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2章 忘了吧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2章 忘了吧字體大小: A+
     
      張弛給黃春曉倒了一杯,林黛雨不能喝酒。
      楚文熙端起酒杯道:“歡迎張弛來我們家做客。”
      張弛道:“謝謝阿姨,謝謝叔叔。”他先干為敬。
      林朝龍也干了,發現楚文熙竟然比自己喝得還干脆。
      林黛雨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母親換了種思維方式,保不齊回頭又要刁難張弛,可看到現在她發現母親似乎對張弛已經消除了反感,而且看他的眼光明顯變得溫和起來。
      不知張弛剛才和她單獨相處的時候說了什么?居然能讓她的態度轉變,張弛真是厲害。
      林黛雨因為母親的態度心情愉快,起身去倒酒,來到母親面前,先征求了她的意見,想不到她又讓自己倒了一杯。
      林朝龍看到事已至此只能順勢而為了,他舉杯笑道:“張弛,這段時間多謝你對小雨的照顧。”
      張弛雙手舉杯道:“叔叔,我們是老同學,照顧也是應該的。”
      楚文熙微笑道:“小雨可從來都沒帶同學來過我們家呢。”
      林黛雨俏臉一紅:“媽!”
      林朝龍臉上掛著笑,心里已經郁悶到了極點,楚文熙到底什么意思?我讓你幫忙,可沒讓你幫倒忙?他把那杯酒給干了,連話都不想說了。
      林黛雨端著果汁道:“媽,我敬您一杯。”感覺今天老媽突然變得可愛多了。
      楚文熙望著林黛雨清澈見底的雙眸,心中升起一絲歉疚,不過這一絲歉疚稍閃即逝,柔聲道:“小雨,其實媽媽很想跟你說聲對不起,前陣子因為你小姨的事情,我忽略了你,你不會怪我吧?”
      林黛雨眼圈紅了,搖了搖頭:“媽,您別煽情了,張弛在這兒呢。”
      張弛道:“是啊,阿姨照顧一下我這個孤兒的感受。”
      楚文熙的目光投向張弛,林朝龍竟然從她的目光中捕捉到一絲慈愛,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楚文熙道:“以后啊,你就把這當成自己的家,來,咱們同干一杯。”
      林朝龍感覺自己像個外人,除了同干的時候才能有點存在感,這日子沒法過了。
      張弛現在有點相信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順眼應該是真的,至少黃春曉沒有表現出對自己的反感,而且對自己好像越來越好了。
      林黛雨也會挑時候,看到媽媽今天情緒前所未有的好,趁機道:“媽,我不想去歐洲留學。”
      楚文熙道:“你這么大人了,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主,我們做父母的總不能管你一輩子。”
      咳咳咳……
      林朝龍被這口酒給嗆著了。
      林黛雨示威般向父親昂了昂頭,禁不住笑了起來,這一笑如春風融化了冰雪,坐在對面的張弛不由得看得有些癡了。
      林朝龍這頓飯吃得很不開心,他有種不顧風度摔杯子走人的沖動,可是他儒雅的君子人設不允許他這么做,說來奇怪,平時不停響起的手機今天出奇的冷靜。
      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一個電話,林朝龍拿起,看號碼就知道是交行服務熱線,他站起身裝腔作勢的嗯嗯啊啊。掛上電話歉然道:“不好意思,我公司有點急事,必須回去盡快處理。”
      楚文熙意味深長地望著林朝龍,林朝龍知道自己的借口肯定被她看破,笑了笑道:“張弛你慢慢吃,回頭讓司機送你回去。”
      張弛起身相送,楚文熙讓他坐。
      午飯后,張弛本想告辭離開,可楚文熙提議大家一起去外面花園中喝茶,連林黛雨都詫異起來,母親好像真得對張弛完全改變了態度,還問起不少張弛過去的事情。

      趁著林黛雨不在,張弛問道:“阿姨,您認識我爺爺?”
      他對黃春曉今天的表現也感到奇怪,其實也說不出具體哪里不對,就是覺得對一個人的印象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改觀。
      一切的改變應該是從黃春曉知道自己是張土根的孫子開始的,這是個關鍵轉折。
      楚文熙喝了口紅茶,將茶盞放在一塵不染的鋼化玻璃桌面上,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現有些反常了,張弛那么聰明瞞不過他。
      “你得先向我保證不告訴任何人。”
      張弛點了點頭:“您放心吧。”
      楚文熙向他湊近了一些,看著他的眉眼輪廓,小聲道:“你爺爺救過我的命!”
      張弛從未聽說過這件事,不過如果黃春曉說得這件事是真的,那么她對自己的態度突然轉變就合情合理了。
      張弛道:“我爺爺就是個燒鍋爐的,您怎么會認識他啊。”
      楚文熙淡然一笑,她沒有回答張弛這個問題,也不打算回答,輕聲道:“這幾年你一個人一定過得很辛苦吧?”
      張弛道:“還好,有政府照顧。”
      楚文熙嘆了口氣道:“很少有人會經歷你那么多的挫折,這樣狀況下,你居然還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真是太不容易了,我想你媽媽如果在天有靈,也一定為你感到欣慰。”
      張弛對爹媽的印象不深,雖然融合了不少的記憶,可兒時的記憶并不深刻,父母都屬于那種不善于表達感情的人,現在回頭想想還真沒有多少讓他感動溫馨的記憶,普通人家大抵如此。
      林黛雨端了一盤甜點出來,其實她剛才一直都在客廳偷偷觀察著,還是有些不放心,擔心媽媽之前的表現都是裝的,可看到她和張弛聊得如此投機,也就漸漸放下心來。
      林黛雨在母親身邊坐下,挽住她的手臂,楚文熙內心中有些抗拒,可是強迫自己裝得一切如常,目光望著張弛,緊繃的神經放松下來,輕聲道:“張弛打算什么時候返校啊?”
      “七號回去吧。”票都是林黛雨事先訂好的。
      “這幾天有什么安排啊?”
      張弛是有安排的,他明天要去澄海清屏山,這件事沒跟林黛雨說,雖然見秦綠竹這種事算不得秘密,可能隱瞞還是隱瞞,畢竟他不想林黛雨知道太多關于秦家這邊的事情。
      張弛笑道:“沒什么安排,就是跟朋友一起聚聚會打打牌喝喝酒什么的。”
      楚文熙點了點頭,此時林朝龍打電話過來,卻是已經安排好了度假,他們一家今晚就出發去普吉島。
      這個假期并不在事先的計劃之內,楚文熙從心底感到好笑,林朝龍的護女保衛戰已經正式打響了。
      她向林黛雨道:“你爸事先安排這幾天外出度假。”
      林黛雨此前并未得到任何的消息,有些郁悶道:“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
      楚文熙道:“他想給你一個意外的驚喜。”
      張弛笑道:“玩得開心一些。”
      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山寨卡西歐,在秦家已經不少時間了,是時候告辭了,他下午跟小黎約好了過去看她,順便一起去看看鄭曉雯。
      楚文熙也沒有挽留,準備讓司機送他,林黛雨主動請纓道:“我送吧,我有駕照。”她也想跟著張弛一起去見見曉雯。
      張大仙人坐在瑪莎拉蒂總裁的副駕上,看到林黛雨駕駛技術還湊合,確信她不是新晉馬路殺手,這才放下心來。
      本來他是想建議林黛雨換一輛低調的車,可看了看停車場內的法拉利和賓利雅致,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老林家實在是有錢。
      張弛感嘆道:“將來等我有錢了,我雇你當司機。”

      林黛雨笑了起來,感覺他不要臉的有點可愛,輕聲道:“就怕你付不起我的薪水。”
      張弛道:“沒薪水!”
      “那我可不干!”
      張大仙人的手摸了摸中控:“內飾都是真皮的啊,不錯,真不錯。”
      左手誤打誤撞摸到了林黛雨的右腿上,林黛雨手中方向盤一哆嗦,瑪莎拉蒂在路上來了個神龍擺尾。
      林黛雨的臉紅得跟蘋果似的,還能再不要臉點嗎?我的腿當然是真皮的。
      厚著臉皮揩油成功的張大仙人嚇了一跳,趕緊把手縮了回去,牢牢抓住扶手,車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后面的一輛亮光藍的保時捷卡宴憋住馬力超了上來,那車主剛才跟車太近,差點沒啃到前車屁股上,氣得一踩油門從右側就超了過去。
      超過瑪莎拉蒂之后,那輛車故意壓著瑪莎拉蒂的車頭,一會兒減速剎車,一會兒變線甩尾,接連搞了幾次。
      林黛雨理虧,知道前面車里面的司機是個路怒癥,也犯不著跟他一般見識,心想他別幾下車消消氣也就走了,可沒想到前車不依不饒,認定了跟他們過不去。
      林黛雨干脆靠路邊停下,遇到了這種糾纏不休的角色,干脆躲他,你厲害,你先走總行了吧。
      他們一停,前面的那輛車也停下來了,從車里下來了三名花臂大漢,長得都是五大三粗的,人高馬大的司機指著他們的車就開罵了:“麻痹的,怎么開的車?”
      張弛一聽就火了,讓林黛雨坐著別動,準備推門下去,林黛雨抓住他的手腕,搖了搖頭道:“算了,一幫無賴,犯不著跟他們一般計較。”
      張弛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我有數。”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林黛雨擔心他壓不住火,趕緊跟著追了過去。
      三人看到的目光同時投向林黛雨,畢竟剛才是她開得車,身穿黑色圓領衫套著大金鏈子的司機道:“妹妹,怎么開得車?”
      林黛雨先繞到這邊拉住張弛,然后笑著賠不是:“對不起,對不起,我是新手剛上路。”
      對方笑了起來,看到林黛雨那么漂亮,居然沒忍心說粗話:“新手啊,要不哥教教你,我可是老司機!”
      他的兩名同伴跟著大笑起來。
      林黛雨俏臉一紅,當然知道這廝在說什么。
      “哥們,嘴巴干凈點!”張大仙人友情提醒。
      那司機把墨鏡拉下來一點,望著張弛道:“喲,沒注意噯,誰特么褲襠沒拴好把你給露出來了。”身旁的兩名同伴笑得更加大聲了。
      林黛雨放開了張弛的手臂,別說是張弛忍不了,她也忍不了了。
      在她放開張弛手臂的剎那,張大仙人猶如猛虎出閘,瞬間已經沖到了對方的面前,輪圓了右臂,一巴掌拍在那貨的臉上,這巴掌打得那貨一個踉蹌退到了車后,如果不是有車擋著,肯定要摔個四腳朝天。墨鏡也飛了,臉也腫了。
      張弛有分寸,打人固然痛快,可萬一造成了傷害可就麻煩了,必須掌握好尺度。
      這邊一巴掌拍飛了老司機,老司機的兩名同伴愣了一下就沖過來。不等張弛出手,林黛雨就迎上去一拳一腳,這倆貨更不禁揍,一個摔在了老司機身上,另外一個撞在了保時捷的車門上,門居然癟了!
      老司機捂著臉爬起來,拉開車門去拿棍子,手剛伸到門里,張弛一腳就踹在門上,車門把老司機的手臂擠到里面了,痛得他哎呦一聲慘叫:“放手……我特么胳膊斷了……”
      這邊的糾紛很快就引來了警察,警察這邊剛到,接到林黛雨電話的小黎也到了。
      小黎剛調到分局距離這里本來就不遠,剛才林黛雨在電話里已經將事情的大概說清楚了,她真是有些無語了,張弛一回來就惹麻煩。
      來到現場都沒顧上驚奇張弛的變化,先問明同事知道沒有造成傷害。
      來到了捂著胳膊正在血淚控訴的老司機面前:“你們三個大男人還打不過兩個學生?”

      那老司機哭喪著臉道:“他們練過!都是高手。”
      小黎道:“知道人家練過還主動找不自在,活該!”
      “警官,你怎么說話的?信不信我投訴你?”
      小黎點了點頭道:“信,可監控都明明白白的,你們可不占理啊。”
      “他們先別的我的車,我特么車門都癟了,進口車修車老貴了。”
      小黎笑了笑,向一旁同事道:“打電話叫拖車,把前面那輛給拖走。”
      老司機急了:“干什么這是?憑什么拖我的車?我這可是全時四驅,不能拖……”
      小黎道:“為什么拖你車你沒數啊?四驅眾泰吧,車標是改的吧?非法涂裝改的吧?備案了嗎?”
      “呃……”
      小黎道:“本來就沒多大事情,非得要鬧大,干什么?三個大男人欺負倆小孩,丟不丟人?”
      “警官,我怎么覺得您有點偏啊!”
      小黎向他勾了勾手指頭,老司機低下頭來,小黎低聲道:“我給透一底兒,你們這種就是普通的民事糾紛,你要覺得我們調解不公,你去法院告他們,記住那車牌。”
      老司機看了一眼,燕7777,這車牌號好像有點牛逼,呃好像這倆字好像應該去掉。
      小黎道:“這車行駛證上的主人是林朝龍,好像是咱們北辰的一位企業家吧。”
      老司機的表情尷尬了,如果問北辰的市長是誰可能有不少人不知道,可不知道林朝龍大名的真沒有幾個。
      路怒癥害死人,我特么看到這車牌號就該好好想想,跟林朝龍打官司,那不是找死?
      老司機道:“要不我們還是私了吧,你讓他們賠點醫藥費,再把車給我們修了。”
      小黎點點頭過去找林黛雨商量,其實她啥都沒說,轉了一圈就回來了,向老司機道:“人家不同意,說了,要不就各走各的,要不就打官司,法院判多少就是多少。”
      老司機咬了咬牙:“警官,我給你面子,我不跟他們小孩子一般計較。”
      一場糾紛轉瞬化解,小黎處理這種事還是很有一套的。
      因為麻煩了小黎,林黛雨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小黎姐,都怪我。”
      張大仙人一旁主動攬責道:“怪我,怪我。”
      小黎笑道:“行了,你就別護著她了,不是她開車冒失,也不會惹出麻煩。”
      林黛雨瞪了張弛一眼,歸根結底還是他惹得禍,我好好開車,你摸我腿干啥,臭流氓,最近這勢頭有些不對,他明顯蹬鼻子上臉了。如果不給他點警告,下次指不定摸哪兒呢。
      小黎抬頭看了看張弛,剛才沒顧得上仔細看,想不到那么高了。
      張弛嬉皮笑臉道:“小黎姐,越來越漂亮了啊。”
      小黎道:“比小雨還漂亮?”
      林黛雨揭穿道:“他見誰都這樣說。”
      小黎穿著制服也不好跟他們多聊,約好了一個小時后在分局門口見,又叮囑林黛雨開車務必小心,千萬別再出剛才的洋相了。
      雖然林黛雨很想陪著張弛一起去見曉雯,可父親打來了電話,催她回家,他們一家人今晚就要去普吉島度假,所以需要提前準備一下。

      林黛雨并不想去,有些郁悶道:“他們就是這樣,做任何事都不跟我商量,根本不尊重我。”
      張弛笑道:“得了吧,我想有人管我都沒可能,你是恃寵生嬌,去吧,好好放松一下。”
      林黛雨意味深長道:“你是不是急于擺脫我啊?”
      張大仙人笑道:“想哪兒去了。”這貨伸出左手拍了拍林黛雨的右腿,很自然很流暢,車停著的,不怕林黛雨亂打方向。
      林黛雨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廝已經把手收了回去,有點上癮。
      林黛雨識破了這廝不可告人的企圖,用凌厲的眼神予以回擊,最好能讓他感到無地自容,可看到那張嬉皮笑臉的厚臉皮之后,林黛雨知道自己的目光對他沒有任何殺傷力。
      張弛道:“你回來給我打電話,咱們一起回京城。”
      廢話,早就說好的事情。
      他推門準備下車,林黛雨叫住他,從手袋里拿出一盒文具:“幫我帶給曉雯。”本來想親手交給她的。
      張弛點了點頭,關上車門,然后又敲了敲車窗,林黛雨落下車窗,這廝把右手藏在胸前向她比了個心,做賊似的,指尖都透著土氣。
      林黛雨強忍住笑,只當沒看見,踩下油門一溜煙走了。
      張大仙人搖了搖頭,先回去拿了給小黎買的禮物然后才去了分局。
      小黎下班后開著她的polo出來,看到張弛把車停在路邊,張弛先拉開后備箱,把禮物放了進去。
      小黎道:“公然行賄啊!”
      張弛關好后備箱來到副駕坐下,笑道:“稻香村的點心,六必居的醬菜,拿回去給大爺大媽嘗嘗。”
      小黎道:“不用,我家又不缺這個,你回頭帶給曉雯吃。”
      張弛搖了搖頭,指了指前面道:“小黎姐,您過肯德基的時候把我放下,我給她帶一全家桶過去。”
      小黎暗嘆,這小子還是有心。
      兩人來到曉雯現在的家,沒上去,小黎事先跟邱東晴聯系過,本來邱東晴并不同意他們探望曉雯,小黎也是磨破了嘴皮才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不過人家也有條件,給他們半個小時,就在小區花園見見。
      曉雯聽說他們來了,歡天喜地地從家里跑了出去,一陣子不見這孩子又高了,都一米六五了,快成大姑娘了。
      張弛望著現在的曉雯不禁有些慶幸,如果自己沒有磕下那半顆洗骨丹,現在曉雯個頭都跟自己平齊了。
      曉雯叫了聲小黎姐,看到張弛有點不敢認,她記憶中張弛還是過去矮矮胖胖的樣子,可突然變成了一個大個子,曉雯看他就像看到了一個陌生人,明顯變得拘謹起來。
      張弛把林黛雨委托他帶來的文具交給她,笑道:“曉雯,你不認得我了?”
      曉雯有些不好意思:“認不住來了。”
      小黎笑道:“你張馳哥哥長個兒了,變帥了!”
      曉雯點了點頭:“可是我還是喜歡你過去的樣子。”
      張大仙人無語,你喜歡我可不喜歡,讓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在身高上把我都給超了,我哪還有自尊,他笑道:“那我下次來的時候吃胖點,再去醫院把腿鋸一截。”
      三人一起笑了起來。
      曉雯送給張弛和小黎每人一幅她畫得畫。
      雖然邱東晴給了他們半小時的時間,可站在一起說了一會話,明顯感到這孩子的拘謹。

      張弛忽然明白邱東晴開始不想讓他們見面的初衷了,他們和曉雯之間共同的紐帶就是鄭秋山,他們的造訪只會引起曉雯對悲傷往事的回憶,雖然他們是好意,可未必能夠起到好的效果。
      包括自己途中買的全家桶,張弛在下車前經過一番考慮還是留在了車上,有些記憶還是讓她淡忘得好。
      見面不過十分鐘,曉雯就主動說要回去溫書了,其實他們之間也的確沒有了太多的話題。
      張弛和小黎目送曉雯離開,回到車內,小黎聞到了烤雞的味道,轉身看了看:“你忘了?”
      張弛點了點頭:“忘了!”
      小黎咬了咬嘴唇道:“忘了最好!”
      遺忘不一定代表遺憾,記憶也不一定都是美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