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8章 知己挺好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8章 知己挺好字體大小: A+
     

        已是凌晨,淮柔影視城內的四合院內拍攝仍然在緊張進行著,人工營造的滂沱大雨中,扮演飛賊的女配吊著威亞從空中俯沖而下,落在院落中,一名黑衣蒙面的歹徒隨后沖出,揚起手中雪亮的砍刀,跟女飛賊在雨中搏殺,幾個回合之后,照著女飛賊的背后就是一刀。

      女飛賊慘叫一聲重重摔倒在堅硬的地面上,一刀斃命的戲碼,趴在地上裝死好一會兒都沒聽到導演喊過。她苦苦支撐者,終于還是沒忍住身體抖動了一下,卻是她在此時咳嗽了幾聲。

      “卡!”導演憤怒地大喊著。

      消防車造雨暫停,扮演女飛賊的蕭九九濕淋淋從地上爬了起來,她想忍住咳嗽還是沒忍住,捂著嘴咳嗽了起來。

      導演怒道:“蕭九九,你搞什么鬼?你能演就演,不能演趕緊走人,總不能讓大伙兒都陪你一個人在這熬著?”

      蕭九九一邊咳嗽一邊道:“咳咳……對不起導演……我再試一次。”

      現在的名氣還是太小了,沒人當她是個腕。

      導演大聲道:“你當水不要錢啊?你現在是演一個死人,被砍死還能再咳嗽嗎?”

      這導演在業內很有些名氣,對蕭九九這種新人演員毫不客氣,認為蕭九九是經紀人硬塞進來的一個花瓶。

      蕭九九有些委屈,可她也知道是自己的問題,剛才那場戲已經演了五遍了,還是沒有達到導演的要求,好不容易就快通過,又被自己的咳嗽給耽擱了。她咬了咬嘴唇,決定再來一次。

      重新拍攝之后,這次終于順利完成,聽到導演終于喊過之后,蕭九九總算長舒了一口氣。

      助理劉寶柱趕緊跑過來給她裹上毯子,蕭九九快步走入一旁的臨時更衣間,關上門又劇烈咳嗽起來,這次的拍攝要比預想中要艱苦得多,不巧她又生病了,這幾天都在堅持。

      蕭九九換好衣服看了看時間已經就快一點了,今晚沒有她的戲份了,總算可以回賓館去休息。

      劉寶柱在外面等著她已經哈欠連天了,他也看出蕭九九的心情不好,安慰她道:“每個演員都要經過這一關,李大導演出了名的嚴格,你這次能上他的戲,還是我表姐好不容易給你爭取過來的……咳咳……”他也有點咳嗽。

      蕭九九道:“賓館就在外面,你用不著陪我在這里熬著。”

      劉寶柱道:“我表姐說了,必須要全程照顧你,聽說你生病了她可把我罵得夠嗆。”

      蕭九九本想跟導演打個招呼,可看到他仍在聚精會神地導戲,如果現在過去恐怕要挨罵的,轉念一想自己就是個不起眼的配角,沒必要找存在感,她決定回去休息。

      手機響了一下,蕭九九拿出來看了看,她收到了一條信息,信息很簡單——您的外賣在攬月橋。

      蕭九九愣了一下,外賣?自己沒叫外賣啊,再看一眼電話號碼,她的眼睛頓時濕潤了,忽然拔腳就跑了起來,劉寶柱搞不清她怎么回事,慌忙追了上去:“九九……你等等……咳咳……”他感冒的也不輕。

      蕭九九聞到了夜空中的燒烤味兒,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在攬月橋旁,不是張弛還有哪個,那貨正站在燒烤爐旁生火,剛剛燃起的爐火映紅了他的面龐,在暗夜之中給人溫暖可親的感覺。

      劉寶柱遠遠看著心中也納悶,這么晚了居然影視城里面還有賣燒烤的,可定睛一看那貨不是張弛嗎?

      劉寶柱忽然想起此前張弛跟他打電話的事情,本來還以為張弛是因為去摩尼造型的事情跟他打聲招呼,表達一下謝意,搞了半天是套路自己,問蕭九九具體在哪兒拍戲呢。

      劉寶柱感嘆著人心險惡,娛樂圈外也不單純,論套路張弛甩自己好幾條街。

      蕭九九忽然轉過身用命令的口吻道:“你回去,我吃完燒烤再走。”

      劉寶柱哦了一聲,雖然有些不情不愿,可他也不是傻子,在這種狀況下,自己再跟著,說不定蕭九九明天又要要求換助理。

      蕭九九慢慢走向張弛,本想露出笑臉,可走著走著,眼淚就流了出來,可能因為她還生著病,也可能是因為剛才在劇組受了委屈,蕭九九覺得自己從沒有像現在這樣脆弱過。

      張弛看到了蕭九九的淚水,只是當著沒有覺察,他認為蕭九九很可能是感動,自己背著爐子帶著食材,大老遠從京城打車來到這里,沒有女孩子能受得了這個套路,要說也不是處心積慮的套路。

      張弛之所以過來是發自內心,跟蕭九九通話的時候他就有種強烈的愿望,他一定要來,說干就干,帶上爐子,拿上食材,順手抓了一把當天的營業款,打車直奔六十公里以外的影視城。

      途中又聯系了劉寶柱,從這貨嘴里套出當晚夜拍的消息,其實剛才蕭九九拍戲的時候,他已經混進去了,看到蕭九九帶病堅持工作的辛苦,差點沒沖上去把導演拽下來揍一頓。

      可想想還是別因為個人的魯莽行為耽誤了人家蕭九九的前程,于是強壓住火,好不容易看到蕭九九完成了拍攝,這貨趕緊來到這里支爐子生火,給蕭九九發了個信息。

      蕭九九抬起手臂抹去淚水,用力吸了口氣,卻被飄來的煙火氣嗆得咳嗽起來。

      張弛道:“吃燒烤嗎?”

      蕭九九用力點了點頭,眼淚又不爭氣地流出來了:“二十個肉串,十串板筋,四個大腰子,兩串烤面包片……咳咳……”

      張弛已經將肉串擺在了爐子上,遞給蕭九九一瓶特種兵的椰奶,蕭九九接過,好大一瓶,溫乎乎的,帶著某人的體溫,張弛拿了一根吸管給她,蕭九九喝了口椰奶,所有的壞心情都隨著這裊裊的青煙隨風而逝。

      張弛道:“羊球不吃了?”

      蕭九九道:“吃!”

      張弛感嘆道:“餓死鬼投胎啊。”遞給蕭九九一把剛烤好的肉串。

      蕭九九吃了一口,又轉過臉去,眼淚流了出來,不是好吃到流淚,是感動,這個不要臉的渣男,大老遠地跑過來套路我,我也是傻,明明知道是套路,可心里還是那么感動呢。

      張弛擰開一小瓶紅星二鍋頭:“開業你送我那么一份大禮,連飯都沒吃上,我尋思著心里過意不去,所以親自送貨上門,哎呦喂!”這貨懊惱地拍了拍后腦袋瓜子。

      蕭九九道:“怎么了?”

      “羊鞭忘帶了!”

      蕭九九的臉紅了,呸了一聲道:“不要臉!”

      “我說你好歹也是一大明星,不就是沒帶羊鞭嗎?咱也不能罵人啊,要不我給你換點別的。”張大仙人一臉的假正經。

      蕭九九道:“你再胡說八道,我讓保安把你當流氓抓起來。”這貨就是個流氓。

      張弛左手一招,魔法般變出了一串鯧魚,嘆了口氣道:“你思想有問題,是不是想到別的地方了,你倒是想,我可不舍得。”

      蕭九九紅著臉用力跺了跺腳道:“你還讓不讓我吃?”

      張弛道:“吃,你只管吃,咱倆誰跟誰啊!”

      蕭九九走過去掐住他的胳膊擰了一下,并不重。

      然后小聲道:“我有點感動了。”

      張大仙人嘆了口氣道:“我的常識告訴我,通常下一句就是要以身相許了。”

      蕭九九咯咯笑了起來:“我敢許你敢要嗎?”

      張大仙人望著蕭九九,蕭九九鼓足勇氣望著張弛,內心突突突加速跳動起來,她自己先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咳嗽著,好不容易停住了笑:“你是個好人。”

      關鍵時刻蕭九九趕緊給張弛派好人卡。派完好人卡還覺得不夠安全,又補充道:“其實我就是把你當成好朋友,知己,沒有其他的想法。”

      蕭九九這句話更像是在對自己說的。

      張弛意味深長道:“你開心就好!”他將烤好的羊球遞給了蕭九九。

      蕭九九抬起頭,月朗星稀,明月如鉤靜靜懸掛在夜空上,深夜的秋風也變得溫柔起來,她要過張弛的那瓶二鍋頭,對著瓶嘴喝了一口,暖烘烘的舒服極了。

      張弛道:“其實你還年輕,沒必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緊,以后有的是機會。”

      蕭九九道:“紅顏易老,出名趁早。我們做演員的就是吃青春飯,我既然選擇了這一行,就必須要證明自己。”她的目光追逐著那闕明月,月光籠罩在鐘天地靈秀的俏臉上,宛如誤入凡間的精靈。

      張弛承認自己對蕭九九的內心世界了解的并不深刻,以她豁達的性格本不應該在追名逐利的娛樂圈表現出如此的執著,可她偏偏就看不破。

      張弛看出了她的迷惘,看出了她的委屈,也看出她對自己發乎情止乎禮的理智,他們應該是兩個世界的人,他們的目標并不一致,他是從天上到了凡間,接受現實并準備踏踏實實走下去,徹底感受一下人間的煙火氣。

      而蕭九九向往得卻是天空,她想得也許是要逃脫這個平凡世界。

      人總會對沒有經歷過的地方經歷過的事抱有美好的愿景,可真正經歷之后就會產生理想變成現實的失落感,沒有人能夠例外。張弛沒有喚醒蕭九九的明星夢,因為他做不到,能夠叫醒她的只有她自己。

      蕭九九因現實中的溫暖而感動,張弛長途奔襲送來的充滿煙火氣的燒烤是她有生以來吃過最治愈的一頓飯,她認為自己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

      吃飽之后,她望著張弛想說聲謝謝,可話到唇邊又覺得這兩個字說出來非但表達不了心中的意思,反而是對張弛良苦用心的侮辱,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

      “我吃飽了。”

      張弛點了點頭,溫暖地笑了笑:“吃飽了早點回去休息。”

      蕭九九點了點頭,她果斷轉身向賓館的方向走去,她不敢繼續停留下去,因為她擔心自己會哭,她甚至擔心自己堅定不移的目標會產生動搖。

      夜很黑,道路上沒有人,蕭九九抬頭望著夜空中的那闕明月,她不害怕,忽然充滿了勇氣,因為她知道身后有一雙溫暖的目光默默守護著自己。

      極致的浪漫其實是一種溫柔如水的平淡,張弛連夜來到這里不僅僅是為了對蕭九九表示慰問,同時他也是在補償自己的疏忽和歉疚,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蕭九九是他想呵護的人,他們之間或許不是愛情,可否認不了彼此間的曖昧。

      知己!挺好!

      張大仙人也明白不是每一次付出都會有回報,比如以米小白為首的三位女同學在享受完他安排得全套美容美發護理之后,在訓練場上仍然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在今天的這堂虛擬訓練課上,張大仙人剛一進場就被群起而攻之,老梁這個陰貨,在沒有正式通知的前提下就把靈壓控制系統調整下降到了三級。

      這套控制系統主要是針對靈壓設計,像張弛這種靈壓值為零的另類,他根本就不受這套系統的影響,所以在得到韓院長的啟發之后,他老母雞變鴨大殺四方,在靈壓控制系統一級狀態下,他在二班已經做到了無敵。

      靈壓控制系統的級別降低,等于變相提高了全班的靈能等級,張弛除外,他的那套能量轉換在虛擬訓練場中一開始就達到了巔峰,暫時沒有再突破的可能,他原地不動,其余女同學全都靈力猛增。

      所以這堂課有冤的伸冤,有仇的報仇。張大仙人再次感受到了第一堂訓練課時的痛苦,望著來勢洶洶的女同學,本想躲在大鍋地下裝縮頭烏龜混一堂課,可大胸妹甄秀波一錘就把大鍋給砸碎了,然后十八般兵刃全都朝他的身上招呼過來。

      張大仙人在馬賽克之前承受了四十名女生輪番肆虐的痛苦,這堂課他學分為零,老梁破例給全班女生都加了三學分。

      張弛高度懷疑老梁在公報私仇,今天老梁上課仍然趴在講臺上,估計是心理上被張弛留下了巨大的陰影。

      張弛被殺出局,下課的時候他找到了老梁:“梁教授,您把靈壓控制系統降級為什么沒跟我說一聲,讓我也好提前有個準備。”

      老梁振振有辭道:“現實中的敵人比這要兇險的多,當危險到來的時候,是不會提前通知你給你時間去準備的。”

      張弛向他靠近了一些,小聲問:“那頭牛是不是您扮的?”

      老梁一臉憤怒地望著張弛:“不是我!”怒火值頃刻間上漲了5000。

      不是你才怪,張弛想起那天用鐵釬子刺入公牛后庭的舒爽情景,不禁暗暗得意,老梁肯定有心理陰影了,礙于面子他也不好意思去做心理疏導。

      可那堂課已經過去好幾天了,老梁怎么還撅起屁股,難道虛擬訓練場中的傷害可以延續到現實中來?沒可能啊,他怎么不坐?難道剛巧痔瘡犯了。

      梁教授提醒張弛道:“降低到三級管制你已經失去還手之力了。”

      張弛道:“虛擬的東西畢竟是虛擬的,如果真刀實槍的干,我一個人能干敗一個班。”

      梁教授呵呵笑了一聲道:“虛擬訓練場中畢竟有控制系統在掌控靈壓,如果在現實中,你不知要死多少次了。”

      張弛雖然不服氣,可也知道他說的是事實,別的不說,單單是米小白帶點的手指,每次戳他都跟電棍似的,跟一幫開外掛的特異功能者打,本來就不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張弛也沒閑著,每天晚上都會去門房秦大爺那里請教真火煉體的方法。在這方面秦大爺并不藏私,親口傳授給他一套口訣,也專門警告張弛,這套真火煉體雖然對他適用但是一定要循序漸進,想要有小成最快也得七年,這其中最關鍵也是最困難得就是對體內三昧真火的掌控,如果掌控不當,就會真火反噬。

      通常的武道修煉有內外兼修,硬功的修煉通常由外而內,煉皮,煉血肉,煉骨,煉經脈。

      真火煉體卻有著獨特的步驟,先從煉骨開始,因為人體之中骨骼是最為強硬的,也是最能承受高溫的,所以三昧真火從煉骨開始風險最小。

      利用秦大爺所教授的口訣,發揮出少量的三昧真火錘煉骨骼,剛開始的時候真火值必須控制在1000以內,而且需用下昧之火,下昧之火性偏陰,如同烹飪時的文火慢燉。

      秦大爺雖然教給他真火煉體之法但是并不要求張弛拜師,還特地聲明,他們之間并無師徒關系,之所以教給張弛真火煉體,是為了報答他對自己的救命之恩,為此還專門讓張弛立下毒誓,不得將此事泄露給任何人知道。

      張弛開始用真火煉骨之時,秦大爺也不敢掉以輕心,專門在一旁為他護法。

      練功地點就在地下室的洗手間,張弛體內的三昧真火貯存的部位也非常奇特,通常都是丹田,他卻是在胸口,為了精確控制真火值,他還專門用吸火蓮子把真火進行了清空,然后又帶著林黛雨校園里招搖了一圈,收獲了一波下昧之火。

      小心翼翼將真火導出,頓時感覺胸口的灼熱感開始擴散,其實修煉的方法雖然不同,可萬法歸宗,首先就得把精神和肉體進行剝離。要以旁觀者來看這具肉體。

      真火煉骨的宗旨是,以精神為鐵匠,肉體為頑鐵,利用自體的三昧火反復錘煉這塊頑鐵,要忘記恐懼,要能忍受烈火焚身的痛苦。

      雖然將三昧真火的火力值控制在一千以下,可真火入骨之后的痛苦仍然超出張弛的想像,真火入骨的剎那,有如一根根燒紅的鋼針捅入他的根根肋骨之中。

      秦大爺原來認為單單是將真火引入骨骼就得耗去至少一月的時間,因為正常人很難做到靈肉分離,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看待肉身,乃至去鍛造肉身,這需要克服極大的心理障礙。

      而張弛的特殊經歷恰恰讓他在這一過程中進行得非常順利,幾乎沒有遇到任何的障礙,他就已經順利將真火導入骨骼,只是張弛在真火煉骨的初期缺少對痛苦的預估,難以承受的疼痛讓他幾乎就要馬上選擇放棄。

      關鍵時刻,秦大爺右掌平伸貼在他的后心,一股寒潮從后心涌入他的體內,骨骼之中被烈火煅燒的鉆心痛苦頓時減輕了一些,張弛的痛苦表情漸漸減輕,秦大爺也開始收力。

      其實真火煉體的道理跟泡澡堂子差不多,剛開始進入熱水池子,水溫高得讓你有馬上跳出來的沖動,可如果能夠耐得住剛開始的高溫,你的身體很快就會適應了。一旦適應了,你還會覺得這水溫不夠過癮,還想再升高一點。

      秦大爺目不轉睛地盯著張弛,發現這小子絕對是天賦異稟,別的不說,單單是他真火煉體的進境,已經超過自己當初了。

      真火煉體和尋常修煉不同,尋常修煉是從全局開始,比如武術,先進行全身鍛煉,打好基礎,然后在選擇重點修煉。而真火煉體卻可以從一開始就重點修煉某一部位,在張弛的煉骨階段,他就可以選擇某一根肋骨反復淬煉重點打造,

      人體共有206塊骨骼,分為顱骨、軀干骨和四肢骨三大部分。其包括顱骨29塊、軀干骨51塊、四肢骨126塊。

      張弛計劃先從24根肋骨淬煉開始,畢竟修煉中存在風險,淬煉肋骨是風險最小的,萬一不慎把哪根肋骨給煉糊了,至少不會影響性命,而且他認為自己的肋骨和胸骨是火源石含量最豐富的地方,也應該最禁得起真火淬煉。

      真火煉體,淬煉骨骼分為三個境界,堅如金石為第一境界,柔弱無骨為第二境界,剛柔并濟為第三境界。

      張弛的進境之快讓秦大爺目瞪口呆,這廝僅僅用了一個晚上就把24塊肋骨練到了第一層境界,照他目前的速度,一周以內就能將全身骨骼全都煉得堅如金石。

      秦大爺發現自己遇到了一個不世出的奇才,同時也深受打擊,自己可是足足花了三年才把骨骼淬煉到堅如金石的境界,太特么打擊人了,自尊心嚴重受挫。

      張大仙人也沒急于求成,淬煉肋骨之后,洗去一身的臭汗,特地去學校超市買了一箱牛二去孝敬秦大爺。

      秦大爺還沒從被武學天才的打擊中恢復過來,看到他送來的一箱酒,心里才好過些,點了點頭道:“你倒是有心。”

      張弛笑道:“我知道您老喜歡喝這個。”

      秦大爺白了他一眼:“我喜歡喝茅臺,可買不起!”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