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6章 真火煉體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6章 真火煉體字體大小: A+
     
    秦老道:“你找我幫忙的時候,我讓人去查他在錄取的程序上究竟遇到了什么問題,這才發現他的爺爺張土根居然就是張清風。”

      秦綠竹道:“這么多年你們就一直都沒有聯系?”

      秦老搖了搖頭,也許冥冥之中上天注定,不然何以會通過這種方式方式遇到了張清風的孫子,而張弛的出現卻令他感覺到了空前的危機,時隔那么多年,仍然有人在張清風的問題上做文章,差一點影響到了張弛的入學,這就證明有人早就發現了張清風的下落。

      三年前那場讓張弛成為孤兒的車禍已經查明并非意外,秦老已經派人去進行深入調查,而且在調查中又有發現,張弛的叔叔張國富并非張清風的親生兒子。

      秦綠竹道:“我感覺張弛明顯對我產生了警惕。”

      秦老道:“發生了那么多事,他怎么會不警惕,這小子聰明,而且我懷疑當年丟失的一本《大道丹經》是張清風當年帶走了,又傳到了他的手中。”

      秦綠竹驚喜道:“如果真是如此,那豈不是意味著我媽有救了?”

      秦老的面孔瞬間轉冷:“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張弛回到自己的地下室,開始準備試煉血氣混元丹的材料,他必須盡快練成血氣混元丹,將自己的體質提升到一個全新的境界,端起來說是要應付學校的秋季運動會,從長遠來說,血氣混元丹對他的身體大有裨益,階段性考核過后,學院將會對他們進行更為嚴苛的訓練,沒有一個好的體質打基礎是不行的。

      張弛整理好材料,琢磨著明天就去銀行把他暫存在保險柜里的丹爐取出來。

      這時候聽到外面傳來啊秦大爺的聲音:“張弛,電話!”

      張弛應了一聲,把東西收好了,來到傳達室,打來電話的卻是米小白,張弛有些納悶,她又不是沒有自己的手機號,現在地下室信號也好多了,怎么不直接打手機?

      米小白在電話中告訴了他原因,他手機因為欠費已經停機了。

      張弛剛才挑選材料太專注,所以忽略了欠費信息提醒。

      米小白打電話是告訴他甄秀波和李晶晶又選擇了退賽。

      張弛有點郁悶,女生的嘴,騙人的鬼,不是已經答應過了嗎?怎么突然又選擇退賽,這不是讓人看笑話嗎?別人肯定會在他組織能力上做文章,認為他這個班長魅力不夠。

      米小白道:“也不是她們存心要退賽,病了,她們一個宿舍的都發燒,估計是病毒感染,醫生建議她們近期不要參加劇烈活動。”

      張弛道:“你是不是還參加?”

      在從米小白那里得到肯定答復之后,張弛松了口氣,一男一女參加好歹也算得上是集體活動,自己在組織能力方面還是剩下了一塊遮羞布,米小白關鍵時刻還是頂自己的。

      米小白道:“聽說你報了七個項目,同學們都說你瘋了。”

      張弛認為她是褒義:“人不瘋狂枉少年!”

      米小白道:“一個學院的學生會會長你就那么看重?還真是官迷心竅。”

      張弛道:“我可不是為了自己,我是為了咱們二班集體榮譽。”

      “拉倒吧,您少往自己臉上貼金,對了,帶我們做頭發的事情還算數嗎?”

      張大仙人爽快地應承道:“算數,一定算數!”

      米小白道:“那就明天下午一點,我們三人一起過去,咱們摩尼門口見。”

      “啥?”張大仙人心中一怔,這些女生也太現實了吧,運動會沒開就退賽了三個,居然還要明天就去做頭發,臉呢?不出力還要享受我的資源福利,剛才不是說她們倆生病了嗎?張弛提出自己的疑問。

      米小白振振有辭道:“做頭發又不是劇烈運動。”

      張大仙人沒反駁,但是對此持保留意見。

      掛上電話,手機響了起來,張弛一看是林黛雨的電話,他有些納悶,怎么米小白打電話欠費停機,林黛雨就能打通?

      問過才知道,林黛雨打電話也是欠費停機,不過她馬上幫忙充了五百塊花費,張弛得了便宜還賣乖:“能不能別這樣,我也是需要自尊的,你這樣做,讓我有種吃軟飯的感覺。”

      林黛雨道:“唷,看不出你還有自尊,對了,你不是說過你有摩尼造型的卡嗎?明天下午帶我去做個發型吧。”張弛在她面前說過好多次。

      張大仙人傻了眼,什么情況?做頭發也趕到一起,剛答應了三名女同學,林黛雨是未卜先知呢還是心有靈犀,這就趕著過來湊熱鬧,四人夠一桌麻將了。

      張弛道:“行啊!”女同學都帶了,沒理由不帶女朋友去。

      放下電話,門房秦大爺一旁看著他:“軟飯好吃,我就喜歡吃軟的,年紀大了,牙口不好。”

      張弛樂了:“看來秦大爺在吃軟飯方面擁有著豐富的經驗。”

      秦大爺居然嘆了口氣,露出豁牙缺齒的嘴巴,若有所思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張弛準備告辭離去,別打擾老爺子懷舊,想不到秦大爺主動邀請道:“別走啊,陪我喝兩杯。”他拉開抽屜,從里面拎出兩個塑料袋,一包花生米,一包是豬頭肉。

      又找了兩個一次性的塑料杯子,開了瓶光瓶的牛欄山二鍋頭。

      張弛覺得盛情難卻,再說人家門房秦大爺可是一位高人呢。自從那天救了秦大爺之后,兩人都權當這事兒沒發生過,可發生過的事情畢竟是事實,張弛再也不能把秦大爺等成普通的傳達室老頭看待,覺得這老頭高深莫測,絕對是少林掃地僧一般的高手,表面上還是嘻嘻哈哈,可內心對他多了幾分敬畏。

      張弛端著酒杯道:“秦大爺,我敬您。”

      秦大爺喝酒非常得痛快,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然后夾了顆花生米丟到嘴里。

      張弛抿了一口就想放下,秦大爺指著他道:“喝完,年輕人真不爽利。”

      張弛不喜歡喝急酒,勉為其難地把這杯酒給干了,搶過酒瓶先給秦大爺倒上,自己添滿酒的時候解釋道:“大爺,這杯我慢慢喝。”

      秦大爺道:“大恩不言謝,都在酒里了。”端起酒杯又是一口干了。

      張大仙人心底有點發毛了,早知道這么喝酒,自己就該磕一顆解酒丹過來,秦大爺這杯酒是敬他的,感謝他那天的救命之恩,敬酒必須得喝,張弛趕緊吃了兩塊豬頭肉,這才雙手舉起酒杯咕嘟咕嘟干了,要說這酒是比不上秦老家的茅臺,都是姓秦的,可生活水準差距太大了。

      秦大爺連干了兩杯酒,鼻頭有點發紅,不過眼睛亮了起來,笑瞇瞇道:“現在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張弛這才放下心來,敢情秦大爺不是要跟自己拼酒,給秦大爺滿上之后,一瓶酒就見了底。

      秦大爺這里不缺牛二,床底下還有兩捆呢,他又開了一瓶。張弛把酒瓶搶過來,自己給自己滿了一杯。

      秦大爺道:“那天沒嚇著你吧?”

      張弛知道在秦大爺這種隱士高人面前沒必要撒謊,實話實說道:“凍著我了。”

      秦大爺道:“我打擺子。”

      “瘧疾啊!”張大仙人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您老跟我打馬虎眼,我也只能配合,打擺子?你偏鬼啊,烈火融陽丹怎么解釋?

      秦大爺反問道:“您信嗎?”兩道犀利的目光仿佛兩把鋒利的刺刀。

      張弛抿了口酒道:“大爺,您的事兒我誰都不會說。”怎么感覺有殺氣呢。

      秦大爺嘿嘿笑道:“你是個聰明的小子,大爺當然相信你。”拿起酒杯跟張弛碰了碰,這次喝了半杯。

      張弛抿了一口,這老頭是正是邪還不好說,反正自己既看不透他的雙商,也察覺不到他的武力值,從他擁有烈火融陽丹來看,他很可能是位丹道高手,如果當真如此,自己在地下室偷偷煉丹的事情,他未必不會有所覺察,想到這里張弛心中頓時有點忐忑,高手多如狗,大師遍地走,人間也特么不好混啊。

      秦大爺道:“你有些本事呢,體內居然可以積蓄三昧真火。”

      張弛被他一語道破秘密,越發惶恐了,就連秦老也沒有看穿這個秘密,想不到門房秦大爺竟然發現了。默默想了想,應該是那天晚上營救他的時候被他身體的寒氣侵入,激發了體內三昧真火的自然反應,不然自己當時只怕要被凍僵了,根本無法脫身,就算事后脫身也要大病一場。

      秦大爺看出他的忐忑微笑道:“你不用害怕,我不是恩將仇報之人,你幫我保守秘密,我自然也會為你保守秘密,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居然是修道之人。”

      張弛搖了搖頭道:“其實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大爺充滿懷疑地望著他,如果不是修煉過,一個人怎么可能做到將三昧真火藏于體內?這小子分明在跟自己撒謊,他緩緩放下酒杯不悅道:“我跟你推心置腹,你又何必跟我說謊。”

      張弛道:“我練過一些拳腳,可是從未有過修道的經歷。”凡人終究認識有限,在他們看來成仙只有修道這唯一的途徑,卻不知其實有人天生就是神仙,比如過去的我。

      秦大爺從他的表情看不出撒謊的成分,低聲道:“你若信得過我,我可幫你診脈。”

      張弛把左手伸出反轉手腕放在桌面上,秦大爺伸出右手的食指輕輕搭在他的脈門上,開始的時候他面色如常,過了一會兒,臉上的表情變得錯愕起來。

      張弛感到一股暖意如同輕柔的春風般沿著脈門送入自己的體內,意識到秦大爺正在送出內息探察自己的經脈,心中暗忖,我下凡之前就被斷了仙脈,再無修煉之可能,難道你能從我的脈相看出?且看看你的本事。

      秦大爺將手指移開,表情已經變得非常古怪:“你……你根本沒可能修煉。”

      張弛點了點頭道:“我剛都說了,您還不信我。”

      秦大爺不解道:“那你因何能夠進入學院?難道韓洛影那娘們瞎了眼不成?”

      張弛心中一怔,韓洛影正是韓院長的名字,秦大爺對她直呼其名,應該是跟她早就認識,而且好像很熟。

      秦大爺搖了搖頭道:“不對,你體內明明有三昧真火,小子你不懂修煉,單憑你現在的肉身早晚要被真火反噬,死期不遠也。”

      張弛知道他說得都是事實,可秦大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擁有了吸火蓮子,一旦體內三枚真火積蓄多了就可以利用吸火蓮子將真火導出,所以自己不存在真火反噬的危險,而且自己也不是直接用肉身來貯存真火。

      火源石被子彈擊碎之后融入了他的體內,雖然他無法確定,可仍然相信火源石融入肉身之后改變了他的體質,否則單憑過去的肉身是無法貯存三昧真火的。

      張弛佯裝惶恐道:“秦大爺,那我該怎么辦?”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交一片心,尤其是面對高深莫測的隱士高人,必須要連蒙帶騙,修為本來就比別人差那么多,再把底牌給交了,那就等于徹底被動。

      秦大爺道:“換成正常人還有辦法,可走修煉之道,不瞞你說,你經脈寸斷,根本沒可能按照正常的方法。”

      張弛意識到真遇到高人了,秦大爺通過自己的脈相已經看出他斷了仙脈無法修煉,這可是個絕佳的請教機會,張弛雖然拜了謝忠軍為師習武,但是他現在的所學也都是限于招式,謝忠軍也斷言他在武道上不會有太大的成就。武道講究內外兼修,張弛在內功修煉方面是個短板。

      單從對自己身體狀況的分析,秦大爺無論眼界還是修為就遠勝于謝忠軍,張弛暗忖,聽秦大爺的意思他應該還有解決之道,老爺子畢竟欠了自己一個很大的人情,他總不能見死不救。

      這貨將演技發揮得淋漓盡致:“秦大爺,您說什么?我怎么就經脈寸斷了?如果那樣我怎么還活著?”他心里明白著呢,門房秦大爺的見識讓他心驚不已,高人,果真遇到高人了。

      秦大爺道:“你不用害怕,我所說的經脈寸斷,并不是真指你體內的經脈一寸寸斷裂,而是指你的內息,你的經脈和正常人不同,同樣的修煉方法,別人可以做到氣息在體內游走循環,周而復始,生生不息。而你就算煉出真氣,這股真氣也送不出丹田,如果強行練習,丹田積蓄得真氣越多,你的危險反倒越大,就像朝一個皮球內不斷打氣,最后的結果是什么?”

      “爆了!”

      秦大爺點了點頭。

      張弛的表情顯得越發惶恐,水木果真臥虎藏龍,一個門房大爺都如此牛逼,臥槽!幸虧我還算低調。

      秦大爺道:“本來還有個方法,可以找一位高手,利用他的內力幫你強行打通經脈,可我剛才為你診脈的時候發現,也沒有可能,你的脈相錯綜復雜,打通經脈比重塑一整套經脈的難度還要大,如果強行嘗試可能適得其反,而且世上絕對找不出一個人能夠幫做到,我想也只有起死回生的神仙才有這個能力吧。”

      張弛心中暗暗想笑,我是被玉帝老兒剝奪仙籍的人,若是凡人能夠幫我續上仙脈反倒怪了,裝出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那我豈不是死定了?”

      秦大爺道:“也未必,其實還有一個解決的辦法,那就是真火煉體!”

      張大仙人心中劇震,臥槽!秦大爺什么人啊,他竟然知道真火煉體,真火煉體乃是仙界禁術,道理非常簡單,就是將身體當成一件兵器去鍛造,在仙界天庭,以正統修煉為榮,在仙人看來肉身隨時都可舍棄,若是連區區肉身都難以割舍,又怎能得道成仙。仙人更重元神,只要元神不滅,就可長生不死。

      凡人卻不同,對凡人而言肉身等同于生命,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輕易毀傷,都上升到了孝道的高度,說穿了還是惜命,肉身若沒了,就人死如燈滅。

      仙凡兩界不同的價值觀造成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思維,很難想像一個神仙對肉身皮囊視為至寶,舍身方能得大道。所以真火煉體成為仙家禁忌,被列為禁術,就算張大仙人也不知道具體修煉的方法。

      秦大爺道:“我給你打個比方,就是將你自身當成一塊頑鐵,以你體內的三昧真火鍛造自身,反復錘煉,百煉成鋼,煉體的過程中可將你體內繼續的三昧真火不斷消耗,這也可避免走火入魔,只要煉體大成,自然不再怕什么真火反噬。”

      張弛道:“可如果鍛造不當豈不是要把我自己給火化了?”

      秦大爺笑道:“凡事皆有方法,而且要循序漸進,我欠你一個人情,這個忙我幫你。”

      林黛雨聽說張弛還約了同班的三名女生,忍不住道:“你這個班長當得還真是盡職盡責。”

      張弛看出她吃醋了,于是將這件事的前因后果說了一遍,林黛雨聽他說完禁不住笑了起來:“你為了當上這個學生會會長,還真是處心積慮,不擇手段。”

      張弛道:“我倒是沒看上這個會長,可我帶著幾位同學辛辛苦苦籌備了這么多天,到最后被人給截胡了,你說氣人不?”

      林黛雨道:“淡定,保持平常心,選不上也沒什么,又不是世界末日。”

      張弛道:“當今的社會你不爭,不計較,別人不會覺得你大氣,不會覺得你無私,只會覺得你慫,多數人尊重的都是勝利者。”

      林黛雨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他,笑道:“你厲害行了吧,你想爭就爭,反正我支持你,到時候我在場邊給你加油助威。”

      張弛道:“就加油助威啊。”

      林黛雨道:“那我再給你端茶送水。”

      張弛道:“這別的女同學也會啊。”

      林黛雨道:“那你找別的女同學去。”小嘴一撅,有點不開心了。

      張大仙人去抓她的手,被她啪!的一巴掌打在手背上,脾氣還真是不小。

      張弛笑瞇瞇道:“就咱倆這關系你怎么也得給我捶背揉肩吧。”

      林黛雨忍住笑:“咱倆什么關系?我憑什么?你根本是想把我當丫鬟使喚。”

      張弛伸手攬住她的纖腰,林黛雨輕盈逃開:“老實點,學校里呢。”

      張弛道:“你夠封建的,你看人家小樹林里都啃上了。”

      林黛雨紅著臉罵道:“不要臉你,你整天閑著沒事鉆小樹林里干什么?”

      張弛道:“我摘柿子,順便……學習下經驗唄。”

      林黛雨道:“我怎么覺得你經驗很豐富啊,跟個老流氓似的。”

      張弛道:“你都這么想了,我也不能說自己不行啊,要不我帶帶你。”

      “滾!”

      林黛雨低著頭,看到張弛向自己伸過來的右胳膊,考慮了一下,終于還是挽住了他的手臂。

      張弛感覺很舒坦,林黛雨上了大學之后果然變得越來越有味道了,其實女孩子還是要有點情趣才好,這一點很大程度上決定于男孩子的調教,張大仙人非常自信,感覺再不食人間煙火的清純玉女遇到自己也得被拾掇得滿身煙火氣,我特么誰啊!我干得就是燒火攮灶,燒肉人生的老板,最不缺得就是煙火氣。

      兩人坐地鐵來到摩尼造型,發現米小白三人已經在門口等著了,林黛雨挽著張弛的手居然沒放開,終于克服了羞澀的心理,她明白著呢,張弛班里的小妖精實在是太多了,適當的時候還是需要宣誓一下主權。

      大胸妹甄秀波道:“喲,我覺著怎么遲到了呢,敢情帶女朋友一起來了。”

      大眼妹李晶晶道:“監督吧,也是,咱們班長這種男生還真是不讓人放心。”

      林黛雨笑道:“你們誰喜歡趕緊把他給領走,省得他老纏著我。”

      米小白嘆了口氣道:“口是心非,真把他領走了,你得跟我們拼命,再說了,也就你把他當成一塊寶。”

      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