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7章 電話點餐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7章 電話點餐字體大小: A+
     
    張大仙人覺察到了背后的刀光劍影,要說沒人在乎自己老天爺都不答應,沒辦法,生在這個年代,又偏偏上了水木,好男人實在是缺貨,我特么太緊俏了。要說每次在虛擬訓練場一群女生拼了命地對自己進行圍毆,是不是因愛生恨,是不是因為學院規定不允許本學院學生內部談戀愛,所以才造成了體內激素水平嚴重失衡,以至于用這種瘋狂的方式表達,細思極恐。

      張弛道:“我說你們倆不是病了嗎?別拖著重病之軀再來做頭發了。”

      甄秀波轉身打了個噴嚏:“生命不息,美容不止,我們注意形象也是為了維護你班長的權威,如果我們二班的女生全都蓬頭垢面邋里邋遢的出去,不是把您領導的面子給丟了?”

      張弛點了點頭,好像有些道理。

      他帶著四位女生走進了摩尼造型,過去來這里也就是簡單剪個頭,今天是頭一次使用他的金卡特權,馬上出來了四位造型師來迎接。

      他們這邊都是高端服務,每人都有獨立的房間,相互之間不受影響。

      張弛自己沒什么需要做的,就在一旁的休閑區沙發上隨手拿起了一本雜志,雜志的封面居然是蕭九九,張弛望著蕭九九想起有日子沒見她了,開業的時候她給自己的優盤還沒顧上看。

      看了一眼林黛雨,發現林黛雨眼角的余光也正看著他,張大仙人若無其事地翻開了雜志。

      林黛雨問道:“張弛,我是留長發還是短發?”

      張弛道:“你喜歡長的還是短的。”

      林黛雨的那位發型師聽他這么說忍不住笑出聲來,林黛雨頓時不悅了,張弛是不是故意的且不說,這個發型師也太不專業了,沒等她開口,張弛已經指著那發型師說:“邊兒去,換人!”

      發型師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就許你說還不許人笑了,而且你帶那么多人過來還不花錢,譜兒居然擺那么大,委屈地咬了咬嘴唇:“沒人!都忙著呢。”

      張弛發現這里的造型師可能都是劉寶柱帶出來的,全都是陰柔系作風,也聽出這貨心底對自己的抵觸,擺了擺手道:“趕緊滾蛋,一點專業素養都沒有,不然我讓你老板把你開了。”

      在女朋友面前,必須得擺譜,雖然我不花錢,可面子不能丟。

      造型師氣得跺跺腳:“那就等著吧!”氣得轉身扭著屁股走了,把林黛雨晾在那兒了。

      林黛雨笑道:“得罪人了吧,你不花錢還擺譜,人家沒趕你出去就不錯了。”

      張弛道:“你喜歡長的短的啊?”

      林黛雨抓起一把梳子朝他砸了過去,張弛一把抓住。

      這會兒摩尼的首席造型師過來了,他聽說這邊的事情了,他認識張弛,劉寶柱特地交代過,這貨可不是個省油的燈,聽剛才造型師訴苦之后,馬上過來親自服務。

      張弛跟他打過幾次交道,知道這小子挺會來事,他的手藝也算是湯米之下第一人。

      征求了林黛雨的意見之后,林黛雨還是選擇了長發。

      張大仙人笑瞇瞇看著鏡子里的林黛雨,說了半天你還不是喜歡長的。

      林黛雨在鏡子里紅了臉,她當然能夠看出這廝笑容后的含義,如果現在沒有其他人,真想沖上去摁住這個滿腦子下流想法的家伙痛揍一頓,他自己都不記得了嗎?明明說過喜歡長發的,女為悅己者容,我選長發也是為了你。

      張弛無聊等待的時候,梁秀媛到了,她是這里的常客,幾乎每周都會過來一次,所以遇上也不稀奇。

      梁秀媛聽說張弛帶了四位女生過來,也有些好奇,特地來張弛這邊打了個招呼,張弛笑道:“梁姐,您來了。”

      梁秀媛看了看正在做發型的林黛雨,心中暗嘆這女孩子真漂亮,比公司好多藝人的顏值都要強許多,本身的條件太好了。看不出張弛女人緣那么好,蕭九九跟他就好像有點不清不楚的,身邊居然還有一位這么漂亮的女孩子,這孩子年紀不大怎么有點渣啊!

      張弛介紹道:“小雨,這位就是這里的老板梁姐,也是嘉偉的媽媽。”

      林黛雨叫了聲梁姐,又歉然道:“不好意思啊,我沒辦法站起來打招呼。”

      梁秀媛笑道:“你忙你的,我跟張弛說幾句話。”

      心中暗贊這女孩乖巧懂事,自己的兒子跟張弛變成了好朋友,可這方面怎么沒跟人家學點兒,外貌身材都不如他的張弛居然這么受女孩子歡迎,看來男人不能只靠顏值,口才和情商才重要。因為拿寶貝兒子和張弛對比,心理頓時有些不平衡,忍不住替自家兒子委屈。

      張弛跟著梁秀媛去了外面,笑道:“梁姐,今天我帶的人有點多,耽誤您生意了。”

      梁秀媛道:“你跟我客氣什么?就當是你自己家的店,反正平時客人也不多,你們來了還能給增加點人氣。”京城娛樂圈第一經紀人就是會說話,說實話她對張弛還真是欣賞。

      張弛笑道:“那改天我把班里四十名女生全都帶來給您捧場。”

      梁秀媛知道這小子故意搗蛋,笑道:“將我軍是不?你來就是,不過你們班那么多女生,有沒有合適的?給嘉偉介紹一個。”

      張弛道:“就他那白馬王子的長相,學校老中青的女生都攢著勁向往他身上撲,他可不缺。”

      梁秀媛雖然聽著舒服,可不認同:“你別夸他了,這方面的情商太低,我就沒見他領過一個女孩子進門,等他明白過來,好女孩都讓你給哄走了。”

      張弛心說你是想說被我拱走吧,在你心中我比你寶貝兒子肯定差十萬八千里,這也是人之常情,兒子肯定是自己得好,看到好姑娘巴不得都弄你們家當兒媳婦去,自家兒子多談幾個女朋友那叫風流,換成別人那就是渣!

      梁秀媛道:“你和嘉偉那么好,你應該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吧?這孩子現在什么話都不跟我說,我都急死了。”

      張弛道:“您急什么,我們才邁進大學的門檻,至少還有四年時間,四年啊,多少女生等著我們去禍害。”

      梁秀媛指著他道:“你這個思想可夠渣的,別把嘉偉給帶壞了。”

      她向里面看了一眼道:“這女孩不錯,真漂亮,有沒有興趣從事演藝事業啊?我可以幫忙啊。”她不是在奉承林黛雨,純粹是職業習慣使然,感覺林黛雨的條件真是優秀。

      張弛道:“她沒這方面興趣,她要是真想往這方面發展,她爸能幫忙。”

      “她爸是誰啊?”梁秀媛以為林黛雨的爸爸跟自己是同行呢。

      張弛道:“天宇集團的林朝龍!”

      梁秀媛聞言一怔,她對林朝龍不熟,可是卻早就聽說過天宇集團的大名,天宇制藥有個代言就是龍域文化的一姐在做,梁秀媛和天宇集團有過接觸,不過僅限于集團的經理,林朝龍這級別的人物她還沒有機會接觸到。

      梁秀媛有點汗顏了,自己剛才的那句話的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以林朝龍的實力別說是捧他女兒,就算買下整個龍域文化都沒有任何問題,不過人家的主要領域是生物制藥和高科技產業,全都是賺大錢的行當。

      梁秀媛重新審視了一下張弛,這小子有遠見啊,突然心中有些為蕭九九不值,作為一個旁觀者她能夠看出蕭九九對張弛應該是有好感的,雖然從經紀人的角度是不允許藝人這么年輕就談戀愛,可不允許歸不允許,在看到張弛的正牌女友林黛雨之后,她心中竟然開始鳴不平,這小子真是現實,根本是想借著這個機會攀龍附鳳,這就渣!以后得提醒兒子,跟他交往要注意分寸,省得以后被他賣了還得幫他查錢。

      梁秀媛道:“對了,最近有沒有跟九九聯系?”

      張弛當然不會承認,搖了搖頭:“很久沒聯系了。”

      梁秀媛心中暗罵,喜新厭舊的東西,表面上不露聲色,毫無痕跡地透露給張弛一個消息:“蕭九九得了急性肺炎,進醫院了。”

      張弛一怔,怎么昨天沒聽她說?有些緊張道:“哪家醫院啊?”

      梁秀媛說完就有些后悔,自己怎么管不住這張嘴了,居然開始搬弄是非了,她笑了笑道:“也沒什么大事,淮柔影城附近的社區醫院,只是掛了幾瓶水,就快好了。”

      張大仙人因為梁秀媛的這番話而感到內疚了,其實他昨天就應該聽出來的,蕭九九在電話中接連咳嗽。他這個馬大哈居然沒有表示一句關切,蕭九九一個人在外地拍戲,想必是孤獨寂寞的,又生了病,給自己打電話或許只想聽到一句安慰的話,而自己都沒有說。

      張弛有些懊惱自己的麻木了,就算是朋友他也應當送上一句問候啊。

      陪著幾位女生做完頭發,天都黑了,林黛雨做東邀請大家去吃日料,張弛晚上還得去燒烤店干活,準備把她們送過去再走,林黛雨讓他別送了,再說一輛車也坐不開那么多人,讓他趕緊去燒烤店開工,男人就該以事業為重,這一點上她才不會像小女生一樣拖張弛的后腿。

      張弛對此表示抗議,認為林黛雨放著現成的燒烤店生意不照顧,卻舍近求遠。

      林黛雨道:“燒烤再好吃,天天吃也會膩,而且我們去也是白吃白喝,你又不舍得收錢。”

      米小白道:“就是,你就別跟著膩歪了,也給我們幾個女生一點自由空間。”

      李晶晶攔好了車,四位美女全都上車,林黛雨最后上車,向張弛笑了笑:“回去吧,你都陪半天了。”

      張弛道:“一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去別勾三搭四啊,不然我饒不了你。”

      林黛雨咬著櫻唇笑了起來:“你啊,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張弛低聲道:“啥時候想點燈,找我,我隨叫隨到,燈油管夠。”

      林黛雨紅著俏臉逃上了車,再不上車,這不要臉的家伙會把自己的耳朵都給污染了。

      張弛來到燒烤店,發現今天生意依舊火爆,才晚上七點,外面已經臨時擺開了桌子。

      方大航見他過來,讓他趕緊換衣服烤肉去。

      張弛換好工作服馬上開始工作,詢問方大航外面擺桌的事情,方大航讓他不用擔心,已經通過呂堅強請這一帶城管吃過飯了,只要搞得不過分,應該沒人找他們麻煩。

      張弛忙活了兩個小時,才有人把他替換下來。按照方大航的經營思路,過了九點張弛就沒必要親力親為了,畢竟這個點過來的,大都是喝多了繼續二場三場的,這種客人味覺已經基本麻痹,吃不出啥好壞。

      經過張弛最近的悉心指導,有兩位小工已經漸漸掌握了烤串的竅門,當然和燒火攮灶集大成的宗師級人物張大仙人不能比,可比起一般的燒烤官已經相當不錯了,畢竟是名師出高徒。

      想起蕭九九開業給他的優盤,張弛摸了摸工作服,在里面沒找到,又去更衣室找了下,問過方大航才知道,衣服已經送洗了,不過里面東西幫他掏出來了,就扔在柜子里。

      張弛找出優盤,插在柜臺電腦上看了看,里面是蕭九九錄得視頻,卻是她在劇組里面,動員全體演員一起恭賀燒肉人生開業大吉的視頻,還穿著戲服呢。

      方大航湊了過來,指著其中一人道:“喲,這不是大明星嗎,哎呦,當天開業怎么沒發現,要是放這個準保轟動。”

      張弛望著視頻上笑靨如花的蕭九九,想起梁秀媛今天帶來關于她生病的消息,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來到門外,撥通了蕭九九的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蕭九九才接通:“喂,這么晚了還打電話,有事啊……咳咳……”

      “你病了?”

      蕭九九握著電話鼻子一酸,突然有些想哭,她昨天給張弛打電話的時候正在醫院里掛水,本來不想打擾他,可鬼使神差地還是撥打了他的手機,生怕他發現自己生病了,所以強忍著咳嗽,最后還是沒忍住咳了幾聲,張弛根本就沒發現,蕭九九掛上電話就哭了,感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在乎自己。

      張弛的這聲問候遲到了整整一天,蕭九九也唾棄了他一天,可聽到這遲來的問候,仍然忍不住哭出聲來。

      聽到她的抽泣聲,張弛不由得緊張起來:“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啊?”

      蕭九九用力吸了一口氣:“沒有……我挺好的……就是有點感冒……咳咳……”

      張弛道:“你要注意身體啊,你不是有個助理嗎?劉寶柱管什么吃的?”

      蕭九九道:“這里條件比較艱苦,他也病了,也掛水呢……我沒事兒……”咳了一聲道:“你干什么呢?”

      張弛道:“還能干什么,在燒烤店干活呢。”

      “財迷,鉆錢眼里了!”蕭九九笑道,心情總算好了些。

      張弛道:“我要是不鉆錢眼里,也沒別的眼好鉆啊,再說了,不努力啥時候才能攢夠錢包養女明星啊。”

      隔著手機都能夠感覺到蕭九九的羞澀,啐了一聲道:“不要臉你,你怎么這么渣,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你對得起你女朋友嗎……咳咳……”

      張弛道:“我就是過過嘴癮,你別跟我上綱上線的。”

      蕭九九吸了口氣,呼吸聲很大,明顯鼻子不透氣,感嘆道:“好想吃你烤得串兒,等我回去一定吃個夠。”

      張弛道:“沒問題,我不收你錢。”

      蕭九九道:“老板,來二十個肉串,十串板筋,四個大腰子,兩串烤面包片,再來……兩串羊球!”電話里膽子大得很,一點都不忌口。

      張弛道:“點那么多你吃的完嗎?”

      “你管我,本姑娘有的是錢!”蕭九九又咳嗽了起來。

      張弛笑道:“得嘞,有錢就是大爺,你愛吃什么只管點,羊鞭要嗎?”

      蕭九九道:“要!不對啊,你不是說要請我,憑什么讓我花錢?”

      張弛道:“行!我請,能請大明星吃頓飯是我的榮幸,回頭吃完給我合個影唄?”

      “那可不行,我那么大一腕兒,不能隨隨便便跟人家合影,萬一別人給我胡亂制造緋聞怎么辦?”

      “京城某當紅女星和水木附近某燒烤小哥暗通款曲,勾搭成奸!準保上頭條,你不是想紅嗎?這一炒明天就紅。”

      “呸!張弛,你能要點臉不,不合影,就是不合影。”

      “那給我張簽名照吧。”

      “我的照片也不能隨便給的。”

      “那給我簽一名,簽我后背上,我以后就當你的忠粉了。”

      蕭九九道:“這到可以考慮……她又咳嗽起來……”

      電話中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蕭九九!該你上場了,準備怎么樣了?”

      “導演,就來!”蕭九九說完,沖著電話小聲道:“我拍戲去了。”

      張弛愣了,都咳成這個樣子還要拍戲,這妮子真是想紅想瘋了,也沒必要那么敬業吧。

      “注意身體!”

      “知道!咳咳……”蕭九九匆匆掛上電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