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8章 隨風而逝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268章 隨風而逝字體大小: A+
     

    蕭楚南端了滿滿一托盤食材給服務員送去了。

    蕭九九沒好氣道:“他才多大你讓他吃那個。”

    張弛道:“你真以為吃什么補什么?我天天吃,我不得憋炸啊!”

    蕭九九臉紅了起來:“不要臉你!”

    張弛道:“你撿著愛吃的多點點兒,回頭我親自給你烤。”

    蕭九九道:“我叔他們都來了。”

    張弛道:“放心吧,全都安排好了,你先陪他們,我把串烤好了馬上就過去。”

    張大仙人換上燒烤服,親自去后廚主烤,蕭楚南不知什么時候也跟了進來,這小子餓了,有點迫不及待了。

    張弛將烤好的肉筋遞給了他兩串,蕭楚南就站在旁邊擼了起來,兩串很快吃完,吧嗒吧嗒嘴,繼續旁邊等著,老老實實,偽裝出一副乖孩子的樣子。

    張弛將烤好的羊球又遞給他一串,蕭楚南歡天喜地地接過來:“謝謝叔叔!”

    “叫哥!”

    “哥!”這孩子機靈著呢。

    張弛道:“冰柜里有飲料,你自己拿啊。”

    蕭楚南拉開冰柜,有點選擇困難癥,挑了半天才選了一瓶尖叫,咕嘟嘟灌了幾口,一串羊球下肚,恭維道:“哥,您烤得串太好吃了,我從來沒吃過那么好吃的串兒,以后我得經常來。”

    說完又補充了一句:“帶我姐一起來。”這小子鬼得很,知道自己來可能沒那么大的面兒。

    張弛笑道:“你只管來,哥不收你錢,什么時候想吃了什么時候來。”

    “真的?”

    幸福來得太突然,蕭楚南有點不敢相信。

    張弛把烤好的一托盤肉串遞給他:“去給你爸他們送過去,讓他們嘗嘗,路上別偷吃啊。”

    “噯!”蕭楚南端著一盤肉串步步帶勁地走了,沒多久又回來了,張弛繼續給他投喂了一串羊球,看出這小子愛這口,估計回包間肯定蕭九九不讓他吃。小孩子補補也沒啥壞處,早發育總比不發育好。

    蕭楚南吃得太急,燙得張著小嘴哈氣,張弛把烤肉交給了副手,去冰柜里拿了一瓶可樂給他。

    蕭楚南喝了幾口可樂又道:“哥,問您個事兒。”

    張弛點了點頭,擰開一瓶有點甜灌了幾口,干了半天活有點熱了。

    “你是不是在追我姐啊?”

    張弛一下被他給嗆著了,轉臉接連咳嗽了幾聲。

    蕭楚南道:“你不說我也能看出來,追我姐的人可多了去了,你要是想追可得加把勁,尤其是以后對我好點兒。”

    張弛望著這拿捏出一臉奸猾相的小子,強忍住在他屁股上踢一腳的沖動。

    蕭楚南道:“再給我烤兩串羊球。”這小子自以為掌握了張弛的七寸,居然指使他來了。

    張弛道:“不是哥不給你烤,這玩意兒不能吃多,你再吃,下面毛都扎出來了。”

    蕭楚南被他一嚇,眼睛啪嗒啪嗒的眨。

    這時候蕭九九找過來了,蕭楚南害怕她看到自己吃羊球,趕緊將剩下的一塞到嘴里,鐵釬子交給張弛,匆匆走了,蕭九九看到他嘴里鼓鼓囊囊的就猜到他肯定偷吃了什么,抱怨道:“你又教他學壞。”

    張弛道:“你弟弟這方面不用我教。”這小子天然壞。

    蕭九九揮拳作勢要打他,張弛笑道:“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蕭九九道:“我叔他們等著你呢,趕緊去。”

    張弛又帶了一盤剛烤好的肉串過去。

    梁教授和蕭長源都對張弛的烤肉手藝贊不絕口,張弛讓服務員送來一瓶百年牛二,起身要給兩位老師倒上,梁教授不喝酒。

    蕭長源今天高興,受了張弛的三杯敬酒,然后道:“今天你們這節目可算給我們學院爭光了,那個現場,那個震撼,哈哈,張弛,真得好好表揚你。”

    張弛道:“您之前不還是要開除我嗎?”

    梁教授笑瞇瞇地看著。

    蕭長源道:“我那是激將法,我要是不那么說,你怎么能發揮出那么大的潛力?”

    張弛心說你個老狐貍,什么話都讓你說了,反正道理都是你的,他端起酒杯再敬蕭長源:“蕭主任英明!”

    梁教授道:“你的確應該好好敬蕭主任幾杯,當初你剛來的時候,綜合評測倒數第一,是蕭主任力排眾議把你留下的,不然就憑你的……”

    蕭長源道:“喝酒不談工作,喝酒不談工作。”

    梁教授差點說走了嘴,他笑道:“是,喝酒不談工作,得嘞,我得去跟二班的女生喝一杯,恭喜恭喜她們。”他端著一杯礦泉水站起身來。

    蕭長源道:“一起去,一起去!”

    晚上的聚會氣氛非常和諧融洽,平時不太喝酒的蕭長源都破例喝了半斤,他和梁教授都明白他們并不適合久留,以免影響學生們的興致,交代了幾句不要喝多的話,就帶著兒子回去了,住處距離這里本來就不遠,蕭九九開車送他們回去了。

    張弛本想和蕭九九說幾句話,可今晚實在是沒什么機會。

    送走那群女同學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方大航太投入結果喝多了,想學渣也是要付出代價的,他酒量雖好可架不住一群女生的車輪戰,喝高也是正常的。

    可喝多了抓著甄秀波的手在那兒喊起了李晶晶,今晚那么多酒等于白喝了,要說收獲就是全體女生認為這貨比班長還渣。

    張弛看到時間晚了,也沒打算回宿舍,親自護送方大航去景通旅社,最近方大航就住在路晉強那兒。

    張弛扶著方大航準備去路邊攔車的時候,看到蕭九九那輛白色甲殼蟲去而復返,張弛低頭看了看,車內果然是蕭九九。

    蕭九九落下車窗道:“怎么了這是?”

    張弛笑道:“喝美了唄,這貨沒見過那么多美女,酒不醉人人自醉。”

    蕭九九道:“以為人人都跟你一個德性,上車,我送他回去。”

    張弛把方大航弄到副駕上坐了,然后把安全帶給他綁上,關好車門,繞到另外一邊駕駛座后坐下,這兩門的車就是不方便。

    蕭九九問明地點啟動了汽車,剛剛開車,方大航的一顆大頭就朝她肩膀上歪了過去,一直在后面注意方大航動向的張弛及時出手,在這廝得逞之前托住了他的那顆大腦袋。

    蕭九九把車窗落下,真是受不了車里的酒味兒。

    方大航喃喃道:“渣!你個大渣男!”

    張大仙人故意道:“還有救,懂得自我批評了。”

    蕭九九一邊開車一邊想笑,從后視鏡瞄了張弛一眼,這廝的身體隱沒在黑暗中,一只大手牢牢拖著方大航的頭。

    方大航朝車窗歪了過去,張弛松開手,沒想到剛一松手這貨又朝蕭九九身上歪了過去,張弛及時出手,掌心和方大航的左臉碰撞出啪!的一聲響動,聽起來就像一巴掌打在這貨的臉上。

    蕭九九道:“他喝多了。”

    張弛道:“我怎么懷疑他裝的呢?”

    “渣男……張弛……你個大渣男……”

    張大仙人恨不能一巴掌拍在這廝的后腦勺上,然后拎著這貨把他從車窗中扔下去,我渣不渣關你屁事。

    蕭九九幽然嘆了口氣道:“酒后吐真言啊,這樣的朋友值得交。”

    “……大……大……胸真大……”

    連張弛都以為這貨要說大渣男,可沒想到話鋒一轉居然轉到這話題上去了,張弛想笑又覺得不合適。

    剛剛夸過方大航的蕭九九現在對這廝是滿滿的鄙視,這素質連張弛都不如,難怪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車里這倆貨沒一個好東西。

    方大航的折騰還沒有結束,突然嘔了兩聲,人喝多了想吐的時候總會在潛意識中把頭扭向一旁,他這次扭向了蕭九九。

    蕭九九聽到他發出這動靜的時候已經預感到不妙,可她雙手握著方向盤,又綁著安全帶,現在就算想躲也沒地兒躲去,嚇得已經尖叫起來。

    還好張弛一直都在后面留意著方大航,關鍵時刻,硬生生把這貨的腦袋給扳了回去,方大航哇!的一聲吐了出來,今晚的吃喝全都噴在他自己的身上旁邊的車窗上,座椅上,到處都是,一片狼藉。

    如果不是張弛及時出手,蕭九九就慘了。

    還好已經來到了景通旅社樓下,蕭九九停好車,捂著鼻子逃了下去,太難聞了,有點想吐。

    張弛把醉成一攤泥的方大航從車上弄了下來。

    路晉強今天剛好在,聽到動靜也出來幫忙,兩人把醉成一攤泥的方大航給弄回房間,出來看蕭九九那輛車變成了那個樣子,路晉強也非常不好意思,連連向蕭九九道歉。

    蕭九九倒沒什么,反正方大航也不是存心的。

    路晉強主動表示讓蕭九九把車留下來,他明天讓人把車清理好,然后再給蕭九九送過去。

    張弛一旁道:“我看就這樣吧,這車一股子酒臭味,你開到半路保不齊就被熏得吐出來了。”

    蕭九九點了點頭,路晉強道:“我給你們叫車。”

    蕭九九道:“不用了路大哥,沒多遠,我走回去。”

    路晉強道:“張弛,你把人家送回去。”

    張弛心說還要你說,這么漂亮一姑娘自己回去我也不放心啊,其實也沒啥好不放心的,現在社會治安良好,蕭九九本身還是一品追風境的武者,普通幾個大漢都近不了身。

    張弛陪著蕭九九向她叔叔家走去,忽然想到一件奇怪的事情,蕭九九好像很少回她自己家,不是她父母都住在文明巷嗎?難道她和家庭有矛盾?別人的家事不好問。

    張弛道:“剛才不好意思啊,把你車給弄臟了,我替大航給你道個歉。”

    蕭九九道:“不用替,我跟他又不熟,要怪也是怪你。”

    張弛樂呵呵點了點頭道:“得嘞,算我欠你的。”

    “你打算怎么補償我?”

    張大仙人被問得一愣,難不成想讓我用肉償?

    這樣下去自己的小小烤肉店很快就要資不抵債了,蕭九九沒那么好打發,一兩頓燒烤肯定解決不了問題。

    張弛裝得很虛心:“那你說。”

    蕭九九背著雙手,挺著胸,其實她也沒想起來要讓張弛怎么補償。

    張弛道:“明天我回北辰了。”

    蕭九九點了點頭:“和林黛雨一起啊。”

    張弛沒否認。

    蕭九九心說跟我有什么關系,可心情還是有些郁悶,兩人走上人行天橋,蕭九九停下腳步,望著下方來來往往的車流,輕聲道:“有時候覺得人的一生真是短暫,只要你愿意,隨時都可以結束你的生命。”

    張弛聽得有點糊涂,難道她想尋短見?不至于吧,就因為自己和林黛雨的關系?我特么好像沒有那么大的魅力,再說了人家蕭九九也沒表示過喜歡我。

    張弛來到蕭九九身邊趴著:“你不會想死吧?”

    蕭九九瞪了他一眼:“我是說可以隨時結束你的生命!”

    張大仙人呵呵笑道:“我現在還不能死,我還沒有大學畢業,我還沒有享受人生,我甚至還是個處男。”

    蕭九九的臉紅了,這個臭不要臉的,這種話也能說出口,你是不是處男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她忽然道:“我要你現在就補償我!”

    張大仙人有點懵逼了:“補償你?現在?”這里可是天橋啊,雖然暫時沒人,保不齊什么時候會突然上來一個人,我雖然不要臉,可我沒那么開放。

    蕭九九道:“給我跳支舞,就你今天跳得那個。”

    張弛松了口氣,原來是這事兒,我的思想太齷齪了。這廝故作為難道:“萬一有人來。”

    蕭九九道:“就要你跳!”

    張弛點了點頭,他把nubia手機掏了出來,找到樂曲,調到外放,想起開始這一段是林黛雨跳得,正想往后,卻見蕭九九已經在天橋上隨著旋律翩然起舞。

    張弛站在那里笑瞇瞇看著,如果說林黛雨是一朵清幽的百合,蕭九九就是一朵熱情似火的玫瑰,她可以將任何地方輕易變成她的舞臺,無需燈光,無需布景,無需掌聲,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也將唯一的觀眾張弛拉入她的世界,這就是明星的魅力。

    蕭九九在一連串的急速旋轉后來到了張弛的身邊,張弛握住她的手,她的嬌軀輕輕偎依在他的懷中,然后又迅速逃開。

    伴隨著突變的音樂聲,張弛毫不示弱地施展出渾身解數,蕭九九發出一連串銀鈴般的歡笑,她大膽地爬上了天橋的護欄。

    音樂聲還在繼續,張弛卻停了下來,緊張地望著她,蕭九九站在不過寸許寬度的護欄上,迎著夜色,迎著迎面吹來的秋風,在她的下方是來來往往穿梭不停的車流。

    張弛不敢說話,內心充滿了忐忑,望著蕭九九,望著她被夜風吹起的裙角,他甚至不敢呼吸,生怕自己的呼吸都會讓蕭九九像一片葉子一樣飄下天橋。

    蕭九九美好的背影凝固在張弛的眼睛里,過了一會兒,她轉過俏臉,微笑望著張弛道:“如果我從這里跳下去,你會怎么做?”

    “我會接住你!”

    夜突然靜了下來,靜得聽得到他們彼此的呼吸,夜空中突然飄下一絲絲的清涼。

    蕭九九忽然騰空一躍,宛如一條躍入大海的美人魚。

    上一章    下一章