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9章 緊張了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9章 緊張了字體大小: A+
     

    張大仙人緊張了,伸出雙手去接。

    媽耶!出手又早了,畢竟是第一次配合,很有彈性緩沖很好,加了點力,擔心彈飛了。

    張弛穩穩托住蕭九九帶著她在雨夜中旋轉了三周,這才輕輕將她放下,蕭九九看到張弛心有余悸的表情,知道他剛才經歷了怎樣的煎熬。

    “我終于騙了你一次!”

    張弛仍在回味著,比較著。

    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機,轉身去拿,卻發現手機已經泡在一灘小水汪中了,人生啊果然是有得就有濕。

    返回北辰的途中,張弛顯得有些沒精打采,腦海中仍然浮現出昨晚的場景,蕭九九回眸一笑的時候,他竟然從笑容中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凄涼。

    張弛強迫自己不去想,可覺得身體深處有些發冷,難道自己被昨晚蕭九九的舉動嚇到了?

    一只光滑柔膩的手輕輕落在他的額頭,林黛雨摸了摸又摸了摸自己的,發現張弛居然發燒了。

    張弛睜開雙眼向林黛雨笑了笑

    “我沒事!”

    “頭很燙。”

    聯想起張弛的手機因為泡水而報廢的事情,推測出張弛昨晚一定淋雨了。

    林黛雨起身去給張弛接了杯開水,抬手看了看時間,距離到站還有一個多小時。她又去洗手池打濕了毛巾,覆在張弛的額頭。

    張弛靠在座椅上很享受,也非常感動,可能是人在生病的時候內心會變得柔軟,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到林妹妹如此的體貼眷顧。

    閉上眼睛,蕭九九昨晚站在天橋欄桿上的情景又浮現在腦海中,揮抹不去。

    手感不一樣,心情也不一樣。

    林黛雨柔聲道:“等到了站,我先陪你去醫院。”

    “不用,我沒什么事兒,休息一會兒就好。”

    林黛雨道:“別逞強,我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然以后我再也不理你。”

    張弛笑了起來,林黛雨突然表現出來的強勢讓他想起了黃春麗,馬上就要見到師父了,心中卻有些忐忑,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自己?

    林黛雨無疑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孩子,今天來得路上她就問過方大航喝多的事情,既然知道這件事,她就可能知道昨晚蕭九九去了燒烤人生。

    人多嘴雜,昨晚他們班的女生不少,其中不乏喜歡搬弄是非之人。

    林黛雨太聰明了,心中藏得住事兒,越是如此,張弛的心中反倒越是忐忑。

    渣男這個稱號對他并不適用,張大仙人認為自己并沒有任何實質性渣的行為,正常男人都是一個樣。

    柳下惠也是被人坐過懷的,他咋把撲上來的美女一腳踹飛?非得等人家擺好姿勢。

    張大仙人高度懷疑這貨關鍵時刻剎車是因為沒油了,太特么虛偽了。

    林黛雨又去換了一遍毛巾,張弛睜開雙眼,看到她近在咫尺的俏臉,突然生出了一個想法。

    他向前探了探身子,嘴巴想湊上去,制造一起碰撞**。

    可沒等靠近,林黛雨已經用濕漉漉的毛巾摁住了他的口鼻,硬生生把他給摁回了座椅。

    紅著俏臉道:“我看出來了,你真沒什么事。”

    張弛伸手抓住林黛雨壓住毛巾的皓腕,林黛雨掙扎了一下,只是象征性的,就算是給他一些安慰吧,讓他握了一會兒,方才掙脫開來,重新將毛巾蓋在他的額頭上。

    張弛道:“你對我真好。”

    林黛雨道:“老同學應該的。”

    張弛道:“將來等你病了,我也這么照顧你。”

    林黛雨忍不住笑起來了,啐道:“討厭,你就不能盼我點好。”

    張弛道:“不然我怎么有機會趁虛而入啊。”

    林黛雨搖了搖頭,這廝的無恥是沒救了。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電話,看到是父親打來的,示意張弛不要開口說話,接通電話道:“爸!”

    林朝龍笑道:“女兒,什么時候到北辰呢?我去車站接你。”

    “不用!我自己回去。”

    林朝龍也沒勉強,女兒的個性他清楚,如果堅持反而會搞得女兒不開心,好不容易才有個假期,盼到一家團聚,總不想剛開始就搞得不愉快,溫和道:“你自己回來的?”

    林黛雨朝張弛看了一眼,心中有些猶豫。

    林朝龍卻從電話中的短暫停頓中猜到了什么,輕聲道:“對了,張弛這次回不回來?如果回來,你幫我約他一起吃頓飯。”

    林黛雨愣了一下,咬了咬櫻唇,以父親的智慧,他一定猜到了,又沉默了一會兒道:“爸,他在我旁邊呢。”

    林朝龍在電話中已經笑起來了,他讓林黛雨把電話交給張弛,林黛雨用唇語向張弛做了一個無聲的暗示。

    張弛從她手中接過電話,恭敬道:“林叔叔好。”

    不單是聲音,就連他現在的樣子也非常乖巧拘謹。

    林黛雨看到他虛偽的樣子有些想笑。

    林朝龍向張弛重復了一遍要請他吃飯的意思,張弛朝林黛雨看了看,心說這算是見家長嗎?林黛雨朝他點了點頭,意思是讓他答應下來。

    張弛很聽話,答應后把手機還給了林黛雨。

    林黛雨小聲道:“我爸怎么說?”

    張弛道:“明天中午,請我去你家吃飯。”

    林黛雨臉紅了,居然請他去家里吃飯,這規格待遇夠高的,難道爸對張弛的印象完全改變了?

    張弛又補充了一句:“你們紫霞湖那個家。”

    林黛雨道:“他可從來不請人回家吃飯。”

    張大仙人道:“你爸該不是鴻門宴吧?”

    林黛雨氣得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我爸在你心里就那么陰險?”

    林朝龍望著窗外的紫霞湖,自從黃春曉的事情之后,他很少再回過去的家,楚文熙也是一樣,有些事做起來很容易,也做足了準備,可事后的影響根本無法控制。

    楚文熙坐在不遠處默默看著新聞,她在利用所有的時間吸收周圍的信息,想要在短時間內了解這逝去的漫長時光,哪有那么容易。

    林朝龍發現他和楚文熙之間的激情也隨著時間而冷卻,他本以為會迎來期盼已久的愛情,可楚文熙復活之后,他們之間的狀態迅速進入了老夫老妻,甚至還比不上老夫老妻,缺少那種默契,多出的都是陌生。

    黃春曉并未從他們的生活中真正消失,楚文熙在哪兒,黃春曉就在哪兒,林朝龍甚至懷疑過去的楚文熙根本沒有復活,而過去的黃春曉卻已經死了。

    推開窗戶,對著窗外的湖景點燃一支煙,抽了口煙,慢條斯理道:“女兒今天就回來了。”

    楚文熙沒說話,她本來想出去回避的,可是林朝龍堅持讓她留下,而且說只此一次,他不可以讓女兒產生任何的疑心。

    林朝龍繼續道:“明天中午,我請張弛過來吃飯。”

    楚文熙道:“我不認識他!”

    “你不必認識他,你只需要按照我們的約定去做。”

    楚文熙站起身,并沒有朝林朝龍走過去,只是在原地看著他的身影

    “為什么要干涉你女兒的自由?”

    林朝龍瞇起雙目,望著湖面望著遠山,他知道答案,卻不能告訴她答案,對他來說女兒就是自己的世界。

    這世上多數的父親都把女兒視為自己的世界,可目光卻只能追逐女兒尋找屬于她自己美好世界的背影,很少有人能夠意識到這個現實。

    到站后,林黛雨堅持陪同張弛去了醫院,張弛卻認為自己已經好了。

    到醫院做了個檢查也的確沒什么大問題,體溫還是三十八度,醫生給他開了兩盒藥,一盒消炎一盒抗病毒,反正不是病毒感染就是上呼吸道發炎,兩套治療方案同時上絕對保險。

    本來給張弛開了胸部ct,張弛說射線殺精,堅持不做,醫生只能作罷,其實這廝是心里有鬼,他擔心ct把火源石的殘渣拍出來,萬一真能拍到,人家不得把他當成結核或肺癌治。

    張弛這病來得快去得也快,林黛雨去藥方給他拿藥回來,這貨感覺已經好多了。

    他高度懷疑自己不是感冒,很可能是最近磕丹過多,引起得副作用反應,什么大力丹、辟火丹、手舞足蹈丹,這些東西都有副作用。

    大道金丹和這些不入流的金丹還是有很大區別的。以后如無必要,還是少嗑丹。

    張弛回來之前先去銀行租了個保險柜,特地把乾坤如意金的丹爐給存好,吃一塹長一智,再也不會犯上次被白小米坑的低級錯誤。

    張弛等林黛雨的時候,一名經過的小護士朝他多看了幾眼,張弛認出這小護士是宋金玉,跟方大航搞過對象的那個,他笑著招呼道:“喲,這不是宋姐嗎?”

    宋金玉沒認出他,只是覺得有些眼熟,畢竟這貨最近身高猛躥了十公分。

    張弛趕緊自我介紹道:“我是方大航的朋友,我張弛啊。”

    宋金玉點了點頭,算是給他打了個招呼,推著小推車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最近見方大航了嗎?”

    張弛心說你不是把他給甩了嗎?怎么又問起他?難不成想吃回頭草?他搖了搖頭道:“沒有,我還想找你打聽呢。”

    宋金玉咬了咬嘴唇道:“你要是見了他,幫我跟他說聲對不起。”說完推著小推車一陣風走了。

    張弛有點莫名其妙,轉身發現林黛雨拎著給他取得藥站在后面,看來有一會了,張弛笑道:“來了!”

    林黛雨沒好氣道:“來早了!”心說耽誤你勾搭小護士了。

    張弛解釋道:“方大航過去的女朋友。”

    林黛雨道:“你倒是蠻熱情的。”

    “吃醋了!”

    林黛雨道:“別這么說,同學之間有什么醋可吃,我祝福你都來不及。”

    張弛知道以林黛雨的智慧不會看不出來,這妮子心機深著呢,這是借機發揮,把前兩天的郁悶全都發泄出來。

    真遇到蕭九九那樣的,她反而不會生氣,越是聰明的女孩子越分得清輕重,誰是對手,誰是過客一看就明白。

    遇到真正的對手,感覺有威脅的時候,非但不使小性子反而會對你變本加厲的溫柔,溫柔體貼到你都懷疑人生那種。

    張大仙人暗嘆林黛雨厲害,跟我斗智斗勇,想吃定我套牢我,哪有那么容易?

    林黛雨把藥遞給他:“我回家了,你自己回去吧。”

    張弛死皮賴臉地抓住她的手,林黛雨俏臉一熱,啐道:“你放開,公眾場合,拉拉扯扯的,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

    張弛道:“我還是感到不舒服。”

    林黛雨明知道他是裝的,可還是有些關心,看了他一眼:“你哪兒不舒服?”

    張弛拽著她的手往心口摸:“這兒,這兒,這兒,人家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滾!”林黛雨罵了一句,終于忍不住還是笑了起來,掙脫開他的手:“你去你那個小護士姐姐啊,人家多專業。”

    張弛道:“她不如你好看!”

    林黛雨笑靨如花,再聰明的女人都禁不住夸,她的手機又響起來了,看了一眼,向張弛道:“我媽!”

    張弛道:“回去吧!”

    林黛雨道:“你去哪兒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