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1章 態度轉變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71章 態度轉變字體大小: A+
     
      林黛雨道:“張弛,你先坐!”她對母親的表現有些不悅了,即使她再不喜歡張弛,也不能應該表現得如此明顯,這分明是想讓張弛下不來臺。
      張弛微笑道:“晚輩在長輩面前本來就應該站著。”
      楚文熙打量著張弛,她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小子,能打動林黛雨芳心的,想必有他自己的長處。
      林朝龍事先已經跟她約定好了,今天要相互配合演一出戲,侮辱張弛,必然會讓林黛雨生氣,從而她們母女二人會進入冷戰,她們的關系自然而然會發生疏離。
      楚文熙并不明白林朝龍何以會對張弛如此反感,挖空心思想想把他和女兒分開。
      作為一個旁觀者,楚文熙卻知道感情的事情非常的奇妙,障礙越多,雙方越是想不顧一切的在一起,當一切障礙都消除了,兩人之間反而沒有了過去的那種吸引力。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矛盾,既然生為何要死,既然早晚都要死,為何要生?
      林朝龍打圓場道:“張弛作罷,你阿姨今天身體不好。”
      楚文熙道:“我好的很!”
      林朝龍顯得有些尷尬,可心中卻暗贊楚文熙配合得非常好。
      張弛坐了下來,林黛雨想在他身邊坐下,楚文熙卻道:“小雨,你去廚房看看保姆把飯菜準備好了沒有。”
      林黛雨知道她故意想支開自己,林朝龍笑道:“走,我跟你一起去。”
      他拉著女兒連哄帶騙地往廚房走去,林黛雨在餐廳忍不住回頭,充滿憤慨道:“爸,你也不管管我媽,我同學來了,她板著一張臉,跟誰欠她錢似的。”
      林朝龍安慰女兒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過去這小子得罪過你媽,讓他們單獨聊聊,他那么能說,看看能不能把你媽給哄好。”
      林黛雨道:“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是合伙把人家騙來然后再刁難人家。”
      林朝龍哭笑不得道:“我的寶貝女兒,你爸的格局至于才這么一丁點嗎?趕緊準備飯菜,放心吧,你媽有數,她是裝的,故意考驗考驗這小子。”
      張大仙人心想都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那特么是假的,到我這兒就不靈了,過去沒少得罪黃春曉,她對自己肯定是挑剔。
      楚文熙道:“你夠能耐的啊,居然能考上水木。”
      張弛道:“抄的!”
      楚文熙愣了一下,抄的?高考還能抄,就算允許你抄,誰能夠抄一個燕南省文科高考狀元。
      她馬上悟到這小子是故意這么說,瞪了他一眼:“消遣我?”
      張弛笑瞇瞇道:“什么事兒都瞞不過阿姨,早就聽小雨說您目光如炬,任何事情都瞞不過您的眼睛,您看出來了,我承認,我其實是憑實力考的。”
      楚文熙感覺這廝明顯的不按常理出牌,太滑頭了,一句話即奉承了自己同時又不失時機地顯擺了一下。
      楚文熙覺得有些奇怪,林黛雨的性格和這小子反差有點大啊。
      一個是高貴典雅的大家閨秀,一個是奸猾狡黠的市儈少年,難怪林朝龍不喜歡張弛,張弛和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林朝龍做任何事都喜歡端著,特別在意公眾形象,而張弛雖然今天在他們面前有所收斂,可仍然掩飾不主吊兒郎當的草根氣質。
      楚文熙道:“你是個孤兒吧?”
      張弛點了點頭,人所共知的事實沒什么好隱瞞的。孤兒怎么了?孤兒也有國家關心。
      楚文熙道:“有沒有聽說過門當戶對這句話?”
      張弛又點了點頭,笑瞇瞇望著楚文熙,想利用這樣的方式完成對我自尊心的打擊實在是太難了。

      換成過去可能還小有那么一點感覺,我現在才知道,我特么出身也不簡單,我爺爺張土根,不!張清風當年也是位牛逼人物,我也是根正苗紅……這個好像有待商榷。
      楚文熙道:“我還直接說吧,我不同意你和小雨交往。”
      張弛明知故問道:“阿姨,您說的是哪種交往?具體點。”
      楚文熙發現自己接連的出招都被這廝用四兩撥千斤來化解,跟自己揣著明白裝糊涂,她冷冷道:“我不同意你們談戀愛。”
      張大仙人呵呵笑了起來:“阿姨,您想多了,我們才多大,正是為了國家好好學習努力讀書的時候,功課那么緊,哪有時間談戀愛啊。”
      楚文熙發現這是個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角色,點了點頭道:“那就好。”
      “可我還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是不讓林黛雨談戀愛還是不讓她跟我談戀愛?”張弛開始反擊了。
      楚文熙道:“都不行!小雨很快就要去歐洲留學,我們都不想她因為感情而耽誤了前程。”
      張弛若有所悟地點了點頭:“同學友情也能耽誤前程,阿姨,你們是不是想得有點多啊?”
      楚文熙開始明白林黛雨為什么會喜歡這小子了,歪攪胡纏,口齒伶俐,頭腦清晰,在這樣的狀況下不卑不亢不落下風。
      在開始低調謙虛的防守之后居然毫不示弱地進行反攻,這小子是個人才啊,普通工人家庭的子弟,一個孤兒竟然這么厲害,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張弛道:“阿姨和我師父最近關系還好吧?”
      哪壺不開提哪壺,他就要刺激一下黃春曉,你讓我不自在,我憑啥讓你舒坦。
      楚文熙精致的面容風波不驚,輕聲道:“還好,她平安就好。”
      張弛道:“有些事一旦失去才知道珍惜。”
      楚文熙深有同感道:“是啊!”
      張弛有種奇怪的感覺,眼前的黃春曉和過去印象中的那個完全不同,看來師父的這次遭遇的變故讓她也改變不少,這老娘們突然變得有深度了。
      他的電話響了起來,居然是叔叔張國富,叔叔問他是不是回來了,張弛也沒隱瞞,說已經回了北辰,只是有些事情脫不開身,所以顧不上去探望他。
      張國富其實也不在北辰,他們一家外出旅游了,所以打電話告訴張弛一聲,擔心他回來撲了個空。
      張弛發現至少這位叔叔心里還是有自己的,心中對他的好感又多了幾分。
      掛上電話,向楚文熙歉然笑了笑道:“我叔叔!”
      楚文熙沒想到他還有叔叔:“你叔叔也在北辰?”
      張弛點了點頭。
      此時林朝龍走了過來,笑道:“他叔叔叫張國富,在市公證處工作。”
      張大仙人聞言一怔,林朝龍看來把自己查了個底兒透,老林做事夠細致。
      如果自己跟林黛雨談戀愛,老林該不會對自己的這位叔叔進行打擊報復吧?
      按理說他一大老板格局不至于那么低,可他為啥這么說,是在提醒我嗎?
      楚文熙眼睛卻是一亮。
      “你爺爺是張土根?”
      張大仙人內心一怔,不但他愣了,林朝龍也愣了,他雖然徹查了張家的資料,可是并沒有告訴過楚文熙,楚文熙對這些事也不感興趣。

      她怎么一口就說出了張弛爺爺的名字?難道楚文熙認識張土根?這一點幾乎可以確定。
      張弛點了點頭,也沒有感到太多的驚奇,畢竟北辰也不大,黃春曉過去也不是什么富貴人家,認識爺爺也很正常。
      林朝龍卻認為很不正常,黃春曉從來都不認識張家,認識張家人的是楚文熙,他第一時間岔開話題道:“吃飯了,張弛,吃飯了!”
      林黛雨在餐廳那邊也喊道:“媽!張弛,吃飯了!”
      張弛恭敬道:“阿姨吃飯。”
      按照原有的劇本,楚文熙本應該拂袖而去給張弛一個難堪的,可是她卻沒有這樣做,居然點了點頭,站起身來。
      林朝龍滿臉堆笑,看來非常欣慰,可心中卻滿是錯愕,楚文熙這是怎么了?
      我此前明明跟她說得清清楚楚,讓她不講情面地對張弛進行侮辱打壓,以女兒的性情必然會因此跟她產生矛盾。
      按照這一計劃,既可以起到打壓張弛的效果,又能讓母女的感情冰凍,就有了彼此疏離的正當借口,本該是一箭雙雕的結果。
      楚文熙對此深表贊同,因為她實在做不好一個慈母的角色,她無法面對黃春曉和這個女兒。
      林朝龍理解,他已經不再奢望楚文熙能夠像黃春曉一樣去關心呵護女兒,心念及此難免失落,可是楚文熙今天的表現讓他深感不解了。
      林黛雨看到母親和張弛一起過來,心中稍感欣慰,看來剛才并沒有發生太激烈的沖突,母親在大面上還是保持了禮貌和克制。
      林朝龍經過女兒身邊,微笑著向她擠了擠眼睛,意思是我就說過沒事吧,可心中卻因楚文熙的不可控而忐忑。
      林黛雨本想讓張弛坐在自己這邊,可林朝龍讓張弛來自己的身邊坐。
      張弛坐下之后方才發現今天吃得是西餐。
      臥槽!
      張弛對西餐沒什么興趣,壓根就不懂得西餐禮儀,這方面的書也沒看過,看到桌上的刀叉,頭皮不由得一緊,這下麻煩了,今天可能要出糗。
      林黛雨冰雪聰明,先把刀叉拿起,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張大仙人準備現學現賣。
      楚文熙突然道:“郭姐,給我來雙筷子。”說完又向張弛道:“張弛,你要嗎?”
      這下不但是林朝龍,連林黛雨都感到詫異了,她今天究竟是怎么了?難不成是故意在嘲諷張弛?可看母親的表情沒有任何鄙夷嫌棄的意思。
      張弛也懷疑她是套路,可刀叉他是真用不慣,用來砍人還行,用來吃飯冰冷冷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他笑道:“我很少吃西餐,刀叉的確用不慣。”在高逼格的環境下裝逼不如認慫,不會就是不會。
      楚文熙道:“再拿一雙。”
      林黛雨道:“給我也來一雙。”
      林朝龍手中握著刀叉,這樣一來反倒顯著他自己是個另類了,林朝龍甚至懷疑楚文熙已經開始臨陣倒戈,她是在故意跟自己過不去嗎?
      楚文熙望著張弛,林黛雨不由得有些擔心,母親對張弛的成見根深蒂固,看來又在變花樣地挑他的毛病。
      林朝龍希望楚文熙剛才是以退為進,準備憋大招,以她的智慧對付一個小孩子還不容易?
      “吃不慣西餐?”楚文熙的聲音明顯變得柔和起來。
      張弛點了點頭,沒啥不好承認的,吃不慣就是吃不慣。
      林黛雨心說還不是因為你,非得準備西餐來刁難張弛,自己還是太年輕了,沒有提前看穿父母的套路。

      楚文熙道:“郭姐,把煲得雞湯端上來,再炒幾個可口的菜。”
      幸福來得太突然,張大仙人難以相信這是黃春曉,這才多大會兒功夫就對自己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拐彎。
      套路!一定是套路!可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從黃春曉的身上感到任何的敵意,她好像對自己也沒那么大的成見,究竟是我感覺失靈,還是她對我轉變了印象?
      張弛道:“不麻煩了,不麻煩了,我湊合著吃點。”
      林朝龍心中郁悶,什么叫湊合著吃點,你自己品味不夠還嫌我家飯菜不好了?
      楚文熙笑道:“有什么好麻煩的,你是小雨的同學,在我們眼中跟自己的孩子一樣,千萬別跟我們客氣,就當是自己家。”
      林朝龍徹徹底底懵逼了,楚文熙你在搞什么?我特么讓你幫我把人往外推,你非要跟我對著來,就當自己的家?什么意思?你這是要替我認女婿嗎?我才是小雨的親爹。垮了,今天的所有計劃全都垮掉!
      好好的一頓西餐,變成了中西結合,土不土洋不洋。林朝龍是個極其重視生活儀式感的人,楚文熙在這方面比他還要講究,怎么突然做出了這樣的改變?
      林朝龍很不開森,可臉上還得堆著笑,想在女兒面前賣好父親的人設實在是很辛苦。他建議道:“要不咱們喝兩杯吧,我去拿瓶酒過來。”
      張大仙人道:“叔,我不喝酒。”
      林黛雨看了他一眼,還能更虛偽一點嗎?上次在京城你明明陪我爸喝過酒的。
      林朝龍笑道:“男人哪有不喝酒的,我記得你上次就喝了。”他起身去拿酒,走出一段距離就道:“春曉,你把我存得茅臺放哪兒了?”
      楚文熙笑了笑,她知道林朝龍真正的用意可不是讓她幫忙找酒,起身走了過去。
      林朝龍在酒柜前等著她,臉色明顯有些不好看了,低聲道:“你搞什么?咱們之前不是說好了?”
      楚文熙伸手從酒柜里拿了一瓶五十年的茅臺,這瓶酒市價就接近兩萬,而且已經存了十年,價格至少翻番,林朝龍心說她倒是舍得,不是他心疼錢,而是今天楚文熙的轉變太快了。
      楚文熙道:“我看他不錯啊!”
      林朝龍道:“可……”
      楚文熙把酒遞到他的手里:“這么大一老總要有胸懷,如果你不喜歡,你演惡人!”
      她說完又回身道:“張弛,你喜歡喝國酒還是洋酒?”
      張弛道:“那就國酒吧。”
      林朝龍搖了搖頭只能拿著那瓶茅臺走了回去,張大仙人雖然也喝了不少茅臺,可五十年的茅臺還是第一次喝,這一瓶酒抵得上自己兩年生活費了,林家的軟飯質量真高。
      保姆很快就把菜送了上來,畢竟是大戶人家,備菜相當豐富,這會兒功夫涼菜都準備了四樣。
      張大仙人暗嘆投胎是一門大學問,自己和林黛雨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一個蜜罐里長大,一個苦水里泡大,一個千金小姐,一個雕式青年,差距不要太大。
      難怪人家爹媽不待見自己,門當戶對其實是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西餐瞬間換成了中餐,林朝龍也換了碗筷,他發現張弛真成了貴賓。
      開酒之后,張弛主動給林朝龍斟酒,他跟黃春曉客氣了一句:“阿姨,您喝酒嗎?”
      林朝龍道:“她不喝……”
      黃春曉道:“難得那么高興,給我倒一杯吧。”
      林朝龍父女兩人都愣了,什么情況?難道是想借酒裝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