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4章 截胡的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4章 截胡的字體大小: A+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想到一個男生宿舍看門的老頭竟然有那么一身神奇的本領,這老頭深不可測啊!幸虧我過去沒得罪他,不然還能落了好。

      張弛只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第二天去上課,看到秦大爺已經在崗位上了,張弛跟他打了個招呼,壓根沒提昨晚的事情,秦大爺心照不宣,樂呵呵道:“張弛,你給我打包的肉串不錯,好吃呢。”

      張弛笑道:“您老喜歡就好。”

      新世界管理學院學生會車籌備工作總算差不多了,張弛把名單整理好,去找系領導簽字。

      蕭長源看了一下名單,發現有些不妥,因為上面沒有一班的學生,連一個都沒有,蕭長源道:“既然是學生會,就應當為全體學生服務,每個班級是不是都應該選派幾位代表?”

      張弛聽說是這件事,不由得笑了起來:“蕭主任,是這樣,籌備學生會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學生會不是權力機構,說穿了就是為大家服務的性質,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所以一開始我受到了不少的阻礙和困難,這您應該清楚吧?”

      蕭長源心說你小子分明是在抱怨我的,最開始的時候我沒給你支持。

      張弛繼續道:“進入學生會的成員應該具有主動參加集體活動,主動為同學服務的意識,之前的文藝匯演其實也是一次嘗試和考核,我專門聯系過一班,可一班上上下下對這次的活動非常冷漠,他們根本不看重集體榮譽。”

      張大仙人想起羅士奇的鳥樣就來氣,當初文藝匯演的時候,那貨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架勢,現在學生會馬上就要成立起來了,前期籌備工作都是我們班干的,憑啥到最后讓你們一班過來摘桃子。

      蕭長源笑道:“你這個小子啊,心胸不要那么狹隘嘛。”

      “我怎么就心胸狹隘了?籌備了那么久他們一班有一個主動報名的嗎?”

      蕭長源道:“張弛你是不是怕人家跟你爭學生會會長的位子啊?”

      張弛道:“蕭主任您能不能別把我想得境界那么低,一個學院學生會會長,說白了也就是個分會長,咱們學院那么小,全部學生加起來還不到一百號人,就算當上了分會長充其量也就是個大班長,您真覺得我在乎啊?得嘞,您要真這么想,這學生會我不弄了,我退出總行了吧?”

      蕭長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張弛嚇了一跳,我操!莫非蕭主任說不過我還想打我?

      蕭長源向他勾了勾手指,張弛慭慭然,莫相知。

      蕭長源道:“你這個臭小子,我當然是站在你這邊。”

      張大仙人深表懷疑,老蕭又想套路我,硬的不來來軟的。

      蕭長源嘆了口氣道:“一班的輔導員王老師你知道吧。”

      張弛當然知道隔壁黑臉老王,全名王全福,其實老王沒多大,也就是二十七八,可因為臉黑所以特別顯老,平時不茍言笑,聽說在一班實行鐵腕政策,在他的嚴格要求下,一班退學的比二班還多,目前只剩38名學生了。

      蕭長源道;“他來找我,認為學生會的事情,他們班也應該參予,你說我總不能明確拒絕吧?還有啊,我給你提個醒,你可別說撂挑子這事兒,你撂下這果子說不定就真被人給摘走了,知道楚江河嗎?”

      張弛點了點頭,楚江河是水木名人,剛剛才卸任學生會會長,目前也是他們學院唯一的碩士生,張大仙人有些迷糊了,難不成楚江河要來爭這個會長?不科學啊,他從校學生會會長的位置退下來爭學院的學生會會長,這貨腦子是不是有坑?

      張弛馬上就想到了重點,低聲道:“楚江河是不是向校學生會推薦了羅士奇?”

      蕭長源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

      張弛道:“特么的,居然截我的胡!”

      蕭長源一板臉:“說粗話我處分你。”他也不是真心要訓斥張弛,張弛這小子畢竟是他一手領進學院的人,這小子越出色,他的臉上越有光,現在幾乎整個學院都認為張弛是他的人,張弛在文藝匯演上給他掙了回面子,蕭長源也全力支持他籌備學生會,現在籌備工作差不多了,誰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羅士奇,如果羅士奇真擊敗了張弛成為學院的學生會會長,那么別說張弛灰頭土臉,他的臉上也不好看。

      張弛現在相信蕭長源站在他這一邊了,他琢磨了一下,決定重新出一份籌建學生會的告示,特別強調報名延續到這個周末止,既然一班想在這時候插一腳進來,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么本事?楚江河你有多牛逼,羅士奇能不能在你的扶持下贏了我。既然阻止不了人家在這個時候加入,也只能直面挑戰。

      當天下午,一班就開始有人報名,而且報名人數達到了十人。目前

      校學生會設立有辦公室、學習部、宣傳部、外聯部、內聯部、宿管部、文藝部、體育部、文化交流部、生活權益部、時代論壇部共計十一個職能部門。

      他們現在籌建的只是一個分會,原則上不可能有那么多部門,按照他們的想法,最初成立的部門有,學習部、宣傳部、聯絡部、文體部、辦公室,一共也就是五個部門,需要的人員不超過十個,一班一下就來了十名競爭者,二班原來籌委會的六名成員都有點傻眼了,忽然有種喧賓奪主的感覺了。

      甄秀波憤然道:“憑什么?我們辛辛苦苦籌備的,他們怎么可以突然就摻和進來?”

      李晶晶在這一點上和她保持高度一致,一起點了點頭:“就是,班長,你得給學生會反映一下,他們根本是搗亂的。”

      張弛道:“人家也是學院的學生,是學生就有資格參加。”

      米小白道:“現在有人了,我們原來就是被你拉進來充數的,剛好可以功成身退。”她率先打起了退堂鼓,本來對學生會的興趣也不大。

      甄秀波大聲道:“不行!憑什么?我們種的樹,憑什么讓他們摘果子,學生會會長必須得咱們班長來當!”

      張大仙人把胸脯挺了挺,大胸妹啥時候這么支持我了?看來有停止內戰一致對外的意思。

      這時候學生會副會長許婉秋打來了電話,張弛雖然和許婉秋認識一段時間了,可他們私下聯系很少,見面基本上都有其他人在場,許婉秋讓張弛抽空去學生會一趟,有些事情電話里說不方便。

      張弛估計也是關于籌備學生會的事情,于是馬上去了學生會。

      許婉秋最近瘦了許多,聽沈嘉偉說她失戀了,而且最近正在忙于準備學生會會長的競選,楚江河退出學生會之后,會長的位置始終空缺,這段時間都是許婉秋在代理行使會長的職權,可想要成為名正言順的會長,還需要通過選舉,她并不是沒有競爭者的,所以也不是穩操勝券。

      張弛進來的時候,許婉秋還在準備著競選講稿,看到張弛她把電腦合上,笑道:“來得真快啊!”

      張弛道:“會長召喚,我豈敢耽擱,快馬加鞭就趕過來了。”

      許婉秋讓他把門關上,起身給張弛倒了杯礦泉水,張弛雙手接過,的確有些渴了,喝了口水道:“您急著把我召來有什么吩咐?”

      許婉秋開門見山道:“楚江河推薦羅士奇當新世界管理學院學生會會長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張弛點了點頭道:“剛剛聽說,今天有十名同學報名參加學生會的備選。”

      許婉秋帶著嗔怪道:“我早就讓你抓緊組建學生會,可你就是不聽,現在好了,夜長夢多,搞出那么多的事情來。”

      張弛笑道:“有競爭力才好嘛,不然多沒意思。”與人斗其樂無窮。

      許婉秋實在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跟他分析了一下目前的現狀,雖然楚江河已經不再擔任學生會的職務,可是他的影響力還是無人能夠替代的,他推薦羅士奇,基本上就代表了學生會多數人的意見。

      當然許婉秋個人是支持張弛的,不僅僅因為張弛是她力排眾議拉進了學生會,也不僅僅因為張弛幫助過她,還有一個原因是她和楚江河已經正式分手,從分手那天開始,只要楚江河贊成的,她就會反對。

      這個世界上分手成為朋友的少之又少,因愛成仇的滿大街都是。

      這次不僅僅是張弛和羅士奇之間的競爭,更是她和楚江河的一場交鋒。

      張弛短時間內就領悟到了許婉秋的精神,她會全力支持自己,不過這次面臨很大的困難。

      許婉秋道:“你有你的優勢,你現在已經是校學生會生活部正式成員,而且你在十一文藝匯演中表現出色,帶領你們班獲得了一等獎,你的組織能力也非常突出,這些都是加分項,但不是必勝因素,楚江河只要插手你的這些優勢就不復存在,而且……”

      她停頓了一下方才道:“你應該記得洪思成吧?”

      張弛點了點頭,被他用真言丹設計趕出學生會的生活部委員洪思成他怎么會不記得。

      許婉秋道:“他對被趕出學生會的事情引以為恨,現在在背地里煽風點火,恐怕也會給你制造一些意想不到的障礙。”

      張弛道:“小人罷了,不足為懼。”

      許婉秋道:“對了,這個月底是學校的秋季運動會,你們學院報名的都是男子項目,羅士奇報了好多項目,如果他能夠帶領一班在運動會上取得優異的成績,完全能夠搶了你此前的風頭。”

      張弛愣了一下,秋季運動會的事情老蕭倒是跟他提過,不過他因為忙于燒烤創業就沒往心里去,還推給一班了,想不到把一個出風頭聚人氣的機會給推走了,羅士奇看來憋足勁要在運動會上出風頭。

      許婉秋把校運會的項目和報名名單遞給了他,提醒張弛道:“楚江河推薦羅士奇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這個人是全能型運動健將。”

      張大仙人大言不慚道:“我也是全能型。”

      許婉秋道:“那最好不過,如果你能夠在賽場上全面擊敗他,到時候楚江河的影響力再大也沒有說服力,現在報名還來得及。”既然都把張弛當成自己人了,也沒必要繞著彎子說話。

      張弛看了看報名截止日期就是今天,壞了,已經放學了,就算現在回頭去找那些女同學做動員也未必有人肯報名,自己現在就是個光桿司令。

      他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給班里的幾個女生打了電話,一聽是運動會全部都表示不感興趣,其實之前張弛也問過那女生,普遍對這種活動缺乏積極性。

      張大仙人很無奈,只能向許婉秋道:“你幫我報上,只要是羅士奇參加的我全都參加。”

      這貨自從下凡之后就變成了一個極其好勝的人,只要爭強斗狠的機會,他壓根都不用動員。更何況這次是別人挑釁到他門上來了,想截胡摘他的果子,他怎能無動于衷。

      許婉秋非常欣賞張弛的好勝心,可她并不了解張弛的真正實力,賽場競技這種事情,只有勝利者和失敗者,如果張弛在這次運動會上輸給了羅士奇,那么羅士奇的呼聲肯定會更高,此消彼長,就意味著張弛基本告別了新世界管理學院學生會會長的位子。

      許婉秋道:“一個人不行啊,他們報了好多項目,就算你贏了羅士奇一個,也體現不出你的組織能力。”

      張大仙人不是沒試過,剛才打了幾個電話,班級的女同學關鍵時刻掉鏈子,沒動員起來。

      張弛道:“我全都參加,在時間沒有沖突的前提下,只要是一班男生報名的項目我全都參加。”

      許婉秋愣了:“你瘋了?”

      她有點后悔把這貨給叫過來動員了,這貨根本是官迷,為了當上學院學生會會長已經快發瘋了,萬一他在競爭中失敗,保不齊會受不了打擊變成個神經病。

      張弛笑道:“學校有規定學生限報項目嗎?”

      許婉秋搖了搖頭,那倒沒有。

      張弛道:“你只管給我報上,只要有一班的項目,我都參加,沒有他們的項目,只要是時間上不沖突,我也能參加。”

      許婉秋覺得這貨可能是個妄想狂,把他自己當成全能超人了。提醒張弛道:“他們還報了兩個接力項目。”

      張弛……這個我特么真來不了。

      電話突然響起來了,居然是米小白的,米小白帶給他一個好消息,她們私下商量了一下,決定在這次的事情上給張弛大力支持。

      她決定報名參加一百米短跑比賽,甄秀波要求參加田徑兩個項目,李晶晶參加跳遠比賽,不過有條件,張弛得請她們去做一次摩尼的全套美容護理,張大仙人毫不猶豫地應承下來。

      許婉秋給體育部張宗強聯系了一下,張宗強聽說有人要報那么多的項目,第一反應就覺得是故意搗蛋,可聽到是新世界管理學院精管系的張弛,馬上就放棄了這個想法,最初見到這貨的那一腳踢球打臉記憶猶新,本來還想把他吸收到校隊里來呢,或許保不齊這廝又能創造一個奇跡呢。

      張弛這次來文明巷秦家特地帶了一些山貨,這些山貨還是李躍進給他的,張大仙人借花獻佛,想討老爺子歡心。

      剛走進文明巷,就聽到后面響起了電瓶車的滴滴聲,張弛朝一邊靠了靠,發現竟然是秦綠竹騎著一輛紅色的小牛從后面趕過來了。

      幾天沒見,秦綠竹從一個鄉村支教女教師,搖身一變成了時尚女郎,花格襯衣,藍色牛仔褲,發型應該剛剛做過,更短了,男孩似的寸頭,膚色倒是白皙了許多,嘴唇上也稍稍抹了點口紅,英氣中不失嫵媚。

      張大仙人樂呵呵望著她道:“喲,秦老師不用上課啊?”他是明知故問,上次去清屏山的時候,秦綠竹短暫的支教生涯已經徹底宣告結束了。

      秦綠竹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都回來這么久了,也沒過來看看我。”

      張弛道:“我是真不知道您回來了。”

      秦綠竹道:“一個電話都沒打過。”

      張弛習慣性地繞到秦綠竹的身后,準備上去。

      秦綠竹道:“哎,干什么,你干什么?”

      張大仙人才抬起一條腿,跟狗撒尿似的,又尷尬地放下去了:“沒什么,這不是想搭您順風車嘛。”

      秦綠竹道:“你瞎啊,這車能坐下兩個人嗎?”距離家門口也沒多遠了,二十米都不到。

      張弛朝秦綠竹身后看了看,座位的確有點局促,吞了口唾沫道:“大了啊!”

      秦綠竹一雙鳳目瞇了起來,眼睛縫里擠出來的都是殺氣,臭小子以為我聽不懂?是說我屁股大嗎?

      張弛道:“我是說我昨兒喝大了。”

      秦綠竹哼了一聲,加速走人。

      張弛單憑怒火值就知道秦綠竹沒生氣,這位姐姐說不定還很喜歡自己撩騷她呢,只要是高逼格的撩騷,多半女孩子都喜歡。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