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6章 兄弟反目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6章 兄弟反目字體大小: A+
     

    坐在李躍進破破爛爛的面包車內,張弛做好了再次感受山路漂移的準備,可今天李躍進開車的風格突然變得保守且穩重,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簡直不相信坐在駕駛座上的那個老司機就是李躍進。

    李躍進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熟練地從煙盒里抽出一支香煙,點煙之前特地征求了一下張弛的意見,跟過去那個粗枝大葉,很少顧及他人感受的大老粗判若兩人。

    張弛心里泛起了嘀咕,老李這趟出門一定是遇上什么大事了。

    特地評估了一下這位老大哥的雙商,目前李躍進的智商120,情商130。張弛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的評判系統出毛病了,最近看人雙商總是偏高,比如見到黃春曉竟然讀到了200的驚人智商。

    李躍進的雙商他是非常了解的,智商92,情商60,可現在竟然雙商都發生了大飛躍,智商提升了接近三十,情商更是一倍還多,如果不是自己誤判,那么就是李躍進這段時間發生了重大變化。

    從李躍進的舉動來看,應該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李躍進抽了口煙,低聲道:“留在我腦袋里的彈片取出來了。”

    張弛道:“恭喜你!”興許這就是答案。

    “我想起了好多的事情,所以我特地去過去戰斗生活的地方看一看。”李躍進的聲音低沉而傷感。

    張弛忽然覺得,遺忘過去對李躍進而言絕不是壞事,恢復記憶的李躍進同時也記起了太多悲傷的往事。

    “真想回到過去咱們剛剛認識的時候啊!”

    張弛明白他感慨中包含的意思,現在的李躍進并不快樂,甚至遠不如過去快樂。

    張弛道:“等到了北辰,咱們兄弟倆好好喝一場,我把小黎姐也約來,你跟她正式切磋下酒量。”

    李躍進搖了搖頭,低聲道:“我想先去見見馬東海。”

    馬東海正在指揮那群徒弟打拳,他對拳臺上的兩個弟子都不滿意,大聲呵斥著,此時有徒弟過來通報,李躍進和張弛來了。

    馬東海聽說老班長來了,趕緊迎了出去,不等他來到拳館的門口,李躍進已經走了進來,張弛跟在他身后,總覺得今天氣氛好像有些不對。

    馬東海大笑著迎了上去:“老班長,你這趟去得可夠久,把我可擔心壞了。”他發現李躍進寫滿風霜的臉上并沒有任何的笑容,馬東海的笑容也變得有些尷尬了,來到李躍進的面前本來張開手臂準備擁抱一下,可最后還是決定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躍進道:“阮梅的事情為什么不跟我說?”

    馬東海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伸手準備攬住李躍進的肩膀,卻被李躍進一把推開,李躍進怒吼道:“當年我讓你去通知她,讓你帶她走,你為什么沒有執行我的命令?”

    張弛被李躍進突然爆發的一聲怒吼嚇了一跳,他對他們之間過去發生過什么并不了解,只是通過馬東海此前的描述了解過一些片段。

    在馬東海的描述中,李躍進是一位緝毒英雄,是他們的老班長,在一次任務失敗之后,也是李躍進主動承擔了所有的責任,保護了其他的戰友。

    馬東海點了點頭道:“你記起來了。”

    李躍進的臉冷得象冰,兩道目光如同剛剛磨過的刀,就在身邊的張弛也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這就是殺氣!

    馬東海道:“她是罪犯,如果不是因為她,我們不會死那么多的兄弟!”

    李躍進忽然抬起腳,一腳將馬東海踹得向后飛了出去。

    馬東海的那群徒弟看到師父被打,馬上義憤填膺地圍了上去,馬東海怒吼道:“全都給我滾開!這是我們兄弟之間的事情,誰都不許插手!”

    他站起身來,彈了彈身上的灰,向李躍進笑了笑道:“老班長,你救過我的命,就算你打死我,我都不會還手。”一步步走向李躍進,昂起頭望著他。

    李躍進道:“你害了阮梅?”

    馬東海居然點了點頭。

    李躍進怒吼一聲,一拳擊中馬東海的小腹,在他出拳的剎那,張弛竟然看到李躍進的攻擊力達到了驚人的500,覺醒之后的李躍進竟然是一品追風境巔峰武者。

    馬東海受了這一拳之后,身體飛得更遠,撞擊在拳臺的護欄上,又彈落在地面上,他噗!地噴出一口血來。

    “師父!”他的弟子紛紛圍了上去,馬東海示意他們不要攙扶,強忍著疼痛雙手支撐地面慢慢爬了起來。

    李躍進的眼睛布滿了血絲,看起來如同被鮮血染紅,氣勢駭人。

    張弛有些擔心地望著堅持走過來的馬東海,如果李躍進繼續出手,極有可能將馬東海打死在這里。不過他感覺到李躍進的怒火值正在從剛才的巔峰迅速消退,看來李躍進并沒有將馬東海置于死地的想法。

    外面響起警笛聲,是李躍進的徒弟看到勢頭不妙趕緊報了警,轄區的警察及時趕了過來。

    馬東海本想解釋,可他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下去,眼前一黑竟然暈了過去。

    趕來的警察將李躍進給銬了,又讓人打救護車把馬東海送去醫院。李躍進全程沒有反抗,配合警察執法,被他們押上了警車。

    張弛也沒想到警察來得這么快,他趕緊給小黎打了個電話,倒不是想麻煩她,在北辰警界除了小黎好像自己也不認識其他人了。

    小黎趕到的時候張弛已經接受完調查,他跟這件事沒多大關系,雖然陪著李躍進過去,可他也不知道李躍進會把老戰友馬東海痛揍一頓,聽李躍進話里的意思,好像是為了一個女人,馬東海把那個叫阮梅的女人給害了。

    小黎簡單問了下情況就進去了,聽說惹事得是李躍進那個莽貨,小黎真是一個頭兩個大,馬東海她也認識,知道是李躍進的老朋友,李躍進怎么翻臉不認人啊!這貨夠狠的,狠起來不但打女人,他連自己人都打!

    小黎去里面了解具體情況的時候,張弛抽空給馬東海打了個電話,在今天的這件事中馬東海的態度非常關鍵,只要馬東海不追究李躍進的責任,就應該沒多大問題。

    電話是馬東海的徒弟接的,對方沒好氣地告訴張弛,到現在師父都沒醒呢,讓李躍進等著坐牢吧。

    小黎進去一會兒就出來了,張弛趕緊迎了上去詢問情況。

    小黎嘆了口氣道:“今天是肯定出不來了,你也是看著他們打起來你為什么不阻止啊?”

    張弛道:“我也沒想到會打起來,你是沒見當時李大哥那樣,我要是阻止,肯定連我都一起打。”

    小黎瞪了他一眼道:“他沒腦子你也沒腦子?你就整天跟著鬧吧,現在好了,真要是鬧出了人命,他得償命。”

    張弛笑道:“沒那么嚴重吧,我去醫院看看。”因為馬東海徒弟的不配合,他現在必須得親自去一趟了,最好能見到馬東海,讓馬東海出面解決,至少也得把這件事說清楚。

    小黎道:“你趕緊去吧。”說完又想起了一件事:“對了,馬東海是天宇集團的員工,現在天宇集團的法務已經明確表示要起訴李躍進。”

    “什么?”

    張弛沒想到事情會這么復雜,本以為馬東海醒了之后跟警方解釋一下之后就能夠得到解決,可現在事情居然驚動天宇集團了,那就變成了公對私的局面。

    小黎向他解釋道:“我跟你簡單說一下吧,馬東海屬于節日期間值班,他同時又是天宇集團的正式員工,天宇集團的員工在加班期間被一個闖入者給打了,你以為這件事就這么算了?人家天宇集團是上市公司,最注重公司形象和員工利益。你最好趕緊讓馬東海出來解釋,一旦這件事鬧大了,誰都收拾不了。”

    張弛撓了撓頭道:“干天宇集團屁事啊,人民內部矛盾,他們跟著添什么亂。”

    小黎沒好氣道:“是你那個李大哥先惹得事好嘛。”

    張弛道:“小黎姐,您最好能把這事跟他說一聲,讓他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那脾氣您也知道,犯起驢脾氣六親不認,搞不好就把自己給折騰進去了。”

    小黎道:“煩死了,你趕緊去醫院吧。”

    張弛心急火燎地打車走了。

    小黎目送張弛離開之后又回去了,張弛交代的事情的確得重視起來,李躍進那個莽貨不知能干出什么蠢事。

    李躍進沒想到小黎能來看自己,這會兒他已經完全恢復了冷靜,向小黎點了點頭招呼道:“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

    李躍進表現出的禮貌大大出乎了小黎的意料之外。

    小黎道:“現在知道害怕了,你早干什么去了?打人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法律?”

    李躍進淡然道:“我不怕,有煙嗎?”

    小黎道:“我不抽煙!”

    李躍進道:“你去跟張弛說,別管我的事情了,我要是觸犯了法律,該怎么判就怎么判,我絕不上訴。”

    小黎真是覺得這貨蠢透了:“就你還緝毒英雄,你要是對毒販大打出手我敬重你,可你對自己的戰友怎么能下得去手?”

    李躍進道:“跟你有什么關系。”

    小黎被他氣暈了:“當然跟我沒關系,如果不是張弛出面找我,我才懶得管你的閑事。”

    李躍進懶洋洋道:“我沒讓你管。”他起身準備離去。

    小黎怒道:“你給我站住!”

    李躍進只能重新坐下,他知道小黎是好意,可他并不想接受。

    小黎強忍著怒火把天宇集團法務正式介入的事情說了,讓他有個充分的心理準備,最好能找律師,不然后果會非常嚴重。

    李躍進還是那副無所謂的樣子,仿佛小黎所說的事情都跟他無關。

    張弛來到醫院的急診室,問過才知道馬東海被送到ICU去了,他也不知道事情會鬧得那么嚴重,李躍進此番歸來武力大進,已經是一品追風境巔峰狀態。

    張弛甚至認為李躍進甚至極有可能已經進入了二品化雨境,畢竟自己對武力值的認知上限就是500,再往上就是他的盲區。

    為了這位老大哥,張弛厚著臉皮去ICU,可在門口遇到馬東海的那幫徒弟,一個個對他吹胡子瞪眼,只差沒動手揍他了,想要從這群人嘴里問出真實病情基本上沒啥可能。

    張弛想了想,又回急診室找到了宋金玉,他在醫院也不認識其他人,這個宋金玉勉強算是熟人吧,畢竟她跟方大航談過幾天戀愛,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沒有百日恩,多少還是有點人情在吧。

    宋金玉對張弛還算客氣,聽說他想打聽馬東海的病情,就幫忙聯系了一下,從宋金玉口中得知的真實情況是馬東海已經醒了,不過仍然留在ICU觀察,聽說還在檢查,目前了解到的情況,好像人沒什么大礙。

    張弛一聽就郁悶了,馬東海既然都醒了為什么不出來說句話?李躍進揍了他不假,可當時他也沒還手啊,還阻止徒弟不要過問,他應該知道李躍進被抓進去了?是不是想讓李躍進吃點苦頭?按理說不會啊?李躍進不是他救命恩人嗎?

    張弛和馬東海過去雖然接觸過,可是對他的了解不深,從宋金玉反饋的情況來看,不排除馬東海利用這件事擺老李一道的可能,如果這樣,馬東海做事就太陰了。

    張弛給小黎通了一個電話,小黎在電話中先把李躍進臭罵了一頓,然后又告訴張弛,天宇集團方面律師都來了,準備正式起訴李躍進。

    這件事越來越不妙了,還有不少記者過來采訪,應該是天宇集團要利用這件事擴大影響,在公眾面前營造一個他們為了維護員工利益不惜一切代價的形象。

    張弛越聽越心情越是沉重,這真是要把李躍進往死里整的節奏,現在馬東海明明已經醒了卻躲在醫院監護室里當縮頭烏龜,自己還真是看錯了他,如果馬東海真不肯出來說實話,這個人的人品就太差了,李躍進這次也就栽定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