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2章 開業大吉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82章 開業大吉字體大小: A+
     
    震動!

      地面開始強烈震動!

      那口剛剛停在那里的大鐵鍋劇烈顫動起來,這次的震動要比剛才來得還要劇烈。

      張弛從地面震動的幅度就能判斷出這次來得應該不是一頭公牛,很可能是一大群公牛,心里有點沒底了。

      鐵柵欄打開了,塵土激揚中,數十頭黑白分明的奶牛沖了出來,單個奶牛的戰斗力應該不如公牛,可數十頭奶牛一擁而上戰斗力簡直是摧枯拉朽,無堅不摧。

      張大仙人害怕,別說回首掏,就連吹牛逼都吹不過來,而今之計唯有逃命,可又能逃到哪里去?

      情急之中,張弛左手一招,大鐵鍋如同飛碟一般飛了過去,飛到張弛的頭頂變大落下,將這廝的身體扣在了這口鍋下。

      奶牛的隊伍沖向了大鐵鍋,將大鐵鍋和張弛一起踏在腳下。

      張大仙人聽到大鐵鍋外想起了如同戰鼓般的密集鼓點聲,震得這廝頭疼欲裂,不帶這么玩的,太欺負人了!

      下課的時間終于到了,隨著周圍景物淹沒在一片強光中,所有學生的意識重新回到了現實中來。

      張弛長舒了一口氣,終于解脫了,感覺自己躲在鍋內的時間非常漫長,在鍋底避難的時候這貨想通了一件事,只是目前還沒證明。

      重獲自由之后,所有人離開電教室,張弛看到老梁正趴在講臺上,表情有點不自然。

      張弛來到他身邊,故意道:“梁教授,您怎么不坐啊?”

      梁教授惡狠狠地瞪著他:“滾蛋!”

      老梁的素質一直都不錯,怎么今天突然就爆粗了,張弛打量著老梁,又看了看他的屁股,老梁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就像一頭憤怒的公牛。

      張弛的懷疑終于驗證了,剛才對自己群起而攻之差點把自己踏成肉泥的奶牛群就是那群女生幻化而成,這就是她們的新技能。

      張弛有點不屑,好好的人不當非得變成牲口,團體作戰,組對廝殺,搞了半天就是奶牛群,很一般嘛,那么牛逼也沒把我給踩死!

      張弛以德報怨,向老梁笑了笑道:“教授,我的烤肉店今天正式營業,有空過來捧個場。”

      梁教授想起閃爍著寒光的鐵釬子,心情頓時不好了:“沒空!”

      張大仙人昂首闊步走出電教室,看到那群女生已經走了個沒影,本來還想招呼她們去吃烤肉的。畢竟咱是班長,不能跟這幫小女生一般見識。

      這時候聽到輔導員胡依琳在叫他,卻是通知他去主任辦公室一趟。

      這次是蕭長源專門把他叫過去表揚的,因為學校十一匯演的事情,他們二班的舞蹈《青春舞曲》獲得了一等獎,雖然沒啥獎金,可最重要是榮譽。

      蕭長源叫張弛過去主要是問林黛雨的事情,畢竟林黛雨和張弛是這個節目的靈魂,林黛雨是生物系的,雖然生物系建議她把節目改成雙方聯辦,可林黛雨拒絕了,她的出發點就是給張弛幫忙,可沒想過什么集體榮譽,更沒有計較過個人得失。

      所以榮譽最后都落在了他們的頭上,蕭長源認為張弛應該好好感謝感謝林黛雨。

      蕭長源表示要在這次周末的會議上公開給他們頒獎,喜孜孜給張弛展示了一下他們得到的獎杯,張弛發現系主任蕭長源還是滿虛榮的,冠冕堂皇地說這也是集體榮譽感在作祟。

      蕭長源告訴張弛這個月底學校要開秋季運動會的事情,張弛發現蕭主任對這種公開活動非常熱衷,虛榮心真不是一般的強。

      他建議蕭長源把這件事交給一班,一班班長羅士奇曾經說過文藝演出二班上,運動會啥的他們一班上,都是一個學院的,沒理由他們不出力,總不能抓住一只羊薅羊毛。

      主要是張弛最近忙著個人創業的事情呢,哪還有精力去搞什么運動會。

      蕭長源對張弛的意見表示贊同,就沒把運動會的事情硬派給張弛,不過通過這件事也驗證了張弛的能力。

      趁著蕭長源的心情好,張弛提出晚上請他去吃燒烤的事情,畢竟今天正式開業。

      蕭長源倒是一口應承下來,他那個寶貝兒子這幾天吵著要去吃燒烤,他正準備帶著去呢。

      張弛讓他一并將蕭九九請過去,方才從蕭長源這里得知蕭九九去了淮柔拍戲,整個十一假期都沒在京城,從蕭九九新近的檔期來看,她應該很忙,距離她夢想中的成名走紅應該不遠了。

      張弛也只好作罷,想起今天是第一天正式營業,得早去準備,張弛趕緊向蕭長源告辭。

      等他到了燒肉人生,發現門前已經擺了兩個花籃,這是在京城讀大學的那些老同學們送過來的。

      方大航跟幾個店員在那里撅著屁股扎氣球,因為禁止放煙花爆竹的緣故,只能用踩氣球的方式來代替鞭炮。

      本來張弛提議用音響放點鞭炮聲就得了,可方大航在這一點上非常堅持,認為必須要弄出點動靜來才能表達心中的喜悅之情。

      霍青峰和葛文修已經提前到了,正在里面參觀呢,倆花籃就是他帶過來的。

      老同學相見也是非常親切,霍青峰十一沒回北辰,已經來這里吃過一頓烤串了。

      霍青峰道:“我是先頭部隊,等會兒咱們在京城的同學都過來。”

      他把同學們共同包得五千塊紅包交給了張弛,張弛推讓了半天,看到他堅持只能收下,其實這些同學家庭出身雖然不錯,可畢竟還在上學,誰也不富裕,以后只能用肉償了,越來越發現創業方向沒選錯。

      如果不是開烤肉店,這些人情債還真不好還。

      撅著屁股扎氣球的方大航道:“謝采妮來嗎?”

      自從參加過水木文藝匯演之后,這貨有點知難而退的意思,琢磨著是不是先從老同學中先挑一個練練手,殺熟是商場的必備技能,方大航此次來京已經在前往渣男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從霍青峰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復之后,方大航把剩下的工作交給幾個小伙計,他得去收拾收拾自己。

      這時候又有人過來送花籃,一看到菊寶源飲食有限公司,就知道是路晉強送來的。

      路晉強沒親自過來,因為他擔心師父謝忠軍過來看到他不高興,于是就讓菊寶源的一個經理替他過來,不但送了倆花籃,人家還給封了一萬塊的紅包,祝賀烤肉人生開業大吉。

      方大航負責接待,咧著大嘴收了紅包,表哥如此給力,自己當然有面子。

      張弛心說路晉強封那么重的紅包,多少也有看在自己是師弟的因素,要說這個前任師兄還真是不錯。

      霍青峰贊道:“這花籃了厲害!”

      張弛抬起頭來,看到又有人送了兩個巨型花籃,花籃上有紅綢帶,上面寫著龍域文化恭祝燒肉人生開業大吉。

      倆花籃是梁秀媛讓人送過來的,她也不能親自來,特地委托助手送花籃,也給張弛包了個一萬塊的紅包。

      蕭九九也讓人給封了個紅包,張弛打開一看里面沒錢,卻是一個優盤,他先裝兜里了,估計是蕭九九錄得小電影啥的,得先過過眼才能決定是否公開。

      沈嘉偉和學生會的幾名干部到了,其有學生會副會長許婉秋,也有宿管部的馬志紅。

      這些來自水木學生會的同學也代表校學生會給張弛送了花籃,師出有名,給張弛捧場就是扶持學生創業,符合最近學校的政策。

      他們也準備了紅包,張大仙人說什么都不肯收,讓沈嘉偉去招待,方大航忙不迭地往上湊:“我去,我去就行!”

      張弛一看這貨看許婉秋的小眼神就知道這廝渣性大發,這會兒又開始情感轉移了,拽住他在門口繼續迎賓,開業迎賓必須得總經理親自來,順便普及了一下朋友妻不可欺的樸實道理。

      別看這小小的燒烤店,今天過來的人可真不少,方大航湊在張弛耳邊道:“今晚肯定客滿了,咱們自己人都滿了,沒法做外人生意了。”

      張弛道:“收了那么多的紅包還不夠啊?”

      方大航樂呵呵點了點頭,開業第一天越熱鬧越好,誰會嫌錢咬手。

      蕭長源帶著他兒子也來了,蕭楚南通過最近和張弛的接觸,兩人明顯有化敵為友的趨勢,遠遠就昂著一張笑臉,甜甜叫道:“張叔叔!”

      張大仙人把臉一板:“叫哥哥!”

      蕭楚南脆生生叫了聲哥哥,張弛正準備把他爺倆帶進去,這時候輔導員胡依琳帶著二班四十名女生都到了。

      張弛只是跟胡依琳說了聲,沒想到今天那么大陣仗,所有同學都來了,小小的燒烤店估計要給擠破了,米小白代表全班同學給他封了個紅包,四千塊,雖然不多,也代表了全體同學的心意,反正不能總白吃他的。

      方大航有辦法,他是按照北辰那邊的經營思路準備了不少臨時的桌椅板凳。

      別看燒肉人生店小,可外面地方大,把貴賓、女生請進去坐,回頭這些男同學啥的,直接就在外面支張桌子就吃。

      葛文修提醒方大航這種事情不能干,萬一讓城管查到,馬上就給他們好看。

      方大航不以為然,指了指前面道:“城管真要是來了讓咱們呂隊頂著。”

      呂堅強是張弛請來的,本來他還推三阻四的,可一聽說胡依琳要來,馬上決定換班前來參加。

      張大仙人明白自己沒這種魅力,這貨是沖著輔導員來的,自己開業給了他一個借口,這貨自然求之不得。

      張弛先去跟呂堅強說了聲,呂堅強馬上打了個電話,讓他不要太招搖,盡量等天黑后把桌椅擺出來,城管那邊打招呼了,下不為例。

      正式開業時間定在六點十八分,也只有他們的燒烤店才這么干。

      張弛翹首期盼,發現林黛雨仍然沒到,心中有些納悶,正準備打電話的時候,師父謝忠軍到了。

      謝忠軍也不是自己過來的,特地帶來了一位女朋友舒蘭女士,給張弛介紹說人家是晨報美食欄目的專欄記者,同時又是京城餐飲協會的副會長,讓她過來嘗嘗徒弟的小店,順便幫他們做個宣傳。

      方大航趕緊過去遞名片,心中琢磨著總算有機會加入組織了。

      謝忠軍看到菊寶源的花籃,不屑地咧了咧嘴,張弛知道他和路晉強之間的疙瘩沒解開,趕緊解釋道:“大航他表哥沒來。”

      謝忠軍哼了一聲道:“算他知趣。”

      張弛又補了一句:“不過他給方大航封了個大紅包。”

      謝忠軍兩眼一瞪,這臭小子,根本是故意點我,可明知是個當還是得爭這口氣,謝忠軍道:“多大?”

      方大航伸出右手,本想把四根手指頭屈起來,可人家謝忠軍是四品裂云境的高手,眼太毒了,不等方大航屈起手指頭就道:“我封十萬!”

      方大航目瞪口呆,想解釋一下,張弛拍了拍他肩膀道:“我師父大氣吧?你表哥比不上吧?”

      偷偷捏了這貨一下,讓他別胡說八道,省得惹得師父不開心,我也不開心。

      財大氣粗的謝忠軍以十萬塊的紅包碾壓全場。

      方大航激動地有點語無倫次了,等謝忠軍進去之后,他向張弛道:“這么多禮錢……回頭咱們得好好算算……得分清楚……”

      他的意思是不能占張弛的便宜。

      張弛道:“分個屁,全都留在賬上,你管著唄,以后人家有什么紅白喜事的,咱們還得還。”

      一聽早晚要還,方大航的興奮勁兒頓時消了一大半,催促張弛道:“馬上到點了,開業之后,你趕緊烤串去,今晚好多人都提出來了,必須要吃你親手烤的串。”

      張弛點了點頭,還是在翹首以盼,林黛雨怎么還沒來。

      六點鐘的時候八輛大屏廣告車從他們的門口駛過,大屏幕上顯示著恭祝燒肉人生開業大吉,這種流動廣告車是走大街,用移動的方式宣傳,許多城市很常見。

      張弛和方大航兩人瞪大了兩眼看著那八輛廣告車,同時搗了對方一下:“你可以啊!”心中都想著這得花不少廣告費吧。

      然后兩人同時望著對方:“不是你?”

      這時候林黛雨姍姍來遲,她今天穿得非常樸素,帶著棒球帽,穿著運動服,來到兩人面前向他們揮了揮手道:“想不到送你們什么,就租了幾輛廣告車幫你們宣傳宣傳。”

      他們這才知道廣告車是林黛雨租下來的,張弛暗贊林黛雨有心,看她這身打扮,估計也是知道今晚自己的主戰場在后廚,所以專門穿成這樣來給自己當下手的,小妮子越來越貼心了。

      方大航唯有羨慕的份兒,一旁道:“其實你啥也不用準備,張弛最想要的禮物就是你。”

      林黛雨被他說得臉紅了,張弛道:“滾邊去,別妨礙我們談情說愛。”

      林黛雨的臉更紅了:“誰跟你談情說愛,別胡說八道。”

      方大航去把所有人都吆喝了到了門口,煞有其事地弄出一根紅綢帶請領導剪彩。

      蕭長源和謝忠軍兩人被請出來當代表,給燒肉人生剪彩,一群年輕人沖到那堆氣球上亂踩一通,雖然場面有點混亂,可噼里啪啦也熱鬧喜慶。

      天才兒童蕭楚南在里面玩得最high,笑得嗓子都啞了。蕭長源一旁看著,好像兒子很久沒那么開心了,想想自己和妻子兩人都在忙著事業,平時對兒子疏于照顧,不由得有些內疚。

      短暫的開業儀式之后,張弛就去了后廚開工,林黛雨跟著他去當助手,頗有點夫唱婦隨的意思。

      張大仙人今天是火力全開,把兜率宮多年燒火攮灶的修為全都展示出來。

      一排排的肉串在他手中迅速旋轉,在炭火的炙烤下,鮮亮的肉串開始發生美妙的變化,金燦燦的色澤,誘人的香氣,這些不起眼的肉串在他的手中在煙熏火燎之下,仿佛變成了精致的藝術品。

      林黛雨發現情人眼里出西施不是沒有道理的,現在她怎么看張弛怎么順眼,哪怕是撒鹽的動作都那么的瀟灑帥氣。

      張弛一直忙到八點,這才有空離開后廚,其實他們今天不單單準備了燒烤,還給每桌都上了涮鍋和小菜。

      張弛讓林黛雨去同學那邊坐了,他還得逐一敬酒,征求人家的評價,可以說對張弛的烤串今天清一色都是好評。

      贊得最起勁得要數天才兒童蕭楚南,剛才張弛已經偷偷告訴他,獲得了終身品嘗員的待遇,就是說只要他想吃,不管什么時候都能來燒肉人生白吃一頓。

      蕭楚南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飯店的一份子,跑前跑后地幫忙送酒送菜,還義務幫忙搞起了顧客調研。

      蕭長源看到兒子可喜的變化非常欣慰,他并不知道是張弛畫出的一塊大餅給了這小子那么強勁的動力。

      張弛來到同學們這邊表示了感謝,女同學們已經吃飽了,她們也看出張弛忙得夠嗆,已經準備及時撤場。

      張弛看到胡依琳也要走,趕緊來到她身邊小聲說:“你老同學在外面一個人喝了半天悶酒了,是不是過去打個招呼?”

      胡依琳其實整晚都心不在焉的,她早就看到呂堅強了,心中也在猶豫。

      張弛看出她的猶豫,笑道:“我陪您一起過去。”

      送同學們離去,和胡依琳一起來到外面,看到呂堅強一個人坐在外面臨時支起的小桌旁孤獨地喝著悶酒。

      倒不是張弛有意冷落他,而是呂堅強自己要求的,他有他的套路,裝孤獨扮可憐,別人的歡天喜地跟他無關,他孤零零一個人坐在燒肉人生門口燈光最黯淡的地方,桌子是臨時支起來的,板凳是一張小馬扎。

      一看就是失戀喝悶酒的,這角色扮演非常到位,配上周圍的道具,一種孤獨,頹廢,不得志的抑郁感油然而生。

      張弛本來還有些過意不去,可后來想想這貨是準備套路胡依琳的。

      呂隊跟犯罪分子作斗爭的經驗非常豐富,真要是拿出三成功力對付女人應該是戰無不勝,再說他坐在門口有好處,至少能幫忙擋住過路的城管。

      看到張弛陪著胡依琳過來,呂堅強趕緊站起身來,這一激動,把酒杯給碰灑了,啤酒灑了一褲子。張弛遞給胡依琳一包餐巾紙:“您幫他擦擦,我敬酒去了。”

      呂堅強站在那里,褲子濕了一大片,看上去跟尿得似的。

      胡依琳拿著餐巾紙,臉紅了,張弛個混小子,你讓我幫他擦那里,她把那包餐巾紙遞給了呂堅強,太敏感了,還是你自己擦。

      呂堅強接了過去:“謝謝!依琳,我其實一直都在等你。”

      這句話他們初次相逢的那天晚上他就想說,可沒來及,今天必須得說出來。

      胡依琳抿著嘴唇,望著呂堅強英俊的面孔,一時間不知應該怎樣回應,可她感覺到自己的心頭有些發酸,這種感覺是真實的,騙不過自己的。

      方大航已經喝多了,主要是跟謝忠軍連干了幾杯,他對張弛的這個師父沒好感,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為表哥路晉強的緣故。

      在方大航的心中一直以為表哥是個成功人士,他學習的榜樣,可那天卻親眼看到表哥給謝忠軍下跪,自然心里為表哥不值,想趁著今晚把老謝灌翻了,也算是給表哥出口氣。

      可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非常骨感,他那點酒量根本探不到老謝的底,在謝忠軍這個老江湖面前他畢竟嫩了太多,讓老謝連忽悠帶騙已經開始摸不著北了。

      張弛擔心這貨喝多出洋相,趕緊讓葛文修把他給拉同學那那桌去了。

      謝忠軍笑瞇瞇望著方大航的背影道:“這小子想灌我酒。”

      張弛給他斟了一杯,笑道:“人家那是尊敬。”他先敬了舒蘭一杯。

      舒蘭屬于徐娘半老的類型,豐滿且有風韻,微笑望著張弛道:“今晚的肉串都是你親自烤的?”

      張弛點了點頭道:“我師父那么挑剔,我要是不親自動手,他得把我給放架子上烤了。”

      舒蘭格格笑了起來,向謝忠軍道:“老謝,你這個徒弟很有趣啊。”

      謝忠軍道:“那是當然,喜歡吧,喜歡我給你倆介紹介紹?”

      張弛暗嘆,我這個師父臉皮也忒厚了,怎么可以當面開這種玩笑?舒蘭得比我大快二十歲吧,人家樂意我還不樂意呢。

      舒蘭笑罵道:“你這張老臉老皮的還那么厚,我都懶得說你了,別嚇著人家孩子。”

      謝忠軍道:“他皮比我還厚,嚇不著他。”

      張弛道:“師父,給徒兒點面子,蘭姐,我再敬您一杯。”

      舒蘭酒量很好,跟張弛又喝了一杯。

      張弛道:“蘭姐認識我師父很久了?”

      謝忠軍點了點頭道:“老相好了。”

      舒蘭在桌下踢了他一腳,為老不尊的東西,老相好就老相好,還居然往外說。

      謝忠軍瞇縫著一雙小眼睛道:“舒蘭,你回頭幫他弄一餐飲協會牌子掛上,再給多宣傳宣傳,年輕人創業不容易。”

      舒蘭咯咯笑道:“沒問題,其實就算你不說我也得宣傳,他這肉串烤得特別好,我就沒吃過這么好吃的肉串。。”

      謝忠軍道:“夸張!不過羊球不錯,烤得絕了,吃得我都上火了。”一雙小眼睛開始在舒蘭身上來回打卡。

      舒蘭一臉嬌羞,知道這貨心里琢磨啥呢。

      張大仙人有點受不了這對中年男女當著自己的面打情罵俏,感覺不到浪漫,滿滿的肉感,太油膩,趕緊灌了杯啤酒去去大油。

      謝忠軍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起身道:“我得走了。”

      這點張弛對師父非常服氣,人家想到什么馬上就得實施,他讓舒蘭去叫代駕,張弛送他出門,謝忠軍摟著他的肩膀,張弛不得不把身體躬下來配合。

      謝忠軍對著他的耳朵噴著酒氣:“這娘們怎么樣?喜歡嗎?”

      張大仙人誠惶誠恐道:“跟師父特別般配。”

      謝忠軍嘿嘿笑道:“也不是很般配,誰特么不喜歡小姑娘,可我這人吧,念舊!人家主動往上貼,我總不忍心傷者人家。”很裝逼地嘆了口氣。

      張大仙人心底浮現出一個大大的渣字,老謝啊!就您這年齡,您這長相,就別一條渣道走到黑了,都快成煤渣的人了。

      謝忠軍道:“對了,你師公讓你周六下午過去,他說要跟你下棋,我怎么沒聽說過你會下棋?”

      張弛暗忖,估計秦老是有事瞞著謝忠軍,他點了點頭道:“行,我一定過去。”

      遠處舒蘭已經找到了代駕,朝謝忠軍揮了揮手。

      謝忠軍搖了搖頭道:“女人真是煩啊!”

      張弛道:“師父,排量挺大的,開車悠著點!”

      謝忠軍道:“沒關系,我擼了四個大羊球,今晚我還就打算酒駕了。”

      張弛心說你吃四十個也沒鳥用,那玩意兒再大跟您也沒關系,拿捏出一臉的崇拜:“師父老而彌堅,真是厲害啊!”

      謝忠軍哈哈笑了一聲,大搖大擺地向。

      宴走去,老而彌堅,雄風不減當年,走了兩步,又停下來轉身走向燒烤店,啤酒喝多了,有點尿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