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9章 好擔心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9章 好擔心字體大小: A+
     
      楚文熙的表情仍然風波不驚:“你不用擔心你會有任何的財產損失,我可以全部放棄的。”
      林朝龍有生以來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挫敗感,他感到命運無情地將自己愚弄了。
      黃春曉要跟他離婚,他不惜代價就醒的楚文熙也要跟他離婚,難道是自己錯了?
      他一直深愛著楚文熙,為了這份愛,他隱忍奮斗拼搏,他堅持了太長的時間,可是最后換來了什么?
      眼前的楚文熙連生命都是他賦予的,她憑什么要跟自己離婚?她有什么資格跟自己離婚?
      楚文熙道:“我給你足夠的時間考慮,其實分開對你好,對我也好,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你的眼里沒有看到愛,看到只是負疚和后悔,還有恐懼,我已經成了你的噩夢,你只是不肯承認罷了。”
      林朝龍猛地抓住她的手:“文……”
      楚文熙用目光制止了他的說話,因為她看到穿著睡裙的林黛雨已經出現在二樓的樓梯口。
      林黛雨是被父親的那聲大吼驚醒的,站在樓梯上望著沙發上的父母,其實她早已發現父母間的隔閡,好多年了,他們為了自己一直都在表演,扮演著一對恩愛夫妻。
      林朝龍強行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仍然不太成功,他已經被楚文熙無情撕開了內心的底線,他感到沮喪且憤怒,他多年來的苦心竟然被人無情的踐踏。
      他向女兒擠出了一個笑容:“小雨,還沒睡?”
      林黛雨慢慢走了下來:“你們說話的聲音太大,作為林家的一員,我可不可以加入你們的討論。”
      林朝龍站起身來:“沒事,你去睡吧,明天還得回京城。”
      楚文熙道:“也沒什么好瞞女兒的,小雨你過來。”
      林黛雨來到客廳,無視父母留給她中間的空位,站在兩人的對面,靜靜望著他們:“有什么話當面說。”
      林朝龍道:“沒事!”
      “我們準備離婚!”
      林朝龍憤怒地瞪著楚文熙,無法容忍她直截了當地說出了這個秘密,她果然不是女兒的親媽,根本沒有考慮過女兒的感受。
      林朝龍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始終最愛得還是自己的女兒,黃春曉比不上,楚文熙還是比不上。
      林黛雨的反應要比他們預想中平靜得多,輕輕點了點頭:“我知道。”
      兩人對望了一眼,林朝龍道:“你媽開玩笑的。”
      楚文熙道:“也許我不再是你媽。”
      林朝龍內心一凜,他和楚文熙共同擁有的秘密已經成為了一把雙刃劍,不僅僅傷害了楚文熙也可以隨時被她用來傷害自己。
      楚文熙道:“我準備凈身出戶,從此跟你們林家再也沒有任何關系,你爸辛辛苦苦創下的事業,我沒資格分,也不想分。”
      林黛雨攥緊了雙拳:“你永遠是我媽。”
      她轉向林朝龍道:“你也一樣!”她的內心在滴血。
      林朝龍道:“春曉,女兒都這么大了,咱們別再鬧了好不好,你再給我一個機會,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我可以改,我會改!”
      為了女兒他可以忍氣吞聲。
      楚文熙道:“朝龍,你沒有不好的地方,是我配不上你,我在這個家里已經當了幾十年的道具,我不想繼續下去,我只想在剩下的日子過屬于自己的生活。”
      林朝龍終于不再忍讓了,他大聲道:“你有沒有考慮過女兒的感受?”

      這是我的女兒,如果是黃春曉她不會那么殘忍。
      林黛雨道:“你們不用考慮我的感受,我已經成年了,無論你們最后做什么選擇,我都能接受,不要用我來當借口,不要讓我覺得如此虧欠。”
      她意識到自己就快控制不住眼淚了,轉身向樓上走去,來到樓梯口,淚水已經忍不住落了下來,沒有回頭。
      林朝龍想追上去,楚文熙平靜道:“你最好給她留一些空間。”
      林朝龍怒道:“她是我的女兒!”不過他還是聽從了楚文熙的奉勸,如果現在上去非但無法安慰女兒,只可能雪上加霜。
      迅速換好衣服的林黛雨已經拎著行李箱從樓上走了下來,林朝龍緊張地迎了上去:“女兒,這么晚了你去哪兒?”
      林黛雨的眼睛紅紅的,不過她沒有流淚,向父親露出一個笑容,沒說話繼續向外走去。
      林朝龍伸手去奪她的箱子,林黛雨尖叫道:“別管我!”
      林朝龍道:“女兒,我是你爸,我怎么可以不管你?”
      林黛雨咬著嘴唇道:“你讓開,如果你敢阻止我,我發誓,以后再也不踏進這個家門半步!”
      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朝龍在女兒的面前終于還是選擇了妥協,他大吼道:“郭姐,叫老徐,讓他送小雨!”
      林朝龍目送女兒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外,憤怒目光轉向楚文熙,他的雙目幾乎就要噴出火來。
      張弛聽到敲門聲第一反應就是有人發小廣告,最近社會治安有點亂,又該嚴打了,他本不想搭理,可敲門的聲音非常執著,他只能爬起來去開門,開門前已經做好了罵人的準備,可萬萬沒想到外面站著林黛雨。
      張大仙人以為自己發夢呢。
      林黛雨看到張弛,哇!地一聲就哭了起來,不顧一切地撲到張弛的懷里,抱住他哭到渾身抽搐。
      張大仙人知道不妙,林黛雨這不是遇到了什么重大變故,他抱著林黛雨勸道:“別哭,別哭,我在呢,我在呢。”
      林黛雨強行控制住情緒,張弛把她擁進房間里,又伸手把箱子拉進去了,看到外面有人探出頭來看,張弛惡狠狠瞪了一眼,嚇得那貨趕緊把頭縮了回去。
      張弛一轉身,林黛雨又扎他懷里了,抽抽噎噎道:“張弛,我爸不要我了,我媽也不要我了,我在這世上一個親人都沒了。”
      張弛一聽就知道是家庭發生變故了,應該是他爹媽吵架了,該不是因為我吧,腦補出爹媽合力反對他們來往,所以林黛雨不惜和家庭決裂,深夜投奔情郎的故事,有點感動。
      舒服地摟著林黛雨的嬌軀,柔聲安慰道:“不是還有我嘛,天塌下來我給你頂著。”
      林黛雨點了點頭,偎依在張弛的懷里心中的委屈感覺好了一些,只是仍然不停地抽噎著。
      這時候林黛雨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是父親的,馬上掛斷,然后直接關了機。
      隨后張弛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張弛拿起一看也是林朝龍的,他給林朝龍的標注是——老陰貨。
      林黛雨本來還有些納悶這個老陰貨是誰?可一想就猜到是她爸,忍不住破涕為笑,伸手在張弛胸口捶了兩拳:“不許你接。”
      張弛道:“我還是接吧,不然你爸十有八九要報警說我拐帶他閨女。”他接通了電話。
      林朝龍道:“張弛,小雨是不是去你那里了?”
      他是明知故問,老徐送林黛雨過來的,第一時間就向他匯報了林黛雨的去向,林朝龍非常擔心,女孩子在這種狀況下容易被人趁虛而入,更何況是張弛那個奸猾的小無賴。
      張弛道:“是,她剛到,哭得淚人似的,林叔叔,您打她了?”
      林朝龍在電話中干咳了一聲:“沒……張弛,你……”有點難以啟齒呢。
      張弛道:“林叔叔您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她。”

      林朝龍聽他這么說反倒更緊張了:“那……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張弛當然明白,笑道:“行,我們早點睡!”
      林朝龍差點沒沖到電話里面去,這小子特么是人話嗎?你敢動我閨女試試。
      “張弛……”
      忙音了,臥槽!他居然掛我電話!林朝龍簡直快瘋了,再撥過去,張弛居然也關機了。
      林朝龍趕緊給老徐打了個電話:“老徐,老徐,去馬上去把小雨給我接回來……”
      一旁的楚文熙道:“你就別發瘋了,我看張弛那孩子不錯,做事有分寸,不會做出格的事情。”
      林朝龍怒道:“他剛剛在電話里說要早點睡。”
      楚文熙道:“你是不是想多了,他說早點睡又不是一起睡。”
      “你……”
      林朝龍氣得狠狠揮了揮手,不是你親生的,你當然不緊張,今晚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張大仙人雖然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會趁人之危。
      林黛雨今晚哭著過來是因為在家里受到了傷害,所以到他這兒來找安慰,跟找客服閑聊投訴差不多,跟送貨上門是兩回事。
      看看可以,趁機摸兩把也勉強能糊弄過去,可真想拆包裝品嘗其中滋味,恐怕張大仙人的良心能過去,林黛雨的那一關都過不去。
      給林黛雨泡了杯茶,體貼地拿了條毛巾過來幫她擦眼淚,當然事先必須仔仔細細檢查一遍,萬一漏點啥在毛巾上就不好了。
      林黛雨也沒用他的毛巾,自己抽出紙巾擦了擦眼淚,這會兒情緒穩定下來了,喝了口張弛遞給她的熱茶,感覺舒服多了。
      張弛道:“要不咱倆聊聊?”
      林黛雨道:“沒啥好聊的,他要離婚,我一時接受不了就跑了出來。”
      張弛一聽是她的家事,自己還真不好插嘴,要說有錢人也真是,好好的日子不過,離婚玩兒,林朝龍那么多錢,一離婚不得少一半。
      林黛雨道:“你怎么不說話?”
      張弛道:“我這方面的確沒什么經驗。”
      林黛雨看他愁眉苦臉的樣子不禁有些想笑,可馬上又瞪了他一眼道:“你好像很期待啊。”
      張弛在她身邊坐了下來,胳膊很自然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那也得先結婚才能離婚。”
      林黛雨忽然伸出手揪住他的胳膊狠狠擰了一下,張弛痛得呲牙咧嘴,不過沒躲,打是疼罵是愛,證明林黛雨是真喜歡上自己了,不然也不會大半夜的來連鎖賓館投奔自己。
      張弛道:“別多想了,大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孰輕孰重,利害沖突,他們比咱們更明白,你早點睡覺吧,明天咱們就回學校了,把這邊的煩惱都扔到九霄云外去。”
      目光落在一旁的小床上,這一米二的小床要是擠兩個人那是相當的親密無間,考驗我定力的時候到了。
      林黛雨道:“我去隔壁睡。”
      張弛愣了一下:“啥?”
      林黛雨道:“我進來的時候開了一間房。”

      張大仙人怔怔地望著林黛雨,有種被人欺騙感情的感覺呢,合著你大老遠跑過來就是為了把我吵醒,然后借著我的懷抱靠一會兒,在我身上抹干凈鼻涕眼淚,療傷之后拍拍屁股走人,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張弛憋了半天來了一句:“多浪費。”
      林黛雨紅著臉呸了一聲:“又沒花你錢。”
      張弛道:“要不,湊合湊合。”
      厚著臉皮去摟林黛雨的肩膀。
      林黛雨將他手臂推開,起身道:“我過去了,不影響你休息了。”
      “沒關系!”都被你給弄醒了,這特么不上不下的,又說不影響我休息,嚴重影響到了好不好。
      林黛雨說走就走,拖著箱子向門外走去,張大仙人心中生出了將她非法禁錮的想法,可想想林黛雨的脾氣,再想想國家的法律,還是別冒險了。
      裝出紳士風度,起身把林黛雨送出門,林黛雨還真就在他隔壁,剛才在前臺特地要了他隔壁的房間,不過她那是商務大床房。
      張弛一直把林黛雨送到門前,林黛雨進門前還向他擺了擺手。
      張大仙人強顏歡笑。
      林黛雨趕緊關上房門,提醒自己可不能被他扮可憐的樣子騙住。后背靠在門上,忽然聽到外面傳來這廝的一聲怒吼。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林黛雨捂著嘴強忍住笑,他今晚的火氣有點大。
      林朝龍徹夜未眠,早知養女兒如此操心,他當初就不該把她給生下來,等到凌晨五點的時候,他終于忍不住給張弛又打了個電話,這次居然打通了。
      張弛打著哈欠道:“林叔叔,您不睡我還睡呢,能不能讓我好好睡個覺。”
      “你讓小雨接電話。”林朝龍強忍住怒火試探道。
      張弛樂了:“小雨,起床了,你爸的電話。”
      林朝龍咬牙切齒,差點沒把手機給捏碎了,王八蛋,他竟敢……小子,你太囂張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