不了解,你也別問我,咱倆之間的事情,你若敢向外泄露一個字,休怪我對你不客氣。”滿滿的威脅味道,臉上籠上一層嚴霜,張大仙人坐在他身邊感到一股徹骨的寒意,絕對是殺氣凜然。

      趕緊起身告辭,這老頭的和藹都是裝出來的,真要觸犯他的底線,說不定他什么事都干得出來,不排除把自己殺人滅口。

      張弛的日程排得很滿,上課之余還要去燒肉人生當主烤官,每天還要進行真火煉體,除此以外還要參加學生會宿管部的工作,抽時間還要跟林黛雨聯絡感情,好在林黛雨不粘人,她就是個云淡風輕的性子,只要張弛不找她,她很少主動給張弛打電話,因為她知道張弛最近很忙,盡量少打擾他,對感情拿捏那么理智的女孩兒不太多見。

      張大仙人煉制血氣混元丹都抽不出時間,其實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發現了秦大爺的秘密,有這位世外高人在身邊,張大仙人也不敢像過去那樣隨心所欲地煉丹了,畢竟地下室也不安全了,這位莫測高深的秦大爺有些喜怒無常,是正是邪還不好說,他教給自己真火煉體是為了還救命之恩的人情,可如果這老頭一旦認為自己對他構成了威脅,絕對是說翻臉就翻臉的主兒。

      張弛動了租房的心思,必須要找一個安全的場所進行他的煉丹大計,偏僻點都無所謂,只要無人打擾,尤其是要避開秦大爺。

      他要盡快練成血氣混元丹,畢竟秋季運動會已經越來越近了,沒有血氣混元丹相助,自己的身體素質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提升那么多,想要在運動會中全面擊敗一班的男生,在全校師生面前揚眉吐氣,只能是癡人說夢了。

      張弛和林黛雨約好了晚上在圖書館見面,最近燒肉人生已經上了軌道,方大航念在張弛辛苦多日的份上,給他放了兩天假,剛好可以考驗一下員工的燒肉水平,比較一下張弛在和不在營業額的分別。別看方大航沒考上大學,可這貨在商業經營上的經驗非常豐富,這可是從小到大的經營實戰中總結出來的,談起經營管理把沈嘉偉這個專業大學生都能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張弛提前到了,等林黛雨的時候,利用圖書館的電腦刷了一下58同城的租房廣告,這貨看得聚精會神,連林黛雨已經來到到身后都沒有覺察到。

      林黛雨還以為他那么專注是跟哪個女網友聊天,偷偷看了看屏幕,才知道他正在找房子,林黛雨咳嗽了一聲。

      張弛第一反應就是把網頁給關了。

      林黛雨道:“接著看,別掖著藏著的。”

      張弛笑了笑,很紳士地把旁邊的椅子拉開,請林黛雨坐下。

      林黛雨俏臉有些紅,目光有些羞澀。

      張大仙人一看這妮子的神態就猜到她的思維跑偏了,小聲解釋道:“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房子租。”

      林黛雨咬了咬嘴唇:“你腦子里整天就想這些?能不能少動點歪心思,反正我是不會去的。”從小爸媽就教導過她,女孩子一定要自重。

      張弛道:“你以為我租房子是想跟你校外同居?”

      林黛雨難為情道:“你真討厭死了,我不理你了。”抓起自己的書包起身走了,羞得耳根都紅了,就知道他狼子野心,一早就開始打壞主意了。

      張大仙人站起身,發現不少男生都朝他看著,一個個眼睛中都流露出幸災樂禍的光芒,馬蒂歌波依德,我這么不得人心,這一個二個的全都巴不得我跟林黛雨分手,是不是準備隨時沖上來當替補,別做夢了,林黛雨口重,就喜歡我這樣的。

      這貨也麻溜地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一大波的妒火從后面追逐而來,張大仙人放慢了腳步,樂得收下,最近天天都在真火淬體,需要多多補充下昧之火。

      林黛雨走得很快,可走出圖書館腳步就自然而然得慢了下來,心說他怎么還沒追上來,等了一會兒還沒見張弛出來,林黛雨這下可真有些生氣了,他怎么就那么不了解我呢,我剛才又不是真生氣,人家是害羞,面子上掛不住,你干嘛不趕緊追出來哄哄我,我現在可真生氣了。

      林黛雨的怒火值剛剛飆到5000,張弛就從圖書館里溜達出來了,這貨對怒火值的感知力那是相當的敏感,最近林黛雨跟他生氣越來越少了,純正的上昧之火都缺貨了,需要采補得時候,女朋友也不能放過,浪費才是最可恥的。

      張大仙人快步追了上來:“小雨,等等我,好好的你生什么氣啊?”

      林黛雨書包抱在胸前,一雙美眸殺氣凜凜地看著他:“你居然不知道我生什么氣?”

      張弛道:“你嫌我追出來太慢了唄。”

      林黛雨皺了皺鼻翼:“討厭!”明明知道還故意拖那么久,根本就是故意讓我生氣。

      張弛笑道:“我不要臉啊,我不要面子?圖書館那么多人,你說翻臉就翻臉,轉身就走,我好歹也得硬挺幾分鐘吧,不然人家都得覺得我太慫了。”

      林黛雨道:“原來你要跟我分個勝負啊?”

      張弛道:“哪敢呢,我俯首甘為女子牛,你啥時候想騎都行。”

      “不要臉!”

      “只是對你!”

      林黛雨撅起櫻唇:“我很想打你一頓!”

      張弛道:“那就打,可打在我身上疼在你心上,你一心疼,我就更心疼,咱們兩敗俱傷,那多劃不來啊。”

      林黛雨忍不住笑了起來:“懶得理你。”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一眼屏幕,有些猶豫道:“我媽!”自從長假返校之后,父親打過幾次電話,她都沒接,不過媽媽打來電話還是第一次。

      張弛鼓勵她道:“接唄,總得面對啊!”

      林黛雨搖了搖頭,她還是不想接電話,根本的原因是心底的畏懼,她擔心自己一接電話就聽到父母離異的消息,現在的行為更是對現實的一種逃避。

      張弛知道她在擔心什么,本想安慰她幾句,可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張弛看了看,居然是黃春曉打到了自己的手機上。

      “你媽!”張弛征求了一下林黛雨的意見。

      林黛雨點了點頭,也許她真得有急事。

      張弛接通了電話:“阿姨!”

      黃春曉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起:“張弛,小雨和你在一起嗎?”

      張弛看了林黛雨一眼,林黛雨搖了搖頭。

      “沒有。”張大仙人睜著眼睛說瞎話。

      “是這樣,我來京城了,剛才給她打了個電話,可是她不肯接,所以我才冒昧跟你聯系一下。”

      張弛笑道:“阿姨,您別跟我客氣,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

      林黛雨瞪了他一眼,他實在是太諂媚了,根本就是在討好媽媽,可這也無可厚非,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張弛,有些事我想跟小雨當面談談,你看能不能幫我約她?”母女兩人見面還要通過第三者的幫助,也是非常的無奈,可見她們之間的隔閡很深。

      林黛雨示意張弛把電話交給她,張弛有點哭笑不得,自己剛剛才說過兩人沒在一起,她現在卻要接電話,不等于把自己給出賣了嗎?讓黃春曉怎么看他?不過他還是遵從了林黛雨的意思。

      林黛雨接過電話道:“媽,你們的事情我不想聽,我也不想見你們中的任何一個。”

      “小雨,我們已經辦好了離婚手續!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這件事還是由我親自告訴你為好。”

      林黛雨的眼圈紅了,她想馬上就掛斷電話,可終究還是沒那么做:“那是你們的自由,您沒必要告訴我。”

      “小雨,其實我現在就在你們學校附近,可不可以……”

      “不可以!你不要再來找我,我不想見您,麻煩您也幫我轉告他。”林黛雨掛上電話,眼淚汪汪地望著張弛,張弛知道她現在需要什么,趕緊把雙臂張開,用溫暖的懷抱迎接了受傷的林黛雨。

      林黛雨趴在他懷里抽泣著:“他們離婚了,他們不要我了……”

      張弛抱緊了她,輕聲道:“不是還有我嘛,你哭什么,他們把你養大了,該盡的責任都盡完了,以后輪到我照顧你了。”懷柔的感覺還真是舒服。

      林黛雨抽泣道:“我就是接受不了,一直都好好的,他們怎么說離就離了,一點都不在乎我,那么多年……他們的恩愛全都是偽裝的……”

      張弛道:“怎么可能不在乎你,要是不在乎你,他們也沒必要在你面前裝恩愛了。其實什么都沒變,你爸還是你爸,你媽還是你媽,只是他們的關系改變了,不影響你。”

      “怎么不影響,我都沒家了。”

      張弛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你那么戀家,咱們自己成立一個唄。”

      林黛雨從他懷里抬起頭來,望著這個迫切想要趁虛而入的家伙,抽噎了一下:“你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就想著……趁火打劫……你根本不關心我……”

      “屁話,我怎么不關心你,我不關心你我大半夜眼巴巴等著給你供暖,我是擔心你冷,想二十四小時給你供暖。”

      “呸!我不冷。”

      張弛有點霸道地把她拉回到自己懷里:“我覺得你冷。”

      林黛雨趴在他懷里心情好受了一些:“我以后再也不想見他們。”

      “行,你不見我也不見。”

      林黛雨道:“你以后得加倍對我好,你要是對不起我,我就……”

      “我要是對不起你,我就天打雷劈!”現在是秋天,張大仙人不怕打雷了,可頭頂一根樹枝斷了,不偏不倚砸在這貨的腦袋上,不甚疼,卻嚇了一跳,我勒個草,誓果然是不能亂發的,還好林黛雨沒看到。

      林黛雨道:“我才不要你天打雷劈,我自己動手劈了你!”

      張大仙人嘆了口氣道:“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不能讓我的血污染了你無瑕的小手,你給我把刀我自己來!”

      林黛雨在這個問題上非常執著,花了整整半個小時跟張弛探討了誰動手的問題,到最后她還是決定自己動手,不然不解恨,張大仙人本來是好心安慰林黛雨,好心給她送溫暖,可安慰到最后卻從心底感到了秋天的涼意,林黛雨好像成功把家庭給她造成的陰影轉嫁到了自己的身上。

      張大仙人都聊得有心理陰影了,沒辦法,戀愛不僅僅是要一起開心,也要分擔悲傷,張弛把林黛雨的悲涼分走了一部分,抱著求安慰的林黛雨老老實實供了半小時暖,本想趁機要點福利啥的,可林黛雨頭腦清醒得很,壓根沒給他得寸進尺的機會,連福利包都吝惜給他一個。

      心里舒服一些之后,就讓張弛送她回宿舍了。

      張大仙人發現自己從根本上還是個有良心的正人君子,摟著林黛雨半天,手都沒亂放過,主要是覺得她都那么痛苦了,自己要是還想此時尋找點屬于自己的快樂有點良心過不去。

      在女生宿舍門口林黛雨放開他的手臂,眼睛紅紅的道:“我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這陣子你夠累的。”

      張弛道:“為了你再累我也心甘情愿。”

      林黛雨抿著柔唇笑了起來,轉身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隔空給了他一個飛吻,然后快步向宿舍奔去。

      張大仙人伸手一抓,空氣!小妮子太壞了,我給你供暖那么久沒功勞也有苦勞,一點實際的行動都沒有,根本是吊著我啊,真是火大!不行,我得買盒冰激淋敗敗火。

      張弛準備離開,卻又想起一件事,林黛雨小心思特別多,尤其是今晚,她心情低落,保不齊到樓上還得偷看一下自己,我要是馬上就走了,她肯定又得多想,這就跟男女上床差不多,不能舒坦完了,拍拍屁股下床就走,就算自己爽完了也得做足后戲,要讓對方感覺到尊重。

      張大仙人出于這個心理,就在女生宿舍樓多留了兩分鐘,估計時間差不多了,然后抬起頭,拿捏出一副深情款款的表情,目光投向林黛雨宿舍的窗戶。

      果不其然,林黛雨的身影在下一秒就出現在窗前,她看到了仍然站在樓下的張弛,芳心中一陣溫暖。

      張大仙人張開雙臂仿佛要擁抱她,不過兩只手突然指向自己的腦袋,做了一個大大的心形。

      林黛雨同宿舍的兩名女生也湊過來看熱鬧,一起笑了起來:“張弛,你好老套!”

      林黛雨臉兒紅紅的,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極其隱蔽地比了顆心,大聲道:“你回去吧!”

      張大仙人得意洋洋地望著林黛雨身邊的兩名女生,心說你們懂個屁!

      自古深情留不住,從來套路得人心,你管我老不老套,只要被我套住就跑不了。

      兩分鐘的停留時間要比送一份大禮更加珍貴,林黛雨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張弛站在樓下深情凝望的目光,雖然距離有點遠,夜又黑,她是真沒怎么看清,可越是如此記憶越是深刻,距離產生美,模糊給了她更多的想象空間,連張大仙人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林黛雨心中的形象因為這兩分鐘又升華了一個層次。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